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惊变,好机会
    ,精彩小说免费!

    满桂急着去遵化,一路上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生怕自己赶不及。

    黄台吉却觉得时间过得真慢。

    眼看着这么久了,两泡的福寿膏都抽完了,这才将将到了下午,离着子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无聊至极的黄台吉干脆又美美的点起了一泡福寿膏吸食了起来。

    这玩意真是好东西,解烦,忘忧,美乎哉如神仙。

    唯一的毛病就是一天不抽,这身上就浑身不得劲。

    至于价格,黄台吉表示自己不用考虑。别说是自己不用考虑,连后宫中的那些小娘皮们都不用考虑,旭端那个狗奴才会打点好一切的。

    可是纵然有些这般的好东西,黄台吉依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但是不管黄台吉心中怎么焦虑,怎么想着时间过的快一点儿,时间老人也不会理会他心中的念想,照样一步步的向前磨蹭。

    好在时间老人虽然磨蹭了些,走得慢了些,但是总归是在一步步的前行,时间慢慢的就磨蹭到了戌时。

    黄台吉抽完最后一口福寿膏,振奋起了精神吩咐道:“准备开拔,一路上不许举火,摸黑到遵化城下。”

    帐下的固山额真和梅勒额真特皆是躬身应是,随即便一级级的安排了下去。

    为了能够彻底的迷惑遵化城守军,黄台吉干脆在白天的时候命令建奴骑兵四出去劫掠,完全是一副对遵化毫不在意的样子。

    对于满桂带着三千骑兵进了遵化的事儿,黄台吉是清楚的。

    但是黄台吉觉得这样儿更好。

    如果满桂没有带着骑兵进城,反而是驻扎在遵化城外,那么黄台吉宁肯牺牲掉张万春的几个亲兵也不会选择半夜去破城而入。

    虽然自己一方有着一万多的精骑,满桂一方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千,但是如果在自己攻城之时满桂冲出来捣乱,那画面可就太美了。

    更可怕的是,如果满桂借机缠住自己,遵化城中再冲出来一些蛮子跟自己硬怼,天黑之下,对方又是背靠着遵化城,那吃亏的一定会是自己。

    不过满桂这种蠢材也就是这么回事儿。

    骑兵一旦进了城,基本上也就宣告失去了一半的战斗力。

    骑后最大的优势是战马冲刺起来的速度所带来的力量加成。而在城中,除了蛮子京城之外,当今之世,又有哪一座王城之中可以让战马冲刺起来的?

    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盛京也不行。

    所以满桂带兵进城,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自寻死路的满桂和赵率教那两个蠢货已经可以无视,这样儿的话,遵化城的城门只要被张万春那十几个混进去的亲兵打开,遵化城立即就变得了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小娘子,任自己怎么摆弄,全凭自己心情。

    等到了亥时过半的时候,借着夜色的掩护,黄台吉悄然的带着一万余骑的镶白骑建奴到了遵化城外不足两里的地方。

    万幸中的万幸。遵化城头上虽然灯火通明,不断的有明军士卒在来回巡逻,但是老辣的黄台吉一眼就能看出来防守并不是特别严密。

    甚至于说,做做样子的成份更大。

    但是黄台吉却丝毫的没有怀疑其中有诈。

    明军向来对于守城是极有信心的。

    不过这也难怪,大金国本身就不擅于攻城,尤其是守城的一方有火炮的情况下,更是麻烦的很。

    长久以来的思维定势就造成了眼前明军那种松懈至极的守城之势。

    黄台吉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毛病。

    时间一点点儿的过去,直到了子时,城门之处却还是一点儿动静没有。

    黄台吉有些忍不住了,喊过张万春问道:“你可确定他们已经混进去了?”

    张万春低声道:“启禀大汗,奴才确定他们已经混进去了。蛮子皇帝最重爱民的名声,他们混入逃难的人群之中,遵化城不敢不放百姓进去,否则的话,蛮子皇帝的板子落下来,谁也抗不住。”

    黄台吉嗯了一声,却又接着问道:“有没有被人发现的可能性?”

    张万春心中咯噔一下,却突然想起来自己降了建奴,可是在建奴拿下龙井关之后,却明显没有死掉那么多人。

    原本还想着是不是都逃难去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反而万了一道催命符了。

    万一其中有人识得自己的这几个亲兵,此时他们岂不是已经失陷在城中了?

    如果这样儿的话,城门打不开,自己这地位?甚至于说,万一遵化守军将计就计……

    张万春迟疑着对黄台吉道:“启禀大汗,奴才也说不好这个。不过想来是没事儿的,毕竟龙井关破关之时,人们都已经四散逃难,区区十来个亲兵混进去,应该是没有人发现的。”

    黄台吉嗯了一声,吩咐道:“都注意一些。若是城门打开了,不管是不是蛮子用计,先冲进去守住城门,别让他们关城门。

    还有,如果城门不开,天亮之前咱们就撤走。”

    黄台吉此时心中也突然间感觉有些没底。

    左右都已经捞了不少好处了,遵化能拿下就拿下,拿不下就先退回关外再说,自己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子时眼看都要过去,黄台吉的耐心也快用完,尤其是福寿膏的瘾头又快上来了。

    而张万春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自己早就没有了回头路,如果遵化城被建奴拿下,自己的荣华富贵还能保的住。

    可要是遵化城没有被建奴拿下呢?

    大汗又该怎么看待自己?

    一个无能之人,能受到大汗的重用?

    早知道当初直接换身衣服逃跑算了!

    张万春正在悔不当初的懊恼,遵化城却突然起了变化。

    先是城楼之上的士卒们来回跑动,甚至于连火炮都放了几炮,虽然明显就是那种漫无目的的乱射,但是肯定是防备有人夺城才会发射火炮。

    城门之处,也掀起了一阵阵的喊杀声,不一时,城头上的士卒们就匆匆忙忙的向着城下奔去,城中也响起了一阵阵激昂的鼓声。

    张万春脸色一喜,对黄台吉道:“大汗,看样子是成了!”

    黄台吉却嗯了一声吩咐道:“等城门开了后,先派一个牛录过去占住城门,若是无诈,大军再进城。张爱将也跟着去看看是不是有诈,若是有诈,便立即退回来。”

    固山额真爱新觉罗·敬源点了点头,低声又吩咐了下去。

    张万春却是不情不愿的点头应是。

    这他娘的,万一有诈,老子还回得来?如果不是已经没有了回头路,现在张万春都想着先跑了算了。

    在一点点儿的煎熬之中,时间又悄然过去了近半刻钟,遵化城的城门也彻底的打开了。

    黄台吉向着固山额真敬源挥了挥手,敬源会意,随即便低声吩咐了下去。

    一个牛录三百建奴,在牛录章京完颜晗的带领下向着城门处跑了过去。

    到了城门口后,完颜晗便用问询的眼光望向了张万春。

    张万春一瞧地上果然躺着一些明军的士卒,而站着的十几个刀尖滴血的正是自己的亲兵,张万春大喜道:“成啦,没有诈!”

    完颜晗也是大喜,随便便命人举火为号,向着黄台吉的方向示意起来。

    黄台吉精神一振,挥手前指道:“冲过去,拿下遵化,屠城一日!”

    一众建奴一听到屠城一日,当即便来了精神,嗷嗷喊着向遵化城门冲了过去。

    黄台吉心中大定。

    这下子妥了。只要把遵化城屠了,挟大胜之威回到盛京的自己,威望虽然依旧比不得父汗,但是却也不是代善阿敏那些家伙能比得了的,汗位说是稳如泰山也不为过。

    甚至于,只要如法炮制,以后再来上这么几次,自己面南称制的时间也不远了。

    等到大军都向着遵化冲了过去之后,黄台吉振奋了一番精神,强压下想要再点上一泡福寿膏的念头,也带着一些亲兵向着城门处而去。

    只是黄台吉还没有到城门处,城头上的火炮就争先恐后的响了起来。看着方向,是四个城门处的火炮都在响,尤其是自己所在的北门处响的最为厉害。

    而借着火光,光光是黄台吉,所有的建奴都能清楚的看到遵化的北门城头上不断的落上巨石。

    已经进了城的两千多建奴和后边儿的大军完全被分隔开来。

    黄台吉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

    完颜晗那个废物是怎么办事儿的?

    此时脸黑的不止是黄台吉,完颜晗和张万春的脸色更是黑的没法儿看哪怕是借着火把的火光也是一样。

    张万春黑着脸,盯着自己的亲兵统领张二成道:“二成子,老叔我待你不薄,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二成苦笑一声道:“今天我们战死,换家人的平安。我们若是跟着你一条路走到黑,满门上下一个都活不了。”

    张万春的脸色更黑了,骂道:“蠢货!就算是你们跟着我降了大汗,又有谁会去灭了你们满门?大明律何时有过这规定?”

    张二成等人只是阴着脸,并没有一个人理会张万春的问话。

    城头之上却传来一个声音狞笑道:“狗日的,大明律没规定,但是锦衣卫和东厂要是联手办事儿,呵呵。”

    张万春一惊,抬头向着城头之上看去。

    只是城头之上虽然一片火光通明,发声之人却是隐藏在了暗中,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说话。

    唯今之计,也只有拼死冲杀了,不管是杀到城外还是夺下城头都行,否则的话就只能死在这遵化城中了。

    咬咬牙,张万春对完颜晗道:“咱们杀过去,先夺了城头,让大汗进城!”

    完颜晗只是一个牛录章京,虽然论受到建奴的信任程度是远在张万春之上,但是论官职却比张万春差的千里万里。

    更何况张万春这两天也是颇受大汗重视,一众建奴倒也没有小觑了他。

    完颜晗点点头,便抽刀随着张万春向城头杀去。

    而张二成等人为了保全自己的满门老小,也是拼了命的与一众厮杀起来锦衣卫的人说的很清楚,只要自己等人完成了诱敌进城的任务后尽数战死,随着张万春降敌的事儿就算是一笔勾销。

    否则的话,满门老小,上到九十九,下到不会走,鸡犬不留。

    谁也没有胆子去赌锦衣卫干不出来这事儿。

    锦衣卫的名声在大明乃至周边诸番国都是臭了大街的存在,与其赌他们不敢杀光自己的满门上下,倒不如赌一把他们会大发善心放过自己一家人。

    无路可选的张二成等人也算是拼了命,以伤换伤什么的都算不得什么,到后来干脆是以命换命的在与一众建奴厮杀。

    城中的喊杀城不停,黄台吉的烟瘾却在这时候范了。

    慌忙点起了一泡福寿膏连抽几口之后,黄台吉才吩咐道:“冲过去!进了城就安全了!”

    不得不说,黄台吉此时所作的决定在常理上来说是正确的。

    只要是进了城,遵化城里边的骑兵就算是废了一大半,基本上指望不上。

    但是黄台吉却忘了还有人心心念念的想要怼死他。

    崇祯皇帝此时离着遵化也已经不远了。

    为了保密,崇祯皇帝和皇太吉做出的决定一样,都是摸黑赶路,借着月光和北斗星来判断方向。

    传承了数千年的民族,自然有许多本事是埋在骨子里的,一般人学不去。

    单凭着北斗星和月亮的定位,崇祯皇帝带的大军竟然没有跑偏到玉田去,而是到了离遵化不足五里的地方埋伏了起来。

    等到遵化城头的火光亮起,喊杀声响起,崇祯皇帝当即便兴奋了起来,连声吩咐道:“快举火把,上马杀过去。”

    这时候离着遵化城不足五里的距离,就算是点着火把大摇大摆的杀过去,除百他黄台吉够狠,能够舍下已经进了遵化城的正白旗建奴,否则的话,想要逮住他的机率很大。

    崇祯皇帝穿越至今两年多的时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怼死的几个人里面,快递李小哥排名自然是第一位的,排在第二位的就是黄台吉。

    多尔衮什么的依次向后排就是了。

    如今有了这等机会,崇祯皇帝又怎么可能放过,当下便随着大军向着遵化方向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