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忽悠瘸了
    ,精彩小说免费!

    曹化淳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会不得好死。

    寿终正寝这事儿倒是有可能,但是死后如果不下十八层地狱,那就是老天爷瞎了眼了。

    自己干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儿吧!

    盐里掺铅粉,制冰的时候同样往里掺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又向关外走私刀剑一类的东西。

    自己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一定会的。

    但是曹化淳很想喊一嗓子,这些破事儿都是崇祯皇帝吩咐干的啊,不是俺老曹自己想出来的啊!

    然而曹化淳并没有喊出来,反而老老实实的依着崇祯皇帝的吩咐,派人去接触完颜宏了。

    我老曹能怎么办?身为皇帝的家奴,摊上这么个不要脸的主子,我也很绝望啊。

    不管怎么说,老曹的忠心还是有的。

    既然皇爷说这能往扈国公那里倒卖铁器,那就倒卖呗。

    唯一可惜的就是掺了铅的毒盐不能往那里倒卖,真是太遗憾了。

    完颜宏在接到密使,说是可以无限制向他出售刀枪剑戟的时候是懵的,尤其是使者说这些玩意还可以向建奴加价倒卖的时候。

    完颜宏几乎有一种把使者捆起来交给自己女婿的冲动了这不是挖大明的墙角么?我那闺女可是大明的皇妃!

    幸好完颜宏没有直接把人捆起来交给崇祯皇帝,那样儿的话可就太尴尬了。

    但是在朝觐之后的单独召见的时候,完颜宏还是试探着提出了是不是有人在挖大明墙角的事儿,并且隐诲的提醒崇祯皇帝应该加强对于家奴的管教了。

    崇祯皇帝在弄明白了完颜宏的意思之后,差点儿笑抽:“扈国公想的多了,这是朕的意思,不是底下人背主胡来。另外,朕还有另一桩好处要给扈国公。”

    完颜宏好奇的道:“请陛下明示。”

    崇祯皇帝笑道:“扈国公应当知道我大明百姓都擅于耕种罢?”

    完颜宏艳羡的道:“是,大明的百姓人人都会种地,而且这土地也听话,种什么长什么,当真是让人羡慕的紧。尤其是冬天白灾的时候,有粮食和没粮食,当真是天地之别。”

    想想后世戈壁滩上还有海岛上种出来的那些什么西瓜水果粮食一类的,还有军兔们在黑叔叔那里都习惯性的弄块地种点儿啥东西,崇祯皇帝就觉得这就是种族天赋。

    这种是埋在基因里的种族天赋就连求生类的或者末世类的甚至于探险类的游戏之中,中国玩家往往都会先埋头弄个家出来。

    鬼知道这些家伙开疆扩土的心思到底有多深连个游戏都不放过。

    当然,感叹归感叹,崇祯皇帝还是开口道:“玉卓入宫,说起来扈国公与朕也算是翁婿的关系,所以么,朕打算派谴一些农官到辽东之地,教授锡伯族耕种之道,并且培育一些能适应辽东之地的种子,不知道扈国公以为如何?”

    完颜宏觉得这事儿靠谱。

    辽东的冬天跟草原上的冬天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而渔猎民族也没比游牧民族强到哪儿去。

    虽然说春夏秋三季的时候靠着捕猎打渔能把小日子过的挺美,可是一天冬到就难过的很了。

    尤其是遇到雪灾什么的时候,这就更要命了。

    对于在冬天出生的孩子来说,因为母亲的营养不足,往往没有足够的奶水,甚至于连**都吸破的情况比比皆是。

    而年老的,对于部落来说是累赘的老人往往会选择走进茫茫大雪之中,就此一去不回。

    如今自己这女婿这么大方,愿意弄些农官和种子给锡伯部,当真是好的很呐。

    但是完颜宏唯一高估的就是崇祯皇帝的人品。

    崇祯皇帝在完颜宏谢恩之后又接着道:“不过,虽然说扈国公与朕是翁婿,可是自古天家无私情,很多事情,朕也是身不由己啊。”

    如果刚才完颜宏说自己用不着这些,那崇祯皇帝就会劝着他耕种的好处,白给人和种子。

    但是现在既然完颜宏自己愿意,那再不提些条件,就只能说崇祯皇帝太傻了。

    本着大公无私的精神,崇祯皇帝开口道:“朕的意思么,需要的种子,家具,都是要拿建奴的人头来换的。

    当然,换也只是换这么一次,等到来年,扈国公可以带领锡伯族的百姓们自己培育种子嘛。

    具体的人头换种子和农具的标准嘛,这个需要等户部那边仔细商量一番,但是这农官在我大明也是紧缺的人才,到时候要比种子贵的多了。”

    ……

    完颜宏听完崇祯皇帝的话之后,已经是满脸黑线了。

    这个女婿当真是个好女婿,连老丈人都算计的好女婿。

    扯什么天家无私情,抠门小气死要钱才是你的本质啊混蛋!

    正想着怎么拒绝,崇祯皇帝却又开口道:“当然,虽然说天家无私情,可是也不是没有变通的法子嘛。”

    完颜宏心道老子还不如直接答应你这条件呢,你那变通的法子肯定比这个还要坑人。

    但是崇祯皇帝提出来的变通法子却是出乎了完颜宏的意料:“如果扈国公愿意将锡伯部如同大明各土司一般改土归流,说汉话,行汉化,一体纳粮,一体服役,那自然就是一这人。

    一家人嘛,这区区的种子和农具……”

    崇祯皇帝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意思却很明显。

    如果说完颜宏答应了,以后就成了和秦良玉一般的土司。几代人下去,谁知道是不是下一个秦良玉?

    当然,也有可能会培养出奢崇明这样儿的白眼狼出来。

    完颜宏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锡伯部原本想着的是内附南下啊混蛋。

    老子才不想在辽东那个破地方呆着,最好能到关内来。

    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人很难选择。

    如果说按照崇祯皇帝的想法来,关外之地耕种盖房,这和到关内来有什么区别?

    可是改土归流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汉话的问题倒是不大,反正现在族中会汉话的人多的是,自己本族的语言反正也没什么好的,还是方块字好看不是?

    连朝鲜举国上下都是说汉话写汉字,完颜宏觉得锡伯族这么干也没有什么毛病。

    但是行汉法就让人很纠结了。

    别的不说,自己这族长的权利跟汉法有冲突的时候咋整?谁说了算?

    崇祯皇帝看着完颜宏在那里纠结,想了想之后开口道:“扈国公可知道秦良玉秦将军?”

    完颜宏点头道:“臣听说过秦将军的威名,白杆精兵,便是建奴也要避其锋芒。”

    崇祯皇帝道:“秦将军便是我大明的土司,只是世代效忠大明,与大明百姓又有何异?

    而且,朕在这里可以向扈国公允诺,改土归流之后,辽东土司头人便是扈国公,族中之事亦由扈国公决定,如何?

    现在锡伯族年年有骑兵轮换入卫京师,朕可是把锡伯族百姓当成了大明百姓来看的。”

    完颜宏根本就跟不上崇祯皇帝的思维,太他娘的跳了。

    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的,让人摸不清头脑。

    但是总体的意思,完颜宏算是弄明白了。

    自己这个便宜女婿的意思就是锡伯族跟秦良玉一般的成为土司,说汉话行汉法,但是自己还是锡伯族的老大,有事儿自己说了算。

    然后么,就是一堆的好处了。

    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毒丸外边裹着糖,吃不吃的都是问题。

    就这么半天的功夫,自己也算是摸着了一点这个便宜女婿的底心狠手辣脸皮厚,什么事儿无下限无节操他干什么。

    依着这种货色的性子,以后这土司早晚也得凉,不彻底弄成大明普通的州县估计他就不算完。

    但是这颗带糖的毒丸上面毕竟是有糖的。

    只要接受了这个条件,以后锡伯族的日子可就好过很多了。

    至于建奴,明显着都要凉了,现在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完颜宏越想就越纠结,答应不答应都是个问题。

    崇祯皇帝看着完颜宏一脸纠结的模样,笑道:“罢了罢了,扈国公可以慢慢想嘛,不如先去见见玉卓如何?”

    完颜宏闻言,也不再纠结,笑道:“是,就依陛下。”

    等到了完颜玉卓所在的宫殿之后,崇祯皇帝便找了个借口闪人早就跟完颜玉卓说过自己的想法的崇祯皇帝相信完颜玉卓会帮自己把便宜老丈人说动的。

    完颜宏看着完颜玉卓所在的宫殿,笑道:“现在可还怨恨爹爹把你嫁给大明皇帝?”

    完颜玉卓俏脸一红,佯怒道:“怎么不恨?如今女儿却是想要连见阿爹和族人们一面都困难的很?

    你看看皇后娘娘和其他的贵人们,经常能出宫去见见亲人,可是女儿又出宫去见谁来?”

    完颜宏此时一拍脑袋,才想到自己原本打算是跟崇祯皇帝要求内附,结果让崇祯皇帝一通乱七八糟的事儿给弄的忘了!

    而且崇祯皇帝给的要求也很让人为难,内附还是改土归流?

    头疼的完颜宏呵呵笑道:“行啦行啦,别跟阿爹演戏啦。知道你过的好,阿爹就放下心来了,对于你阿妈,也总算是有个交待了。”

    听完颜宏提到了母亲,完颜玉卓的眼圈也是一红,却又强打起精神道:“爹爹这回怎么想着跑到大明来了?可别说是专程来看女儿的!”

    完颜宏苦笑道:“原本还想着跟大明皇帝商量下内附的事儿,可是被陛下一番搅和,阿爹把这事儿给忘了。”

    完颜玉卓满脸好奇的问道:“内附?在辽东不是挺好的么?”

    完颜宏哼了一声道:“辽东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么?尤其是去年,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

    虽然说咱们锡伯族跟大明有着姻亲关系,得到的照顾也不算少,可是去年的白灾还是损失惨重。”

    顿了顿,完颜宏又接着道:“和你一起长大的小棋儿去年嫁人生日,可是孩子却没能熬过去。”

    完颜玉卓也是惊呼了一声。自己在这个宫殿里,便是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宫殿里面也是没有丝毫的寒意,而自己随着皇帝微服出宫的时候,看着大明的百姓也是一副不把大雪放在心上的样子。

    谁知道辽东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完颜宏的话却没有说完,继续说道:“今年自打开了春,这天象也不太对劲,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二月下雨,可是三月里就能下雪。

    再不请求内附,只怕这日子就越发的艰难了。”

    完颜玉卓嗯了一声后,才红着眼圈道:“可是内附之后,阿爹就算还是族长,又怎么比得上在辽东自在?”

    完颜宏哼了一声,盯着完颜玉卓道:“果真是女生外向!

    可是阿爹不选择内附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不如以前,也总比继续在关外苦挨,看着族人们受罪,一个个的冻死饿死要强的多吧?”

    被揭破了心思的完颜玉卓嘿嘿一笑,却也不感觉尴尬,干脆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把话题挑明了说道:“阿爹,陛下说了,如果我生的是儿子,以后就是辽王,锡伯族就是他的亲兵。”

    完颜宏闻言却是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你怀孕了?好!好!好!

    再者说了,你生女儿才是最好的!阿爹知道大明的皇后生的是个女儿,你若是重了儿子,那以后有你的罪受!”

    完颜玉卓却轻笑道:“阿爹放心罢,这事儿皇后娘娘也是知道的,女儿若是生了儿子,早早的便封了辽王,从此便绝了皇位的念想,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完颜宏却反问道:“辽王?你相信皇帝?”

    完颜玉卓点了点头,笑道:“自然是的,而且这辽王跟其他的王爷们可不一样呢。”

    完颜宏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不一样儿的?”

    完颜玉卓笑道:“辽王有兵啊。陛下说了,辽王不是现在的辽东之地的王,而是以锡伯部现在的地盘向北,越过了瑷珲之后,打下多大的地盘,就都是他的。”

    完颜宏冷笑道:“傻女儿啊,过了瑷珲?那可是比辽东还要苦寒的地方,要来干什么?再大的地盘,没有人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