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城头鏖兵谁更狠
    ,精彩小说免费!

    彝兵其实很善战,这一点符卫明也不得不承认,死战不退的特性在他们身上一样可以找的到。

    但是任凭彝兵们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到符卫明会真正的拿出了早就没有人愿意使用的大杀器,金汁。

    尤其是在明军有大炮帮助守城的情况下,明军的将领已经越来越少用金汁了。

    这玩意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伤了敌人的同时往往也会伤到自己。

    别的不说,光是那股子臭味儿,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散去的。

    最起码像眼前的符卫明用的这种剂量,起码十天半个月的是别想散去,这还得是在战后先清理城墙角下的金汁痕迹的情况下。

    一股股的臭气冲天而起,不管是攻城的还是守城的,此时都是恨不得自己得了伤寒,闻不到这股子刺鼻的味道才好。

    符卫明却是完全不在乎,金汁怎么了,熬煮开了又怎么了,爷就当闻不到,皱一皱眉头,爷就当不得好汉!

    此时南风渐起,符卫明干脆向着城头方向又走了几步——算了,这味儿还是少闻点儿吧。

    只是随着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过去,金汁也逐渐不够用了。

    虽然说金汁的原材料在永宁城中遍地都是,足够符卫明再祸祸个几天的,可是熬煮的速度却跟不上了。

    换成凉的,有没有效果不知道,但是真有人情愿顶着一身的屎向城头上爬,那还真就是没有办法。

    攻城用的云梯,不是崇祯皇帝以前在电视剧中看过的那种,哪怕是在建奴围困京师之时,崇祯皇帝也没机会见到这玩意。

    ——远道而来的建奴不可能带着云梯过来,而打造云梯所需要的材料,又基本上都被提前清理过,所以直到收拾王佐挂的时候,崇祯皇帝才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云梯的模样。

    从此以后,崇祯皇帝才算是清楚的知道,在电视剧里面看过的基本上也就是普通梯子加厚了一些,是导演组或者说道具组为了省钱弄出来糊弄人的。

    真正的云梯,是如同现在符卫明所面对的。

    这玩意不像是一般的梯子一般,反而是跟斜坡一样,斜斜的搭在城头上,而且上面还有挂钩能挂在城墙上。

    这种挂钩,等到攻城战结束之后想要弄下去都不容易,更别说在战争刚开始时,城下会向城头抛射箭雨以进行压制了。

    这种云梯其实相当笨重,坡度也大,甚至于攻城方的士卒都可以说是走上去的来形容。

    而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阻止攻城一方的士卒攻上城头,仅有的办法也就是那么几种。

    擂木滚石是一种,这种东西依靠自身重力和惯性,会硬生生的把云梯上的士卒给砸落下去;

    金汁也是一种,这玩意泼到谁身上都不好受——滚开的粪水不亚于任何的生化武器,而且一旦身上有伤口沾染上这玩意,基本上也就意味着等死;

    还有一种就是烧毁云梯或者使用撞木撞开。

    但是不管是烧毁云梯还是使用撞木撞开,一般来说都不太现实。

    首先就是想要撞开云梯,所使用的撞木堪称是傻大黑粗,得二三十人同时推动才行。

    可是问题的关键就是,城头之上横着站上一二十人再推动撞木,除了京城或者金陵、长安那种大型的城池,有几个城头能站开这么多人的?

    这么一来,还剩下最后一个办法就是烧毁云梯。

    但是想要烧毁云梯,就必须得把火引燃,这个倒是好办,大明不是没有猛火油,只要向上一浇再一点火就算齐活了,哪怕是下雨的时候都不怕这个。

    但是问题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上面,想要弄掉挂钩都会面临着城下抛射的箭雨覆盖,往云梯上点火的时候就不会被箭雨给覆盖掉了?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虽然说点火之时有盾牌的保护能起点儿作用,但是什么事儿不就是怕个万一么?

    万一哪个倒霉蛋被射中后,手中的火把正好把火油在城头之上引燃,这是烧云梯还是烧自己呢?

    总而言之,云梯这种玩意一旦搭上了城头,对于城上的守军来说,就跟癞蛤蟆爬上了脚面一样。

    一般情况下只要守城方准备充足,单纯靠云梯很难攻下城头,却会给城头守军带来极大的伤亡,总之就是很恶心人。

    现在的符卫明就遇到了这么一种情况,撞开,没办法撞;烧毁,又怕伤了自己人,拿火把去烧的话又需要太长的时间。

    而城中的金汁也渐渐的开始供应不上了。

    由于城头守军的防守渐渐的弱了一些,开始让奢崇明和安邦彦感觉到拿下永宁的希望很大。

    已经开始期待着屠城画面的四裔大长老安邦彦道:“大王,可以把我手里的人马也投进去了,永宁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安邦彦却是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反对道:“再等等看,再过半个时辰没有什么变化,就把你手下的兵马一起投进去。”

    安邦彦虽然是大长老出身,但是带兵打仗的经验却是远远比不上奢崇明,闻言只是嗯了一声,不再提起把自己手中最后的后备兵马也投入攻城之中的事儿。

    城头的符卫明看着远处的奢崇明和安邦彦手中最后的后备兵力一直不投入攻城,而城头上的压力却是慢慢的加大,当下便咬咬牙吩咐道:“传我将令,把他们赶下去,将梯子烧了!”

    不能再让这些彝兵继续攻城了,再拖上一会儿,只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城头就该真的宣告失守了。

    随着传令兵将符卫明的命令传达下去,城头的守军也开始爆发出了最大的战力,一时之间,城墙的墙垛与城墙,就变成了一座血肉磨坊。

    “该死的!”,奢崇明不由得怒骂一声。

    城头上的守军果然是在保存实力引自己全力攻城,如果不是自己把兵都派上去之后还有安邦彦手中的一支后备军,还不知道城头上的那个小王八蛋会想出什么阴招来。

    看着城头之上一个个身影滚落,安邦彦的心都在滴血,都是些族中的好儿郎,就这么没了?

    时间紧急,也由不得安邦彦再斟酌思考了,当下便开口道:“大王,撤军罢,不能这么拿人命填下去了!”

    奢崇明却是冷哼一声,吩咐道:“传本王旨意,破城之后,三日不封刀!”

    奢崇明的亲兵跑去传令了,安邦彦却急了,怒道:“不能再这么填下去了!多少人是个头?”

    奢崇明把目光从城头上挪开,转向了安邦彦,怒喝道:“现在是本王在指挥打仗!怎么打,用不着你来教本王!”

    安邦彦同样儿的愤怒了,你他娘的走头无路的时候是老子收留了你,现在你跟老子显摆你大梁王的威风?

    心头同样不爽的安邦彦也喝道:“奢崇明!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成皇帝了!?别忘了,我是四裔大长老,可不是听你呼来喝去的奴隶!”

    奢崇明却是讥笑道:“是,你是四裔大长老,可是你别忘了,你就没带兵打过仗!

    现在这种局面你跟本王说退兵?怎么退?用兵者最忌半途而废,这时候收兵,就是一场溃败!

    一个弄不好,城中的骑兵就会跑出来衔尾追杀!到时候你还指望咱们的将士们靠两条腿跑过四条腿?做梦去吧你!”

    安邦彦知道奢崇明说的是事实,自己不懂带兵打仗,但是奢崇明原来可就是带过兵的。

    可是这般被奢崇明讥笑一番,安邦彦觉得自己的脸上挂不住了。

    正打算反唇相讥,奢崇明却又抢先一步道:“现在都快过去半个时辰了,再忍一忍。

    等到城头上的守群承受不住,你手里的兵马再压上去,这永宁城就是咱们的了。”

    安邦彦闻言,只得按下了心中的不爽,只是看了两眼城头上交战双方的惨列程度,便再也看不下去了,转头低声的低估起了各路神佛保佑。

    奢崇明却不由得心中暗呸了一声。

    干大事而惜身和慈不掌兵,说的就是安邦彦这样儿的。

    明明带不了兵更打不了仗,还非得拉着部下来一起送死,也当真是好笑至极。

    像这种攻城之战,最忌悔的就是打成添油战,还有半路而退。

    偏偏这安邦彦狗屁不通,心疼族中子弟伤亡就想着撤兵,这不是扯蛋是什么?

    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

    自己一口气把自己手里的兵马全部压上去,不就是为了能一口气破城?

    可是这蠢货居然想要在这时候退兵?

    奢崇明觉得依着城中那个明军指挥使骂人时的阴损劲儿,自己要是敢退兵而那个王八蛋不带着骑兵衔尾追杀,那才真的是天下第一大笑话。

    此时城头上的符卫明心中也是暗暗叫哭不迭。

    永宁卫的五千六百人之中,步卒三千六百人以及六百后勤都已经顶了上去。

    剩下四百人的炮兵,自己没舍得动用,还有一千骑兵,那是最后的杀手锏,就更不可能动用了。

    如果不是之前五军都督府突然发疯,要求所有卫所能战之兵必须满编,实际上整个永宁卫能抽调出来的甚至不足两千人。

    即便如此,如今也渐渐有些顶不住的趋势了——奢崇明手下的人太多了,蚁多咬死象说的就是如今这般局面。

    此时的永宁城头之上,用血肉横飞和残肢遍地来形容一点儿不为过,城垛之上,不时可以见到挂着的肠子,搭着的手臂,地面上其实也差不多是这种局面。

    甚至于墙头上的地面,都已经被双方的血水浸透了一层,踩上去滑滑腻腻的。

    就在符卫明盘算着是不是动用留作后手的炮兵和骑兵之时,前千户所千户徐琛已经踩着血水跑了过来。

    伸手抹了一把头上不知道是他自己还是彝兵的的血水,徐琛拱手道:“大人,收缩防线吧,兄弟们实在是顶不住了!”

    符卫明此时也顾不得想是不是动用炮兵骑兵了,怒喝道:“怎么收缩?!这是在城头上,城头一旦失守,叛军就会进城!到时候是个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徐琛哀声道:“大人,可怜可怜兄弟们罢,伤亡实在是太大了!标下十个百户所已经快打没两个了!”

    符卫明冷哼一声道:“你给老子听好了,不管你打没了多少,老子都补充给你,但是你要是敢后退一步,立斩不饶!”

    军令如山倒,只要自己不打算和奢崇明一般注定被诛九族,那不管死多少人,自己都是一步都退不得。

    心死若丧的徐琛挺直了身子,眼中含泪喝道:“是!标下领命!”

    看了看浴血满身的徐琛,符卫名也是心中一软,说话的语气也好了一些:“顶住,援兵马上就到了。再过一会儿,也该让那些叛军们见识见识咱们火炮的厉害了!”

    听到符卫明终于打算使用火炮,徐琛心中当即就是一喜,大声应了是后又返回了防线之上。

    没有理会徐琛怎么跟自己的千户所交待,符卫明只是暗自道了一声抱歉。

    为了能最大的杀伤奢崇明的兵力,符卫所不得不硬起心来,把跑来求援哀告的几个千户都给忽悠了回去,至于火炮什么时候才会发射出第一发炮弹,符卫明却是提也没提。

    直到近半个时辰过去,城头上始终等不来援军的永宁卫士卒们真的快顶不住之时,符卫名和奢崇明却是同一时间有了动作。

    望着城头上的变化,奢崇明喜道:“成了,大长老,把你手下的兵马压上去罢,永宁城坚持不住了!”、

    而符卫明此时身边的传令兵也全都派了出去,只传达了符卫明的一个命令:再坚持一刻钟,一刻钟之后火炮就会打向叛军,骑兵也会冲出城门冲阵。

    一刻钟的时间,换算成后世的时间就是十五分钟。

    如果是玩手游看视频,甚至于聊企鹅或者微信,基本上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可是在这种城头鏖战之时,每一分每一秒都给人度日如年的感觉。

    打到现在这种程度,基本上也就是拼谁更狠,谁更不怕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