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能胡编乱造也是个本事
    崇祯皇帝在知道了奢崇明干出来屠村再屠镇之后的反应让张惟贤都感觉到头疼。

    一直以来,别看崇祯皇帝把朝堂上还有草原上砍的是人头滚滚,但是对于军方来说,虽然挨的收拾不算少,对比起文官来可就幸福的多了。

    起码崇祯皇帝轻易不会发火砍人头。

    但是轻易不会发火就不代表不会发火了。

    如今崇祯皇帝突然之间发起了这么大的火,让久经官场的张惟贤也是暗呼吃不消。

    四川总兵官李维新,川东兵备副使徐如珂,统统是革职留任以观后效,若是不能在半年之内平息掉奢崇明的叛乱,到时候就数罪并罚一起处置。

    就连还没有赶到任上的川贵行军道大总管朱燮元都倒了大霉,崇祯二年的俸禄已经被罚的一干二净。

    崇祯皇帝的意思很明显,要么赶紧的,上任,怼死奢崇明,剩下的一切都好说,要么就趁早自己滚蛋。

    哪怕是知道崇祯皇帝对于百姓极为看重,结果还是超出了张惟贤和温体仁等人的想象。

    除了没有闹着要去亲征,两人都以为崇祯皇帝这是把奢崇明当成林丹汗了。

    当成林丹汗的后果就是很有可能在四川和贵州那两个地方多出来无数的京观。

    不过好在,崇祯皇帝现在看越来还没有失去最后的理智,虽然这板子已经打了,但是却不是很重,而且还把自己两人给召唤进了宫中商议。

    这就是一个好现象,起码不会天子一怒之下就立即亲征奢崇明。

    那样儿的话简直就是个大笑话。

    一个小小的土司叛乱却要天子亲征?大明满天下的武官勋贵们都抹了脖子算了!

    只是崇祯皇帝把两人召进宫中,明显也是不安好意,半天没有开口的崇祯皇帝过了好半晌,才盯着二人道:“朕记得奢崇明是祖辈得到朝廷封赠,世袭永宁宣抚司职,这个没错罢?”

    张惟贤拱手道:“启奏陛下,正是如此。只是奢崇明祖辈之上倒也算是恭敬,没有出过甚么大乱子,惟有奢崇明狼子野心才起兵反叛。”

    崇祯皇帝心中却是暗哼了一声。

    大明的朝廷比之后世根本就没什么区别,都是把小数民族和汉族独立开来。

    至于朱元璋所规定的小数民族之间不许自相嫁娶,违者以大明律处置的规定早就被人扔在了脑后。

    所以在老朱一早设想之中的民族融合也就成了镜花水月。

    或者在明朝的诸多官员们看来,小数民族都是些蛮夷,最好是别跟汉族混到一块儿去,但是崇祯皇帝毕竟是在五十六个民族理论的熏陶下成长的,所以倒是跟明朝的官员们看法不同。

    当然,五十六个归五十六个,变成一个才是最好的,扯别的就算了,至于优待,那是不把人家当成一家人看,还指望人家把你当成一家人?

    这种类似于永宁宣抚司职之类的存在,才是奢崇明反叛的根本原因之所在——人家奢崇明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的就是如何复兴彝族国,怎么可能死心塌地的给你朝廷当狗?

    所以现在在得到了张惟贤明确的答复之后,崇祯皇帝便决定要搞一波事情——哪怕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想了想,崇祯皇帝便开口道:“昔者女娲娘娘以息壤造人,我炎黄百姓为娘娘所喜,可是彝族百姓与我炎黄百姓之间,起码也算得上是堂兄弟的关系。

    如今非得要搞什么宣抚司,这不是人为的制造隔阂么?朕有意尽废之,以后户藉之上,也不再写什么彝族苗族什么的,统统都写为大明百姓,与我炎黄百姓混为一体,无分其族。”

    这事儿可就不是张惟贤能开口的了,温体仁满脸纠结的道:“启奏陛下,彝族苗族等各有其传承,若是强行将之并入,只怕会出生祸乱?”

    崇祯皇帝却是冷笑道:“没强行并入就没祸乱了?广德门想要开城门的是谁?如今在水西举旗反叛屠城的又是谁?”

    温体仁一下子被问住了。

    广德门想要开城门的是谁,自己自然是知道的,如今在水西举旗造反屠城的则是知道的更加清楚了。

    但是总是有哪儿感觉不对劲。

    崇祯皇帝却是不待温体仁转过弯来,又接着道:“苗族怎么了?蚩尤乃是巫族大族,祖巫之下第一人,与女娲娘娘所造人族争斗是很正常的事儿。

    只是不管怎么说,蚩尤也好,人族也好,都是盘古所化,最后都是一家人,写在一个族谱上不是很正常?

    兄弟阋墙之事这世间本来就不少见,更何况上古之时,巫族本就管地,而女娲娘娘本是妖族,我人族与之亲近,与巫族自然就有了隔阂,彼时互相征战自然在所难免。

    只是有句话说的好,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哪,要不然现在怎么都称呼为黎民百姓?岂不正好说明都是一家人?”

    温体仁和张惟贤还是觉得不对劲,这说的是奢崇明叛乱,奢崇明是彝族,陛下您好像说的是苗族?

    这苗族是招您惹您了?

    崇祯皇帝却是没管两人什么表情,只是接着道:“这彝族么,自然也是与我等汉族大有渊源。

    昔年祖巫共工与祖巫祝融争斗,共工怒触不周山,以致于天河倒灌人间,仙人指点彝族始祖仲牟由种葫芦,然后藏身葫芦内躲避洪水,一路漂到马头山得生,与天女结婚生六祖,彝族因此才得以繁衍。

    而指点仲牟由的是何人?”

    听崇祯皇帝提到共工和祝融,并且把两人安排成了祖巫,温体仁和张惟贤就知道崇祯皇帝又开启了神话乱编的模式。

    左右是当个神话故事听的两人听到崇祯皇帝问到是何人指点了彝族始祖仲牟由种葫芦,便一起捧哏道:“请陛下明示。”

    崇祯皇帝咳了咳嗓子,这才接着道:“鸿蒙时期有先天灵根葫芦藤,先天结有七个葫芦。

    灵宝出世之时,紫金红葫芦为老子所得,就是后来太上老君盛丹之用,也是金角银角大王用于收取猴子的那个葫芦。

    九九散魂红葫芦,为红云道人所得,后因为圣位之争,被鲲鹏杀了。

    斩仙葫芦,为东皇太一所得,练成斩仙葫芦,给自己的第十个儿子陆压,这斩仙葫芦的威能么,两位爱卿可以在封神演义之中看到。

    招妖葫芦,为女娲所得,制成招妖幡,可招天下一切妖精。”

    想了想,崇祯皇帝发现自己实在想不越来剩下的三个葫芦到底是什么名字,又被谁给得了去,只得胡乱编道:“紫绿色的先天葫芦,为昊天玉皇大帝所得,其中自成一界,更可以使灵宝返本归源,更上一个台阶。”

    但是这葫芦跟人家仲牟由种葫芦有什么关系?

    崇祯皇帝此时已经开始头疼了,这胡编乱造的事儿当真是麻烦的很,自己都快编不下去了。

    难怪后世的新世纪中关村有那么多的死太监,想必是编不下去了就自己切了。

    但是现在自己能切么?肯定不能啊,这事儿得好好编才是。

    想了想,崇祯皇帝才接着道:“其余的葫芦就不说了,这昊天玉皇大帝手中的先天葫芦能正成一界,却正好是天帝指点了仲牟由种葫芦以藏身的根源之所在。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何况指点活命大恩?所以这彝族始祖仲牟由乃是天帝的弟子,与我等炎黄苗裔岂不是一家?”

    嗯,这理由很好,总之是胡说八道,想要自圆其说都难的很。

    崇祯皇帝难得的脸色一红,随之又隐去不见。

    如今连自己都瞒不过去,还指望着让天下人相信?

    编故事这种事儿自己不专业,这个没问题,大明有的是专业的。

    比如段小荣,比如张显庸,比如彼岸海宽大和尚。

    这三个人一儒一道一僧,三个人联手编这么个故事要是还编的不圆满,那怎么样儿也说不过去不是?

    想到这儿,崇祯皇帝便理不直气也壮的道:“其中细节,朕记得不大清楚了,毕竟朕转世之时,天界及相关的记忆已经被天帝封印,能想越来这许多已经极为不易了。

    罢了,回头朕自然会吩咐段小荣等人帮着朕一起想,总之,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大明百姓,谁要是敢再提什么民族之分,就是恶意分裂,到时候朕自然不会轻饶!”

    温体仁和张惟贤瞪大了眼睛瞧着地面,又各自交换了一番眼色。

    果然还是那个不讲理不要脸的陛下!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大明律……

    总之就是不管怎么说,这道理都是陛下的。

    左右是段小荣他们三个家伙倒霉,就算是以后板子打下来,估计也不会落到自己身上,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

    温体仁和张惟贤便一起躬身道:“陛下圣明!”

    崇祯皇帝也是难得的脸色微红。

    你们这样儿夸朕,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过,谁让朕就是这么的圣明呢。

    只是崇祯皇帝不要脸又胆大心黑,什么事儿缺德他就干什么,张惟贤却不能跟崇祯皇帝一样。

    想了想,张惟贤便躬身道:“陛下,若是彝族等各族百姓不同意又该如何?”

    崇祯皇帝冷笑一声道:“不同意就不同意,反正朕也不能强迫百姓们的意愿不是?

    只是段小荣等人整理好这天界秘辛之后,便广发天下,一代两代的不信,多过些时时候就信了。

    另外,朝堂上的诸位爱卿不是总劝朕要遵从祖制么?其令,太祖高皇帝不许诸族自相嫁娶之令着各地地方官府严格执行,列入京察考核之中,锦衣卫与东厂监督。

    若是有人视祖宗成法如无物,朕会让他们知道大明律和祖宗成法到底有没有用。”

    张惟贤闻言,顿时蛋疼不已。

    陛下啊,老臣说的是这个意思吗?老臣怕的是有人因此造反,难道您听不出来?

    斟酌了一番后,张惟贤才道:“陛下,若是有些不怀好意之徒起事?”

    崇祯皇帝却是嘿然冷笑道:“杀掉埋掉,这样儿的都埋土里去,不管是什么族的,包括汉族在内,谁敢跳就把谁给埋掉,埋了之后就老实了。”

    崇祯皇帝觉得这么办没毛病,把惹事儿的埋掉,剩下的就只有老老实实接受的份儿,只要再过上几代人,你跟他们说什么民族?

    民族是啥?不是大明百姓?

    再说了,自己现在在大明玩的是什么?不就是一场革命?

    就像是法国那个谁谁说的,如果有一半人对什么革命有意见,那家伙都不介意绞死法兰西那一半的人口。

    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就算没那么狠心,可是把几个带头的给埋到土里的决心还是有的。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只是苦了英国公了,五军都督府还是要做好准备,防着真个有问题的出现。”

    张惟贤躬身道:“陛下过奖了,此臣份内之事也。”

    崇祯皇帝看了看已经满头银发的张惟贤,却突然想越来一件事。

    历史上在崇祯十七年的时候,带兵冲阵的英国公不是张之极就是张之极他儿子。

    既然不是张惟贤,那就说明张惟贤在那时候早就已经去世了。

    而现在张惟贤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哪怕自己经常派御医过府去诊治,只怕仍是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心头一酸,崇祯皇帝便笑道:“朕前番还说要许勋贵们挑选些海外之地就封,只是要对英国公食言啦。”

    崇祯皇帝一番话是笑眯眯的说的,张惟贤估计后边肯定还会有什么说法,便只是躬身道:“一切依陛下安排。”

    崇祯皇帝笑道:“海外之地不是有英吉利王国么,朕就将之许给英国公一系,世代不移。

    只是现在建奴未平,英国公还需为国效力,想要就国,却是难了。”

    张惟贤心头一震,连温体仁都是一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望向了张惟贤。

    崇祯皇帝之前说这事儿的时候,可是有着诸多条件限制的,如今却说出了世代不移的一番话,由此足见英国公一系在崇祯皇帝心中的份量到底有多重了。

    张惟贤却躬身道:“陛下不可。”

    ps:这一章算是5月5号的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