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废立大汗?
    其实对于孙祖寿的封赏也好办的很。

    这家伙不是武进士出身么,官职和金银财宝一类的东西给出去,扔进军队之中,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但是赵率教却让崇祯皇帝很头疼。

    一个年过六十的老人,别说是大明了,哪怕是后世,也是该退休遛鸟了。

    但是赵率教却是率领四千精骑从山海关跑到了遵化来怼建奴。

    其中原因只要一想就能想到,必然是为了保证京城不失。

    而这一次很可能就是自己所不知道的那一次赵率教阵亡的战争。

    如果说大明的士卒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混吃等死,连军饷都拿不到,遵化城能守多长时间?

    如果说建奴的兵力再多一些,这一次到底是把建奴怼跑还是被建奴怼?

    尤其是人的身体,一过五十,气血便开始衰败,赵率教在战场之上到底还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赵率教是洪承畴或者老吴一样的,自己明确的知道有污点的人也就算了。

    可是赵率教身上,自己还真没发现有什么污点。

    再让这么一个老人替自己征战疆场,崇祯皇帝觉得自己那点儿为数不多的,仅剩下的一些没有喂了狗的良心还始隐隐作痛起来。

    想了半天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赵爱卿,朕有些事想要和你商量。”

    难得的,崇祯皇帝居然用了这般口吻对一个臣子说话。

    换成京城的官员们在此,估计一个个的早就感动的热泪盈眶了不人头滚滚的就是好事儿了,还商量?

    大佬您还是痛快点儿,别吓唬人了

    但是赵率教却不知道崇祯皇帝在京城的官员们心目中是个什么样儿的存在,听到崇祯皇帝的话后,也只是躬身道:“请陛下吩咐。”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斟酌着道:“朕有意在京师设讲武堂,虽然一些兵什么的是不缺的,但是像赵爱卿这般实际的战阵经验,却是上没有的。

    因此,朕打算让赵爱卿卸去军中之职,改去讲武堂执教,不知赵爱卿意下如何?”

    赵率教蛋疼无比的躬身道:“启奏陛下,臣虽然是万历十九年的武进士,可是却从来没有教过人的经验,冒然为之,只怕会误人子弟?”

    赵率教就差没直接说你老人家还是另选贤能吧,这事儿我老头子干不来。

    崇祯皇帝却不死心。

    老子又不是看中你手里的那点儿军权了,也不是玩什么兔死儿烹的把戏,你担心个毛线啊。

    误人子弟怕什么,既然要弄个讲武堂,就不能只让你自己去教不是?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教员们一起滴。

    再说了,就算是真个误人子弟又咋了,大明这么多人呢,误上几个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沉吟了一番后,崇祯皇帝才接着道:“赵爱卿勿忧,朕的意思么,是让赵爱卿在讲武堂中单独讲授骑兵对战之道,至于其他的一些科目什么的,自然有其他教员来讲。

    赵爱卿一个人擅长于骑兵对战,那也只是赵爱卿一个人罢了,可是若传授出百个千个如同赵爱卿一般擅于骑兵的将才,那才是真正的功在社稷,利在千秋了。”

    见赵率教还想再说些什么,崇祯皇帝却是干脆的摆手道:“五军都督府不日就会有调令下来,赵爱卿准备一番后便进京罢。”

    赵率教心中简直是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您老人家都乾坤独断了,还让我说什么?所谓的商量一番就是这么个商量法儿呗?

    先通知一声,你同意了,就这是商量,你不同意,那就执行。

    好一个商量!

    赵率教无奈的躬身应是,崇祯皇帝却接着对孙祖寿道:“孙祖寿?”

    孙祖寿听到崇祯皇帝喊了自己的名字,便赶忙上前拜伏于地,答道:“草民在。”

    崇祯皇帝却是呵呵一笑,接着道:“朕之前调取了你的履历,你与赵爱卿一般,都是万历年间的武进士,天启七年因为违抗了军令,功过相抵之下才削职为民的?”

    孙祖寿拜道:“陛下英明,草民有罪。”

    崇祯皇帝笑道:“那也是天启七年的事儿了,罢了。这一次孙爱卿散尽家财以聚兵勤王,朕心甚慰啊。”

    孙祖寿早就已经被削职为民,此时却被崇祯皇帝称呼为爱卿,其中之意,不问可知。

    孙祖寿连忙又拜道:“陛下过奖,罪臣惶恐。即使没有罪臣聚兵勤王,想必那建奴奴酋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崇祯皇帝嘿了一声,笑道:“都是些惯出来的臭毛病罢了。我中原王朝自古以来就是推行王化,可是这些货色们啊。”

    叹了一声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一个个的三分人样没学会,七分兽性却是根深蒂固!

    罢了罢了,以后扫平了这些垃圾也就是了。先不去提他们。”

    顿了顿之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朕最看重的,是孙爱卿这一番毁家纾难的忠敬之心。

    朕有意让孙爱卿进入新军之中行走,不知孙爱卿意下如何?”

    孙祖寿却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自己散尽家财来怼建奴,原本也没想着邀买什么名声或者再搏个一官半职什么的,纯粹是出于看建奴不爽而一时冲动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自己看哪个都不顺眼。

    眼见着孙祖寿安排完了,崇祯皇帝才接着吩咐道:“此番迎击建奴,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从上到下,有功者赏,有过者罚。

    其令,遵化巡抚与遵化总兵程之义统计各方功过,文臣报至内,武将呈至五军都督府审批。封赏不日便至。”

    崇祯皇帝怼完了建奴,又安排完封赏之事后,便晃晃悠悠的京城去了,心中为着自己的声望又提高了一波而高兴。

    但是黄台吉就高兴不起来了。

    亏本亏大的了黄台吉狼狈不堪的跑路了,战败消息也没有封锁住。

    其实想想也不太可能封锁的住。

    一万六千骑出去,来的只有五千余骑,剩下的呢?

    别说是打下了明国蛮子的地盘,所以派兵驻守去了。

    这种鬼话骗不了人。

    唯一的解释就是全折了进去。

    只是人折进去一万余骑,东西却是半点儿没来来,除了这大部分都带伤的五千余骑。

    本来就不爽黄台吉许久的代善和阿敏等人就更不爽了。

    趁着黄台吉连夜召见莽古尔泰他杜度,代善和阿敏多尔衮等人也聚在了一处。

    代善点燃了一泡福寿膏抽了几口之后,才叹息道:“哥哥我是不成啦,现在沾染上了这东西,离不了了。

    阿敏,还有多尔衮,你们两个可千万不能沾这个东西,记住了么?”

    阿敏心道老子才不像你们两个蠢货一般,每日里吸食这么多,怎么不吸死你们算了老子每天就一泡,美的很。

    多尔衮却是早就听说过黄台吉一旦离开这东西之后的模样,更是不敢沾染,现在就连代善在吸食福寿膏的时候,多尔衮也是离的远远的。

    代善见两人都是应是,才接着道:“今儿个喊你们过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说说大汗这次出兵的事儿。”

    阿敏和多尔衮心中皆是一凛,暗道一声正题来了。

    代善叹了一声后才道:“大汗此次出兵过于莽撞,一万六千骑出去,却仅仅来了五千骑,剩下的呢?”

    见两人都没有答话,代善干脆把话挑明了道:“我大金是个什么情况,你们哪个不知道不清楚的?说不客气点儿的,这就么点儿家底,能经得起几次这般折腾?

    如今大汗吸食这福寿膏成瘾,神智已然不清,若是这般放任下去,只怕我大金国的好日子不多喽。”

    阿敏没有出声。

    自己跟黄台吉和代善等人毕竟不是亲生兄弟,虽然说位置在这儿,可是自己永远也不如代善和多尔衮一般,都是一个爹生的,这种关系很要命。

    多尔衮却是不爽的道:“那又如何?黄台吉毕竟是大汗,我们又能有甚么办法?再说了,虽然说是八王议政能废立大汗,可是咱们真就能成事儿?”

    左右屋子里边也没有其他人,便是连个伺候的奴才都没有,因此多尔衮也是把话直接说开了。

    代善嗯了一声后反问道:“如何不能成事?八王议政,你我,你阿敏哥哥,加上肯定会站在咱们这边的多铎和阿济格,咱们就有四个人了。只要再拉上莽古尔泰和杜度,这事儿就差不多了。”

    多尔衮却撇嘴道:“杜度还好说,可是莽古尔泰呢?他可是四大贝勒之一,又向来与黄台吉亲厚,可不是那么好拉拢的吧?”

    代善却笑道:“亲厚?你阿敏哥哥平日里不也与黄台吉那个混账东西亲厚么?”

    阿敏却是憨厚一笑,并不答话。心中却是暗骂这代善不是个东西,什么事儿你扯上老子干什么?

    代善接着道:“自从上一次黄台吉那混账听了范文程那狗奴才的话,非要去打蛮子京师之后,你莽古尔泰哥哥心中就已经不爽了很久了。

    这一次更好,黄台吉自己带着一万六千骑去了蛮子那里,却又是个损兵折将的下场,你莽古尔泰哥哥心中岂能不急?

    只是黄台吉那混账毕竟还没有把脑子给抽傻,如今先行找了莽古尔泰和杜度,估计也就是打着稳定汗位的主意罢了。”

    多尔衮道:“如果,莽古尔泰也站在咱们这一边,共同废掉了黄台吉的汗位,那这大汗之位由谁来做?”

    这他娘的才是关键好不好!

    代善嗯了一声,答道:“哥哥我是不成啦,被父汗废掉的太子,哪儿还有什么资格去争去抢这个汗位?你阿敏哥哥不用说,肯定也是不成的。

    至于你么”

    叹息了一声后,代善才接着道:“咱们兄弟几人之中,其实我最看好的是你。可是父汗走的早,若是晚上几年,说不定这汗位便是你的了。

    只是如今却也由不得你我兄弟了,唯今之计,只有将莽古尔泰推上汗位才行。”

    多尔衮叹了一声道:“莽古尔泰哥哥还算是好的,让他当了大汗,起码我们兄弟不用活的这般小心。”

    代善嗯了一声后应道:“不错,正是如此。如今黄台吉越来越刚愎自用,眼看着已经有了废止八王议政的念头,若真个让他成事,你我兄弟只怕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多尔衮道:“那就依代善哥哥的话,咱们兄弟不求别的,能活个安稳就好了。”

    从始至终,阿敏就一直没有开过口。

    对阿敏的态度心中有些没底的代善将目光投向了阿敏之后,开口道:“阿敏呢?”

    阿敏憨厚的一笑,开口道:“代善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罢,毕竟这汗位跟小弟也没有啥关系,只要能保得住这一身的身家性命,我老老实实的听吩咐就是了。”

    见阿敏也表了态了,代善才开口道:“天色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们了,头我再找莽古尔泰商量一下,总之咱们得把性命和身家富贵保住了才是。”

    从阿敏府中告辞了之后,多尔衮原本想着再找多铎和阿济格商量一番,却不曾想在府中见到了另一个等待自己许久的人。

    挥退了所有的下人之后,多尔衮才上前一把抱住了布木布泰,嗅着布木布泰的头发,开口道:“玉儿?你怎么来了?黄台吉没注意到?”

    如今已经十五岁的布木布泰却是一把推开了多尔衮后冷着脸问道:“你是和代善他们聚在一起了罢?商量如何推翻黄台吉?”

    多尔衮此时也冷静了下来,问道:“是又如何?”

    布木布泰却冷笑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代善明显是拿你当刀子使唤,你看不出来么?”

    多尔衮却好奇的道:“怎么了?”

    布木布泰冷笑道:“怎么了?黄台吉一盛京,我就知道代善必然会来找你商议这事儿。

    你用脑子想想,阿济格和多铎肯定是站在你这边儿的,他不先拉拢你,他也开口么?

    可是你想想,黄台吉当这个大汗,他敢动你么?不把他逼急眼,你这位置就是稳的。

    可是你们把他给废了,你能当上这个大汗?

    如果不能,那不管换谁上来,不都得防着你以后再来这么一出?到时候你有几个脑袋跟他们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