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给叛军找乐子
    ,精彩小说免费!

    威信城中,此时已经是绝望一片。

    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镇雄府的援军过来或者其他地方的援军过来都不现实的程度。

    离着普市所和摩尼所倒是挺近的——可是这两个也是人家奢安贼一伙儿的,指望他们来求还不如指望天降殒石把奢崇明和安邦彦给砸死算了。

    威信城里,守军只有一个千户所,火炮也不过是区区的十六门,炮弹——仅仅是一门火炮二十枚的量。

    就是这十六门火炮,才让威信城拦着奢安叛军足足一天半的时间。

    千户江子林觉得这威信城如果能再坚挺三天,不对,哪怕是坚挺一天,都算是奇迹了。

    只要是奢崇明敢不计伤亡的挥军攻城,江子林甚至于觉得威信城连半天都坚持不过去。

    只是可惜了城中的数千百姓了。

    向着京城的方向望了望,这两天加在一起都没有睡够两个时辰的江子林长舒了一口气,便向着城头上走去。

    如今这种情况,威信已经没有多大的可能守的住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也不过是一死以谢陛下天恩罢了。

    花了大半个时辰将城墙转完,江子林才又回到了正对着奢安叛军正面的北城楼之上。

    想了想,江子林才问道:“城中几道城门都封死了罢?”

    后百户所百户汪辰拱手道:“都已经拿沙袋从里面堵死了,出不得入不得。”

    江子林这才嗯了一声,闭目养越了神来。

    只是江子林的眼睛刚刚闭上不到一两刻钟的时间,城下便响起了一阵鼓噪声。

    “头儿!叛军有动静了!”

    随着汪辰的声音响起,江子林也睁开了眼睛。

    城下一眼望过去几乎就看不到的叛军之中,当先冲出来一骑,快速的跑到了威信城下,喝道:“城上的人都听着!

    快快打开城门投降!不要妄图抗拒天兵!否则城破之日,悔之晚矣!

    太平司就是尔等前车之鉴,现在开城投降,大军进城,定然不会骚扰百姓!”

    江子林却干脆的吩咐道:“取我的弓来!”

    汪辰把江子林使惯了的硬弓递到江子林手中,又递过了一支羽箭。

    江子林张弓搭建,只是略一瞄准,便将箭射了出去。

    城下喊话的叛军原本以为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安全了,只是在江子林射出了一箭之后,才本能的偏身躲避。

    万万没有想到的,纵然避开了要害之后,那遇见仍然是擦着身子而过,在胸前划出了一道口子。

    喊话的叛军暗道一声侥幸,江子林却是呸了一声后暗道一声晦气。

    原本是瞄着这家伙的心脏去的!

    喊话的叛军吃这一吓,干脆也不喊话了,只是伸手指了指城头,见江子林又是作势欲射,慌忙间便拔马而走。

    奢崇明和安邦彦远远的将这一幕瞧在眼中,心下更是恼怒。

    这狗日的威信城守军当真是不知好歹至极!

    大怒之下,奢崇明便吩咐道:“准备攻城!”

    被奢崇明封为大将军的张远当即躬身领命,带着自己的手下去准备攻城事宜了。

    其实江子林都感觉到很好奇。

    为什么奢崇明这么多的人,都已经准备起兵造反了,可是攻城用的云梯却迟迟不见动静?

    唯有奢崇明自己心里明白。

    云梯?那玩意以前有,以后也能用,现在也有,却是只有两架了。

    剩下的都他娘的毁在永宁那个破地方了!

    而现在的两架云梯够干什么玩意的?

    就算是这威信城再小,一面城墙上也得搭上四架云梯才行,搭上两架云梯然后蚁附攻城?

    那他娘的不是给城头的守军送人头么!

    而奢崇明刚才吩咐张远准备攻城,实际上就是命令张远先去打造云梯去了!

    虽然好奇,江子林却依然命令守军多加注意,防备叛军突然攻城。

    而已经到了威信的刑纪安正打算硬怼奢安贼的刑纪安正准备命令士卒们开始准备,南方就远远的奔来了一骑。

    气喘吁吁的骑士被带到了刑纪安的面前后,便拱手道:“指挥使大人急令,请同知大人速速带兵返回镇雄府!”

    刑纪安睁大了眼睛,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返回?”

    信使拱手道:“是,指挥使大人命纪大人速速带兵返回!”

    说完之后,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封手书递给了刑纪安。

    刑纪安却没有答话,信接过了也没有看,反而掏出了千里镜,向着威信方向望了过去。

    自己一路紧赶慢赶的跑到了威信,这他娘的什么事儿都没干呢就返回镇雄府?

    这叫什么事儿?

    心中不爽的刑纪安干脆拒绝道:“你先回去,禀报指挥使大人,我部已经与叛军接近,马上就要进剿,恕本同知无法从命!”

    信使还想再说,刑纪安却是干脆的挥了挥手道:“你直接回去报信就是了!”

    信使无奈的道:“指挥使大人说了,请同知大人务必要看完信!”

    刑纪安嗤笑一笑,便打开信件看了越来——你他娘的就是写出花儿来,老子也不回去!

    一封信看完,刑纪安的脸色已经是一变再变,最后却仍是咬牙道:“你回去复命罢,就说本同知所率两个千户已经与叛军相距二十里,此时就算是退,也有可能被叛军发现。镇雄府的事儿,就多多拜托指挥使大人了!”

    信使无奈,也知道刑纪安不可能在这个事儿上说谎,只得无奈的返回镇雄府。

    此时叛军之中的云梯也弄的差不多了——毕竟是人多力量大,近万人去砍竹子和树木弄些梯子出来,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就算是再怎么简陋,那也是云梯的模样,哪怕是少了两个钩子,无法在搭上城墙之后挂住,却依然不是单纯的靠人力可以推开的。

    等叛军方面都准备好了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自觉得打夜战没有太大把握的奢崇明干脆吩咐大军先休息一晚,等到了第二天再攻城。

    刑纪安远远的看着奢安贼军已经开始了营禁,除了一些篝火之外,整个营地之中再无一丝光亮,心中便开心了起来。

    自己手下有着一冲骑兵!

    当然,指望骑兵踹营是不可能的,区区的四百来骑兵一旦进了奢安军的大营之中被困住,跟待宰的羔羊比越来也强不到哪儿去。

    但是有一点好处就是,只要不被缠住,自己带着这些骑兵想要跑就是很容易的事儿了。

    唤过骑兵冲子的头领,刑纪安便直接开口道:“有个事儿要你去办,很可能回不来了,敢不敢去?”

    骑兵冲子的头领马双成却是干脆的拱手道:“请大人吩咐!”

    刑纪安道:“带上些掌心雷,一人二十来颗,然后去冲击叛军的营地。先点了一颗扔进去,然后你们就撤。等叛军回去休息之后,你们就再来上这么一次。总之就是别让叛军休息好。

    月上中天之时,你们就绕过前面的路,往天蓬峒方向再绕回来。能把叛军给引开就引开,引不开就跑。”

    马双成干脆的道:“是!”

    等慢慢的接近了奢安贼的营地,离着还有三五里之遥的时候,马双成才吩咐道:“都点燃火折子,还有,那些掌中雷都他娘的小心一点儿,别没炸到叛军,再把咱们自己给折了进去!”

    其他的骑兵们闻言,俱都是轻声笑了越来。

    这伙人与平常的骑兵不同,人人都在盔甲之外又套了一层,胸前是一个个的小兜子,外面是一层铁片挡着,再往里边是棉花,然后才是常中雷。

    防的就是这破玩意互相碰撞或者是被射中之后突然炸响,那他娘的就乐子大了。

    至于这伙儿人外面所套的那一层布满了小兜子模板的马甲,若是让崇祯皇帝看见,只怕“战术背心”四个字就得脱口而出!

    连想出来简易手榴弹的崇祯皇帝都没有想到的战术背心,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西南之地,而且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简易手榴弹炸伤自己。

    托崇祯皇帝前世电影没少看的福,现在的掌中雷已经变了一番模板——更像是那种木柄的手雷了,材料也换了,不再是瓷瓶子版本的了。

    用瓷瓶子弄,虽然简单,但是很多落地之后自己就先他娘的碎掉了!

    见众人手中都已经拿出了火折子,火头也已经弄的明亮了越来,马双成便猛的一磕马腹,向着奢崇明所在的营地驰去。

    此时的奢崇明麾下叛军正准备睡觉——折腾了一天又一天的也没能拿下一个威信,大家伙儿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好不?

    只是刚刚躺下,营地外便传来一阵的人喊马嘶之声,还没有完全睡下的叛军们只得穿上衣裳出来查看动静。

    几百个冒着红点儿的东西被扔了过来,而惹出来这一番大乱子的骑士则已经远去,马蹄声渐渐的小了。

    一些奢安叛军好奇之下,便将这冒着呲呲的冒出红光的玩意捡了起来,靠近火光处一看,却见是木头柄,头部显得比较粗一些,看样子应该是薄薄的铁皮。

    只是还没有弄明白这玩意到底还有什么用处,一声巨响过后,捡越来这玩意的叛军士卒便直直的向后倒去——脸上,身上,都已经被插满了碎铁片和钉子一类的玩意。

    周边还好奇围过来的叛军士卒们也跟着倒了大霉——不少人身上都因此挂了彩。

    然更让人胆寒的,则是这玩意里面飞出来的那些小钉子,上面都是带着铁锈的!

    纵然是奢崇明和安邦彦所在的营帐靠着整个叛军营地的正中位置,此时也已经听到了响声,两人当下便起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望着倒地呻吟不止的士卒,奢崇明红着眼睛道:“将探子撒出去,防着官兵再来袭营,将这些受伤的家伙抬下去救治,其他人还是回去休息!”

    如果正常来说,奢崇明的这番处置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不正常的原因在于,奢崇明手下根本就没有多少骑兵!

    五百余骑兵撒出去,要把这一边大部分的范围都警戒到,那么一块儿区域分摊下来,可能也就是几十骑的人数。

    而马双成所带的骑兵冲子,却是足足的四百余骑。

    四百余骑对上几十骑的情况下,根本就不会给这几十骑冲阵或者逃跑的机会,直接围上去猎杀掉,然后再继续寻找下一伙儿的叛军游骑也就是了。

    不断的折腾之下,奢崇明手下的骑兵人数很快就成了二百余骑——而马双成手里的骑兵却还剩下三百余骑。

    单纯的从骑兵战上来说,奢崇明是完完全全的败了。

    心疼的都在滴血的奢崇明干脆把这二百余骑召回了营地,只是把营地的警戒再一次加强,多派弓箭手守着,一旦发现官兵的影子就放箭。

    马双成盯着加强了戒备的奢安军营地,呸了一声后才道:“他娘的,这就没意思了!”

    对方现在弓箭手多,自己要是顶着箭雨硬冲才是傻子!

    但是马双成身边一个骑兵乘子的小头目却是坏笑道:“头儿,想不想给奢安贼找点儿乐子?”

    马双成道:“你有啥招?能给他们找乐子当然好,但是咱们兄弟能趟得过去?”

    小头目嘿嘿笑道:“不是有缴获的叛军骑兵的战马么?把他们战马的马尾巴点然,上面挂两颗掌中雷也就是了?”

    马双成闻言,也是坏笑一声,笑骂道:“你个龟儿子,脑袋就是灵光哈?”

    小头目再想说过奖过奖,马双成却是双眼一瞪:“那你个狗日的还在等啥子?赶紧的去弄噻!”

    小头目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噎了回去,只得悻悻的带着手下去准备了。

    过了大半个时辰都没见官军有什么动静,正准备休息的叛军营地突然又迎来了一阵马蹄声。

    这一回却是十来匹尾巴上冒着火光的战马嘶鸣着冲了过来。

    亡魂大冒的叛军头目一瞧这十来匹战马的尾巴上着火,就猜到必然有什么蹊跷,当下便大声喊道:“敌袭!射杀它们!”

    叛军营地的弓箭手们听令,便立即张弓搭箭,射向了冲着营地疾驰而来的战马。

    ps:这是第二更了,加更可能要在12点后,但是暴君的承诺已经做到了,说有加更,就有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