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明日友好七条(突如其来的4000字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现在的穿越者崇祯皇帝这样儿混迹于网上多年的家伙们来说,什么下限不下限的完全就是扯蛋。

    尤其是无下限的对象是日本的时候,那就更没有什么下限了——崇祯皇帝又不是什么日杂美分一类的,正的不能再正的民族主义三观让他恨不得彻底核平掉日本才好。

    下限?那是什么东西?脸面?能吃吗?

    毫无底限的崇祯皇帝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一篇文章。

    《中日民四条约》。

    说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常年混迹于网络又热衷于这种新闻的愤青程序猿怎么可能不知道?

    丫的就是二十一条,改头换面之后的新名字。

    当然,其中最致命的第五条给去除了,否则的话,这二十一条当真是把当时的中国给卖的干干净净的了。

    现在崇祯皇帝把这玩意给想起来了。

    就算是自己已经记不起来二十一条里边到底是些什么玩意,但是只要大体的意思不变不就成了?

    想了想,崇祯皇帝开口道:“下旨申饬么,也无不可。只是单凭下旨申饬,却又不许日本朝贡,此非取乱之道?朕欲修改隆庆年间限制,许日本之贸易往来。”

    温体仁和施凤来对视了一眼后,一齐躬身道:“陛下英明。”

    这事儿对于温体仁和施凤来等说,根本就是屁的影响没有,有影响的也只是东南那边儿那些走私的。

    隆庆开关,开的也只是海禁,后来又加了漳州府月港,并以月港为治所设立海澄县,设立督饷馆,负责管理私人海外贸易并征税。

    说白了,月港在当时的意义其实和如今的海关差不多。

    可是仅月港一地,“所贸金钱,岁无虑数十万,公私并赖”,成效明显。

    但是,当时虽然允许开海了,可是针对于日本的禁令却没有取消。

    总之,所有出海的船只都不许往日本去,谁敢去谁就是通倭。

    这个罪名可就大发了,是要掉脑袋的。

    但是中国人嘛,向来胆子就大,尤其是没有经历螨清统治过,还没有被杀的骨头软的中国人,胆子就更大了。

    不让去日本?绕个道去就是了,反正偷偷摸摸的又不是大摇大摆的去,弄回来的东西同样再偷偷摸摸的换成了银子,这不就妥了?

    如今崇祯皇帝突然提出来要放开这条限制,允许中日之间进行贸易,那这些原本偷偷摸摸的行为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干了。

    只是到手的银子肯定要少一些就是了——想要正大光明的来,交税是肯定的。

    而为了税收,通过日本贸易的走私又会被严厉打击一波。

    所以说东南那些海商们,尤其是走日本的海商,利益肯定会受到一定的损失。

    但是温体仁和施凤来对视的那一眼中,就表示了两人的态度——关老子屁事,老子又不走私。

    两人一致同意之后,其他的文臣武将也纷纷表示赞成——反正大家伙儿就没有一个吃走私之碗饭的,谁关心这玩意开不开的。

    至于两厂一卫,那就更无所谓了,放的越开,税收的越多,自己的待遇也就越好不是?

    眼见开海之事就这么通过了,崇祯皇帝也表示很高兴。

    瞧瞧,这大明的官员们还是可以的嘛。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只是开了海,许日本贸易通商,却不得不有些约束在内。”

    温体仁生怕崇祯皇帝再搞出什么妖蛾子,赶忙躬身道:“启奏陛下,宣德八间,中日已改签《宣德贸易条约》以替代《永乐条约》,可为日本朝贡之约束。”

    崇祯皇帝心道这他娘的才哪儿到哪儿,这不就是一份正常的贸易合约么,这玩意离着老子知道的条约两个字可差的太远了,不成,得重签。

    打定主意要先坑日本一手的崇祯皇帝清了清嗓子道:“时移事易,宣德年间之贸易条约,如今却不见得适合崇祯年间嘛,朕有意在上面再加上几条。”

    无视了温体仁等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其一,凡我中华之民,有自由通往彼国之自由贸易权与居住权,彼日本国有保护我中华子民安全之责;

    其二,凡我中华之民与彼国日人有纠纷争斗,适用于我大明律而不用倭法,凡日本各地方官府,无权逮捕处置我中华之民,凡民、刑之诉讼,若事涉大明子民,则一应归大明官吏审判,彼国可派员旁听,如有异议,可向九州之总督申诉;

    其三,我中华自由在彼开矿采矿之自由权;

    其四,责令其废除萨摩与琉球尚宁王所签《掟十五条》,召回天王寺长老菊隐,归还其所侵占琉球之奄美诸岛;

    其五,大明以年租金千两,租借其九州岛九十九年,租界之内,行大明律,驻九州卫,设总督以辖之。

    其六,凡租界之地,一应倭人,应服从大明法令及课税;

    其七,未尽之事宜,最终解释权归于大明皇帝陛下。”

    崇祯皇帝这七个条件一说完,温体仁和施凤来的脸就先黑了。

    这种狗屁条件,陛下您是怎么想出来的?用脑子?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用脑子想出来的!

    哪怕是丧师辱国,这种条约又有谁敢签?

    反正不管日本国怎么样儿,大明上上下下估计都没有一个人敢签这种条约。

    这可是要被写进史书唾骂千秋万载的!

    斟酌了一番后,温体仁觉得还是得劝劝崇祯皇帝,这条约不能这么儿戏:“启奏陛下,臣以为陛下所提之七条,日人未必会应。

    前宋之鉴不远,日人何敢租其九州岛?其形同割地,日人必然不会同意。”

    崇祯皇帝心道有什么不能签的?不就是一份破条约嘛。

    对比小鬼子们搞出来的二十一条什么的,老子提出来的这七条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良心了。

    再说了,小鬼子自己现在内部还不定成什么鸟样儿呢,能怼得过大明水师?

    反正崇祯皇帝觉得不太可能。

    既然怼不过大明水师,那这份条约可就由不得日本人不签了,真等到大明水师过去用大炮找他们谈话的时候,那这份条约上估计就得再加上那么几条了。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道:“这样儿,朕也不是不通人情嘛,总是有些好处许给日本的。

    第一,许日本女子来大明,凡会汉语者,无论嫁人或者务工,与我大明女子相同;

    第二,请日本男子来大明务工,凡开山、开矿等一应不涉及我大明机密事之活计,皆许之;

    第三,朝贡之期,取消其十年之限,改为五年,令彼五年一朝。

    哦,还有,凡其男女,工钱皆与日本之大名结算,免得这些人在大明花销之后攒不下银子,温爱卿以为如何?”

    温体仁已经懒得吐槽了。

    这三条里边对于日本人来说,也就是第三条算是个真正的优待,剩下的两条,哪一条不是绝户计?

    您老人家这是欺负倭奴不识数还是欺负人家不识字?

    让懂汉语的日本女子来大明?嫁人或者务工与大明女子一般?问题是除了绣娘一类的女工活计,还有啥是招女子的?

    有,青楼倒是招,可是这日本女子的身子不就毁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至于说嫁人,这个就更可笑了。

    如果说日本女人跑来大明后都嫁了人不回去,那日本还有多少女人?

    还有那些日本男子,到时候开山开矿都允许他们干,可是您老人家看看现在干这种活儿的都是些什么人?

    基本上一水的建奴和蒙古鞑子啊,汉人现在都是些手上沾血的监工好吗?

    就毛文龙那不要脸的,哪次弄上几十个建奴不是一刀切完就送大明来?

    除去路上就死了的,活着的还不如死了好呢——不是开山就是挖矿,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而且这些人还都是去了势的,这些重活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要命!

    等倭奴中的男子来了,到时候还能有个好?

    但是崇祯皇帝显然不这么认为。

    倭奴这时候一边恨着大明一边还要把大明当爸爸,自己提出的这些条件他们能有什么不同意的?

    后世的美国爸爸不还在关岛驻军来着?

    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可比美国爸爸要好的多了,起码只在租界的九州岛上驻军不是?

    施凤来想了想,赞成道:“臣以为这七条条约并不过份,只要开放通商与朝贡之路,则倭奴必然同意,纵然有人不满,其中得利者也会强压下去。

    至于其中动乱,与我大明何干?温大人可别忘了,偻奴之乱不远,让他们自己也乱一乱,也算是替我大明的百姓出了口气不是?”

    温体仁觉得施凤来说的很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这其中的关窍,自己怎么可能想不到?只是这种绝户计一出,千百年后咱们谁都好不了啊蠢货!

    但是很显然,在场这么多人之中,还稍微要点儿脸面的除了他温体仁,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张惟贤则更进一步:“启奏陛下,臣有一问。”

    张惟贤年龄在那儿摆着,而且历史上英国公一脉确实可以说是大明朝最忠心的勋贵了,因此崇祯皇帝对于张惟贤也是有着几分敬意。

    见张惟贤站起来说话,崇祯皇帝便道:“英国公坐下说,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问就是。”

    张惟贤谢了恩之后,却没有坐下,只是接着道:“敢问陛下,九州岛之驻军,以水师为主?以卫所为主?”

    崇祯皇帝先是摆摆手让张惟贤坐下,才接着道:“以水师之中又擅陆战之兵为主,进可以攻,退可以撤。

    总之,九州所在的大明官员和百姓们的安危是第一位的,必要之时,哪怕是九州尽毁,朕也要这些士卒能将大明的百姓撤回来。”

    张惟贤应了后,向着崇祯皇帝拱拱手,却没有再说话。

    温体仁则是快要崩溃了。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就没见过你们这些如此不要脸的!

    你们现在就开始商量在人家的九州岛驻兵的事儿了?

    人家日本国同意了吗?

    这事儿是要断人家命根子的,但凡是日本哪个人有点儿远见,都不可能同意这个要求的好吗?

    但是崇祯皇帝和张惟贤等人都觉得日本一定会同意这个条件的。

    没别的,有郑芝龙和毛文龙两支水师在,还有已经组建的差不多了的登莱水师,再加上又都是拿着福船改进后的炮舟,这要是还搞不定屁大点儿地方的日本,大明上上下下的水师干脆抹了脖子算了,省得丢人现眼。

    眼见崇祯皇帝心意已决,事情就此成为了定局,温体仁答得无奈的躬身道:“启奏陛下,此行以何人为使?”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才道:“上次出使林丹汗的那个小太监叫什么名字来着?”

    王承恩躬身道:“启奏陛下,上次的那个小太监是内缉事厂太监任一真,这名字还是陛下钦赐的。”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想起来了,上次出使林丹汗之时,这小太监的表现就很这不错,这次去日本,便派他去罢。”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还有,锦衣卫派人同去护卫。

    告诉日本那边主事之人,这条约同意不同意的另说,可是他们要是敢像太祖洪武皇帝年间一般毁书斩使,杀朕一人,朕以后就屠他一城。”

    这话听着就提气!

    不管是方正化还是许显纯,皆是躬身应是谢恩。

    对于像方正化和许显纯这种皇帝亲兵家奴来说,皇帝硬气,自己就硬气,如今崇祯皇帝这般的护犊子,两心心中也觉得暖洋洋的。

    便是张惟贤和温体仁等人,也皆是起身后拜道:“陛下圣明!”

    等到温体仁和张惟贤等人都告退之后,崇祯皇帝又把现任的琉球国王,如今赖在大明京师不想回去的琉球王尚丰给召进了宫中。

    等到尚丰三拜九叩行了陛见大视之后,崇祯皇帝才假惺惺的道:“爱卿免礼,平身。”

    接着又吩咐道:“赐座,快给尚丰王搬凳子来。”

    等尚丰半坐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前番尚丰王所请之事,朕虽然也想立即成行,并且给予日本惩戒,奈何大明如今也是多事之秋,实在是有心无力了些。”

    哪怕之前心理就就所准备,尚丰的心里仍然倍感失落。

    难道,大明爸爸也不支持自己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