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还是罚的轻了
    ,精彩小说免费!

    魏忠贤嘿嘿干笑了一声,才接着道:“咱家会跟曹公公还有王公公,方公公一起联名上奏,明儿个就求陛下的恩典,求陛下以后适量招一些阉人。

    这个你们不用跟着掺合,免得惹皇爷不喜,以为我等是一起向皇爷施压,只怕会适得其反。”

    许彦潘等人心中又是一凛。

    刚才还想着魏忠贤把大家伙儿叫到一起,是不是想着让大家伙儿联名上书去求恩典。

    果然,魏忠贤混到今天这个位置绝非侥幸,光是这一手揣摩上意的功夫就绝非是一般人可比的。

    依着当今这位皇爷的性子,只怕大家伙儿联名的奏章一递上去,过不了一个时辰就得集体挂城门楼子上风干去。

    既然不是要求自己这些人一起联名上奏章,那魏忠贤把自己这伙人纠集到一起干什么?

    要知道,这等规模的聚集在一起,同样也是忌讳的事儿,老奸巨滑的魏忠贤能不清楚这一点?

    就在许彦潘等人心中纠结之时,魏忠贤又接着道:“虽然不是让尔等一起联名上书,但是今天叫尔等过来也不是为了消谴,乃是为了我等的后路一事。

    皇爷心善,想着我等这些没卵子的货,但是咱们也不能光让皇爷自己出钱罢?如今辽东,陕西,哪里不用钱?

    不说别的,你们内官监,御用监,尚膳监,尚衣监,除了兵仗局和浣衣局外的其他七局,这油水没以前足是事实罢?”

    魏忠贤说的很直白,被魏忠贤点名的十个大太监皆是会心的嘿嘿一笑。

    这事儿是明摆着的,自打崇祯皇帝登基之后,不是怼建奴就是征草原,宫中的各项用度也是能省则省。

    若不是有着先帝的张皇后还有当今周皇后怀孕,只怕宫中的用度还是会一减再减,各人手中能落下的油水,自然也就少得很。

    魏忠贤看着各人的表情,心中清楚怎么回事儿却也不揭破,只是接着道:“说句不客气的,今儿个这事儿,咱家根本就犯不上掺合。

    论钱,咱家不缺,论势,咱家除了司礼监,可还提督着西厂呢。

    当然,你们也不缺少银子,以后死了总有人替你们操持。

    但是你们的那些干儿子干孙子,谁来替他们操持?

    所以咱家今儿个把话撂这儿,你们以前贪的银子,都给咱家吐一半出来,用在皇爷吩咐的建庙这个事情上。”

    见刚才还显得有些激动的众人神色都有些变得恍惚,魏忠贤知道这些太监心中感激崇祯皇帝是真的,但是让他们拿出银子来可就不是那么开心了。

    早就打定主意做忠犬的魏忠贤又嘿嘿冷笑一声道:“咱家知道尔等不愿意拿出这笔银子。

    贪了一辈子,让谁拿,谁都不开心。

    但是咱家告诉你们,咱家会也出一半的积蓄,谁要是敢违了咱家的意思,东厂西厂还有内厂,可不是吃素的!

    再说了,人呐,目光要放的长远,这可是给自己死后买名声的事儿,区区的黄白之物算得什么?”

    见众人的神色都有些意动不已,魏忠贤干脆又加了一把火:“还有,尔等放心,咱们会把你们这笔银子如实的禀报给皇爷,也算是在皇爷那里把你们以前那些破事儿给翻个篇,省得你们也总是担心吊胆的。”

    在场的二十来个大太监更是意动。

    崇祯皇帝登基之后的作派,没有谁比这些大太监看的更清楚。

    动辄剥皮实草诛连九族,虽然对于宫中的这些太监们颇为重用,但是同样的,管制上也要严格的多大名鼎鼎的九千岁,在崇祯皇爷登基的第二天就把九千岁的自称给去了。

    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太监,平日里底下人的孝敬肯定是少不了,而且最为关键的,则是大家的屁股底下都不怎么干净。

    哪怕是崇祯皇爷登基之后,大家的手只是伸的少了,却不代表着完全不伸手了。

    如今魏忠贤的提议,相当于让各人都能借着这个机会在崇祯皇爷那里洗白,而且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在崇祯皇爷心里留下个忠敬王事的好印象。

    这个好处可就大了,便是多少两银子也换不来。

    别人不说,光是一个方正化,就堪称是最好的例子了。

    别管方正化是因为什么而入了崇祯皇帝眼,总之大明朝的内内外外,哪怕是当朝首辅温体仁私下里见到了方正化,也得拱手称呼一声方公公。

    打定了主意,众多大太监便一起躬身应道:“愿唯魏公公马首是瞻。”

    魏忠贤呵呵一笑,接着道:“各位这是干什么,客气了,客气了。

    咱家应了你们的事儿,咱们自然会去向皇爷求个恩典,但是你们也要记住了,千万不能拉稀摆带啊。”

    又是一番敲打,等到众多太监都离开后,魏忠贤才匆匆忙忙的向着宫里而去。

    崇祯皇帝也很好奇魏忠贤这个死太监怎么又回来了。

    只是听完魏忠贤关于请求自己以后还是要继续招收太监,千万不能就收不许民间再行阉割之事的讲述后,崇祯皇帝也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通过周皇后的一番话,崇祯皇帝倒也算是想明白了。

    宫中,或者说自己,或者再进一步说是大明,离了这些死太监还真不行。

    光以宫中为例子,若是没了这些死太监,宫中的守卫换谁来?锦衣卫?还是宫女?

    宫女肯定是不成的,再怎么训练,再怎么说女人能顶半边天,先天让的优势就已经注定了男人在战斗力上的优势除了床上的战斗之外。

    但是用锦衣卫来守卫皇宫是可以的,但是妃子们的寝宫呢?

    换个说法,假设川普有十个老婆,个个老婆都如花似玉,但是川普自己忙不过来。

    这种情况下,相信f、cia的那些家伙们会很开心的拔鸟相助。

    到时候川普的脑袋上可就顶上了美国西部平原,其中的颜色,只怕是罄太平洋之水也洗不干净了。

    换成崇祯皇帝也一样。

    而且人家川普背地里有多少个老婆且不说,起码人家明面上就一个,自己也能照顾过来。

    但是崇祯皇帝可就不一样了。

    光是有着封号的可就是有周皇后,袁贵妃,田贵妃,还有后加入进来的完颜玉卓,还有原本的王选侍,两位姓王的妃子,还有刘妃,方妃,沈妃。

    十个。崇祯皇帝哪怕是一人一天,一个月里,每个人才能分到三天。

    更别说为了讨崇祯皇帝的欢心,周皇后的爹,那个能把自己亲外孙都给卖了的周国丈还在想方设法的往崇祯皇帝的后宫里塞些美女以帮助周皇后固宠。

    什么是狼多肉少?

    这才是真正的狼多肉少,尤其是传说中三十如狼……

    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头上不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崇祯皇帝都不可能让锦衣卫代替太监们守卫宫中。

    而为了安全,宫女们这唯一剩下的可以选择的选项也被划掉了。

    所以崇祯皇帝觉得不许民间私自阉割是一回事儿,但是招不招太监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但是崇祯皇帝皇帝不得不承认,魏忠贤这家伙揣摩人心确实是把好手。

    尤其是在自己彻底的把他给拉拢住之后,这家伙替主子分忧的力度,绝对不亚于原本历史上的某些东林君子们在建奴入关后替他们的建奴主子分忧的力度。

    倍感好笑的崇祯皇帝干脆笑道:“罢了罢了,朕知晓了。朕原本也只是有意让民间不许再自行阉割,至于太监么,肯定还是要招收的。

    只是以后再招收太监,不能随随便便的从民间招募进来就算,要有针对性的招募。

    比如说会些武艺的和不会武艺的,识字的和不识字的,这些都要区分开来,把合适的人用在合适的位置上,朕相信你魏忠贤不会让朕失望就是了。”

    魏忠贤闻言,干脆咬咬牙,把心一横,躬身道:“启奏陛下,奴婢还有一事,想向陛下求个恩典。”

    崇祯皇帝笑了笑,开口道:“你是皇兄留给朕的老人了,朕向来也是只得过你的。

    只要不是向朕求甚么爵位一类的国之重器,剩下的只要是朕能答应的,你尽管求便是了。”

    崇祯皇帝想的很明白,如果魏忠贤求其他的事儿倒也算了,若是敢求涉及朝政或者爵位一类的事儿,今天晚上就让他暴毙算了。

    只是而瘫装的久了,毕竟也有几分真正的帝王气象,魏忠贤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崇祯皇帝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反而开心的拜道:“启奏皇爷,奴婢知道皇爷心善,心疼奴婢这些阉人。

    但是奴婢说句诛心的话,如今国事艰难,用银子的地方很多。

    所以这替奴婢等阉人修的庙,还有用来买埋骨地,赎回命根子的银子,奴婢等也当出一份力,不能光让皇爷出钱。

    奴婢昨儿个跟其他的十一监还有四司八局的大太监都商量过了,奴婢等愿意拿出一半的身家,用在这件事情上,求皇爷恩准。”

    嘿,还有抢着出钱的!

    崇祯皇帝心中开心不已,面上却是拉下了脸,开口道:“胡闹!这原本就是朕给你们的恩典,再让你们出钱,这成了什么了?此事休要再提!”

    魏忠贤干脆跪地拜道:“皇爷,奴婢还好些,好歹有个儿子,但是其他的公公们多数都是没有儿子的,这些银子死了也带不走,倒不如用在正事之上。

    而且这些钱,很多是他们收受的孝敬,原本也不是他们自己应得的。

    奴婢斗胆,跟他们商议说让他们把银子拿出来办正事儿,便替他们在皇爷面前求个恩典。

    奴婢行事鲁莽,求皇爷恕罪。”

    崇祯皇帝心中暗笑,却仰天长叹一声道:“忠贤呐,你让朕说你什么好!

    罢了罢了,就依你所言罢,你回去后告诉他们,以前的事儿,朕不再追究,以后要好生用心的当差。

    等你们这一批老人走了之后,就先去朕的寝陵之中伺候着,等朕龙驭宾天之后,还是要用你们这些老人的。”

    等到了第二天的大朝会之上,例行的扯皮之后,崇祯皇帝便开口道:“苏爱卿何在?”

    刑部尚书苏茂相躬身道:“臣在。”

    崇祯皇帝道:“依大明律,民间擅自净身者何罪?”

    苏茂相躬身道:“启奏陛下,依大明律规定,凡官民之家、不得乞养他人之子、阉割火者、违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其子给亲。

    先年净身人、曾经发回、若不候朝廷收取、官司明文起送、私自来京、图谋进用者、问发边卫充军。

    弘治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孝宗皇帝圣旨,今后敢有私自净身的,本身并下手之人处斩,全家发边远充军。两邻及歇家不举首的问罪。有司里老人等、仍要时常访察。但有此等之徒、即便捉拏送官、如或容隐、一体治罪不饶。

    至万历十一年时,神宗诏喻天下,民间有四五子以上,愿以一子报官阉割者,许之。有司造册送部、候收补之日选用。如有私割的、照例重治。邻佑不举的、一并治罪不饶。”

    崇祯皇帝心道这才对嘛,没事儿总他娘的想着割什么玩意儿,谁敢自己割就重罚谁。

    当然,割了那二两肉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这给后世开了个很坏的头后世就有些人在精神上把自己给割了。

    最重要的是,原本应该是壮劳力的汉子被割了之后,这不仅仅是少了二两肉的问题,而是整个人的劳动能力就直线下降了。

    如果是自小就割了的,倒也能混个长寿,但是成年之后,尤其是中间之后再割了的,那可就坑了老的比正常人要快的多。

    只是大明朝这种私自净身的情况还是管的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多人会选择自己阉割了以求入宫?

    崇祯皇帝干脆道:“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毁也。此后再有私自净身者,本身并下手之人处斩,全家远窜三千里。两邻及歇家不举首的问罪。

    强迫他人净身者,与杀人者同罪。父母强逼儿童净身者,杖一百,远窜三千里充死囚营,遇赦不赦。两邻及歇家不举首的问罪。”

    民间有四五子以上,愿以一子报官阉割者,许之。有司造册送部、候收补之日选用。如有私割的、照例重治。邻佑不举的、一并治罪不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