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混账专干混账事儿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次心里不舒坦的不光是南京的那些货色。

    崇祯皇帝基本上每一次都是伴随着腥风血雨而行的。

    比如草原上的京观,陕西的官员,遵化的建奴。

    如今轮到了从京师开始,到南京一路上的大小官员们,还有漕帮。

    说起来漕帮,其实崇祯皇帝万分感激杨广那个货。

    那傻缺自己精力无限,就觉得全天下的人跟自己一样都是力能抗鼎之辈,结果火急火燎的开挖大运河。

    本来这么大的工程你要是慢慢挖,估计也没啥事儿,可是坏就坏在这哥们儿太着急了一些。

    你说那时候的技术,别说跟后世有着力能跨省的蓝翔布鲁佛莱学院的天朝相比了,就是跟崇祯皇帝手里的大明比起来估计也是多有不如。

    不过也正因为杨广这货把自己作死了,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唐宋,也才有了如今的穿越者崇祯皇帝。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讲,不管是这货弄出来大运河造福了后世,还是从其他的方面对比,崇祯皇帝都由衷的表示万分感谢。

    当然,崇祯皇帝感谢的是大运河,而不是漕帮。

    成祖永乐皇帝自从定都京城之后,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想着带兵上蒙古浪上一圈。

    可是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啊,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永乐皇帝带兵怼蒙元残余的势力,这是好事儿,可是需要的粮草也多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永乐大帝一合计,干脆,从卫所里边儿弄个漕军出来,这下子漕运运粮的问题不就解决了?

    可是时间一间,这事儿就变了味儿了。

    漕军说多不多,说少可也不少足足十多万人。

    可是不管怎么说,漕军也不是一线作战部队,待遇上面不可避免的要差了许多,而在运输过程中又时常会出现翻船、槽米受潮、官吏盘剥等情况。

    这下子漕军就不干了,老子不是为国出力?凭什么就这么倒霉?

    漕军不乐意,想要造反是不敢的,毕竟永乐大帝那种凶威赫赫的猛人不死,谁也蹦不起来。

    但是不敢蹦归不敢蹦的,无声的抗议还是该干的。

    逃呗,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漕军就这么着,跑路了。

    而跑路了之后就形成了另外一种户籍之外的百姓逃户。

    这些人等于是没有户籍的,军籍肯定是回不去了,农户又不给上,怎么办?

    那就去当佃农一类的吧。

    而佃家里面除了这些漕军之外,还有的是因为各种原因把自己的地给卖了的,还有投效到秀才举人名下的普通农户。

    这样儿一来,甚至于连锦衣卫都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是这些漕军及其后代了。

    而明朝版的人口普查这种事儿,虽然崇祯皇帝已经计划了很久,可是最终也没有实施下去。

    原因很简单,现在真要搞人口普查,估计光统计就得好几年的时间。

    更不用提有很多是一家生了七八个孩子,有了老大之后,剩下的全叫老二。

    反正就是想要真正的把人口普查清楚,简直就是扯蛋,哪怕是有锦衣卫和东西厂这种强力特务机构的存在也是一样。

    但是不管怎么样儿,这都不妨碍崇祯皇帝现在在顺路的时候把目光盯向了漕运。

    毕竟漕军已经差不多完蛋了,可是这活该干的还是得干。

    怎么干?地方官府花钱雇人来干到了崇祯皇帝当家的时候,船工水手中已有一半多是来自于地方官府的雇佣。

    其实这种情况都已经算是好的了。

    最操蛋的是到了康麻子在位的时候,一只漕船上额定的10名水手中,除了一名负责人有军籍外,剩下9个都是“临时工”。

    这些临时工就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漕帮,说是活力团体组织,做的却是正当差事。

    崇祯皇帝这时候还算是好的,毕竟还有半数是正规军不是?

    所以在崇祯皇帝的目光盯向了漕运的时候,驻节于南直隶淮安府的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凤阳等处兼管河道大臣张景泰就被传到了崇祯皇帝所在的地方。

    此时崇祯皇帝也不过是刚刚跑到了兖州府,离着南直隶,也就是南京还有好大一段路。

    其实说起来,张景泰虽然名声不显,甚至于低调到了崇祯皇帝以前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个名字。

    可是实际上,这人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佬不仅管理跨数高官达三千多里的运河沿线,而各省的督粮道,都隶属于漕运总督。

    除此之外,这位大佬还管理地方行政事务,兼着庐凤巡抚,管理凤阳府、淮安府、扬州府、庐州府和徐州、和州和滁州三州。

    就是这么牛的一个人物,居然在朝堂之上名声不显,说出来也是奇怪的很。

    当然,对于这么个职位,崇祯皇帝以前是没空,或者说没有到非动不可的份上,崇祯皇帝也懒得去动。

    如今却是顺路,本着搂草打兔子的精神,崇祯皇帝决定先整顿一番漕运再说。

    不求这玩意能起多大的作用,起码不能再扯蛋下去,直到以后再退化成康麻子年间的漕帮。

    崇祯皇帝的凶名,张景泰又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不清楚。

    可是现在南京那边儿的具体消息还没有传过来,而崇祯皇帝派过来找自己的锦衣卫却是已经在眼前,自己就算是一万个不想去见崇祯皇帝,也依然是由不得自己了。

    崇祯皇帝的指示是要求张景泰星夜兼程赶往兖州,而锦衣卫的那些个鹰犬也是那么执行的,根本就不管张景泰本身是文官出身。

    所以在崇祯皇帝见到张景泰的时候,这家伙连走路的姿势都变得很可笑撇着两条腿,就好像鸭子走路一般。

    实在是马上奔波,磨的蛋疼。

    等到张景泰见礼之后,崇祯皇帝就淡淡的笑道:“张爱卿远来辛苦。”

    张景泰被崇祯皇帝的这句话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句话听上去好像就是皇帝对于臣子的慰问而已,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了。

    可是实际上崇祯皇帝语气之中的冷意,或者说嘲讽之意,只要张景泰不是个傻子就能听的出来。

    可是偏偏崇祯皇帝还一脸的笑意。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张景泰还是老老实实的躬身道:“此为臣子之本分,当不得辛苦。”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接着道:“好,张爱卿既然还记得为人臣子的本分,那就好的多了。”

    只是话音一转,崇祯皇帝却突然之间冷笑道:“来人,拖出去斩,传首九边!”

    张景泰慌乱之中跪地喊道:“陛下,臣不知所犯何罪?无故斩臣,臣不服!”

    崇祯皇帝却是冷笑道:“不服?那么张爱卿连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训条也忘了是么?为人臣子的本分呢?”

    老子就他娘的客气两句,没想着玩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臣子本分啊!

    张景泰一边心中狂骂不已,一边挣开前来拖自己的锦衣卫,跪地后喊道:“臣不服!陛下要杀臣子,总得有个理由?否则陛下与桀纣何异?”

    崇祯皇帝挥了挥手,命锦衣卫退到一旁后才笑道:“那行,朕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朕来问你,现在漕军有丁多少?”

    张景泰道:“臣不服!漕军逃户自永乐年间已经有之,非微臣之责!臣自执掌漕运以来,尚未出错,陛下以此斩臣,恐天下人非议!”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行,这一条算你过了,那么朕再来问你,王象春跟你们商量的事儿,爱卿打算如何执行?”

    听到崇祯皇帝吐出来王象春这三个字,张景泰的心算是彻底的凉了。

    张景泰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厂卫的鹰犬已经摸到了王象春的这一条线上。

    此时的王象春正在济南府新城县,平日里堪称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一般的大家闺秀都比不过。

    若是按照后世的说法,这是一个真正的死宅男。

    可是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

    王象春干了些什么事儿,张景泰自己心里清楚。

    现在厂卫已经摸到了这条线下,再往下摸,估计就是真正的根子了。

    如今崇祯皇帝要是以这一条来杀掉自己,那自己怎么办?把其他人都给咬出来?还是自己死抗到底?

    崇祯皇帝却继续冷笑道:“没想到朕会不走水路罢?彼其娘之,朕要是走水路,这他娘的还不定怎么着呢!

    朕今儿个就明摆着告诉你,朕之所以不走水路,就是给尔等举旗的时间,只是朕着实没想到尔等这般的无能胆小。

    罢了罢了,今儿个你的人头,就是给南京那些个混账们一个借口,朕要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胆子来推翻朕这个桀纣之君。”

    听崇祯皇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景泰突然之间想要求活了这种情况下还跟皇帝死磕到底明显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儿。

    至于自己出卖了同党?

    他娘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都会各自飞,老子跟他们可是连夫妻都算不上!

    打定主意之后,张景泰便惨嚎道:“臣愿意出首反正!求陛下从轻发落!”

    崇祯皇帝心中暗骂一声贱胚子之后,才挥手命等在张景泰身旁的锦衣卫退下,冷笑道:“说罢,朕听着呢。”

    张景泰见锦衣卫退下去了,便摆正了跪姿,叩首道:“启奏陛下,是王象春,他命人来联络的罪臣,说是……”

    只是后面的话,张景泰一时之间又不敢说了。

    崇祯皇帝却冷笑道:“无非是骂朕狗皇帝,或者是说朕堪比桀纣之君,无非也就是这么点儿出息,你接着说!”

    张景泰自己不敢说的话被崇祯皇帝给说完了,当下便接着道:“陛下圣明。

    王象春派人送了信给微臣,说是诸多党人皆以为陛下行事狂悖,非明君之所为,故而……”

    崇祯皇帝却干脆冷笑道:“诸多党人?不敢说了?朕替你说如何?地数星小尉迟李日宣,地然星混世魔王熊明遇,地劣星活闪婆南京工科给事中徐宪卿,地英星天目将陈必谦,天平星船火儿王允成,还有地阴星母大虫顾锡畴那个笨蛋是罢?”

    听到崇祯皇帝直接把这些人都给指出来了,而且还以《东林点将录》里面的称呼来说明都有谁,张景泰的心干脆是一凉再凉,到最后则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自己就算是出卖这些人,比如像顾锡畴还有王允成两个人就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如今崇祯皇帝都一一点出,比自己知道的还要详细,这还怎么卖?

    见张景泰无话可说了,崇祯皇帝才冷笑着道:“朕本来打算直接把你给宰了,然后逼着这些个混账东西直接造反,可是你怎么就不知道个好赖呢?

    罢了罢了,你死是死定了,但是你别怕,你的家人,还有你漕运衙门的诸多同僚也会陪着你,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的!”

    崇祯皇帝一番话说完,张景泰暴怒道:“此罪臣一人之事,与家小何关?昏君!昏君!天下若是不反,才是没了天理!”

    崇祯皇帝却是干脆起身,一脚将张景泰踹倒在地,骂道:“放你娘的屁!

    你吃空饷喝兵血,以致于漕军上下逃卒日多,你他娘的当朕不知道?天下形势一片大好,就他娘的出了你们这样儿的混账来给朕搞风搞雨的?

    真他娘的当朕是先皇那么好欺负呢?嗯?!朕问你,天启元年的时候,废了武职改由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东西来担任漕运总督,这事儿是谁干的?

    王八蛋,怎么不说话了?东林党就他娘的出你们这些个混账东西,一天天的争权夺利是把好手,正经事儿屁事儿都干不了!

    现在还有脸说朕是昏君?还他娘的天下不反没天理?朕告诉你,天下反不反的那是以后的事儿,反正在天下反了之前,朕会先把你们给处理掉!”

    崇祯皇帝一番话骂完之后,便挥手命锦衣卫把张景泰拖了出去,此时站在崇祯皇帝身后的方正化等人已经是一脸的黑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