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们这是要咱家去死
    ,精彩小说免费!

    魏忠贤和曹化淳几人都被崇祯皇帝的突然问话搞的有些懵。

    最后还是原本的大明朝著名太监,阉党头子九千岁躬身答道:“启奏陛下,民间确实有许多人如同奴婢一般自我净身了入宫为奴。

    至于对食的菜户们倒也是有的,而且为数不少。

    许多入了宫的太监,除去一些有钱的能在宫外有个家室,如同常人一般娶妻纳妾,剩下的便都是和那些孤寂的宫女们一起搭伙吃饭,因此便称之为对食。”

    太监娶妻这事儿,崇祯皇帝倒是知道螨清完蛋了之后,有个叫小德张的死太监带着妻妾数人居住在天津租界之中。只是不曾想,这大明的太监们也玩娶妻这套?

    魏忠贤见崇祯皇帝一副好奇的神色,便接着道:“原本自太祖高皇帝治后宫极严,若是有宫内太监娶妻者,一概剥皮。

    只是自英宗皇帝天顺七年,协守大同东路都知监右监丞阮和娶妻纳婢,上命宥之之后,此等禁令便管的松了,太监娶妻之事便多了起来。”

    英宗,又是英宗那个混帐东西。

    出类拔萃曰英;道德应物曰英;德华茂着曰英;明识大略曰英。

    这货被文臣系统组团给坑成了傻缺一般,不光把大明军队的精锐给败了个精光,便是连着英国公张辅也折在了土木堡下。

    但是这个混帐被俘之后还能被礼送回来,被囚禁了八年还能再次登上皇位,倒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

    所谓的道德应物,应该就是指这家伙废除了朱元璋所定的由后宫太监宫女什么的殡葬制度。

    德华茂着和明识大略两条还是呵呵吧,有这么好忽悠的皇帝,那些大臣们也不好意思给个灵、昏一类的谥号。

    把英宗朱祁镇这个混帐东西从脑海之中驱逐出去,崇祯皇帝道:“朕有意放归一批太监宫女,忠贤以为如何?”

    魏忠贤被崇祯皇帝的话给弄的大惊,跪地道:“陛下,万万不可放归太监。宫女们依着年限官配给卫所士卒们便可,唯太监们不可放出宫去。”

    崇祯皇帝原本便是想着要把一批年龄不上不下的宫女们官配给卫所士卒,只是这太监不可放出宫去是什么鬼?

    魏忠贤跪地不起,只是伏身道:“陛下体贴奴婢这等苦命人,想要放一些太监出宫,奴婢心中实在是感激万分。

    只是这些太监们自从入了宫后,便被管教的奴性深重,除了伺候贵人,却是再也干不得体力活儿了。

    若是放出宫去,除了一些原本积蓄较多的能活下去外,剩下的除了等死,只怕再无其他出路。”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开口道:“罢了,放归太监出宫一事,就此作罢。另外,从内帑之中再出一笔银子,在京中择地修建一块墓地,宫中大小太监们百年了便葬在墓地吧。

    另外,再修一座庙罢,那些无家可归的内监们就在庙**奉罢。忠贤记得挑两个年老的太监去专司扫洒之职。”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加了一句:“另外,派人去寻了当年的净身师父,若是能寻得到,便出钱将当年被去势的宝贝给赎回来,暂时先放在那寺庙的偏院之中,等下葬之时一起埋了。”

    魏忠贤这下子跪的更稳当了,便是连曹化淳等太监都一起跪下叩首道:“奴婢等谢陛下天恩!”

    原本宫中的太监们除了一部分混的特别好的如魏忠贤这秀,剩下的小太监们到了不堪驱使的年纪,就会被赶出宫出,任由自生自灭。

    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关村的出现。

    中关村,原名可不是中关村,而是叫做中官村,就是宫中的太监们集资搞出来的埋身之地。

    但是,还是有很多太监没有那个银子,埋不起,被赶出宫后冻死饿死在什么地方,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至于那根宝贝赎回来后一起下葬,这才是真正的关键之处。

    一个男人,别管是从小就切掉了还是成年之后自己再切掉的,总之就没有一个不记挂着那根宝贝的。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攒够足够的银子去赎回那根宝贝,尤其是那些在宫外净身的。

    宫外的净身师父通常是不收钱,或者说无钱可收的。

    但是为什么还会有人做净身师父?不就是指着有朝一日哪个死太监发达了,有银子了,再高价将那根宝贝赎了回去?

    而这根宝贝的赎回价,有的甚至能高达数千两。

    可以说,一根宝贝的价格,往往要宫中的太监们一辈子的积蓄,甚至于还不够——太监们往往好赌,有赌输了的,往往到死都身无分文。

    如今崇祯皇帝在后世学来邀买人心的手段产生了巨大的化学作用。

    崇祯皇帝的内帑出钱建好墓地和寺庙,让这些太监们不至于无家可归,而且还出钱替这些太监赎回命根子,可以说是真正的天恩高厚了。

    只是崇祯皇帝挥挥手命魏忠贤等人平身,却又接着把话题转向了放归宫女的事情上面:“那宫女放归呢?又当如何?”

    魏忠贤斟酌了半晌,才道:“启奏陛下,奴婢以为放归不如官配的好。”

    见崇祯皇帝一副示意自己说下去的样子,魏忠贤便接着说道:“方才陛下也问过了对食之事,若是有些宫女不耐寂寞而使用了角先生等***,以致于破了身,出宫之后也无法婚配,不如官配的好。”

    崇祯皇帝心中卧槽了一声,却是把这一茬子事给忘了。

    此时宫中的宫女和太监加起来有多少?

    几万人是妥妥的,就算螨清泼脏水,说是有九万,实际上按其半数算起来,也有四五万之多。

    再按照一半一半的比例来算,宫女的数量就得两三万人。

    这两三万宫女之中若真是有哪个耐不住寂寞,先生自己用角先生这一类的玩意儿给破了身,那出宫之后的婚配确实不太容易。

    但是把这样儿的官配给卫所士卒,崇祯皇帝显然是更不愿意。

    只是魏忠贤又接着道:“再者,宫中的女子无事之时,便好聚集一起闲扯,其中未免有些东西是不能传出宫去的。

    倘若某些宫女放出宫去之后信口胡说,未免有私涉宫禁之嫌。若是官配给卫所士卒,则是能在最大程度之上保证了宫中之事不会外泄。”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便挥挥手命几人退下。

    对于所谓的私泄宫禁之事,崇祯皇帝是不怎么在意的。

    泄露出去又能怎么样?古往今来,还有比朕更不要脸的皇帝?在东南那一带,朕早就成了比桀纣之君还要残暴万分的暴君了罢?

    史书这破玩意就是小萝莉,想怎么打扮还不是当权者说了算的。至于民间,等朕死的时候民间要是还没有个好名声,那才是扯蛋。

    对于自己在那些士绅中间的名声,崇祯皇帝表示并不在意,随他们开心就好,大不了把他们一起埋土里去。

    崇祯皇帝又向着周皇后的寝宫而去了。

    周皇后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后宫之中放归宫女甚么的,还得听听周皇后的意见才行。

    只是周皇后对于崇祯皇帝想要不招太监的说法一开始是打算赞成的,但是最后还是表示了反对。

    据江湖传言,有的太监净身时没有净的彻底干净,宝贝很有可能会再一次长出来。至于历史上记载过的太监们在后宫之中乱搞的事儿,那就更让人恶心了。

    所以周皇后一开始的时候倒是很赞成崇祯皇帝说的不在再收太监了。

    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不收太监了,那东厂西厂内厂御马监怎么办?全换成宫女?

    想到这里,周皇后还是劝道:“陛下怜悯百姓生子不易,原本是一片好心,然则好心也容易办了错事不是?

    若是宫中没有了太监,难道事事皆由宫女们来操持?尤其是东西两厂,更是少不得太监。

    至于选择男人充任,妾身以为大大的不妥。后宫之中,原本便不宜出现男子。

    故而妾身以为,陛下可以下旨,禁止民间自行净身,违者重罚也就是了。”

    想了想,周皇后又接着说道:“至于放归宫女么,以后陛下可以按照年龄来定,凡年过二十三四岁的就谴出宫外,许其自行婚配或者官配皆可。”

    崇祯皇帝却有些不以为然。

    后世美国佬那边的什么f、cia一类的玩意不都是些糙汉子加上女汉子们构成的,要是全部都用太监,那画面太美,不敢想。

    但是周皇后说的也没有错。现在大明的国情就是如此,或者说中原自古以来的国情就是这么回事儿,太监该有的还是得有。

    只是崇祯皇帝在与周皇后商量的时候,魏忠贤和曹化淳等人,又叫上了宫中除去司礼监和御马监外的其他十监并四司八局的大太监,一起来到了魏忠贤的家里。

    赶走了伺候的下人,便是连魏忠贤的儿子都给赶出去之后,整个书房周围尽是一些东西厂的番子。

    魏忠贤看着其他的一些大太监,咳了咳嗓子道:“陛下诏咱家和曹公公等入宫觐见,却是说了一件大事儿。

    这事儿关乎我等以后的老路,所以咱家和曹公公才找了诸位前来商议。

    另外,宫里的司礼监印掌太监王承恩王公公和御马监方正化方公公都是同意了的,也拜托咱家全权处理此事。”

    听到魏忠贤说的这般郑重其事,其他二十四监里的掌印太监和一些有品级的大太监皆是心中一凛,躬身道:“请九千岁吩咐。”

    魏忠贤却勃然变色道:“尔等这是要咱家死啊!以后叫一声魏公公也就是了,若是瞧的起咱们,便称呼一声魏提督即可,要是再从谁的嘴里蹦出来九千岁这三个字,咱家让他生死两难!”

    众太监一听却是懵了。原本以为老魏大张旗鼓的把自己这些人找来是有什么大事儿商议,结果一上来就来了这么一出。

    魏忠贤缓了缓脸色,接着道:“外面都说咱们是祸国乱政的阉人,死太监,烂屁股,阴阳人,反正是什么难听他们就说什么。

    可是陛下体贴咱们这些阉人,打算由宫中内帑出一笔钱,在京中购置一块地皮建庙,让咱们这些没有根的阉人们死后有个安置的地方,另外,就是把咱们当年丢了的宝贝儿给赎回来,先寄存在庙里。

    咱家还好说,好歹是有儿子有女儿,可是在座的各位之中可就不好说了罢?”

    众太监这才知道为什么刚才魏忠贤的脸色大变了。

    别说是亲闻听到崇祯皇帝说出来这番话了,哪怕是听到魏忠贤的转述,众人的心头也是一热。

    估计老魏当场就决心替崇祯皇帝卖死命了,九千岁这种犯忌讳的事儿以后还是不要说的好——原本在场的这些人私下里喊九千岁什么的,老魏根本就不在意,反正也不会有人跑去向崇祯皇帝告密。

    只是崇祯皇帝提出来的这一点是好事儿啊,怎么这九千岁怎么还把自己等人都给召唤了过来?

    御用监的大太监许彦潘毕竟也是能接触到崇祯皇帝的人,一番揣麻之下,惊道:“莫不是陛下有意禁止民间阉割,此后宫中不再招收太监?”

    魏忠贤阴沉着脸道:“不错,咱家担心的正是这个。皇爷心善,哪怕是我等阉人,皇爷也是怜恤有加,必然舍不得让民间再自行净身。

    只是除了我等注定要断子绝孙的阉人之外,还有谁像我等对皇爷忠心耿耿?”

    许彦潘沉吟道:“魏公公说的是。只是皇爷一旦下了旨意,只怕此事就再也不可挽回了。

    要不然,咱们趁着皇爷的旨意未下,先行弄上一批?”

    魏忠贤却冷笑道:“你弄!就你能,你今儿个弄完,明儿个皇爷就能扒了你的皮!”

    其他的太监们一听,皆是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魏忠贤这才接着道:“行了,摆出一副死人相给谁看呢这是?咱们既然喊你们来,就是跟曹公公,王公公还有方公公都商议过了。”

    众太监一听魏忠贤已经有了腹案,都是躬身道:“请魏公公明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