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敢卖此物者死
    ,精彩小说免费!

    墨铧捋着白白的胡子笑道:“我大明处于神州宝地,自然不缺少这些东西。纵然海外有什么稀罕的物事,我大明未必就没有替代的。

    方才你说的甚么橡胶,光是听名字就知道是树上长出来的,又软了一些的东西。

    这种能用来密封的东西,我大明不光有,而且有两种。”

    这下子,不光是徐光启激动了,连崇祯皇帝都激动了。

    身为一个读书不求甚解的历史小白,虽然穿越者培训中心之中有着无数的文档,可是其中真正关键的东西,这货一点儿也没记住。

    如今墨铧一说有两种能替代橡胶的东西,崇祯皇帝立即就觉得,嗯,不愧是神州大地,朕就说么,大明乃是得到了上天垂青的宝地,如何会缺了这区区橡胶?

    墨铧不知道崇祯皇帝这种不要脸的想法,估计知道了也会表示认同——蛮夷之地么,除了猴子还有什么?

    不等徐光启再问,墨铧便接着说道:“杜仲,又称之为丝绵木,此物便是一种,岭南之地有一种藤类,形似鹿角,又是一种。

    杜仲的树叶、枝条、种子和树皮均能提取到一种汁液,略一炮制便可成胶,用于防水则水泼不透,制成靴子,便是泡在水中几个时辰依然干爽如故。

    虽然杜仲胶极为难得,百余斤的树叶仅能制得五斤左右的橡胶,但是这叶子产量极高,而且不用来制胶也是自然脱落,左右是浪费了,倒不如取来制胶。”

    虽然墨铧说把杜肿胶拿来制成靴子让崇祯皇帝暗骂一声败家仔儿,但是总算是个好消息不是?

    墨铧却接着道:“岭南之地那种形似鹿角的藤类植物,却是有好几种。

    一种便是被称之为金丝杜仲、银丝杜仲的药材,此物倒是能用来治跌打损伤,种毛可外敷止血。

    这东西虽然可以药用,但是却不能用来取胶。唯有海南之地传过来的鹿角藤才能用来制胶。”

    徐光启还没有开口说话,崇祯皇帝便先开口吩咐道:“传旨岭南海南诸地,鹿角藤与杜仲严格流向海外,违者抄家,斩立决。

    若有人胆子长毛了想要把这两种东西的种子卖到大明之外,不管是谁,一概抄家问罪,斩立决,上下三代流放三千里,不许读书为官。”

    崇祯皇帝刚才突然想起来后世的一个说法——青蒿、种子、干鲜全草及青蒿素原料药一律禁止出口。

    原因就在于,青蒿素是继乙氨嘧啶、氯喹、伯喹之后最有效的抗疟特效药,尤其是对于脑型疟疾和抗氯喹疟疾,具有速效和低毒的特点。

    在这种情况下,青蒿不能出口也就可以理解了。

    现在青蒿那玩意能不能提取出来不知道,以后可以再说嘛。

    但是杜仲这种好玩意可不能再让那些蛮子们给弄去了。

    暗骂以前朝历代的皇帝都是些败家玩意的崇祯皇帝觉得这事儿绝对不能忍。

    后世的网友不是叫嚣着说南海的每一个扇贝都是中国的么,现在朕就可以大声的告诉全世界,每一粒杜仲的种子都是大明的!

    墨铧今天是头一天见到崇祯皇帝,就被崇祯皇帝这种**裸的不要脸行径给惊呆了。

    都说桀纣之君如何如何,隋炀帝又如何如何,如今跟眼前这位崇祯皇帝比起来,那些简直都是千古不见的仁君了好吗——就因为自己用得着杜仲,干脆就不许往大明之外卖一粒种子!

    崇祯皇帝看着墨铧惊呆了的表情,却是干脆连半分的不好意思也没有。

    这有啥的,朕是天子,言出法随,说不许往外卖就是不许往外卖,咋的,谁敢有意见?让他们找黄立极问问应该怎么提意见先!

    崇祯皇帝笑了笑,对墨铧道:“怎么样,钜子对朕这皇家学院可还满意么?”

    墨铧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跟着这种不要的老大,以后高官得做,骏马得骑,酒肉得吃,技术得研究,再不满意就真个该把自个儿埋土里算了。

    只是唯一的一点顾虑,就是搞这这些东西都是要钱的,不知道这位爷舍得不舍得?

    等到墨铧试探着问了关于钱的问题之后,不等崇祯皇帝回答,徐光启就先笑了。

    对着墨铧拱了拱手之后,徐光启笑道:“这个问题,学生倒是可以回答。

    自从这皇家学院成立至今,花费的银钱不下千万,陛下从来没有问过。

    皇家学院的旁边便是新军军营之所在,军营在此也有一军,锦衣卫与东西也有护卫在些。

    这么说罢,当今天下,除了皇宫大内,世间再无一处的防护可以比得上皇家学院。”

    墨铧此时才算是真正了解了皇家学院在大明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存在。

    之前许显纯虽然说过什么见官不拜一类的话,但是这些玩虚啊,不现实滴。

    就算是见官不拜能滴咋?

    墨家务实一派也好,还是任侠尚武的一派也好,哪一派系都是要花大量的银子滴。

    务实一派的要搞实验,要验证自己的想法,买材料什么的不都是银子?

    任侠的那一派就更是这样儿了,培养新人上面花的银子也是最多的,没听说过穷文富武么。

    哪怕就是玩嘴皮子的理论派的那些老不死的,也是要花银子滴!

    要不是务实一派来钱的路子多,任侠一派也总是能从某些路子弄来银子,墨门早就因为银子而凉凉了。

    如今趁着当今天子重视墨门的时候赶紧加入这什么皇家学院,银子的事儿就不用自己头疼了吧?

    放下心来的墨铧躬身道:“草民愿意带领门下弟子一起加入皇家学院。”

    崇祯皇帝也很高兴。

    只要进来了再想走,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提周边严密无比的防护,光是皇家学院中那几乎可以称之为不限量的材料供应和资金投入,就足够把墨门务实一派给牢牢的拴在里面了。

    至于理论派和任侠派,自然还有其他的用处。

    尤其是任侠派,正好可以另外安排一番。

    打定主意后,崇祯皇帝便开口道:“既然如此,钜子不如先随朕回宫,然后再召集门人前来,如何?”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跟着崇祯皇帝混,墨铧倒也是痛快无比的应了。

    等回到了宫中,崇祯皇帝看着躬身而立的墨铧开口道:“朕知道墨家现在分为了务实一派,辩理明学一派,还有任侠尚武一派,没错罢?”

    墨铧躬身道:“启奏陛下,正是如此。”

    墨铧搞不清楚崇祯皇帝心中在想着什么,更担心崇祯皇帝是不是要对着任侠一派下手处置,心中便忐忑不安起来。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敲了敲面前的桌子道:“钜子不必担心朕会对付任侠尚武的一派。

    虽然朕很赞同韩子说的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但是对于之前墨家在倭奴一事之上的所作所为,朕心中却是高兴的很。所以,朕倒是想要对于任侠一派做一些改变。”

    墨铧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崇祯皇帝的话语之中,明显是要把任侠一派的人变成正规军——可是变成了正规军的侠士们,还能称之为侠士么?

    但是不依着崇祯皇帝的意思转变为正规军,以后真的还会有眼前这般东山再起的好机会么?

    墨铧一时间倒是纠结起来。

    只是崇祯皇帝的话音却是打断了墨铧的胡思乱想:“钜子可知道孝了陵卫么?”

    墨铧还真就不知道孝陵卫!

    别说是墨铧了,目前来说,整个大明真正知道孝陵卫真实存在的人都只有崇祯皇帝一个人加上王承恩而已。

    崇祯皇帝看着墨铧一脸懵逼的样子,便接着道:“孝陵卫可以说是大明最后的一支力量了。

    而且,说是大明最后的后备兵力,其实也不合适,更应该称之为华夏最后的后备力量。

    依着太祖高皇帝遗诏,非神州陆沉,孝陵卫不出。

    到了如今之时,孝陵卫已然不堪大用。朕有意让墨家的任侠一派与孝陵卫一般,同样成为守护中原的最后后备兵力,非神州陆沉之危,任侠一派便不用参与这天下纷争。”

    墨铧更懵了。

    如果说崇祯皇帝的想法是收编改造任侠一派为自己所用,墨铧倒也能理解。

    只是这种明显是连大明自己江山亡了都不会动用任侠暗子的大无私想法,真是老朱家的天子能有的?

    崇祯皇帝倒是觉得没什么。连朱元璋都能有这种想法,自己怎么就不能有了?很正常的好吧?

    想想这大明朝最后是真他娘的冤。尤其是孝陵卫,更是冤上加冤。

    朱元璋自己是推翻了伪元才得的天下,知道神州陆沉后百姓们到底有多惨,所以在临死之前才搞出了孝陵卫。

    朱元璋设立孝陵卫的事儿,建文帝朱允炆那个智障是知道的,甚至于连一向得到朱元璋看重的老四朱棣也是知道的。

    所以从朱棣开始,一代代的大明天子都是知道的。

    但是在正德之后,这事儿就他娘的没人知道了!

    正德死的匆匆忙忙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这种由历代天子口口相传的秘辛告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继承人嘉靖皇帝。

    而匆匆忙忙接任的嘉靖皇帝倒是没忘了给正德皇帝讨回个公道,可是后来自己连军权都没能碰过,一辈子就和文官系统斗心眼了,哪儿还顾得上在皇宫之中翻这些旧纸堆?

    至于后边的几个皇帝,手腕连嘉靖皇帝都比不上,还扯什么这些有的没的。

    甚至于崇祯皇帝要不是为了翻一翻皇宫之中的秘辛之中有没有哪个皇帝埋下过大量财宝的记录,都不会翻到孝陵卫这支军队的真实资料。

    这么一来,原本从明成祖朱老四时期开始就颇受重视,先进的武器能在京营之后就进行列装的孝陵卫就此被人遗忘,现在用的装备,大部分还是正德年间的!

    除去其中所有成员都是从幼年孤儿之中挑选再加以培养,所以还能保证其纯洁性之外,孝陵卫的战斗力甚至于比不上一般的卫所。

    这么一来,孝陵卫基本上已经可以说是废了一半了。

    等真到了大明唱了凉凉的那天,这些原本以为自己能挽神州于陆沉的汉子除了在绝望之中向着建奴发起决死性的冲锋,还能干什么?

    崇祯皇帝的话说完之后,墨铧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墨家的任侠一派,秉承的是墨子思想之中“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兼爱”“贵义”的侠义伦理观。

    若是在春秋之时,这种思想倒也是有用一些。

    只是自从西汉之后,这种思想就逐渐的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了。

    所谓的主流社会是什么?

    主体的构成是掌握了话语权的读书人。

    别看这些读书人自己心中怀着各种各样的侠客梦,但是真正的侠客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要么为他们所用,要么就是打压至死。

    从来就没有第三条路好走。

    原因很简单,读书是为了什么?不还是当官么。

    自己读书,以文乱法也就算了,这些该死的家伙们还想以武犯禁?

    万一在自己贪没了银两的情况下,哪个家伙脑袋一热乎就跑来行侠仗义,把自己的人头给取去又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这些自命为侠客的家伙们好讲究个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矜夸紫骝好,重义而轻生。

    脑袋只有一颗,可长不出第二颗来。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游侠儿被打压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儿了。

    如今到了大明,任侠一派的情况更是艰难,说是死一个就少一个也不为过——上次派往倭国的游侠儿,就没有一个回来的。

    最为关键的,还是如今大明的整体情况,要比之前强上许多。

    虽然说墨门避世不出,但是不代表一点儿外界的消息都没有。

    在崇祯皇帝将京城和陕西的贪腐官员们杀的人头滚滚之后,任侠一系的墨门弟子,其实已经没有太多存在的意义了。

    如果不是担心崇祯皇帝之后再出现反复,任侠一系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告解散了。

    如今崇祯皇帝突然提出了这么个想法,倒真是让墨铧心动不已。

    和孝陵卫一般成为暗中守护的存在,貌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