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为了睡个安稳觉
    耿锐却觉得不行,这他娘的兄弟们都死在这儿,留下自己算他娘的怎么回事儿?

    爷们裤裆可也是有着几两肉,不是那些穷酸,长了白长的弱鸡。

    李安国却怒喝道:“滚!带着你的小旗部给老子滚!回去告诉千户大人,建奴来了,让他们向左近求援。这是军令,执行吧!”

    耿锐神情一凛。

    军令如山,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些事儿在军中可不是说着玩的。

    尤其是崇祯皇帝登基了之后,军中对于军令的执行要求可以说已经到了变态的要求。

    只要在前进之中没有得到后退的命令,哪怕前边是刀山火海也得向前冲,后退回来的,不管理由如何,一概斩首。

    耿锐无奈,抹了抹眼泪,大声的应了是,随即带着自己手下的一个小旗部向着大安口驰去。

    此时不止是地面上传来了震动,便是连数里之外的尘烟都已经扬了起来。

    李安国看着联锐的小旗部数人都已经远去,便吐了口吐沫,呸一声道:“兄弟们!咱们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给耿锐他们争取时间!”

    旁边的米壮笑道:“死就死罢,反正活到今天也都值了,死后能进忠烈祠世代得享血食,世间还有比这更荣耀的?”

    李安国大笑道:“有个屁!就大唐的时候有个什么凌烟阁,前宋那些娘们儿整天除了之乎者也的想着东华门唱名,有个鸟的荣耀!

    除了崖山时那十万跳海的和文天祥文爷爷,还有宗泽宗爷爷,老子还真瞧不起他们。

    倒是咱们,大明在一天,咱们就有一天的血食,值啦!”

    米壮嘿笑一声道:“别他娘的吹牛逼啦,再吹一会儿,建奴都上来了。先准备准备?”

    李安国嘿笑了一声,吩咐道:“米壮,你带着你手下的兄弟去挖坑,把那些能埋土里的家伙都能埋上,然后把线拉远点儿,等建奴过来,直接点火。

    记着,点完之后,剩下的就不用你们管了,带着兄弟们跑,住关内跑,给咱们留下一点儿种子。”

    米壮道:“成,这就去。”

    说完之后,米壮便招呼着手底下的几人一起去挖起来了坑,其余人等都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装备。

    先是将最新发下来的火铳弹丸装好,再将腰间挂着的弩箭上好弦,将刀剑一类的近身兵刃挂在随手可得之处,最后则是将盔甲上的面罩都放了下来。

    看着远处冒出来的人影,李安国闷声闷气的道:“都准备好了!”

    完颜烁带着自己一个牛录三百人马,成为了正白旗的箭头先行探哨一般的存在。

    看着远处端坐在马上的三十余旗,牛录额真完颜烁嘿嘿一笑,对着左右吩咐道:“迎上去,看看这三十个傻子是咋回事儿,不跑了?”

    旁边的众人闻言,便随着完颜烁一起组成了箭矢阵型,向着李安国等人冲了过去。

    此时的米壮等人已经将土办法搞出来的地雷给埋好,各种整理一番后又回到了李安国的身后。

    李安国看着米壮等人又回来了怒道:“王八蛋,老子不是让你点完火就跑的?”

    米壮向着远处努嘴道:“呶,那不是留了个点火儿的么,一会儿咱听响就行了。”

    李安国眯起眼睛,瞪着米壮道:“少给老子打马虎烟,你知道老子说的是什么?!”

    米壮嘿嘿笑道:“别吹牛逼了哥哥,刚才耿锐走的时候你可没说让我也走,他回去也没有人知道兄弟我违抗了军令,哈!

    再说了,兄弟们谁愿意跑?跑回去让人戳脊梁骨?”

    李安国也是拿这种滚刀肉无可奈何了。

    你打他骂他,他浑然不在意。

    再说了,哪怕是现在米壮这狗日的堂而皇之的违抗了军令,却是来陪着自己等人赴死的,到底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一场生死兄弟。

    心中暖乎乎的李安国眼眶一热,哽咽着嗓子强笑道:“狗日的!”

    米壮毫不在意,反而带着自己下手的兄弟们一起在李安国的身后列好了阵势。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双方的身形都已经可以慢慢的看清楚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由于面甲的遮挡,此时已经变成四十余人队伍的明军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看起来如同修罗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森严嗜血的意味。

    完颜烁的眼睛也眯了起来,这伙明军和自己已经接触过的所有明军都不一样儿。

    这伙儿人的装备太他娘的好了。

    再看看自己一伙人。

    自己的身上是一身的铁甲,防护力应该算是自己这个牛录之中最好的了。

    但是剩下的呢?

    皮甲都已经是了不得的装备了,剩下的基本上也就是些所谓的纸甲和棉甲一类的玩意,能抗住几轮箭雨可真不好说。

    娘的,明朝的蛮子可真有钱。

    只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完颜烁所带的一个牛录的士卒在冲向李安国等人的时候,李安国的一个总旗部兵力四十余人也都是搭弓引箭,斜斜的向上指着,朝着完颜烁等人射了过去。

    完颜烁却是暗笑不止。

    这伙儿的明军太他娘的蠢了。

    就这个距离,直接射过来够不到自己等人,只能采取像这种仰射的手机。

    可是等到箭落下来的时候,双方都已经绞在一起了基本上等于是屁用没有。

    除了吓唬一下战场上的新手。

    但是正白旗有新手吗?

    自从老汗搞起了八旗制度,正白旗就是第一旗的存在,里面向来就是精锐之中的精锐虽然几次大战之后元气大伤,如今连正黄和镶黄两旗都比不过。

    但是,里面绝对没有一个是蠢货,更没有一个是新手!

    在这种情况下,这种用来吓唬人的手段,基本上来说是没有用的。

    只是完颜烁还没有高兴多久,对面的明军就有了新的动作。

    四十来个人齐齐的将手中的弓就那么随意的扔到了地上,毫不怜惜,让完颜烁心中一个劲的暗骂败家仔。

    只是完颜烁心中一声败家仔刚刚骂完,对面的四十余骑就一齐举起了火铳。

    此时完颜烁心中才暗骂了一声娘。

    这个距离上还躲个屁!

    就算对面的明军只有两排,但是一轮火铳下来,自己这边折损上几十人是妥妥的。

    自己这边儿的阵型太密集了,想躲都没地方躲去。

    第一排的火铳放完之后,完颜烁的心都在滴血。

    太他娘的惨了,这一次就足足有接近二十个大金勇士被射下马来。

    只是完颜烁大声命令阵型散开的命令还没有喊完,第二排的火铳又接着到了。

    等到自己这个牛录的阵型散开以后,完颜烁悲哀的发现对面的明军干出了更败家的事儿。

    这四十来个人把火铳破坏之后给扔了!

    就跟刚才扔掉弓箭时的动作一样儿,仿佛扔掉的不是珍惜无比的火铳,而是扔掉的一堆不要的垃圾一般!

    只是不等完颜烁再次命令士卒向着自己靠拢,对面的明军又有了新的动作。

    四十余人又是齐齐的掏出了手弩,同样的射完就扔!

    这群王八蛋!败家仔!史上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败家玩意!统统应该用战马拖死他们才好!

    既心疼被这伙儿败家仔给扔掉的那些好装备又心疼手下兄弟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折了几十个的完颜烁怒喝道:“冲上去!砍死这些王八蛋!”

    完颜烁身边的众骑也是愤怒不已。

    多少一起抽福寿膏的兄弟,多少一起逛青楼窑子的兄弟,就折在了这么几十个明军的手里?

    可是这带没有看到明军的关隘,就折了几十个?

    怒火上头的八旗兵们此时已经红了眼,一个劲的打马向着李安国等人疾冲而去。

    李安国估算了一下距离,自己等人加速跑起来之后,跟那些狗建奴接触的距离正好是刚才米壮等人埋了土地雷的地方,当下便举起手来,又重重的挥下。

    早已将马刀抽在手中的四十余人纷纷磕动马腹,向着建奴的方向小跑起来。

    等战马刚刚跑开一些之后,便开始了加速,至于战马以后能不能恢复,还能不能再上战场,已经没有人去考虑了。

    今天连活着回去都不指望,还想着战马?

    不要想那么多没有用的,还是想想怎么多杀几个狗建奴才是正经事儿。

    只是刚刚一接触,完颜烁就发现自己这回真是他娘的栽了。

    对面这伙儿明军绝对不是一般的明军。

    败家到他们这份上也就算了,大不了老子当他大明有钱。

    可是这些个王八蛋一个个的连脸上都扣了一层面甲是什么鬼?

    两方手中的马刀看起来一模一样,可是自己这伙人的马刀却根本就砍不过他们的马刀啊混蛋!

    只要是双方的马刀对砍在一起,十柄马刀里面,起码有九柄是自己这一方的应声而断。

    哪怕是自己这边的兄弟们力气比那些狗蛮子的力气还大,速度也比他们快,可是马刀却依旧是自己这一边的会被砍断。

    完颜烁此时已经气的要打哆嗦了。

    这伙儿王八蛋不会是那狗皇帝带去北征草原林丹汗的那支魔神军队罢?

    江湖传言,那支魔神一般的军队,在草原上用人头筑起了十余座小山,哪怕是到了现在,林丹汗都没有胆子去把那十来座人头上给推平。

    仿佛任由那十余座人头山嘲笑着林丹汗一般。

    幸好,自己这边的人数比对面的狗蛮子多的太多,差不多有十倍之数。

    蛮子的兵法不是说了么,十则围之,更何况这些狗蛮子还是直接冲了过来。

    虽然同样的都是箭矢阵型,可是对面的狗蛮子别想跟自己玩凿穿战术!

    信心满满的完颜烁开始指挥着自己一个牛录的兵力对着李安国等人分割包抄。

    被米壮安排去火燃导火索的陈义却是捏着火折子的手都在发抖。

    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的陈义知道自己将这导火索点燃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在这些土地雷发放下来的时候,自己这些人都是看过演示的。

    而现在自己一旦点燃,建奴固然会死上不少,但是这些兄弟们却也是一个都剩不下。

    刚才总旗大人挥手的动作,其实根本就不是示意其他的兄弟们跟着他冲过去,而是示意自己赶紧点燃导火索。

    离着战场有一些距离的陈义知道,只要自己点燃了导火索,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然后呢?

    按照小旗米壮的吩咐跑回去?活下来?

    暗骂自己没用,猛然间抽了自己一把掌的陈义一把将自己的手又给按住,颤抖着吹了吹火折子,伸向了导火索的引线。

    只是引线还没有点燃,陈义的手就再次收了回来。

    这四十余个兄弟,自己真的要亲手送他们上路?

    陈义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办了。

    点燃导火索,自己背负着一辈子的负罪感活下去,还是不点,冲上去和兄弟们一起死,这都是一个问题。

    望了望乖乖的躺在自己身边的战马,陈义狠了狠心,咬着牙再次将火折子伸向了导火索。

    这一次,陈义再没有丝毫的犹豫。

    哪怕是因为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以致于嘴唇都被咬破,哪怕是由于悲痛,手依然在颤抖。

    火折子依旧伸向了导火索。

    小旗米壮当时按着自己的肩膀说的话再一次浮现在了陈义的心头。

    冲上去和兄弟们一起死很容易。

    困难的是背负着罪恶感,替死去的兄弟们活下去,让兄弟们在忠烈祠之外能多享一份血食。

    虽然火折子伸向导火索的速度极慢,可是火折子离着导火索的距离却又极近,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任凭陈义的手再如何颤抖,火折子终于碰到了导火索。

    看着导火索冒死了呲呲的火星子,陈义突然间如释重负般的笑了。

    果然,什么事儿都不能想太多,生死看淡之后,没什么大不了的。

    拍了拍身边的战马,示意战马起身之后,陈义望着战场方向笑道:“狗日的,你敢违抗军令,老子又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之后,陈义便跨上了战马。

    今儿个老子不听你的什么狗屁活下去的理论啦,跟你们死在一块儿算球,省得以后你们这些狗日的天天来找老子,让老子睡不好个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