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金汁是个好东西(突如其来的4000字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冷冷的盯着彼岸宽海大和尚,崇祯却是吩咐道:“自即日起,着锦衣卫联手东厂,查访所有出家之人。

    无论僧道,但凡有做奸犯科之记录者,一概通知地方官府锁拿归案,依大明律论处。”

    彼岸宽海大和尚急道:“陛下!?”

    崇祯皇帝冷笑道:“怎么,不行?”

    彼岸宽海大和尚又被噎住了。

    崇祯皇帝话里的冷意,自己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在于,放任锦衣卫搜查,这天下间的僧人可就都倒了大霉了。

    其中会人为的造成多少冤假错案先不说,这种事本来就是避免不了的,厂卫联手的情况下,冤假错案相对来说已经会少很多。

    但是,有很多的僧人是真的犯了事儿的!

    不知道有多少原本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不知道怎么着一抽疯就跑来出家信佛。

    而佛门又号称大开方便之门,渡人向善。

    这些人既然放下屠刀,佛门自然要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连道家在这一点上也没强到哪儿去。

    只是厂卫一旦查出来之后再报给官府缉拿归案,那这些人的修行可不就白废了?

    可是要让彼岸宽海大和尚开口说出“不行”这两个字,却是话到嘴边几遍又咽下。

    哪怕是为了心中的信仰。

    如果说为了现在的一时坚持,后果是换来眼前的这位皇帝一怒之下强行灭佛,那罪过可就真的大了。

    想了半天,彼岸宽海大和尚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来,又见崇祯皇帝一直冷冷的盯着自己,只得无奈的躬身道:“陛下英明。”

    崇祯皇帝却是冷哼了一声,朕英明不英明用不着你来夸,再他娘的招惹朕,下一步就是你们的庙产一体纳税,你要不要了解一下?

    见彼岸宽海大和尚就此屈服,崇祯皇帝才展颜道:“这才对嘛,天下间何人不是大明的子民?教法再大,能大得过国法?

    大和尚与张天师一起配合段小荣将书写出来,使我大明子民人人得以清楚从盘古开天至今各路神明突然是怎么回事儿,便是功莫大焉。”

    彼岸宽海和张显庸只得躬身应是,好的坏的都让您老人家给说了,让我们能怎么选择?

    一边是听话还能得些好处,一边是您老人家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屠刀在脖子上面比划个不停,这事儿换谁能不害怕?

    但是这事儿吧,还真就有不害怕的。

    比如说那些选择了造反的牛人,比如说奢崇明,比如说安邦彦。

    这哥俩觉得大旗都举起来了,还害怕?害怕是不可能害怕的,直接杀官造反也就是了。

    尤其是安邦彦。

    万一能把那狗皇帝给赶下来,奢崇明当了皇帝,自己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大国师?

    到时候想要什么好处没有?

    盯着前方的永宁城墙,安邦彦对奢崇明道:“再加把劲儿,只怕过不了两日,就能拿下永宁了。”

    奢崇明实际上没有安邦彦这么乐观。

    之前就被朝廷给怼的欲仙欲死的奢崇明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奢寅被问下叛乱所杀,奢崇明实际上是打算老死在水西算了的。

    怼朝廷的代价太大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只是儿子奢寅死于乱兵之后,奢崇明就觉得还是反了吧,反正老子都绝后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歉意的看了安邦彦一眼,心中暗道了一声抱歉之后,奢崇明道:“差不多罢,看明军的阵势,只怕他们的弹丸和补给也是不足,这几日里火炮都点的少了。”

    安邦彦嗯了一声,也认同了奢崇明的看法。只是可惜了奢寅那个好孩子,若不是为了激起奢崇明的友心壮志,自己倒还真的挺看好奢寅。

    定了定神,安邦彦道:“不如你去喊话吧,汉人不是有句话说是攻心为上么,能劝降就劝降。”

    奢崇明却是摇了摇头道:“劝降是要劝的,只是大长老别抱太大的希望。

    如今那狗皇帝威势日盛又极擅于邀买人心,如今大明上上下下有几个不念他好儿的?

    只怕这永宁镇里边不杀个干净,根本就没办法将他们劝降。”

    安邦彦笑道:“这个我也知道,便是现在,咱们族中也有不想人不愿意打仗,只想着过安稳日子。

    但是这世界毕竟是个吃人的世界,哪儿有那么多的安稳日子过?

    如今不是天灾就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复兴彝族国,只怕以后再也没有这等好时机了。

    到时候,你我还不是继续受汉人欺压?”

    只是这番昧着忍心的话说完,便是连安邦彦自己也是老脸一红。

    朝廷对于自己这边儿的百姓,管理上其实根本就不像汉人那么严格,甚至于可以说土司就是类似于一种自治的形态。

    只是土司之中也有些混账,比如秦良玉那一家子,死心塌地的给朝廷当狗,死了丈夫兄弟也依旧如故,堪称是死不悔改的典型。

    奢崇明却没有理会安邦彦心中在想着什么东西,反正造反就是造反,再想些有的没的就是自寻死路了。

    定了定神,奢崇明便打马而出,只是远远的避开了弓箭和火铳的射程之后,奢崇明才高声道:“城头守将出来答话!”

    此时守在宁永关头的正是永宁卫指挥使符卫明,闻言便朗声答道:“爷爷在此,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符卫明其实根本就不是川贵之的卫所出身,而是京营之中调过来的替换永宁卫指挥使的。

    这家伙完美的继承了京城人损死人不偿命的那张嘴的特色,一开口就颇有些三观不正的意思。

    而符卫明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上一次建奴兵围京师之时跟着伟大的皇帝陛下学的。

    这也太有损皇帝形象了。

    奢崇明却也没有生气,只是接着喊道:“城头上的人都听着,你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赶紧打开城门投降,本王保证不伤一兵一卒,亦不取城中百姓一针一线!”

    符卫明却冷笑不已。

    一旦叛军进城,不伤一兵一卒去伤百姓,不取百姓一针一线就去抢官库,这种套路你当老子不知道?

    到时候再假惺惺的说什么乱兵不好约束,你他娘的还不是屁事儿没有!

    盯着奢崇明,符卫明冷笑道:“你看本指挥使像个傻子?会上你的当?

    姓奢的,你他娘的要是有本事,就真刀真枪的来攻城,爷要不把你丫脑袋给砍喽,都算你丫脖子结实!”

    奢崇明冷笑道:“瓜娃子!那狗皇帝给了你啥子好处,你这般的替他卖命?归降本王,本王好歹也封你个大将军!”

    符卫明一听,更是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晌才喝道:“傻缺吧你!告诉你丫的,朱大帅的援兵不日即到,你丫还是想想自个儿到时候往哪里埋得了。”

    城头上的守军们一听到朱燮元的大军快到了,心中当时就安定了下来。

    上一次奢崇明叛乱就是在朱大帅的指挥下平定的。

    虽然朱大帅没有亲自带兵上阵,但是在朱大帅和秦将军的一起包围下,这奢崇明还不是被撵的有如丧家之犬,不得不客居水西。

    如今朱大帅又来平定这奢崇明,只怕要不了几天的时间,这姓奢的就得被传首九边了,现在投降?

    傻子才投降!

    更何况,这指挥使大人的嘴也太损了,让奢崇明先想想往哪里埋?

    他这是造反啊大人,造反的别想着往哪里埋了,一般都是凌迟加上传首九边,还埋什么埋啊,浪费功夫不是?

    符卫明在与自己答话之时,奢崇明能强忍着怒火没有发出来,只是等城头上的守军也开始大声的嘲笑起来之后,奢崇明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

    伸手指了指符卫名,奢崇明冷笑道:“就你能!让你犟!你他娘的给本王等着!”

    原本奢崇明说完之后就已经拨转马头,打算回归本阵了,只是符卫名却接话道:“爷等你!不敢来的是孙子!”

    奢崇明回归本阵之后,脸色已经彻底的没法儿看了,就连手下跟着造反的这些人,其实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自己家的老大被人骂的跟孙子一般,还他娘的不能骂回去,这事儿放谁身上谁不觉得丢脸?

    而觉得自己人狠人多的奢崇明就更不可能再这么忍下去这口气了,当下便吩咐道:“攻城!城陷后三日不封刀!”

    奢崇明现在分的很清楚,跟这些家伙们说什么复兴彝族国这事儿根本就是扯蛋,没有几个人会真心因为这一点跟着自己。

    但是说到屠城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个喜闻乐见的活动。

    屠城之时是没有任何军法在内的!杀,奸,抢,放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拦杀红眼的乱兵。

    至于事后的指责,奢崇明觉得自己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只要自己能成功的复兴彝族国,到时候自己就是开国皇帝,史书上也只会给自己写上各种赞美之词,不会有人来指责自己。

    奢崇明所料的没错,手下的这些叛军着实对屠城很感兴趣,等听到奢崇明下令攻城之后,基本上就谈不上什么组织和纪律的叛军已经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今天这事儿有点儿麻烦——看样子,奢崇明是打算直接开始全军攻城,来一场硬仗了。

    符卫明的眼睛一眯,吩咐道:“准备!”,各千户百户皆是奔向了自己防守所在的位置。

    其实符卫明心中一点儿都不像看上去那么把握十足。

    无他,永宁城中的人是不少,但是兵力却不如奢崇明的多。

    而且更操蛋的是,城中的防守用的器材,其实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谁他娘的也没有想到奢崇明会突然之间反叛,还专门盯着永宁来打。

    这么一来,如果奢崇明真的是不计后果的玩命强攻,估计永宁城最多还有两天的时间,就会宣告失守。

    而朱燮元能不能及时直到,谁敢打这个包票?

    反正符卫明是不敢的。

    符卫明一时之间都觉得自己这九尺高的个子算是白长了,或者说脑子都长满身的肌肉上去了,一时之间竟然连个破贼的办法都想不到。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麻杆打狼两头怕。

    符卫明心里没有底硬撑,奢崇明此时心中也没有多少底气,同样是在硬撑。

    刚才脑子一热就命令全军攻城,现在奢崇明身边留下的护卫其实并不算特别多,如果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股大军,奢崇明自己今天就得交待在这里。

    而且更让奢崇明隐隐后悔的,则是自己根本就不清楚城中的情况。

    虽然这几天明军的火炮响起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少,可万一这是明军玩的减灶之计怎么办?

    全军压上去攻城,成功的机率固然是大了些,可万一要是明军不缺弹丸,那自己这些军队损失起来也会更大一些。

    然而自己的兵什么样儿自己心里还能没有点儿数么?

    这些人,让他们打顺风仗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让他们顶着超出他们承受范围的伤亡继续猛攻下去,估计自己就得和儿子奢寅一样的下场。

    只是心中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晚了,现在大军都压上去了,是生是死,也就看这一搏了。

    其实奢崇明的大军真实的战斗力,比之奢崇明心中所想的还要差劲一些。

    或者说符卫明所指挥的防守,要比奢崇明一开始预计的要强的多。

    城头上缺少武器了是不是?

    没关系,金汁这玩意有的是。

    见过崇祯皇帝用这玩意对付建奴的符卫明有样学样儿,把离着城墙近的人家粪坑都给掏光了,再征用一些民夫和农妇,就是让他们架起了大锅熬煮这玩意。

    而结果也让符卫明很满意。

    这玩意虽然说臭的有些离谱,毕竟是煮了的屎……,但是,这玩意却是很好用。

    一个攻城梯上不用浇到多少人,只要把快爬到城头上的两个人身上给浇一下,这两个人就必然会惨叫着摔下去。

    而这两个人在往下摔的时候,必然就会拉着更多的叛军一起往下摔。

    所以在城中擂木滚石都不足的情况下,急眼了的符卫明干脆把希望寄托在了金汁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