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驾临孔府,谁敢举旗?
    古往今来,正儿经骂街的皇帝,好像除了老流氓刘邦就没第二个了。

    如今终于又出了崇祯皇帝这么个奇葩,动不动的就骂街。

    可是不痛骂一番,崇祯皇帝自己都觉得念头不通达——实在是太他娘的憋气了。

    漕运本来就麻烦,管的事儿多,职责也重,可是这些东林君子们非得要去掺上一手。

    你他娘的当这是斗地主抢地主呢?

    当然,开台子的天启是个要脸的,或者说当时的老魏还不给力,远不是后来的九千岁那么牛逼到炸,总之这漕运总督被这些正人君子们从武职变成了文职。

    就大明朝的这些个混账东西,如果说统统拉出去肯定会有冤枉的,比如卢象升和施凤来这样儿的。

    但是排成一排后隔一个杀一个,那肯定就有漏网的。

    当真是彼其娘之,一群研究之乎者也的混账东西们搞漕运?这不是扯蛋是什么?

    当然,也难怪这些东林君子们会下手抢漕运这个活计,实在是其中的好处太大了。

    什么钱最好赚?

    答案绝对不是什么女人的钱最好赚,也不是什么老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而是官府的钱最好赚。

    当文官老爷们把控住了漕运之后会怎么样儿呢?

    首先,自己家的船是不用交税的,其次,门人故旧的船也是不用交滴,再次,人总得有几个好友吧?这些人的钱怎么好意思收?

    都是名教子弟,谈钱伤感情啊。

    但是船夫也好,还是纤夫也好,这些总是要钱的吧?

    没关系,朝廷给出了。

    当然,这事儿换成勋贵武将一系来搞也是一样的,基本上没什么差别。

    最终就是不管哪一方来做这个漕运总督大臣,哪一方就会沾光,吃亏的是朝廷或者说皇帝。

    但是谁在乎?皇帝都富有四海了,还不许我等为了小家考虑一下?

    千里做官所为何来?

    更何况是漕运这么大一块肥肉,谁看了不想咬两口?

    更何况身为正二品大员的漕运总督的属下有理漕参政、巡漕御史、郎中、监兑、理刑、主事等级别和职掌各不相同的属官。

    督催有御史、郎中,押运有参政,监兑、理刑管洪、管厂,管闸有主事。

    文官武将及各种官员达270多人;还下辖仓储、造船、卫漕兵丁2万余人。

    而且漕运总督权威重,有亲辖武装部队,还有水师营,亲辖“漕标”共分本标左、中、右、城守、水师七营,兵额三千四百余人,并节制鲁、豫、苏、徽、赣、浙、鄂、湘省漕粮卫、所。

    这么牛逼的衙门,让崇祯皇帝直叹哪怕是后世的铁老大与之相比,也是多有不如。

    而上一任漕运总督大佬,就是就是明目张胆的在通州派人到江南联系粮食卖给建奴的李大公子他爹,李三才。

    只是李三才运气极好,天启三年的时候就已经凉了,所以崇祯皇帝一股子火全发到了这张景泰的头上。

    只是这漕运总督衙门太过于庞大,哪怕是平头哥崇祯皇帝也是选择了在召见总督大臣的时候直接把人给砍了,而不是在京城的时候就下诏收拾——如果真个在京城之中下诏,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京城上下要先饿一段时间的肚子。

    张景泰被砍了之后,崇祯皇帝才对站在一旁满脑门子冷汗的金铉道:“徐爱卿即刻率军南下,接管漕运衙门,以军法治之。”

    金铉躬身应了,随即便出去整军而去。

    崇祯皇帝为了怼死漕运,特意把锦衣卫千挑万选之后才从朝堂上筛选出来的这么个死忠于皇帝的帝党分子从京城带到了兖州,就是为了这一天。

    其他的勋贵什么的,崇祯皇帝觉得还是算了。

    英国公一系倒是英雄好汉,可是张之极一直跟着自己打打杀杀的,这次去南京也离不开这货。

    剩下的成国公朱纯臣一系现在倒是死心踏地的跟着自己混,可是崇祯皇帝自己总是不太放心——万一这老东西旧病复发跟东林党搅和在一块儿可就有大乐子看了。

    至于剩下的,原本像是定国公一系应该是可以信的过的,可是在崇祯皇帝有限的历史知识里面,好像魏国公最后一任是降了建奴的。

    这他娘的很蛋疼,别看一个是北方的定国公,一个是南方的魏国公,可是人家是一个老祖宗,徐达。

    也就是说,这是一门两国公,根子上还是一家。

    而且现在徐希还在执掌着五军都督府之中的后军都督府,本身也抽不开身来去干这个漕运总督的活计。

    所以不得已之下,崇祯皇帝只得挑了金铉这么个不咋出名,甚至于自己都没有听说过的死忠帝党来解决漕运的问题。

    兖州离着崇祯皇帝后世的老家不远,可是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一个好理由去宁阳这么个不出名的地方晃一圈的崇祯皇帝干脆选择了往孔庙一行。

    去看看孔夫子也好。

    自从南北二宗都被崇祯皇帝的阴谋诡计给除掉之后,孔家的名声在大明就算是臭了。

    尤其是崇祯皇帝还大力宣传衍圣公跪舔蒙远的事儿,再加上孔家内讧之下北宗杀了当朝衍圣公后上上下下都被弄死的情况下——没死的也都发配到东江镇给毛文龙当炮灰去了。

    孔家臭了归孔家臭了,起码崇祯皇帝还没有把孔子也给弄臭的打算。

    现在的墨家还跟个幼苗一般的弱小,治理大明还真就离不开儒家的这些怂货。

    而且在宋朝之前的儒家可不是怂货,那一个个的操刀子砍人都是好手。

    就像有人问孔子以德报怨这个问题一般,依着孔子的回答,那就是别人打了你一巴掌,你就得回他一巴掌顺便再狠狠的踹上两脚,这才是以德报德,以怨报怨,而且还符合礼尚往来之道。

    更何况襄公复九世之仇而春秋大之的理念深得崇祯皇帝之意,所以说这些儒家的货色们就得好好调教一番,让他们凉透了可是不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