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还不如骡子
    ..回到明朝当暴君

    在崇祯皇帝的印象里,自己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皇家学院了——虽然距离上一次来皇家学院的时间过去了还不到三个月。

    由于早朝上朝的时间早一些,散朝的时间自然也早一些,所以崇祯皇帝很任性的选择了在宫外随便找一家酒楼吃饭。

    当然,这家酒楼暗中也是锦衣卫所控制,只是表面上没显出任何特别的地方罢了。

    崇祯皇帝跟王承恩还有方正化在一张桌子,其他的锦衣卫和内厂番子分散在周围的桌子,确保只要有情况,众人都能及时的围在崇祯皇帝的身边,替他挡掉一切危险。

    两个小炒加上两个炖菜外加一碗米饭,这就是崇祯皇帝的中午饭。

    只是比较可惜的是,崇祯皇帝来的时间说不上太早也说不上正好,喜闻乐见的报纸讲读这一环节没能赶上,只能侧耳听着附近在吃饭的百姓们高谈阔论。

    得益于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所定下的规矩,还有崇祯皇帝登基之后又一再强调,所以民间对于朝堂上的事儿议论起来那是毫不在乎——除了骂崇祯皇帝是脑残还有后宫之事,剩下的随便议论。

    而自古以为,中国的老百姓就以议论政事为乐,要不然后世怎么出来那么多键盘治国,嘴炮开疆的键盘侯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儿也就算了,关键是总有些键盘侯是脑袋里边能养鱼,僵尸都对他们的脑容量感觉失望——天天跪舔跪的习惯了,丫的直不起腰来了!

    这种人,可能只有屎壳郎对他们脑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

    至于说议论国事这种爱好上面,其他的地方随便挑随便选,大概也没有哪个地方的能比京城的老百姓玩的更溜。

    就像是后世的出租车司机,别处的不说,只要是京城的,你跟丫提一嘴国家大事中美关系什么的,丫的就能从出发地点给你侃到目的地,而且还不带重样儿的。

    别管什么有的没的真的假的,总之都能给你侃的一愣一愣的,让你直感觉只人不去治国,当真是可惜了人才了,顺便再感慨一番高人在民间云云。

    这大概是身处于天子脚下,消息更灵通一些的好处。

    大明朝的百姓们也是如此。

    尤其是崇祯皇帝还不要脸,一边暗中派人在大明朝散布自己是如何勤政爱民,又一边大量的宣传自己如何带兵亲征,把外族杀的人头滚滚。

    这样儿一来,大明京师的百姓们可就更乐呵了。

    君不见,大汉孝武皇帝刘彻为什么被人传颂了千年?

    还不是因为这家伙把匈奴给打残废了,为了两匹马就派大军万里征伐——汉人的基因深处就好这一口儿。

    从炎黄之时就已经种下的基因,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哪怕只是被深藏了起来。

    至于说刘彻同学后来治国不行,把大汉朝搞的有点儿民不聊生的意思,但是下了个轮台罪己诏之后,大汉朝的百姓就选择了原谅他。

    更进一步说,文景之治这个词大部分人都知道,但是有多少人清楚孝文皇帝和孝景皇帝的功绩和生平的?

    这两位治国一流的皇帝,谁也比不过孝武皇帝远征匈奴和西域带来的名气更大一些。

    由此可见,汉人骨子里好征伐的基因就是怎么样儿也抹不去的。

    崇祯皇帝觉得这样儿就挺好,没有自己斗个什么劲,看看人家大汉朝,哪怕自己都要唱凉凉了,照样吊打外族,这才是真正的牛逼。

    中国还有一句话是流传了几千年的。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

    或者说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有着崇祯皇帝这么一位扛把子,大明朝这个耕种堂口上上下下又开始想着多弄点儿土地了。

    距离崇祯皇帝不远的一张桌子围坐了五六个大汉,个个看起来都是膀大腰圆之辈,浑不似平常百姓。再离的远一些,还坐着一个飞鱼服打扮的锦衣卫。

    整个酒楼的人都没有把锦衣卫之人当回事儿——只要不骂皇帝,他们根本就不出声管百姓们谈论些什么,哪怕是破口大骂当朝首辅,他们也只当听个乐子。

    旁边桌上的为首之人端起酒杯呷了一口,开口道:“我估摸着新军那边儿应该快开始募兵了,咱们兄弟几个总不能一直杀猪吧,得试试去。”

    旁边一个汉子笑道:“赵二哥,你这番心思还是息了吧。那新军是那么好进的?听说不光要体格好,还要认字儿呢。

    据说还发媳妇呢。当然,这个我也是听来的,不知道真假。”

    赵二却嗤笑道:“你懂个屁,那是进了新军之后有先生教你认字儿,不是一开始就要求你认字儿。至于媳妇儿,你做梦去罢。”

    说完却又挠头道:“那些曲里拐弯的东西俺也不认识啊,真让俺去学,能学会?”

    另外一个汉子看着赵二挠头的样子,笑道:“这个倒是不好说,万一你是文曲星君下凡呢?”

    赵二也被逗乐了,笑道:“你们就他娘的编排我吧,有杀猪为生的文曲星君?”

    笑完之后,赵二又颇有些担忧的说道:“还别说,这新军真不是那么好进的,除了身家清白的良家子,但凡有点儿污迹的都不要。

    咱们哥几个身家倒是清白了,但是他们要的人也少。”

    刚才还说赵二是文曲星君的汉子也是一脸忧色的说道:“要我说啊,这事儿还是皇帝陛下糊涂,多招些人不就是了?”

    正所谓祸从口出,离着他们不远的锦衣卫校尉正好听到了此人这一番话,当下便冷笑一声,之过去后拎起绣春刀便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被砸的那汉子也不反抗,只是拿手抱着头喊道:“军爷!军爷!小人马尿喝多了胡柴,小人该死!定然是朝中有奸佞蛊惑陛下!”

    那锦衣卫校尉打了好大一会儿,看着其他人想拉又不敢动的样子,冷笑道:“下次都他娘的注意点儿。

    一个个的二两马尿下肚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若不是天子心善,老子这就把你们弄进诏狱里边好好招待招待。”

    几人连声应是,见锦衣卫校尉没有动真格的,便借机将被打的汉子扶到了一边。

    那锦衣卫校尉这才冷哼一声后又坐了回去。

    一伙人之中的兄弟挨了揍,也没有了再喝下去的兴致,当下便喊小二过来会了账走人。

    崇祯皇帝也是一笑。

    这些家伙们喝点儿酒就口无遮拦,这顿揍挨的不冤——若是换了读书人,这会儿已经下了大狱了。

    不过对于现在已经有人想要进新军当兵这种事儿,崇祯皇帝表示还是很高兴滴。

    当兵的人多了,就意味着自己堂口的马仔多,马仔多就能抢地盘,地盘多了收的保护费就多,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这几个混账要是不骂自己糊涂就更好了。

    比如其他桌子上的百姓,明显也是几个有些闲钱的,此时就在夸赞崇祯皇帝英明无比。

    比如上追尧舜,下配汉武唐太宗一类的,总之崇祯皇帝就是英明神武滴,打的林丹汗跟傻缺一样还能要回来赔偿——这一伙是宣府过来的。

    宣府那边不少人在上次林丹汗入侵的时候倒了霉,但是在崇祯皇帝北征林丹汗之后,又发放了补偿给他们——从林丹汗那里论回来的东西,崇祯皇帝自己没留着,全分给了百姓了。

    一段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崇祯皇帝吃饭的兴致,反而让他比平时多吃了一些。

    到了皇家学院之后,崇祯皇帝就被眼前那台傻大黑粗的家伙给惊呆了。

    自己告诉徐光启七千西书已经在运来的路上了,老徐很开心。

    可是老徐让自己看到的这玩意,崇祯皇帝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这跟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样。

    在崇祯皇帝的印象之中,老式的蒸汽机车前边跟个放倒的圆筒子一样,上边再加上一个直立着的烟囱,后边跟着一个驾驶舱,驾驶仓的前部是燃烧室,一锹锹的煤被铲进去之后燃烧,再往后是煤仓啥的。

    下头的下面跟着一个个的车轮,贼大,还有一堆各种连杆,后边跟着一节节的车厢,里面或者拉货或者拉人。

    可是眼前这个大家伙是什么鬼?

    前面应该是蒸汽机结构的部分不像是崇祯皇帝所见过的一般,反而是分成了两层。

    下面一层明显是蒸汽机,往上面一层明显就是煤仓了。

    这不科学啊,这么一整,到时候过个隧道啥的怎么过?是不是还得把隧道挖的高高大大的?

    但是这不重要。

    崇祯皇帝也不在意,反正能用好用就行了,至于徐光启把这种车头搞成什么样子,随老徐开心就好。

    但是当蒸汽机机车真的开动起来之后,崇祯皇帝发现自己还是高看了这台傻大黑粗的大家伙。

    在皇家学院不远的地方,铺着两条长长的轨道,上面就坐落着这台傻大黑粗的车头。

    当收到崇祯皇帝的示意,车头开动起来后,崇祯皇帝也就在离着不远的地方缓步跟着车头一起往前走去。

    从车头开始走一直到停下,这辆所谓的火车的速度都没有超过崇祯皇帝!

    如果一定要说是有什么优点,大概就是这玩意不会累,只要煤和水都足够,就能一直跑下去。

    但是目前来说,这玩意也就是摆着样子看看罢了。

    就这种空车头跑起来的速度都没能超过崇祯皇帝走路的速度,一旦挂上车厢运人或者运货,那速度……

    画面太美,崇祯皇帝不敢想。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对着站在一旁的徐光启道:“徐爱卿,这车头的速度可还能再提升一些?”

    徐光启躬身道:“启奏陛下,这车头的速度目前来看,也就是这般了,毕竟蒸汽机的效率目前来看,确实不高。

    但是微臣也在跟其他的同僚们一起商议如何提升车头的速度。”

    崇祯后嗯了一声,接着道:“慢慢来罢,只要能达到与奔马相近的速度便可以了。”

    徐光启闻言便苦笑不已,只得躬身应是。

    奔马的速度,让这台笨重的大家伙达到那个速度,自己活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

    但是徐光启也明白,崇祯皇帝要求的不只是车头能达到奔马的速度,而是在拉着车厢在载重的情况下达到奔马的速度。

    可是现在,别说是战马了,就是比之骡子也快不到哪儿去,或许还不如毛驴。

    越想越头疼的徐光启叹道:“若是墨家传人还在就好了。”

    崇祯皇帝笑道:“甚么墨家不墨家的,徐爱卿比之传说中的墨家钜子还要强得多。最起码,墨家可造不出来这蒸汽机。”

    徐光启躬身道:“陛下恕罪,臣一时有感而发。”

    崇祯皇帝倒是知道老徐请的什么罪。

    身为看过《我要做皇帝》这本著名历史教科书的崇祯皇帝,可是大概知道一些墨家的事儿。

    墨子凉凉了之后,墨家就分裂成了三派。

    第一派就是继承了墨子尚武的那一派,讲究轻生薄死,殉身赴义,重视士为知己者死这种理念,慷慨赴死之风更甚于春秋之时。

    韩非子所说的“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之中的侠,指的就是墨家的这些侠客儿。

    到了老刘家的江山,著名的游侠儿就是那些崇尚墨家轻生薄死的粉丝们形成的。

    第二派就是继承了墨子思想的辩论派。

    论辩派确实是在名辩思潮中为了坚持墨子关于物体存在与人的感觉,物体结构与属性,宇宙的无限与有限,物体的运动与时空等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唯物论观点,和公孙龙、惠施两派名家围绕着坚白石离,同异是非,有穷无穷,火不热,目不见,飞鸟之影,白马非马,一尺之捶,物莫非指等具体命题展开了激烈的论辩。

    而且这伙人不光是在哲学和超前的宇宙学术上搞研究,而且游历各国,讲授墨家的兼爱思想,他们反对用暴力去解决问题,甚至于包括起义,希望能用柔和的方式去获得和平,也是思想上最幻想的一派。

    第三派就是玩起了技术的第三派。

    第三派觉得前两派都是扯犊子,一天天的不是玩命就是玩嘴炮,这一派注重科技研究,非常务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