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明国人才何其多也
    完颜培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

    这些人实在是太不知道好歹了。

    连自己堂堂的梅勒额真出言劝降都没有用,难道要让大汗来亲自劝降不成?

    强自压住心头的怒火,完颜培又开口道:“明朝的狗皇帝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经你们这等死心塌地的替他卖命?

    就凭你们这些人,多了不敢说,本将军保你们每人分到三个奴隶,如何?”

    李安国却是根本没有把完颜培的话当回事儿,冷笑一声道:“狗奴才,不过是要问老子怎么弄出来的这般大动静罢?

    少他娘的摆礼贤下士的恶心模样,摆出来老子也看不懂。

    还是那句话,要么把老子一起杀了,要么,老子可就走了?”

    说完之后,李安国一行人就开始慢慢的挪动脚步,看那意思,当真是打算慢慢儿的走回去。

    完颜培被李安国一语揭破心思,又见李安国等人油盐不进,浑然不把生死当回事儿,心中的怒火却是再也压制不住。

    今天这一仗,大金输了。

    这二十来个人不投降,哪怕是现在把他们全给杀光了,大金依然是输了。

    不提得不到心心念念的手中雷的技术还在其次,光是这些人对于大金士气的打击,就已经远不是伤亡一个牛录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今天的事儿,太多的人看到,回去之后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的结果,就是士气必然会低落。

    如果这一次还是跟上一次围困汉人京师时一样捞不到什么好处,那后果就更严重了。

    自己很有可能抗不起来。

    但是眼前这二十来个明军真的放走,那自己更抗不起这种后果。

    咬了咬牙,完颜培吩咐道:“射死他们,替死去的大金勇士报仇,等打破了大安口,三日不封刀!”

    既然招降无望,干脆就靠着屠城激起大金勇士的血气之勇!

    完颜培吩咐完之后,当即便有一个牛录的建奴士卒搭弓引箭,瞄向了李安国等人。

    李安国等人原本惨然一笑,就等着用胸膛迎接即将到来的箭雨——别说是一个牛录三百建奴的箭雨了,哪怕只怕几十人的箭雨覆盖,自己这些人都躲不过去了。

    米壮却是悄悄的捅了捅李安国,得意的低声道:“挡住我,我怀里还有藏好的手中雷。”

    李安国心中一动,便挪动脚步挡在了米壮的身前,其他人也是将米壮围在中心,以防建奴发现了米壮的小动作。

    李安国压低声音道:“等会儿直接撇向那个带头的。”

    米壮低声道:“这破玩意有引火时间,到时候你们先挡着我们罢。”

    说完之后,又将四颗手中雷分给了旁边的大明士卒,低声道:“待会儿我数一二三,直接扔!”

    此时建奴一方的士卒皆是准备完毕,靠前的一个骁骑校喝道:“放!”

    地方不大,李安国等人重伤之下又是互相扶持着挨在一起,一波箭雨过来,基本上是处于无处可躲的境地。

    只是李安国等人为了掩护住米壮几人,干脆又以手肘之处相互挽住,正面对向了建奴的箭雨。

    万幸的是,建奴的弓箭只是普通的弓箭,并不是蹶张弓和神臂弩那一类的变态玩意。

    蹶张弓和神臂弩的话,只需要一波箭雨过来,只怕是李安国等人站的再稳再牢固,只怕当场都得倒下。

    距离极近的情况下,再加上建奴换上了三棱箭,李安国等人身上的盔甲终于没能再抗得住。

    只是,米壮等人手里所拿的手中雷,引线也已经快要燃到了根部。

    “扔!”

    米壮很简单的一个扔字喊出,随即把手中冒着烟的手中雷向着完颜培处在的位置扔了过去。

    剩下的几人有样学样,所扔的位置,都是完颜培所在的方向。

    完颜培要比完颜烁幸运的多。

    因为完颜烁那个倒霉蛋是正好被两枚手中雷一起给炸了。

    但是完颜培却是有好多手下把他挡在了身后——除了一枚破片好巧不巧的擦着小腿肚子开了个口子之外,剩下的浑身上下却是没有碰破半点儿的皮。

    但是这一通惊吓却是实实在在的。

    气急败坏的完颜培喝道:“杀光他们!”

    完颜培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莫名其妙的损兵折将,想要的人一个投降的都没有。

    他娘的。

    这下子怎么向大汗交待?

    最关键的是,刚开始就损失了接近一个牛录的兵力,自己也算是受了轻伤,这是不是典型的出师不利?

    出门前应该看看那些汉人编出来的黄历来着。

    只是现在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

    简单的包扎之后,完颜培便派人向来路去寻黄台吉报信儿,接着又吩咐道:“起程,咱们先往大安口去。本将说过了,三日不封刀!”

    对于一支像建奴这般的兽军来说,跟他们讲什么理想,讲什么道义,讲什么民族和国家一类的,基本上没有什么鸟用。

    最有效的,还是上干货。

    比如屠城,比如任其劫掠。

    当年铁木真玩过的那颜军事贵族体系套用到建奴身上也是合适的。

    甚至于老奴努尔哈赤就是跟据这套军事体系简单修改修改就弄成了八旗的军事体系。

    事实证明,这套玩意确实好用。

    起码在前方有些好东西的诱惑和刺激下,建奴的士卒很快就忘记了完颜烁那一个牛录基本上已经被打成残废的事儿。

    现在还是赶紧去大安口放开手去抢好东西才是真的。

    耿锐带着自己小旗部的五个人跑回了大安口。

    除了随身带着的火铳和用于自裁的短刀,剩下的手中雷和刀剑一类的玩意都留给了李安国等人。

    其实火铳带回来的也只是火铳,所有的弹丸也全部留下了。如果不是一个人只能用一把火铳,耿锐甚至于会把所有的火铳都给留下。

    颇显狼狈的耿锐六人一路疾驰回大安口之后,一边高声喊首建奴来了,一边向着关内跑去。

    大安口参将周镇抓着耿锐的衣领问道:“建奴有多少?李安国呢?”

    耿锐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建奴多少现在还不清楚,我们先遭到的是几百人的先锋部队,李总旗,李总旗留下断后,让卑职跑回来报信。”

    周镇冷哼一声,接着又大声吩咐道:“点狼烟,派人向京师五军都督府求援。准备擂木滚石和金汁,准备火炮弹药。”

    粗壮的狼烟很快被点燃了,黝黑的烟柱冲天而起。

    左近的关口在看到狼烟之后,也一同点燃了狼烟,同时做好了戒备。

    用狼烟传递军情的好处就是足够快。

    在大安口的狼烟燃起之后不到一个时辰,远在京城的崇祯皇帝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早就憋闷的欲仙欲死的崇祯皇帝决定自己带兵去找黄台吉的麻烦。

    老黄这个人吧,在崇祯皇帝看来是很不够意思的。

    你说老子连福寿膏这么好的东西都他娘的分享给你了,你还带兵来找朕的麻烦?

    太不讲究了。

    对于不讲究的人,崇祯皇帝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讲究下去了。

    现在的建奴底层还没有进化成双枪兵,但是高层却是已经差不多了,这战斗力比之自己登基之前还得弱上那么一点儿,这要是不趁机怼上一波,难道真个等着以后御驾亲征?

    本着多怼一波就多爽一波的精神,崇祯皇帝当即便拉上了张之极和满桂外加上巴特尔一行,向着遵化而去。

    同时出发的,还有山海关的赵率教。

    赵率教同样觉得这是个怼建奴一波的好机会,因此也带着自己的手下日夜兼程的向着遵化而去。

    只是三个关口的反应着实出乎了崇祯皇帝的意料。

    甚至于说三个关口的结果让崇祯皇帝很蛋疼。

    大安口,龙井关,洪山口,三个关隘先后失陷。

    可是这三个关口的失陷却是各自不同。

    大安口参将周镇战死,大安口全军覆没后失陷;

    洪山口参将张安德败逃,一路溃退回了遵化;

    最搞笑,也最让崇祯皇帝蛋疼的就是龙井关。

    龙井关的参将张万春打算率部投降。

    只是张万春这个倒霉孩子打算是挺好,率部投降之后,到了建奴那边儿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的,甚至于能更进一步。

    起码借着自己手下这些兵,好处肯定少不了自己的。

    只是张万春万万没有想到的,则是这家伙自己投降的想法早早的就被锦衣卫和东厂给探知。

    就在他刚刚准备召集大军宣布投降的时候,游击将军马石就带着手下找上了门来。

    马石打算先把张万春软禁起来,等建奴退了之后再把这孙子交给朝廷处置。

    张万春眼见事情败露,铤而走险之下,与马石火拼了一场之后带着几个亲兵远遁而去,降了建奴。

    而马石才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混战之中,子孙根被伤,还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儿半女的马石就此成了太监大军中的一员。

    龙井关的监军太监秦光看向马石的目光很是亲切——大家都是没有了家伙的男人。

    而且以后这个马石进宫的可能性很大,起码再当游击将军是不太可能的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由于张万春这种对于龙井关熟悉无比的混账东西存在,龙井关最后也没能守住。

    先后拿下了三个关隘之后,黄台吉觉得自己又找到了当初那种叱咤风云的感觉。

    哪怕是一带来的一万六千骑正白旗建奴死掉了两千骑。

    这个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打仗么,哪儿有不死人的。死掉的多加抚恤,回头更容易招到新兵。

    然后不断的来大明找麻烦抢东西,我大金岂不是越发的壮大?

    美美的抽了一泡福寿膏之后,黄台吉才对张万春吩咐道:“张将军对于遵化有什么看法?”

    黄台吉打算的很明白,借着张万春的手去劝降遵化,最好能兵不血刃的拿下遵化,这样儿的话,来明国的这一遭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只是张万春之所以投降建奴,就是因为贪生怕死。

    如果自己去劝降遵化,那结果很可能就是刚刚进城,就会被马石那孙子给剁成肉酱——自己可是一记撩阴刀把人家的命根子给废了,这仇可结的太大了。

    斟酌了一番之后,张万春才强忍着奴才两个字的别扭,小心的赔笑道:“启奏大汗,奴才以为……”

    只是张万春的奴才两个字刚刚出口,建奴的帐中就是一阵哄然大笑。

    完颜培笑眯眯的望着张万春道:“别介,您可不能自称为奴才,你只能自称为臣。奴才是我等大汗自家人才能称呼的,你还不配。”

    一番话说完,帐中又是一阵狂笑。

    张万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变得满面通红。

    太他娘的丢人了,自己原本强忍着别扭才自称为奴才的,可是想不到这奴才两个字儿居然不是随便称呼的。

    自己还不配?

    黄台吉等帐中笑声落下去之后才轻笑道:“张将军愿意投效本汗,本汗高兴还来不及。

    自称为奴才,不正是说明了张将军心向着本汗么?本汗允了!”

    张万春闻言,心中对于奴才两个字的别扭却是尽去。

    如今自己能够在黄台吉帐下自称为奴才,可不正是说明了黄台吉把自己看成了自己人?

    斟酌一番后,张万春赔笑道:“启禀大汗,奴才以为遵化城围则围之,劝降却是不必。”

    黄台吉嗯了一声,好奇的问道:“还请张将军详细说明。”

    张万春顶着一小撮的猪尾巴躬着身子道:“大汗有所不知,明国小皇帝最是擅于收买人心,遵化城未必肯降,要想拿下遵化,不如派人去城中里应外合。

    再者,奴才以为大汗此来,在遵化周边放开手去获得一些补给,远比拿下遵化更为重要。

    毕竟,遵化城防守远不是大安口等可比,若是强攻之下,大汗麾下的勇士们牺牲必然增多,却是不值。”

    黄台吉此时一泡福寿膏已经抽完,闻言却是直起了身子。

    这个张万春虽然是个软骨头,但是对于战局的分析和判断,却远不是自己帐下的这些蠢货们能比。

    若是利用的好了,只怕不是下一个范文程?

    明国人才何其多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