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生,或者死
    陈义听一个老军说过,当年那些和他一起从军却战死的孙子们,就没一个好东西。

    那些战死了的家伙们啊,总是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来找自己,在屋子里来回折腾,又笑又骂又拆家的,还有些混账东西会想办法打自己两下或者偷偷摸摸的踹上一脚。

    总之,一到了夜里睡觉的时间,这些孙子们就没个安静时候。

    可是一旦睁开眼睛,除了眼角的泪之外,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屋子里睡觉前什么样儿,其实还是什么样儿。

    陈义不想自己也天天被李安国和米壮这些家伙骚扰。

    尤其是李安国和米壮,这两个上司没事儿总喜欢拍自己的脑袋。

    他娘的,跟你们这些家伙死一块儿,以后咱们一起去拍耿锐那小子的脑袋多好。

    陈义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李安国选择跟建奴骑兵对冲,也就是埋了土地雷的地方,更好是两座小山包中间的位置。

    当两方三百多人绞在一起之后,前进不得,后退不得,唯有玩了命的砍死对方的人,才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活下来。

    陈义因为要点燃埋的远一些的导火索,正好藏在了东边的小土坡子上面,借着人高的青草掩护,一时却没有人发现山坡上还藏了人。

    而当陈义由高及下的冲下来之后,明军已经跟建奴的骑兵彻底的混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亦有你,双方根本就没办法再次组织箭矢一般的凿穿阵型。

    只是陈义早就抱着埋骨此处的想法,反而向着已经冲过了明军军阵,勒马停缰的完颜烁所在之处,靠着土地雷埋伏之处的边缘之地冲了过去。

    此时完颜烁也已经看到了借势冲下来的陈义。

    完颜烁的脸已经黑的没法子看了——看着就不大的小屁孩儿也敢单骑冲阵?你他娘的当自己是那个在长坂坡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人家赵子龙白马银银枪,你个小屁孩儿黑马配马刀,要不要脸了?

    完颜烁眯起了眼睛,对着身边同样冲杀过来的骁骑校吩咐道:“射杀他!”

    旁边儿的骁骑校闻言,眯起眼睛,搭弓便射了一箭。

    陈义见建奴向着自己射了一箭,正亡魂大冒间,却听得叮的一声,那箭头在自己心腹之间带起了一溜的火星,便落到了地上,自己却是除了心腹之间一痛之外,再无其他的感觉。

    心中大定之下,陈义的胆气又壮了三分——老子装备比你们的好,连老子的甲都破不开,随便你们怎么射!

    完颜烁却是恼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明军士卒单骑冲阵就罢了,可是自己这一方连人家的盔甲都射不穿,而且还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上!

    心中大怒的完颜烁干脆自己抽出了一支开了血槽的狼牙箭,搭弓便射了出去。

    完颜烁觉得这一次应该能射死那个明军士卒了。

    狼牙箭虽然不怎么样儿,但是上面却是开了血槽的,只要射中对面儿的那个小王八蛋,光是血槽放血就能血死他。

    但是明显没有鸟用。

    除了带起了一溜的火光之外,剩下的也只是让冲过来的那骑明军痛的弯了弯腰而已。

    然而等到完颜烁再次引弓搭箭瞄向了陈义之后,此时的陈义已经离着完颜烁仅有十几步之遥,由于战马快速奔跑而带来的晃动使得完颜烁根本就没办法瞄准陈义的脖子。

    左右不过是一骑,打算好好出一口恶气的完颜烁恨恨的将本来已经瞄准了陈义胯下战马的狼牙箭,吩咐道:“去,围猎了此人!”

    左右的几个骁骑校嘿嘿坏笑着向着陈义迎了过去。

    正常情况来说,像陈义这种单骑冲阵的,基本上就是一**的箭雨覆盖之下凉凉。

    就算是盔甲防护的再怎么到位再怎么厚实,战马总不可能防护的同样到位罢?

    而且,不管是人还是马,脖子总是一个十分脆弱的部位。

    但是完颜烁却不打算直接弄死陈义。

    今儿个太憋屈了——不光是开局就死了自己手下的几十个骑兵,就连那四十骑的明军现在还剩下二十多骑呢。

    更让完颜烁火大的是,明军那边已经死了十多骑是不假,可是自己这边儿却是拿着三十多骑的人命换来的!

    这他娘的还是那些触之即溃的明军?死战不退这种事儿什么时候是他们这些软了巴唧的汉人能干的出来的?

    真他娘的把自己当成了传说之中一汉当五胡的汉军了?

    老子可不是匈奴和东胡那些面瓜!

    在完颜烁那种有限的思维里面,明人等于汉人,汉人被自己这些大金的勇士压着打,想必传说之中一汉当五胡的汉军也不过尔尔。

    只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不管是四十来骑就敢向着自己这边三百余骑冲阵,还是这个本来能独自逃生却选择了单骑冲阵的明军士卒,让完颜烁对于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既然有了怀疑,那就去解决掉,什么时候大金的勇士不如明国的蛮子了?

    所以采用围猎的方式去虐杀掉这个明军,就成了完颜烁所做出来的首选选择了。

    陈义看着建奴那边儿向着自己冲过来的五六骑骑兵,以下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左手干脆把马缰松开,低头将一直暗捏在手中的火折子伸向了马鞍前部挂着的一根导火索——这是自己偷偷留下来的两颗手中雷。

    在导火索呲呲的火花声中,陈义丝毫不顾忌呈围猎之势向着自己包围过来的建奴,反而不管不顾的向着完颜烁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就这孙子一身装备看起来最好,想必是个头头。

    既然你他娘的没跟老子玩什么射人先射马的把戏,反而想要把老子给围猎掉,那老子就先教你个孙子什么叫做擒贼先擒王!

    五六骑的建奴骁骑校却是不知道对面的那二傻子在干什么玩意——这他娘的骑兵作战还敢放开马缰,真当你自己达到了人马合一的至高境界了?

    点燃了火折子的陈义却是找准了机会,一刀逼开右侧的建奴,拼着左边肩膀挨了一刀,干脆的冲过了两个建奴的阻拦。

    原本打算围猎陈义不成的几个建奴骑兵气急败坏的兜转马头,再次向着陈义围了过去。

    完颜烁却是冷笑一声,望着冲过来的陈义抽出马刀后也催动战马迎了上去。

    今天憋火憋大了的完颜烁心中暗自发誓,无论如何都得砍死这个王八蛋,要不然自己心中怎么可能痛快的了!

    完颜烁完颜没有想到陈义居然根本就不是过来找自己互砍的!

    虽然自己一切将对面明军骑兵的左臂砍断,但是对面的那家伙却好像是个木头人一样,难道这家伙不知道痛?

    陈义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左臂已经被完颜烁齐肩砍断,仿佛断掉的不是自己的手臂,疼的也不是自己一样。

    右手将马刀一扔,抓起那两颗导火索已经快要燃烧到根部的手中雷,陈义就合身向着完颜烁扑了过去。

    将完颜烁从马上扑到地方之后,陈义便张口咬向了完颜烁的腮帮子,任由自己后背上被几把刀同时砍过。

    陈义觉得,哪怕是丽春院里的姑娘们的声音,也不如完颜烁此时的惨嚎声悦耳。

    世间最美妙的声音,也不外如是了罢?

    直到脖子上挨了一刀之后,血管和气管都被建奴挑破之后,陈义依然是无声的咬住了完颜烁的脸,没有丝毫的松口。

    李安国和米壮等人早就注意到了这边儿的动静。

    在陈义扑倒完颜烁的时候,两人便带着其他的明军士卒向着这边儿冲击,以求能帮助陈义弄死完颜烁。

    只是急切间,哪怕是以死换死的拼命搏杀,又怎么能脱得开两百多建奴的围困?

    一时之时,整个战场,倒是受到了陈义一个人的影响,变得更加的复杂多变。

    只是等建奴这边儿把陈义的脖子砍断,将尸身拖开之开,陈义的眼睛仍然睁的大大的,牙齿依然咬在了完颜烁的脸上。

    一个骁骑校上前将惨嚎不止的完颜烁扶了起来,却见完颜烁的身上正有两颗小瓶子冒着青烟。

    早在去东江找毛文龙麻烦之时,众多的建奴已经吃过这小东西的亏了,此时见底下不止一颗,反而是两颗,心中更是慌乱。

    就连刚把完颜烁扶起来的那个骁骑校,都干脆猛的一拽完颜烁,向着旁边跑去。

    如果不是建奴军法之中规定主将战死,亲兵及众骁骑校皆斩的规矩,这个骁骑校很想把完颜烁给按在那两颗小瓶子上面,让他替大家伙儿挡灾算了!

    人的速度,注意了比不过被陈义故意剪短了导火索之后的手中雷爆炸的速度。

    两颗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小瓶子就此炸开,其中铁钉铁砂一类的东西乱飞,周围的十几个建奴没有一个能真正的跑开的,随便哪个身上,都不止扎了一枚钉子。

    随着这边儿的响声,李安国和米壮等人纵然早就知道自己也不免有此一遭,却仍是怒叫出声,奋力向着陈义所在的方向拼杀。

    左右不过一死,死,兄弟们也要死在一起。

    只是陈义在小山坡上点燃的导火索,此时也已经燃烧到了终点,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小洼地一阵晃动之后,便再次恢复了平净。

    不得不说,崇祯皇帝弄出来的这种土制手榴弹用来当地雷,效果真的很一般。

    起码战场之上的人并没有死光,好歹还有几十骑活着的建奴,受惊的战马带着这几十骑的建奴四散狂奔而去。

    剩下的,不管是二百多建奴,还是那二十几骑的明军士卒,除了被直接震死,或者被碎片划破喉咙之后死掉的,大部分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惨叫不止。

    这种简单的手中雷里面掺杂了什么玩意,李安国等人都是清楚的。

    那些生了锈的铁钉铁砂打破了人体之后,等着得了破伤风后去死罢。

    这时候指望有大夫前来治疗,基本上也不怎么现实了。

    近在咫尺的双方,再没有谁有力气能站起来拿刀砍杀了。

    李安国吐了吐口中的血水,好生的喘了两口气,才惨笑道:“成啦,咱们兄弟这下子可算是给建奴来了个痛快的!”

    离此本来就不远的左梅勒额真完颜培带兵拦住了向着建奴营中方向跑去的溃兵。

    只是眼前之人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除了嘟嘟囔囔一些死了,都死了,或者地龙翻身一类的话,剩下的基本上就问不出来什么了。

    好奇之下,左梅勒额真完颜培便带着自己的手下向着之前李安国等人交战之处而去。

    完颜培很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才能让这些已经厮杀惯了的大金勇士吓成这副鸟样儿。

    而自己手下所带着的两千骑兵,足以保证自己在没有遇到大股明军的情况下能够安全退走。

    完颜培所谓的大股明军,起码要在三五万以上才行。

    只是等赶到了这处在地图上连名字都找不到的小洼地时,完颜培看着眼前尸横遍野的战场,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久久无语。

    人间炼狱,大概也不过如此了罢?

    接近三百多人,没有一个能站着的,除了那二十几个明军。

    嘴角除了血还有冷笑的李安国等人此时已经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

    哪怕是已经拿不得刀,更没有力气再跨上战马逃生,这二十余人依旧是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

    但是二百多旗大金的勇士,却只有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份。

    对比之下,完颜培觉得自己的脸上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那些明军士卒嘴角挂着的冷笑,更是让完颜培恨不得抽刀砍死他们。

    定了定神,完颜培才开口道:“你们都是了不得的勇士,只要你们愿意投降,本将军愿意替你们向大汗求情,饶你们不死,如何?”

    完颜培自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做到了汉人所说的礼贤下士了。

    不仅没有计较这些人的罪过,反而还愿意替他们向大汗求情,这些人如果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总应该投降了罢?

    只是李安国却是毫不在意完颜培脸上那种假到不能再假的假笑,冷笑道:“不如何,如果你裤裆里也长根家伙事儿,你就给爷们来个痛快的!”8)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