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欺负老实人
    ,精彩小说免费!

    奢崇明对于自己手下的彝兵了解的很清楚,也很有信心,在屠城三天不封刀的诱惑下,他们可以爆发出最大的战力。

    所以在城头的抵抗明显减弱了一些之后,奢崇明觉得机会来了。

    安邦彦也很认同奢崇明的判断,起码现在彝兵将士们登城,已经不需要再面对恶心的金汁,更不需要每一步都需要用血肉来反复争夺了。

    城头之上的符卫明则是玩的更大,除了身边留下了几个传令的,连亲兵都给派了出去。

    这种时候只要多一个人,基本上就多了一分力量,把奢崇明狠狠的坑上一场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而最终的结果也是很符合符卫明的预期,安邦彦手里最后预留的一支两万余人的队伍也投入了进来。

    再加上奢崇明一开始投入进来的两万余人的队伍,整个叛军接近五万的总兵力已经全面投了进来。

    而符卫名一方只有五千六百人,真正在城头之上厮杀的,则只有区区四千二百余人。

    如果从远处的高空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方块儿,被一大片黑压压的蚂蚁围了起来,随时都有被淹没的风险。

    由此可见,城头之上的守军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而永宁卫指挥使符卫明玩的又有多么惊险。

    等到安邦彦的大军也接近了永宁城之后,符卫明才呵呵一笑,吩咐道:“传我将令,火炮开始发射,给兄弟们支援。城门吊桥准备放下,传令骑兵子营,随老子砍人去。”

    命令传下去之后,符卫名才盯着身边的指挥同知吩咐道:“我去冲阵,你们两个各自带着兄弟们把城头上清理一遍,不得有误!”

    指挥同知两个人早就憋了半天的火了,碍于军令这才发作不得,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符卫明的将令,两人皆是大喜过望,纷纷表示如果不能清理好城头,两个人愿意提头来见。

    而符卫明也知道这些四川汉子的尿性,当年不可一世的蒙哥就是折在了这些人的先辈之中。

    别看这些人平日里总是一副天老大天子老二他们就老三的模板,但是这种时候托付大事,却是一点儿问题也不会出,当下便放心的下了城楼,向着骑兵营而去。

    骑兵营的千户孙山丁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城头上乒乒乓乓的打的热闹,自己这一千骑就只被命令在城门处等命令,连手下的兄弟们都开始嘲笑自己了。

    尤其是那几个百户,仗着平日里关系够铁,总是撺掇着自己去找指挥使大人请战。

    一群瓜娃子,骑兵上城头上砍人,那不是搞笑是什么?骑兵就该正面冲阵,马革裹尸才是。

    可是那百户裘嵘是怎么说的?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自己这个千户不敢去争去抢,活该人家城头上的步卒立功,自己带着兄弟们在这里吃屁。

    孙山丁觉得要不是自己宽宏大量,就光裘嵘这张破嘴,自己都不能轻饶了他。

    传令兵刚刚离开,孙山丁和手下的骑兵们还没来得及欢呼几声,永宁卫指挥使符卫明就面色古怪的过来了。

    孙山丁好奇之下,便牵着马迎向了符卫明,问道:“大人?”

    符卫明的脸色古怪依旧,见孙山丁发问,便笑着道:“没什么,只是两万人的步卒,问问兄弟们敢不敢冲!”

    符卫明说的是让孙山丁问一问,可是却根本就没有等孙山丁山马,而是自己策马到了骑兵营子阵前,朗声道:“兄弟们!外面是安老贼的两万步卒!”

    符卫明的话音刚落,城头上被护起来的火炮就开始了发言,第一轮火炮集射开始了。

    随炮弹破空声和落地之后的爆炸声,符卫明只觉得自己耳朵当时就是嗡的一声,后边的话就被憋回了肚子里面。

    得了,啥也别说了,等一会儿炮弹打光了再说吧。

    炮兵的那些龟儿子憋了半天了才捞到打炮的机会,如果不把炮弹打光,这些混账东西不会消停的。

    符卫明想的没错,炮兵子营的一共一百六十门炮,可是这些重炮要是全部在城头上摆开,那城头上除了炮兵也别他娘的站人了。

    所以城头上四个方向,一共只布置了十六门火炮,剩下的除了一些在城头后面等着替换的,其余的都在炮兵子营的营地里面吃灰。

    早先在奢崇明的叛军攻城之时,炮兵子营的大当家成根茂就因为只能有一发没一发的打法而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好不容易等到符卫明的将令,那还能不敞开了打?

    颇为有些败家仔意思的成根茂传的命令是:把城头上最后一发炮弹都打光,炮管子不用心疼,随时换新的!

    同样憋了一肚子火的炮兵们则是根本就用不着成根茂吩咐,一个个炮兵位早就撒着欢的开始打了!

    而蚁附攻城的奢崇明叛军这下子可就遭了殃了。

    原本城头上那些恶心人的金汁是没了,可是这他娘的火炮打起来之后,后面的支援也就没了!

    箭雨覆盖?

    你弓箭手再牛逼,难道还能比得过火炮的射程?尤其是一箭只能射死一个,可是这火炮一死就是一片!

    别说是奢崇明手下的叛军了,你就是把李广和养由基那样儿的大拿给弄来也够呛。

    这么一来,现在的奢崇明手下的叛军完全就是前后被截断,后面的支援上来不,前面的则只能靠人命去填。

    城头的守军在火炮响起的第一时间里,精神头就起来了,说以命换命的玩法确实过分了些,但是如果是以伤换命,城头上的守军则表示完全不在乎。

    最后仅仅剩下督战队以附止战场之上出现逃兵的奢崇明和安邦彦两人的眼睛都开始红了。

    万万没有想到,城头上那个根本就没什么名号的卫指挥使竟然敢玩的这么大,火炮一开始零零落落的让两人以为守城一方的弹药都不足了,结果却是憋了个大的!

    用来防止逃兵的督战队被奢崇明改变了职能。

    现在这种情况下,别他娘的逃兵不逃兵的了,先把自己的人给撤下来才是正经事儿。

    再晚上一会儿,自己和安邦彦两人手下五万大军估计就他娘的得死的剩下一两万了!

    等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自己建国称王的事儿算是完犊子了,搞不好整个彝兵的精锐都剩不下几个了!

    只是奢崇明刚刚把督战队改为传令兵过去召集大军撤退,而大军刚刚开始后撤的时候,城头的炮击却停了!

    炮兵营的大当家成根茂急了,拉过旁边的副手之后喝道:“咋他娘的停嘞?老子没命令停呢!”

    副手则是一摊手,无奈的道:“头,咱们的炮弹打没了!”

    成根茂怒道:“咋他娘的就打了这么一会儿就没了?不是每门炮有二十发炮弹的?”

    副手赔笑道:“兄弟们打的比较快不是?别说是二十发了,就算是再来上十发,估计也就是一会的事儿。”

    成根茂看了看城下正准备退却的叛军,呸了一声道:“一群败家仔儿!”

    听着耳边的炮火声已经停下,耳朵里好歹恢复了一些的符卫明才接着喝道:“行啦!老子告诉你们,外面就不是几万叛军,那就是几万只鸡!等着兄弟们去宰的鸡!是几万个会走路的人头!战功!够胆子的,跟老子来!”

    一番话说完,符卫明根本就不管骑兵子营的骑兵们有没有听到,因为自己虽然是扯着嗓子喊的,可是自己听到耳朵里的声音也没有多大。

    炮兵子营的龟儿子们打炮的声音太大,太坑人了!

    等符卫明调转了马头之后,城门紧闭的吊桥已经放了下来,直直的搭在了护城河的上面。

    双腿一磕马腹,符卫明就带头冲了出去。

    神圣而伟大的皇帝陛下说过,军官带头冲锋,会给自己麾下的兄弟们做一个好的榜样,激发出来的力量是无穷的。

    向来觉得这话没毛病的符卫明召集就是这么干的,自己带头冲锋。

    而崇祯皇帝的指示也确实没什么毛病。

    如果是土木堡之后的明军,尤其是天启年及之前的辽东战场之上,军官带头冲锋的作用还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如今在军功以及忠烈祠还有各种优赏的刺激之下,军官带头冲锋的作用就开始显现了出来。

    尤其是全副武装的骑兵们。

    当符卫明开始冲锋之后,其他的骑兵们皆是默默无言的放下了头上的面罩,两骑一列,随着符卫明冲了出去。

    奢崇明在城门大开的时候就暗道了一声不好。

    城中的守将太他娘的贼了,这种情况下,摆明了就是出城跟自己打野战了。

    可是自己这一方攻城的部分在往下撤,后边派上去的早就开始转身往回跑,面对着有所准备的官军还想正面打野战?

    这也太他娘看的起自己了!

    尤其是冲出来的是骑兵!

    骑兵冲锋起来有多可怕,没有带兵经历的安邦彦不清楚,带过兵的奢崇明还不知道?

    自己手下有骑兵没?有,可是加起来还不到五百骑,怎么跟这些该死的官军打骑兵战?

    而等到这些该死的官军骑兵的速度提升起来之后,自己手下的儿郎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心中暗骂不已的奢崇明干脆破罐子破摔,命令道:“全都向本王靠拢!结阵!”

    此时奢崇明唯一的期盼就是自己还是官军的时候,所学习过的用步兵对付骑兵的法子是真的,那些该死的汉人教官们没有保留一手,否则的话就真的是完犊子了!

    看着退回去的叛军们开始向奢崇明身边集结结阵,出城之后列好了阵列的符卫明却是呸了一声。

    他娘的,奢崇明这孙子指挥的防御阵势,赫然就是官军之中普遍用来防御骑兵的战阵。

    只是让符卫明好笑的是,这孙子指挥的战阵是没有错,可是这种玩法是你一个叛军玩的起的?而且还是六七年前的玩法?

    官军都不一定能玩的好!

    更何况,随着锡伯族的三千铁骑入京护卫宫禁,还有后来的蒙古万骑也进入京城左近驻扎,京营和新军与他们的接触更是频繁。

    骑兵对付战阵的方法更是被这些孙子们给研究了无数回,怎么样防御骑兵的战法更是每天都有新的出现,就算大部分都是没有用的,可是像奢崇明这种玩法,完犊子了。

    符卫明举起手中的马刀,喝道:“游射!”

    符卫明身后的骑兵们也是被符卫明亲自调教过的——游射的玩法其实没什么稀奇的,甚至于可以说是一种很古老的玩法了。

    古老到在蒙元时代就已经玩了无数回了。

    先是冲到弓箭能射中的范围之内,接着就是把手中的箭射出去,至于射中射不中的,根本就不用在乎。

    然后就是调转马头,跑路。

    如果对方的步兵分兵来追,那就接着跑,四条腿的怎么着也比两条腿的跑的要快。

    如果对方的步兵选择原地死守,那就更好办了,再重来一次就是了。

    面对这种战法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像明军一样用炮击。

    只要是火炮的数量和弹药量足够,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管是直接命中或者是破片杀伤,哪怕是那种震天的炮火声,对于战马的威吓都足够让战马受惊了。

    可是奢崇明手里有火炮?他上哪儿弄去啊,再说了,就算是有,会不会用还他娘的是个问题呢。

    至于奢崇明一方的箭雨覆盖防止骑兵近身的游射,那也很简单,别说是自己欺负奢崇明一方的箭矢数量不多,就算是他再多又有个屁用。

    年前就已经发了疯的五军都督府换装下来的一身盔甲早就已经在实验中证明了普通箭矢根本就破不开防护!

    唯一可虑的只有战马。

    大明还没有富裕到给每一匹战马都配备上全身甲,就算是配备了,战马能不能跑起来都是个问题,搞不好就得是像金国的那些铁浮屠一般——后果就是被岳王爷给砍瓜切菜一般的剁成馅。

    所以在符卫明的眼中,此时的奢崇明就如同一个很常见的老实人一般,好欺负的很。

    而跟着崇祯皇帝学得有些缺德带冒烟的符卫明现在就带着自己手下的骑兵们去欺负老实人奢崇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