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还请金先生不要怪罪
    ,精彩小说免费!

    宋士慧向前一步扶住金尼阁,苦笑道:“金先生息怒。”

    金尼阁明显不可能息怒。

    这也太欺负人了,在这片主的光辉照耀不到的地方,本地的帮会显得如此的肆无忌惮,大白天的就敢闯进来打人抢东西,这还有地方说理去么?

    不过,金尼阁也对这些帮会成员感觉很好奇:“宋,这些帮会分子是什么人?他们都不怕官府的吗?”

    宋士慧苦笑道:“金先生,他们不是帮会分子,他们是皇帝的近卫军。

    别说他们不怕官府了,相反,倒是官府怕他们。”

    金尼阁怒道:“那也不行!皇帝又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不给就要抢吗?在我的家乡,从来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宋士慧脸色一变再变,正色道:“金先生慎言,正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若是刚才那些个近卫军在屋子里,光是先生这句话就足够掉脑袋的了!”

    金尼阁明显被吓住了。

    之前在大明的时候,虽然能够感觉到大明的这些土著不知道哪儿来的那种莫名的优越感,也能感受到他们对于自己的鄙夷——就跟自己看猴子一般。

    终归是受到上帝的庇佑,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土著对于自己还算是友好,比如徐,还有宋的父亲,这些人对于自己都是很友好的,也不会把自己当成猴子看待。

    但是现在明显不同了,今天的事儿,让金尼阁明显的见识到了在东方这片神奇富饶的土地之上,君权两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

    金尼阁正想再说话,却不防被门口的一个声音打断:“金先生随便说,脑袋是不会掉的。”

    进来的人正是锦衣卫千户关步。

    关步笑道:“金先生是陛下点名要的人,他带来的七千本西书,也是陛下点名要来交由皇家学院翻译的,所以在陛下的旨意未曾改变之前,金先生说什么都无所谓。

    当然,说什么是金先生自己的事儿,我等只是会如实的向天子奏报罢了。”

    听着关步的话,宋士慧连忙向金尼阁使了个眼色后对着关步拱手道:“千户大人,不知道在下能不能随着诸位一起进京?”

    关步听到宋士慧的话,心中好奇不已。

    向来都是躲着锦衣卫走,背地里可能还会喷几句的这些读书人什么时候有胆子跑锦衣卫搅和到一起了?

    宋士慧却壮着胆子道:“大人,学生只是想随诸位一起进京,顺便跟着金先生学习一些西学。”

    关步笑道:“这个倒不必了。你若是想要随我等进京,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只要你能受得了一路颠簸的苦处。

    若是想随着金先生学习西学,你还是留在这里好了。”

    宋士慧好奇的道:“莫非是金先生不用进京么?”

    关步点了点头,笑道:“金先生不能进京。方才宫中的御医已经替金先生把过脉了,若是长时间颠簸,只怕会有性命之虞,因此要先留在杭州调养,等到明年身体恢复了,再往京城去。”

    金尼阁却是惨叫起来:“不!我不要去京城!我不要见到你们的皇帝!”

    金尼阁已经被吓坏了。这种如同希腊人传说的宙斯一般的帝王,自己还是不要去见的好。

    莫名其妙的派人来抢书,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就把自己打昏之后替自己检查身体——幸好身体没有异常,否则用大明的话来说,自己岂不是贞操不保?

    至于说让自己调养身体,就是让自己吃那种古古怪怪的草和树皮一类弄成的汤药?

    这可不成,里面蝎子蜈蚣啥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救乱除暴有,想想都恶心的慌。

    但是看他们这样子,明显是不会管自己同意不同意他们所谓的调养的,只怕他们前脚走,自己后脚就得喝那种药汤。

    关步却是毫不理会金尼阁的惨叫。

    自己让人给丫的调养休体,这是为他着想!

    虽然自己不懂医术什么的,但是看此人脸色苍白,眼窝深陷的样子,就知道此人命不久矣,别说进京面圣了,只怕撑过崇祯二年都是一种奢望。

    宋士慧被关步的话弄的也纠结了起来。

    金先生不用进京面圣,那自己跟他讨教的机会就多了。

    这些西方的夷人虽然一个个的体味极重,便是连手指上都长着毛,看上去浑然不似人形,就好像是毛长的比较少的大猩猩一般。

    可是在机关术和算学一道上,这些蛮子着实有出彩的地方,万一要是还有其他的技术,可不是就个学习的好机会么?。

    只是金先生留下了,可是他带来的这七千本书却被这些锦衣卫给弄进京了。

    只剩下人而没有了书的金先生到底还有多少学识能学习?

    这很是个问题。

    关步虽然性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心思却是极为缜密,见宋士慧这般纠结的样子,便猜到了他究竟是为了什么纠结。

    看着宋士慧,关步笑道:“不必纠结,若是你想看这些书,便随本千户进京,等你考中了格物科之后,便可以进入到皇家学院之中去翻看了。

    但是,本千户还是劝你留下来。

    毕竟这些书是死的,可是人却是活的。书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看,错过了当面请教的机会,以后可就不一定再有了。

    再者,你也能陪金先生说说话,让他多了解了解大明不是?”

    被关步这么一说,宋士慧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没错,书是死的,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看,眼前这个人可是个活的,还是多跟金先生套套交情,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再掏出些书上没有的东西。

    打定了主意之后,宋士慧先是对关步拱手道谢,接着又躬身对金尼阁道:“金先生,小子想要拜在金先生门下,随金先生学习这些西学,望金先生不吝赐教。”

    金尼阁感觉被人打了一下的后脑勺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虽然说自己也是抱着传教的目的才来的大明,早先也希望能见到皇帝,求皇帝准许自己在大明传教。

    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

    眼前的这个宋,虽然他父亲和他本人都跟自己有着不错的关系,但是现在看来,宋这个人更注意自己的学问,而不是能帮着自己传播主的荣光。

    再加上眼前这些之前还被自己误会为帮会分子的近卫军,更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远东果然太危险了,不适合自己这样儿的老实人在这里。

    宋士慧见金尼阁没有接话,便再一次躬身道:“金先生,小子想要拜在金先生门下,随金先生学习这些西学,望金先生不吝赐教。”

    金尼阁无奈,装傻是不成的,眼前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只得点头道:“咱们就一起学习吧,正好我也要向你请教一些大明的学问。”

    旁边的关步笑道:“瞧,这样儿多好?”

    说完,关步又对刚刚进来的太医道:“有劳陈太医留在杭州,替金先生调理身体?”

    陈太医点了点头道:“陛下既然点名要此人进京面圣,那老夫自然要把他的身体调理好才是。”

    说完,陈太医又嘿嘿冷笑道:“这些蛮子胡来,此人必然是大病一场之后没有调养过来,原本能活七十岁的身体,如今却是有了早枯之象,只怕今年都过不去。”

    金尼阁闻言却是大惊失色。

    1618年4月,自己招募了20多名传教士来远东的古老中国,1619年7月到了澳门,1620年春天才到南京。

    只是在离开南京,前往杭州和北京的旅途之中,有七名传教士回归了主的怀抱,无法再在人间传播主的福音。

    而这七名教友回归的原因就是倒霉的染上了病之后才回归的。其中还有自己的亲弟弟。

    虽然说靠着带来的药和大明本地医生的那些树皮草根弄的药汤子救好了许多人,可是眼前这个大夫竟然能判断出自己得过一场大病——自己可没有宋他们这些人说起过,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惊奇之下,金尼阁也顾不得生气了,恭敬地问道:“老先生,不知道您怎么知道我得过一场大病?”

    陈太医手抚山羊胡子道:“老夫是从你脉像中得知的。”

    金尼阁却是来精神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现在是一天不如一天,说不定哪天就会回归到主的怀抱中去。

    可是刚才,这个大夫可是说自己原本是能活七十岁的。

    就算是现在活不到七十了,但是能活到六十九不也是好的?

    打定主意后,金尼阁便对着关步道:“这位大人,请务必让这位大夫替我好好调理一下身体,我还要去面见你们的皇帝,传播主的福音。”

    想了想,金尼阁干脆决定把跟自己同船的那些家伙们也卖了:“随我一起来到大明的,还有几个人的西学水平也很不错,比如邓玉函、罗雅谷、汤若望、傅泛际。

    这些人不管是在天文历法还是在矿物、军事和火枪火炮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

    尤其是邓玉华,他还有两个好朋友叫做伽利略和开普勒,邓玉华已经写信给他们,希望他们也来大明。”

    金尼阁打的主意很好,把这些卖掉,既能让眼前的这个禁卫军官和这个特别厉害的医生好好的替自己治病,另一方面也能让跟着自己一块儿病过的邓玉华等“病友”也有得到这种医治的机会。

    至于说伽利略和开普勒,估计也会愿意来大明的——开普勒已经回信说要来了,只是信件还在自己的手中,没有平得及交给邓玉华。

    关步却是暗自记下了这几个名字。

    说别的方面倒是无所谓,但是既然有军事和火铳火炮方面的人才,那回去后就得汇报一下了。

    上行下效,崇祯皇帝对于火器特别重视,连带着整个皇家学院和整个大明的军事体系,都开始重视起了火器。

    尤其是崇祯皇帝的那一句“口径即正义射程即真理”的名言在不经意之间流传开来之后,大明的上上下下就更关注火炮方面的事儿了。

    关步正色道:“金尼阁先生可以放心,陈太医便是在我大明,也是排得上号的好大夫。

    说起来,陛下倒是真个对尔等不薄,特意让太医院的太医来替你诊治身体,这可是不常有的优待。”

    宋士慧也敲边鼓道:“金先生,在大明,一般只有特别重要的大臣们得病,陛下才有可能派出御医去诊治,否则都是要自己找医生的。

    如今有御医来替金先生调理身体,足见陛下对金先生等人的重视了。”

    金尼阁闻言才开心不已。

    既然有这等好事儿,说不定自己以后还能求见皇帝,让他准许传播主的荣光,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

    万一要是能说服皇帝,让他接受教皇的加冕,那自己就很有希望成为红衣大主教了——便是教皇这个位置,只怕也有机会坐上那么一坐了。

    关步眼看金尼阁放下心来,便又向陈太医使了个眼色,这才抬腿出了屋子。

    等过了一会儿,陈太医也出来之后,关步便开口道:“此人的身体必须要好好调理,务必要让他能活着到京城面圣,否则的话,陛下那里可不好交待。”

    陈太医嗯了一声后说道:“老夫醒得。”

    崇祯皇帝的性子,整个太医院就没有不知道的。

    如今的太医院虽然说不上换了一茬,但是原本亲近东林党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清理掉了,剩下的都是些原本醉心于医术,不通钻营而受到排挤的大夫。

    尤其是原来的太医陈仁忠的事儿,着实吓坏了不少人。

    既然这金尼阁的身体大病之后一直没有恢复过来,但是还远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自己替他续个三五年的命还是有把握的。

    有这三五年的时间,足够他进京面圣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还是看他自己的命到底如何罢。

    既然已经交待清楚,关步便又回到了屋子里面,对着金尼阁道:“金先生,太医说你现在也不适合翻译这七千本西书,需要好好静养。

    而且这七千本西书,也是陛下点名要的,所以本千户这就要带走了,还希望金先生不要怪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