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杀鸡儆猴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刑纪安如何的纠结,该进军的还是得进军,由不得自己改变主意。

    而还不知道南边有军队过来的奢崇明和安邦彦早就已经把威信给围了越来,准备再血洗了威信。

    现在的奢安军,已经血洗成性了——尤其是在太平司与威信之间的众多小庄子之中再次被血洗了两个之后。

    也正是剩下的三四个侥幸逃难进了威信的小村子之中的百姓们口口相传,才让威信真正的决定了就正面硬刚一波算了,哪怕死也能死的有点儿尊严。

    而在此时,四川总兵官李维新,川东兵备副使徐如珂也在头疼。

    从四川向京城传递消息慢,从京城向四川传递消息同样儿也慢。

    哪怕是使用飞奴。

    但是别管咋的,两个人的失土之责是肯定了的。

    尤其是一镇三庄被屠戮一空的情况下,依着当今陛下的性子,两个人能不能讨的了好去?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儿。

    如今奢崇明和安邦彦之两个王八蛋又带着大军跑到了威信,如果再让他把威信给血洗掉,那自己两个人趁早在京城中的指令下来之前悬梁自尽算了。

    想了半天,李维新才对徐如珂道:“罢了,不如以符卫明为先锋,先行追击奢安贼?”

    徐如珂却是苦笑道:“符卫明的永宁卫如今已经打的半残,就算是勉强出征,谁又能保证一定能胜?”

    李维新也知道徐如珂说的是事实,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干就是最大的错误!

    想了半天,李维新才斟酌着道:“不如把泸州卫还有老军营,外加上叙州府的建武户暂时调拔到符卫明麾下?”

    两人正商议间,却见锦衣卫在四川的头子秦智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两人见秦智脸色难看,便暂时将符卫明的事儿放在了一边,等着秦智先开口说话。

    秦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后,才阴沉的道:“镇雄府干的好大的事儿。”

    这一句话可把李维新和徐如珂吓了个够呛。

    干了好大的事儿?干什么了?降贼了?

    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那自己两个人可就真的是麻烦大了。

    幸好秦智接下来的话让两人松了一口气:“镇雄府担心威信也会被奢安贼血洗屠城,所以前出了两个千户所的兵力往威信去了。

    而这两个千户所才走的一半的路,奢安贼就已经兵围威信了,这两个千户所的麻烦大了。”

    李维新和徐如珂同时惊道:“此言当真?”

    秦智斜了两个一眼后才开口道:“镇安府前千户所中锦衣卫的人传过来的消息,肯定假不了。”

    李维新却沉吟道:“如果这样儿的话,能不能赶紧命令这两个千户所回镇雄府?”

    秦智还没有开口,徐如珂却是惊道:“那威信呢?”

    李维新解释道:“威信不是太平司那般的没有围墙,若说是守的时间长了肯定不成,但是五六天总是有的。

    而这两个千户所的兵力要是现在就折在奢安贼叛军的手中,只怕镇雄府自己的守备力量便不足了,到时候奢崇明还是南下怎么办?

    然而威信有多少人?镇雄府又有多少人?两害相权取其轻,若是真个为了威信而导致镇雄府失守,到时候你我如何向陛下交待?”

    李维新的话说完之后,三个人就一起纠结越来。

    现在不管是救不救威信,总之都是个大麻烦。

    想了想,李维新突然对着秦智道:“让你们的人用飞奴给镇雄府传信,召回那两个千户所,时间上是不是来得及?”

    秦智想了想,答道:“应当是来得及的,若是按时间计算,现在两那个千户所走了还没一半的路程,若是飞奴传信过去再快马召回,倒还是有一些希望。”

    李维新道:“既如此,那便请秦兄弟费心,赶忙召回那两个千户所,同时,替李某向毕节卫传令,着毕节卫分两个千户所去镇雄府协防。另外,暂时令符卫明为平奢先锋,统永宁卫、建武所,速速向武信赶去。”

    这时候也不是什么客气的时候了,锦衣卫传递消息的速度和效率,可不是这时候的卫所之间能够比的了的。

    而秦智则是干脆的应了一声,随后便出去命人去传信了。

    徐如珂等到秦智出去之后才盯着李维新道:“你这是要彻底放弃威信?”

    李维新道:“放弃不放弃的,谁说了也不算,只能看符卫明是不是能及时赶到了。”

    徐如珂叹了口气,认命般的道:“罢了罢了,这次还是一起陪着你算了。毕竟慈不掌兵的道理我也懂。”

    一时之间气氛便沉寂了下来,李维新和徐如珂二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李维新的意思很简单,威信能守则守,不能守,城破之后就是面临着奢安贼的屠杀血洗。

    根本就不会让镇雄府现在派兵去救,而是想着让符卫明率兵去救。

    但是符卫明所部的永宁卫现在也可以说是元气受损,能不能及时赶到救援威信,谁心里都没有底。

    可是就像是李维新所说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在镇雄府和威信之间,李维新只能选择保下镇雄府而放弃威信。

    否则的话,就是让奢安贼所占据地盘越来越大,到时候弄不好就成了星火燎原之势,到时候谁也没办法向五军都督府交待。

    最重要的是没办法向皇帝陛下交待。

    过了好半晌后,李维新才咬牙道:“你在这里等候朱大帅,我现在就率兵往威信去。”

    徐如珂惊道:“你我都是文官出身,你懂得如何指挥打仗?”

    李维新道:“不懂,但是符卫明懂,我只是率兵过去,至于怎么指挥,让他符卫明来。

    成了,功劳是大家的,败了,责任就李某一个人担着,总之不会让大家伙儿都跟着倒霉。”

    徐如珂怒道:“谁怕担责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为人臣者自当替天子分忧,如今贼兵势大,我等哪怕一死以谢君王亦是本份之中,何惧担责?”

    李维新自知失言,连不迭赔礼道歉之后才道:“总之,符卫明此人可堪大用,到时候不管你我如何,尽量保下此人就是了。若是打磨的好,只怕又是一个戚大帅。”

    徐如珂的脸色也缓了下来,接着道:“就依你之言,不管成败,总之保下符卫明就是了。”

    李维新向徐如珂告辞之后,又去寻了秦智,要了几个锦衣卫随身传信,这才由重庆向着永宁方向而去。

    其实李维新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很可能赶不上威信之战。

    但是自己去了,就有人给符卫明顶缸——万一战败,不至于让符卫明这么一个表现出能打的新起之秀就此殒落。

    李维新对于符卫明的爱护之意,符卫明此时还不知道,只是在接到了总兵官李维新传过来的命令之后,在永宁卫之中破口大骂了起来。

    狗日的李维新,丫可真不是东西!

    永宁卫都已经打成了什么鸟样儿?你指着让老子去救威信?

    先不说能不能赶的到,光是你丫派过来的那什么建武所?丫的合用的?

    一个步卒千户所,撑死了留在永宁守城用,指望老子率领建武所去救威信?你他娘的怎么不直接说让老子去死算了?

    但是不管符卫明如何的跳脚骂娘,这事儿也由不得他拒绝——官场上讲究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军伍里边可就是讲究军令如山倒了。

    哪怕是再怎么不情愿,建武所也得到永宁来找符卫明报道,而符卫明同样的就得赶紧的往威信去。

    符卫明冷笑一声后干脆吩咐道:“去通知建武所千户,军情如火,明天卯时半之前,必须率兵赶到太平司,失期者斩!”

    传令兵瞧了瞧已经挂到了天边的月亮,一晚上的时间让建武所急行军到太平司?

    夜晚行军,根本就不同于白天行军,若是白天从建武所赶到太平司,可能大半天的时间就够了。

    可是换成了晚上,自己赶到建武所传令后再从建武所赶到太平司,时间当真是一丝一毫的浪费都不能有。

    符卫明却是盯着有些迟疑的传令兵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传令兵打了个激灵,拱手道:“没有问题!卑职这就去传令!”

    建武所千户雷吉信在接到命令送走了信使之后,心中也是不住的骂娘。

    符卫明这当真是生儿子没那啥,一晚上的时间急行军到太平司?

    只是再怎么骂,该执行的命令还是得执行,雷吉信召集好人马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向着太平司而去。

    等到天色刚刚放亮的时候,雷吉信就已经带着建武千户所赶到了太平司。

    入目之处,尽是一片死寂。

    残垣断壁,满地尸首。

    永宁卫的士卒正在进行着清理,将死者搬在一处空地之上,又一点点儿的将烧毁的木头,还有那些散落在各地的砖瓦清理出来。

    雷吉信打了个寒颤,一边命令自己手下的士卒也去帮着永宁卫清理,一边去寻了符卫明报道。

    符卫明盯着低头的雷吉信,吩咐道:“多的,老子不说了,总之,今天中午之前这里给清理干净,大军休息一下午,夜晚继续行军,有没有问题?”

    雷吉信挺胸道:“回先锋大人,没有!”

    符卫明这才道:“去罢!”

    符卫明有意给这雷吉信一个下马威,失期者斩这条命令是第一关,第二关就是连休息都没有就直接清理太平司。

    休息一个下午再继续赶路就是第三关。

    总之哪一点儿不能让符卫明满意,这雷吉信少不得要挨上一番军棍。

    雷吉信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尽量小心一些,不让符卫明有处置自己的机会。

    太阳已经挂在了天空正中的时候,太平司才算是将将的把太平司给清理出来。

    除了找出来几个被藏的严严实实,靠着身边的一些水和食物活下来的孩子,剩下的一个活口也没有了。

    盯着满目疮痍的太平司,符卫明才冷笑道:“这奢安贼不死,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麾下的几个千户也是心有戚戚焉——实在是眼前的景象太惨了。

    符卫明却是不管其他人心中怎么想,干脆的吩咐道:“埋锅造饭,晚上继续行军!”

    符卫明的动作,奢崇明和安邦彦两人并不清楚,但是两人现在正在合计着怎么打下威信。

    而且讨论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就先自己呛越来了。

    安邦彦觉得就是因为奢崇明血洗了太平司而且没有彻底血洗干净,所以威信才无论如何都不投降的。

    奢崇明则是认为反正屠都屠了,威信投降之后早晚也得再屠一遍,谁还敢这些没用的,干脆派兵围着打就是了。

    安邦彦却是被永宁一战给弄的有点儿担惊受怕的意思,听到奢崇明打算继续围着打,便问道:“倘若官兵来援呢?你我毕竟是起兵造反,理当速战速决。

    可是如今却是围着这小小的威信,等官兵来了之后,你我又当如何?”

    奢崇明冷笑道:“威信城小,围着几天便不攻自破了,若是强攻之下,也不过是三两天的事情罢了,等官兵到了又能如何?

    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挟大破威信之兵锋,一鼓作气的拿下镇雄府,然后再向着乌蒙进军。”

    安邦彦却是有些失了耐心。

    奢崇明一再的说明要拿了镇雄府再下乌蒙府,可是到了现在,一个小小的威信都还没有拿下。

    如果说只是屠一屠太平司这样儿的小镇子,那他娘的哪年能成事?

    更何况奢的多了,剩下的还有谁敢投降?

    等安邦彦将自己心中的顾虑说完之后,奢崇明却冷笑道:“那就是杀的少了,以后投降的,不屠,不投降的,屠的一干二净,等那些软骨头被杀的怕了,自然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想了想,奢崇明便道:“先派人去劝降罢,若是威信开门投降,大不了先不屠了。若是死硬着不降,那就先拿他威信城开刀,杀鸡儆猴!”

    ps:mmp的,卡文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