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该认怂时就得怂(突如其来的4000字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实在由不得林伟枫再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

    要么乖乖的听话,要么就是离开盐商这个行当,以后老老实实的干其他的营生。

    如果以后还敢参与倒卖私盐什么的,依着张和话里的意思,那自己绝对是要掉脑袋的。

    而针对于刚才林伟枫的态度,张和感觉很不爽。

    老子好好的跟你商量事儿,还是转达陛下的意思,给你一身的富贵,你倒好,还敢跟老子矫情?

    心中不爽的张和向着身后站着的锦衣卫伸了伸手,一直站在张和身后不曾出声的锦衣卫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扔向了林伟枫旁边。

    张和接过之后,却是毫不在意的向着林伟枫一扔,嗤笑道:“瞧瞧,本千户今天若不是看在陛下特意要留你一条生路的份上,呵呵。

    至于你手中的小册子,你尽管看看,看看有哪一笔是我锦衣卫之中不曾留档或者是多弄出来冤枉你的。”

    林伟枫拿起那本看起来不过区区几十页的小册子,打开一看,额头上的冷汗却是立即就下来了。

    上面蝇头小楷记录着的,正是自己一笔笔送礼的记录,其中甚至已经详细到了某年某月某时,送给的是某人,金额是多少。

    虽然早就听说锦衣卫神通广大,可是这其中记录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也未免太过于详细了。

    ——有很多记录,除了自己之外,不管是家中的伙计下人还是自己的妻妾,可以说是谁也不清楚的。

    就连平时寸步不离自己的管家都不太清楚,只能说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进去过家中的库房,至于取了什么东西送给了谁,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但是眼前的册子上面,从自己在扬州城展露头角的那天开始,上面一笔笔的记录就没有丝毫的错误。

    甚至于有几笔送礼的事儿,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而其中关于自己弄出来的那些盐引子,什么时候给了谁,其中只要是百斤及以上的,也都是有着清清楚楚的记录。

    张和看着满头大汗的林伟枫,冷笑道:“你可以试着把爷们几个留在这儿,然后拉着你手下的那些府行扯旗造反,看看你的本事与黄台吉和林丹汗比谁来谁更大一些。”

    刚刚心中还稍微起了些异样心思的林伟枫瞬间就熄了火。

    虽然说自己刚刚在一瞬间真的有把这几个锦衣卫留在府里的冲动,但是毕竟还有着那么一丝的理智。

    或者说心中的恐惧最终还是成功的压下了自己心中所想,开始恢复了一丝理智。

    别说是黄台吉和林丹汗那种人物了,就连陕西的王二和王佐挂那种敢拿着刀子起来造反的人,自己也肯定是比不上的。

    而自己手下的亡命徒,又有谁敢跟着自己举旗造反?

    造反可不是请客喝酒过家家,而是要掉脑袋诛九族的大事儿。

    就算是自己的手下个个敢打敢拼,可是谁又能不为自己的妻儿老小考虑一下?

    平日里这般的玩命为了什么?不还是为了家中的老小。

    强行压下了心中的好怒意与恐惧之后,林伟枫讪笑着将小册子又递还给了张和,拱手道:“千户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小的可是奉公守法的好人,虽然说往日里做了许多错事,可也是被生活所逼,不得已而为之,望大人明察。”

    张和却是呵呵笑道:“若不是陛下看在你以前对于穷苦百姓多加照顾,又多行善事的份上,你还能等到今天?”

    说完之后,张和的脸色就是一变,盯着林伟枫道:“本千户再最后问你一次,是打算接下两淮转运使这副担子,好生的为天子效命,还是打算改换行当,从此老老实实的做个富家翁?”

    看着林伟枫一脸纠结的样子,张和又冷笑道:“先想好了,很多事儿的机会可就只有一次。”

    被张和这么一说,林伟枫心中更是纠结不已。

    现在若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担任这个什么盐政司的两转运使,后果就是被其他的盐商们给恨上。

    但是如果自己不接下这个活,那就是彻底泯然于众人矣,以后老老实实的当个富家翁算了。

    可是自己这么多年走过来,得罪过多少人?

    多到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但是有句老话说的好,富贵险中求。

    反正自己现在就算是老老实实的当个富家翁估计也落不下好,但是一旦自己当了这个两淮转运使,也算是有了层官面的身份。

    就算是以前的仇家想要对自己不利的话也得好好掂量一番不是?

    想了想,林伟枫便满脸赔笑的对着张和道:“千户大人说的是,小民愿意接下这副担子,为陛下分忧效命。”

    张和笑道:“林大人客气了。既然如此,林大人就好生准备一番,待过几日之后,便会有旨意下来。本千户也先行告辞了。”

    林伟枫却是抄起桌子上被张和遗忘了一般的小册子,递向了张和,笑道:“千户大人却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张和笑道:“这东西你拿去烧了罢。锦衣卫若是想要整人,也用不着这些东西。”

    林伟枫这才讪笑着将小册子收入怀中,满脸堆笑的将张和等人送了出去。

    等送走了张和等人之后,林伟枫才阴沉着脸回到了屋子之中,命下人将管家喊了进来。

    林成栋望着阴沉着脸的林伟枫,不知道是什么事儿惹得老爷这般的不开心,便试探着问道:“老爷?”

    林伟枫被林成栋的声音从遐思之中惊醒过来之后,便将那本小册子一扔,吩咐道:“将这东西拿去烧了罢。

    还有,以后家中的私盐生意都尽数停掉,咱们不沾这东西了。”

    林成栋小心翼翼的捡起了小册子,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反而小心的问道:“老爷,家中盐的生意可是大头,说放就放了?

    再者说,乡里乡亲的,可还有不少人指着咱们呢?”

    林伟枫却是冷笑一声道:“盐的生意虽然是大头,钱也不少,可是钱再多,得有命花才行。”

    听到林伟枫这般的说法,林成栋才翻开了那本小册子。

    才翻了两页,林成栋就满头大汗的将小册子合上,望着林伟枫问道:“老爷?”

    林伟枫冷笑道:“咱们是本家兄弟,如今这般局面,我也不瞒你了。

    刚才锦衣卫上门的事儿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东西就是他们给的。

    还有,老爷以后就是盐政司两淮转运使了,这等生意,以后大明也不允许有了。

    有于乡亲们,咱们还另外想法子罢。总不能让乡亲们都没个着落不是。”

    听到林伟枫这般说法,林成栋也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再也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一时之间,兄弟两人倒是破有些坐困愁城的意味。

    而离了林府的张和等人回到了千户所之后,张和便将百户陈西诚喊过来后吩咐道:“你带着你自己手下的人,将赵冬明给押解到京师,中途小心一些,路上估计不会多太平。”

    陈西诚拱手道:“请大人放心,卑职愿意拿人头担保,这赵冬明必然会活着到京城。”

    天底下向来没有不透风的墙,而大明就更是如此了。

    在崇祯皇帝即位之前,连大军的行军路线有时候都能通过朝堂上泄露出去,更何况是这种其实关系并不是特别大而且崇祯皇帝还没有特意封锁的消息?

    崇祯皇帝这边打算禁止掉所有私盐官盐的消息仅仅在十几天之后就从京城传到了江南之地盐商们的耳朵里。

    然而出乎崇祯皇帝意料的,则是江南之地众多盐商们连聚在一起商议一番的心情都没有,一副认打认挨的模样。

    在江南一众盐商看来,朝廷不让倒腾盐了就干别的去,大不了就去倒腾大米,或者干些别的行当算了,没必要在盐这个事儿上跟朝廷死磕。

    再者说了,就算是自己真个打算起兵跟朝廷死磕,也得能磕得过不是?

    最起码,江南的盐商们觉得就算是自己等人手下就算是有再多的亡命徒,哪怕人数再翻上几倍,也敌不过崇祯皇帝手中的军队。

    反正自己等人养着的那些亡命徒们虽然敢打敢杀的,但是一没胆子造反,二来也比不过陕西那些饿急眼了造反的人罢?

    既然自己这些人没有造反的那个胆子,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听朝廷吩咐吩咐算了。

    而且根本最大的盐商头子林伟枫家里传出来的消息,自己这些人手中的盐引子都可以按着原价去兑换成银子。

    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江南众多盐商们手中的盐引子多少不一,但是毕竟有很多的来路是说不清楚的,或者干脆说白了就是等于没花钱弄到手的。

    在这一点上,大家其实都差不多,谁也没干净到哪儿去。

    如果说朝廷原价赎回购买盐引的消息是真的,那么这样儿一来,等于是这些盐商每个人都凭空得了许多银子,也算是捞得了一些好处。

    两相一对比,一方面是怼不过之后被砍了脑袋,另一方面是能白拿许多银子,自认为不算是傻蛋的江南盐商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老老实实的听吩咐,等兑换完了银子就改行干别的去。

    这就让崇祯皇帝提前准备好的一些后手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在崇祯皇帝看来,依着江南盐商们的尿性,不给自己找点儿乐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得会有几个地方举旗造反。

    而江南盐商们的反应,则是让崇祯皇帝彻底的认识到自己太高估这些盐商们的胆子了。

    此时江南一带的盐商们都在头疼,而离着扬州不算太远的郑芝龙也在头疼。

    和盐商们为了银子的事儿或者说以后改换行当的事儿不一样,郑芝龙头疼的是崇祯皇帝的那道捕杀鲸的旨意。

    鬼知道这鲸鱼怎么就这么多,好像杀不完了一般。

    哪怕是十头鲸对应着一个王侯,这大明也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王侯!

    自己现在基本上是三五天一头的捕杀,手里边的鲸鱼肉也足足有十几万斤了。

    如果说巨死死王侯毙,只怕现在大明的王侯们都该死光了。

    这么多的鲸鱼肉,哪怕是一个人一天吃上五斤,估计都够二十多万人吃上一整天的。

    鲸鱼肉多了在岸边堆着气味不好闻也就算了,更让郑芝龙头疼的则是崇祯皇帝根本就没有提过这玩意什么时候停止捕杀。

    哪怕是三五天能捕杀上那么一头鲸,更别说有时候遇上了大群的鲸鱼后,可能一猎就是两三头甚至于三五头。

    如今这鲸鱼肉一天更比一天多,甚至于可以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加。

    可是这些肉弄成腌肉或者风干都是需要时间的。

    看着海边一个个的小棚子慢慢搭了起来,占地的规模也越来越大,而且这气味也是越来越腥,郑芝龙就更头疼了。

    揉了揉额头,郑芝龙问郑芝凤道:“怎么样儿了?还没有消息传来?”

    郑芝凤满脸黑线的回道:“大哥也太着急了,就算是京城之中有了消息,到咱们这儿也得月余的时间不是?”

    郑芝龙却怒道:“时间!时间!我也知道时间!可是你闻闻,现在这都成了什么味儿了?还能呆人?”

    郑芝凤无奈,闷着嗓子道:“那能怎么办?总不能去把这刚剥下来的鲸肉直接运走罢,到时候还不都得臭在路上?”

    郑芝龙虽然知道郑芝凤说的是事实,可是心中依旧是愤怒不已。呆立了半天之后,再不想闻见这股子腥味的郑芝龙怒冲冲的道:“走!”

    郑芝凤此时脑袋却有些转不过弯来,反问道:“咱们去哪儿?”

    郑芝龙同样闷着嗓子道:“还能干什么?接着去捕杀这破玩意!陛下的旨意没有下来之前,这事儿你敢停了试试?”

    郑芝凤却是眼睛一转,对郑芝龙道:“其实还有一个法子。”

    郑芝龙这下子可就很感兴趣了,有什么法子能让自己暂时不去弄这些鲸肉?

    郑芝凤道:“大哥可还记得刘香?”

    ps: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一章是吃完药后硬挺着码完的,眼睛都净不开了。至于明天早上七点的更新,真的没办法保证了。争取还是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