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准备出海
    ,精彩小说免费!

    事实证明,哈士奇再怎么乖巧听话,往往不过是表面的现象,内在的二才是永恒。

    一如崇祯皇帝的五行缺德,八字不良一般。

    允许那些矮矬子来求学是一回事,可是教给那些矮矬子什么东西,可就是崇祯皇帝说了算了。

    向来就对于东瀛矮矬子感观不良的崇祯皇帝在仔细寻思了一番后,才开口道:“彼国化外之国也,我大明则为天朝上国也。正所谓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好学之国,自然要大开方便之门而施之以教化。”

    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说完之后,崇祯皇帝都快要被自己感动了。

    瞧瞧,老子都舍得拿自己家的学问来教化你们这些刚刚脱离了猴子行列的野人,这是一种什么样儿的精神?

    无私,利人,这就是大国胸怀,大国气度!

    自我感动了一番之后,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真实属性的崇祯皇帝接着道:“想了那些矮矬子,其他的南洋诸岛,还有朝鲜,甚么乱七八糟的那些蛮子们想要派遣遣明使的,礼部那边统计一下,都一起吧,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礼部尚书孟绍虞蛋蛋一疼,躬身道:“启奏陛下,凡事涉诸蕃使节之事,皆是鸿胪寺之责,而非礼部。”

    这话说的对,实际上,这鸿胪寺就跟后世的外交部一般,基本上这些事儿都是鸿胪寺在干的。

    而大明的时候有什么外交的事儿没有?

    如果说有,实际上还真有。

    比如说各蕃国要来给大明爸爸上贡,请求大明爸爸居中调停些矛盾什么的,这些事儿还真就得通过鸿胪寺。

    可是要说是没有,还真就没有。

    都说了是大明爸爸了,剩下的不管是谁,在大明的眼里都是些蛮夷,等同于那些刚刚从树上下来走路的猴子,有个屁的外交?

    说没有就是没有,再问就打死你。

    这种几千年来才养成的大国气度,就像是真鳄龟一般,瞅谁都像罗非鱼。

    弱逼,有种亮兵器,跟爸爸怼一波试试?

    当然,大明爸爸是要脸的,自从三皇五帝之时就已经穿上了鞋子的文明人怎么着也不能跟那些蛮子们一样,所以这鸿胪寺也是早就有了的部门。

    专门管理这些儿子们的破事儿——瞧瞧,当爹不容易罢?

    如今崇祯皇帝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习惯性的以为这事儿该归礼部管——礼部礼部,自然就该管这些事儿才是。

    讲礼嘛。

    脸色连红一下都欠奉的崇祯皇帝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这事儿毕竟事涉国子监,就由礼部专门派员负责,与鸿胪寺一起同各蕃沟通之后,确定下他们要派遣的学生数量。”

    莫名其妙的被安排了一个新活计的礼部尚书孟绍虞只得无奈的躬身应是——这种小事儿犯不上跟这位爷计较。

    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至于国子监,另设一院,专门教授这些遣明学子。”

    孟繁志躬身道:“启奏陛下,不知其中教授何等学问?”

    崇祯皇帝此时的獠牙才真正的显露出来:“皆是文科学问,比如论语,四书,五经,诗经,还有道家学问,老子,道德经,庄子。

    其余算科之学,不许,诸般奇技淫巧,亦不许。”

    自认为还不算是迂腐的孟繁志这下子感觉自己摸到了崇祯皇帝的想法——丫的就是想要培养出一大堆死读书的货色出来!

    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崇祯皇帝接着道:“还有军中那些监军太监,朕也会命他们去给这些遣明学子们上课,告诉他们如何的忠君爱明,等其与我大明学子无二之后,择其优者适当的授权一些兵家之学。”

    崇祯皇帝记得后世的黑叔叔那里有个屁大的小国家,叫苏丹来着,因为点儿什么事儿内战了。

    可是内战的双方,南苏丹的很多中高级将领在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学习过。

    而北苏丹的国防体系则是师从国防大学。

    实际上苏丹的内战完全是南北苏丹之间的攻伐。

    这也就是说,这两家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弟互相怼起来了。

    差不多也就是气宗和剑宗之争。

    后来谁赢了,崇祯皇帝表示自己没怎么上过网,所以没记住。

    但是这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和国防大学双座种花家高等军事院校的较量,却是被崇祯皇帝深深的记住了。

    如果崇祯皇帝打的就是这个目的,先派一群死太监们去给这些遣明使洗脑,然后再挑一些洗的好的传授一些基本的战争理论或者带兵打仗的学问。

    这些在大明待习惯了,觉得大明的月亮圆的家伙们回去之后再过一阵子野人生活会有什么后果?

    反正崇祯皇帝觉得还是有wifi和4g的时代好,想怎么浪就能怎么浪,百度1024都是好东西。

    当然,你要让崇祯皇帝选择,他肯定还是得选择当皇帝——没wifi算个毛啊,老子想看1024随时能自己亲自下场,而且配戏的还都是纯天然美女,不像那些东瀛小鬼子们一般是用了四大邪术之一的化妆术给整出来的好吗?

    以己度人,那些在大明待久了的遣明使里面只要出上几个给力的,基本上等他们回国了,就有的乐子瞧了。

    而这个时候,大明岂不是又可以以爸爸的身份来调停了?

    调停是需要出人力资源的,你找大明爸爸调停能不给些好处?

    退一万步讲,大明爸爸不插手,那么后果就很可能是这些遣明使们会获得胜利。

    很明显,除了自己跟自己都能打个五千年的炎黄子孙整出来了成体系的军事作战学习资料,此时那些蛮子们,呵呵。

    而心向大明的遣明使们获得了胜利之后,大明得到的好处估计会比现在多。

    哪怕是没有呢,反正他们的国家经过动乱之后肯定要元气大伤,大明爸爸这时候不管是讨伐无道还是吊民伐罪,都会比正情情况下要容易的多——老子又不是啥都教,肯定要留上几手才是。

    国子监的孟繁志也算是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

    其他在场的几人也是一样,崇祯皇帝的这点儿打算,这些人心里也都清楚的很。

    孟繁志觉得没毛病,不管是自己的老祖宗孔圣人还是亚圣孟子,或者说随便那些个什么子,哪个不是当这些家伙是野人的?

    温体仁和孟绍虞就更不会反对了——自己可是有希望能够获得海外一片封地的,他们乱起来之后,自己上下其手的机会也大的多不是?

    最终这事儿就算是这么定了。

    事实上证明,人一旦有了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儿,那么其他人有没有好处,往往是没有人会在意的。

    尤其是没有哪个文明人会在意一些野蛮人的想法,或者说人类不会在乎猴子的想法。

    而今天被当了猴子的德川家光回到了鸿胪寺安排的住处之后,原本刚刚拿起来茶杯就想摔,可是转念一想,还是轻轻的把茶杯又放了回去,反而安心的喝起了茶。

    这杯子就不能摔!

    自己在日本的时候就知道一些窃听的手段,大明不可能没有。

    很可能自己在这里摔一个杯子,回头就会有人报给大明皇帝说自己心怀怨望,图谋不轨。

    那样儿的话就是自己永久的留在大明。

    随着德川家光一起来大明的众人之中,除去了德川家光之外,便只剩下了青山忠俊算是个能开口说话的。

    酒井忠利、内藤清次两个辅佐德川家光的家臣先后挂掉了之后,青山忠俊这个当初被德川家康指定为辅佐大臣的矮矬子立即就成了个子比较高的那一个。

    眼见德川家光现在脸色就跟吃了死老鼠一般,青山忠俊便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德川家光后道:“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这样儿烦恼?”

    德川家光先是致了谢,才开口道:“青山先生,大明皇帝陛下要求我和国天皇去掉天皇之称号。

    而且,要像朝鲜一般,对于大明的国书要用表章,而不许用国书,其中也要自称为臣,至于日出处天子等称喟,更是不可能再出现了。”

    青山忠俊闻言,却是呵呵笑道:“是和国的未来重要,还是一个称呼重要?”

    德川家光略一躬身道:“自然是和国的未来重要。”

    青山忠俊嗯了一声,又接着道:“是实际到手的利益重要,还是一个虚无的名声重要?”

    德川家光道:“自然是利益重要。”

    青山忠俊又嗯了一声,举起茶杯抿了一口之后,才接着道:“天皇陛下万世一系,自当为了大和国的未来和利益牺牲自己那虚无的名号。再者说,只是送往大明的国书之上不允许称皇,在和国之内,又有谁会称之王?”

    德川家光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当下便向青山忠俊躬身致谢。

    这些东瀛矮矬子下克上的一面在这时候又体现了出来——为了利益,这伙儿人决定把天皇卖掉。

    尤其是大义的名分在手,卖起来更是毫无压力。

    青山忠俊接着道:“不知道大明的皇帝陛下对于遣明使一事是如何答复的?”

    德川家光斟酌着道:“明国皇帝陛下对于此事的态度就是要求先让天皇陛下去掉尊号,然后就可以派遣学生过来学习。”

    青山忠俊嗯了一声后,又思虑了半晌才对德川家光道:“回去之后,你应当与秀忠大将军商量一番。”

    德川家光毕竟才二十岁,闻言便好奇的道:“难道还有什么说法?请老师教我。”

    青山忠俊道:“一如遣唐使一般,各个大明,蕃主,都需要照顾到。而这些人手下的学子绝不可以太多,否则对于德川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又不能没有。

    还有天皇陛下那里,虽然说陛下是神,不与凡人相同,可是毕竟还是需要一些亲近之人,到时候少不得也要一些名额。”

    德川家光认同的道:“是,我知道了。可是如果多派一些呢?毕竟来学习的人才多了,回去之后为德川家出力的也会更多?”

    青山忠俊道:“表面上来看,是这样儿的没错。可是他们一旦到大明来,则必然会有各种花费。

    尤其是,明国人也必然会对他们留下一手,到时候还要让他们去花大价钱大力气去打通关节,到时候花费必然更多。

    而其中最为关键的,则是皇室那边,还是要多加注意。”

    德川家光应了之后,青山忠俊又接着道:“还有,回国之后,要严厉申饬那些蕃主和大名,让他们管教好手下的武士,大不了,把那些浪人都收编或者清剿掉,总之现在不能给大明找到任何的借口。”

    德川家光又应了,几人这才商议一番后各自散去。

    而这些人的对话,又一个字都不漏的传到了崇祯皇帝的耳朵里面。

    冷笑一声后,崇祯皇帝才对着面前的许显纯道:“继续看着他们就是了,直到他们回国。

    另外,遣明使一旦到了大明,锦衣卫就要全程派人跟踪监视,总之,皇家学院一类的东西,绝对不允许让他们接触到。

    一旦有人刺探,就暗中处理掉,朕不管他们是出门被车撞死还是怎么死的,总之,所有相关的技术,不允许被任何人带出大明的国门之外。

    当然,他们愿意花钱买成品是允许的,随便买,随便卖。”

    等到崇祯皇帝吩咐完了之后,许显纯才又躬身道:“陛下,唐王殿下,还有秦王、庆王两位殿下所招募的流民,现在都已经到了松江府整训,估计不日就能出海。”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心中开始盘算不止。

    朱聿键和朱倬纮,还有朱存枢三个人此时也是揣揣不安,没有了在陕西之时志得意满的模样。

    在陕西的时候,三个人既是大明的藩王,又是第一批要出海建国的藩王,自然是意气风发,觉得自己跟那些被当成猪来养着的家伙们不一样。

    如今已经到了松江府,眼看着就要出海,绕过马六甲而往印度,临阵之际的恐惧就开始袭上了心头。

    哪怕是士卒再怎么操练,随行的火铳及弹丸还有刀剑等物源源不断的堆积,也依然是抹不去三人心中的忐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