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敢不敢更不要脸一点儿?
    徐文爵有些不服气的道:“此时东有建奴,北有蒙古,西边陕西饥荒,西南奢安贼又反,若是江南之地再起战乱,光凭着北方的收成和税收,能支撑的住么?”

    徐弘基终于确认了一件事——自己这个儿子就不是憨厚老实,是他娘的真傻!

    老子当初怎么就没把你射到墙上去啊混蛋!

    心中不断暗骂的徐弘基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徐文爵,嘲讽道:“江南之地起战乱?拿什么起?拿你爹我以前提辖的后军都督府还是南直隶军府去起?”

    恨恨的将徐文爵一脚踹倒在地之后,徐弘基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信不信老子敢去军中喊一嗓子起事,除了亲兵之外,就不会有人跟着?说不好老子还会被捆起来交给陛下处置?

    嗯?!起战乱?那他娘的也得有人跟着起才行!当今陛下是个什么作派你看不到?一旦造反不成,后果你想过没有?

    再者说了,就算是江南乱起来又能如何?水师会跟着乱吗?北方会跟着乱吗?只要不是天下无处不乱,给了陛下喘息之机,手握大军的陛下会怎么样报复你想过没有?”

    等看到被踹倒在地的徐文爵跟个傻子一般愣在那里之后,徐弘基干脆叹息道:“起来罢。等陛下来了南直隶,为父就去向陛下求个恩典,让你入军中好生历练,从大头兵做起。”

    这下子彻底傻眼的徐文爵瞪着眼睛望向了徐弘基,难以置信的喊道:“父亲?”

    徐弘基冷笑道:“别他娘的想着什么小公爷啦,这回你给老子去京营或者新军里边,从大头兵开始当起,不许你跟任何人透露自己小公爷的身份,要不然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徐文爵此时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徐弘基的亲生儿子了——要不然这个爹怎么这么狠?

    徐弘基却不管徐文爵心中怎么想,干脆挥了挥手,命徐文爵退了下去,随后才喊道:“来人!”

    徐弘基的护卫统领徐崇亮是属于那种家生子,也就是说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跟着魏国公府混的,到了徐崇亮这个份上,说是能当国公府的小半个家都不为过。

    向着徐弘基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徐崇亮才道:“请公爷吩咐。”

    徐弘基沉吟了半晌之后才道:“去寻那个军中的王允成,告诉他回头答应东林那个王允成的要求。事成之后,让他闭嘴,本公爷自然会善待他的妻儿老小,让他儿子有个出身。”

    徐崇亮领命而去之后,徐弘基才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之上。

    魏国公一脉传到自己手上,算是完了——下一代国公跟他娘的二傻子一般,要不是自己还在,这种蠢货都能跟着那些傻缺一起去造反!

    这他娘的也不看看当今天子是个什么人物,是你能反得了的?而自从当今天子登基御极以来,哪一次杀的人头头的的时候不都是有附送品的?

    前任首辅,文华殿大学士黄立极,剥皮实草后满门抄斩,全天下都知道这位首辅大人贪了多少银子;

    山西大商九族死绝之后,天下谁人不知道这家是因为向建奴走私兵器才落得这般下场?

    被锦衣卫值殿大汉将军撞死在金殿上的御史,将其抄家之后,天下又有谁不知道这家伙的家中是贪腐成什么样儿的?

    如果说这些人都是有着自己的取死之道,而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那么孔家呢?

    传承千年的孔家,就算是五姓七望复生于世,只怕也得将之供起来,尊一声圣人之后。

    现在的孔家呢?

    说是北宗暗杀了南宗当代衍圣公所以才除爵之后诛了九族,可是实际上呢?

    这种屁话,糊弄一下屁民也就算了,真正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可是看出来又能怎么样儿?

    当今天子手握大军,又是战场上杀出来的威望,只要不是作死到下旨杀光天下百姓,那些百姓又有谁会在乎皇帝干什么了?

    可是偏偏就有人看不透这一点,其中还不乏一些人,总觉得自己能对抗得了皇帝,能让皇帝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如今连徐文爵这个小畜牲居然也有这般的想法?

    唯今之计,也只能把徐文爵这个蠢货送到军中去历练一番,希望能有点儿长进了,如若不然,哪怕是拼着受罚,这下一任国公也得换人。

    江南之地风云诡谲,魏国公徐弘基纠收不已,而从衡州出发的桂王可就舒心的很了。

    万事临头只怕自乱阵脚,一旦下定了决定并且执行了之后,剩下的事儿也就没有那么难了——既然不打算造反,就好好的听皇帝的话,以后管他是在大明还是出海建国,一生的富贵总是少不了。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的往凤阳赶去,可不能让皇帝陛下在凤阳等自己太长的时间,哪怕自己是这皇帝的亲叔叔也不成。

    没看皇帝的另一个亲叔叔福王都已经凉透了吗。

    心中挂着这事儿的桂王朱常瀛一个劲的催促着快快赶路,丝毫不顾及囚车之中还装着倒霉的陈冲山。

    陈冲山的精神头也挺好,有饭就吃,有水就好,该发便的方便,一点儿寻死的样子都没有,让那个自称一手诗一手刀的祝大郎都惊叹不已,两人倒是聊了起来。

    只是两个人每次聊天,都是开头的时候挺好,聊着聊着就变味——在对于当今皇帝的看法上,两个人无论如何也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如果这样儿的话,不聊也就是了,可是偏生祝大郎喜欢逗弄陈冲山,而陈冲山又受不得激,往往三言两语间就能吵起来,也算是祝大郎一路行来解闷子的乐趣了。

    几次三番之下,陈冲山觉得自己不能总是被这个祝大郎牵着鼻子走,得起办法自己掌握主动权。

    所以在祝大郎又一次在路上休息时凑过来的时候,陈冲山倒是先开口了:“陈某见阁下总是怀里藏着诗,腰间却带着刀,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喜欢还是喜欢舞刀弄剑?”

    惊异于陈冲山先开口的祝大郎笑道:“刀是拿来砍人的,是用来看的,本身也不冲突不是?你们孔圣人不还说了,要君子六艺来着?”

    说完之后,祝大郎又接着问道:“对了,这什么君子六艺,到底是哪六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