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不养米虫
    “我艹你娘的!快!快给老子调头!跑!”

    郑芝龙急眼了,原本打算学着有个官样儿——起码也得是会走八字步,顺便说话再文雅那么一点儿吧?

    毕竟现在是朝廷命官了不是?

    只是在突然间就阴暗下来的天地之间,郑芝龙觉得去他娘的什么文雅,什么风度,该他娘的哪儿去哪儿去,眼下还是保命要紧。

    没错,这天就是突然之间黑下来的,就好像西游记里边哪吒三太子将天收起来的时候一般,温度急降,天地间仿佛就这么着被阴暗之色给填充满了一般。

    同时而来的,还有狂风和暴雨。

    郑芝龙不是没有遇到过龙卷风,但是却没有遇到过今天的这般状况。

    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名字里带了个龙字,所以龙卷风把他当成了亲戚也说不定,所以一直都躲了过去。

    但是今天这个亲戚好像翻脸了一般,一条巨大的水柱斜斜的就向着远征舰队的方向过来了。

    幸好天色一暗的时候,郑芝龙就感觉不对劲,瞭望手直接就从最高的桅杆上面不停的挥手示意,后来干脆快速的从桅杆上面上来,跑来告诉郑芝龙要赶紧调头。

    郑芝龙心里其实是崩溃的。

    在出海之前,崇祯皇帝特意把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训话。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管啥时候,大明都是大家伙儿最坚强的后盾,真要遇到搞不定的敌人了,回来找大明,朕替大家做主。

    现在郑芝龙就很想赶紧跑回大明去找崇祯皇帝,商量下把西海龙王给剁了算了——丫的不给陛下面子,应该上刮龙台走一遭才对。

    但是现在的关键是赶紧跑路,西海龙王的事儿可以晚点儿再说。

    不过也幸好南海舰队的底子是郑芝龙的海盗底子——都是在海上浪惯了的。

    虽然这一次点子不怎么样儿,碰到了前所未见的龙卷风,但是这些海盗转职而来的海军士卒仍然做出了正确的处置方法——调头,跟龙吸水的方向错开,跑的越远越好。

    此时也得益于这些家伙们驾驶的是福船,操控性在目前来说,哪怕是全世界里面的战舰都算在一起,福船的强大仍然可以排在第一位。

    但是正在朱聿键房间饮酒的朱存机和朱倬纮却倒了大霉。

    现在送芝龙等人都在舱外或者底舱之中忙活着,这三个王爷就可没人能顾得上了。

    突然间的一震,让这三个王爷摔成了一团,同时摔倒的,还有舱中伺候着的小太监,互相滚在一起的画面太美,令人不敢直视。

    等到适应了大船的颠簸之后,一群人才互相掺扶着站了起来。

    最先镇定下来的是朱聿键,对着太小监们道:“赶紧的去问问怎么回事儿!”

    此时的郑芝龙哪里还顾得上小太监不小太监的,自己在船头上跟其他的手水在此时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要发号施令之外。

    郑芝龙找到绳子之后,就把自己牢牢的绑在了船上,这个时候在甲板上来回的走动,就是找死。

    根本就不清楚其中厉害的小太监推开舱门一出来,踉踉跄跄的向着郑芝龙所在的方向而去,却吓的郑芝龙亡魂大冒。

    这时候万一有股大风吹过来,把吃水够深的福船给弄翻了都是很有可能的事儿,更何况一个死太监,到时候飞到哪里喂鱼都不一定。

    焦急的郑芝龙大喊道:“回去!快回去!”

    然而小太监却记挂着朱聿键的命令,满脑子的想法就是得找他郑芝龙要个说法——现在三位殿下都在舱中摔倒,又惊又吓的,你郑芝龙怎么着也得给个交待。

    郑芝龙要给个交待是肯定的,但是这太监却不可能知道郑芝龙到底会给个什么样儿的交待了。

    一股子大风吹来,这小太监就直接被吹的飞了起来,还交待个屁。

    郑芝龙等人由于紧紧的把自己给捆在了船上,所以此时倒是没什么事儿——都被放了风筝。

    等到这阵风吹过之后,啪叽一声摔回甲板上的郑芝龙等人已经是鼻青脸肿,有一些倒霉蛋干脆被摔的错死了过去。

    郑芝龙此时也顾不得身上的酸痛了,干脆大喝道:“快!快!快!给老子跑!向南跑!!!”

    郑芝龙所在的船是跑在最前面的,最中间的两艘船上除了水手兵丁,就是武器弹药还有粮食补给,其他的几艘船上面才是运载了这一次出海的兵丁。

    郑芝龙下令跑路,后面跟着的那些船也是有样儿学样儿,都跟着一起向南方逃去。

    排成一字形的舰队向着南方的方向逃窜了数十里之后,远远的龙吸水就过来了。

    此时阴暗的天色越发的黑了,原本还能隐约看清楚的甲板之上此时已经是伸指不见五指,仿佛天空之中已经被龙吸水给充斥,连太阳都被遮蔽起来了。

    当被一条小鱼砸在脸上,牙齿都被砸掉了两颗的时候,郑芝龙干脆闭嘴了,这时候也用不着自己发布什么命令了,或者说自己发布了也没有什么球用了。

    呼啸的风声如同尖锐的哨音一般,把所有的声音都给掩盖了下去,这时候就算是在耳边对着耳朵大喊也没有什么用了。

    都自求多福吧,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将军王爷,什么水手奴隶,在天地之威的面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早死晚死一些的区别。

    幸好发现的早一些,此时的龙吸水离着舰队已经有一些距离,除了最倒霉的尾舰被拍散了之外,剩下的九艘福船都没受到太大的伤害。

    除了福船上的人。

    剩下的九艘福船上面,不管是水手,还是兵丁,基本上已经是人人带伤——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脸了,脑袋上。

    巨大的龙吸水呼啸而过,天空也一点点的亮了起来,被哪吒三太子收起来的天,再一次放了出来,连太阳也慢慢的亮了起来,继而又变得刺眼。

    此时剧烈晃动仿佛要散架的福船也慢慢的平稳了下来,从甲板上爬起来的郑芝龙顾不得自己身上有没有伤,便直接大声的吩咐道:“快!清点损失!”

    等到水手过来告诉郑芝龙尾舰已经被龙吸水拍到了海里沉没的时候,郑芝龙已经解开了身上的绳子。

    将手中的绳子掷于甲板上,郑芝龙喝道:“赶紧他娘的放小船去搜救,看看还有多少活着的!”

    等到手下领命而去后,郑芝龙才一拍脑门子。

    他娘的,船舱里面可还有三位王爷呢——这叔侄三个要是出了个好歹,皇帝绝对不会轻饶了自己。

    郑芝龙虽然当的是海盗,可是并不傻。

    这出海建国的事儿还没个影儿呢,就先病死了一个王爷。

    如果自己这里再死上一个,那没说的,天子失德,上天示警,诸如此类的屁话就该冒出来了。

    甚至于前些日子皇帝下诏命令自己捕鲸也会被人翻出来说事儿——巨鱼死,王侯毖。

    这不,还没到地方呢,就先死了两个王爷了,由此可见,皇帝命令捕鲸就是想要害死天下间的王侯。

    到时候天下会不会乱的,郑芝龙不知道,也懒得去想。

    反正自己是死定了。

    圣旨是崇祯皇帝下的,但是这鲸却是自己捕杀的,自己到时候还能有个好儿?

    猛的一拍脑袋,命令手下人去清理甲板,修补船只破损之处后,郑芝龙才大步向着船舱而去。

    随着福船慢慢的稳定下来,站起来又被摔倒无数次的朱聿键三人和剩下的几个小太监干脆趴在地面上不起来了——老子不起来了,看你怎么摔!

    所以推开舱门的郑芝龙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好笑的场景,一群人都牢牢的双手抓着能固定住自己的东西,整个身子都是呈现大字形趴在地面上。

    暗中好笑的郑芝龙抢步上前将朱聿键和朱存机、朱倬纮三人扶了起来,然后躬身拜道:“王爷恕罪,刚才船队遇到了龙吸水,险些就逃不出来了。”

    强自镇定下来的朱聿键哦了一声后才道:“现在船队情况如何?损失几何?还能不能继续航行?”

    郑芝龙看了看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朱存机和朱倬纮,心中也不禁暗赞这朱聿键果然是个人物,不枉陛下对他多有看重。

    向着朱聿键拱了拱手,郑芝龙道:“启禀王爷,现在龙吸水已经过去了。

    船队受损的地方倒是不太多,小小的修补一下即可,不影响航行。

    只是最后一艘运兵船却是被龙吸水给拍散沉没,不知道有多少士卒能够侥幸活下来。卑职已经命人去救了。”

    想了想,郑芝龙干脆把话挑明了:“海上遇到龙吸水,像这等损失已经是极小极小,那一船的士卒,十成里能够活下来的不超过半成。

    如今也只有尽人事而听天命,王爷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朱聿键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才道:“先救人,能活下来多少算多少。”

    等郑芝龙应了后,朱聿键才接着道:“船队若是能正常航行,咱们就正常航行,若是不能,就想办法返航,其中干系,本王担着就是。”

    郑芝龙道:“王爷放心,船队航行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回受龙吸水的影响,咱们到了哪儿可就不好判断了,只能慢慢的想办法先找片陆地了。”

    见朱聿键面有忧色,郑芝龙便劝慰道:“王爷可是担心补给?”

    朱聿键点头道:“不错,本王担心的正是粮食补给。咱们出海之时,准备的粮食也不过是刚好够咱们到马六甲之后再去补给的,如今已经是在马六甲附近了吧?”

    郑芝龙道:“王爷说的没错,咱们现在应该是在马六甲附近,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不好辨认方向而已。

    至于粮食,虽然已经不多,可是再支撑个两三天还是没有问题的。

    更何况,这茫茫大海里面有的是鱼,光是吃鱼肉也足够咱们再支应个把月的了。”

    朱聿键却担忧的道:“本王担忧的不是这个,郑将军是捕过巨鱼的,所以这吃食方面,本王并不如何担心。

    本王担心的,是咱们所带的水并不是很多。可是本王也知道,直接喝海水可是会死人的,到时候没有水,又该喝甚么?”

    郑芝龙哑然失笑道:“王爷勿忧,海水是不能直接喝,可是与咱们所带的水对半掺着喝就不会有问题了。

    至于说咱们带的水喝没了,若是还没有找到陆地,便是靠着喝鱼血,也足够再撑上一些日子。”

    又与朱聿键说了几句话后,郑芝龙才出去安排善后之后。

    这一回不管怎么说,只损失了一艘船,三个王爷都没有什么事儿,这就足够了。

    至于那一船的士卒,在郑芝龙看来反而没那么重要——反正大明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再招募就是了。

    船舱中的朱倬纮苦着脸道:“当初我就说不该弄什么出海建国,这下子好,还没到地方呢,这小命就险些丢了去。”

    朱存机却道:“庆王说的哪里话来,当年太祖高皇帝打天下之时,情况不比现在更凶险万分?

    倘若太祖爷怕死,又何来我大明的的三百年江山?你我如今尚不知道在哪儿放羊呢,又何来这一国之君的荣耀?”

    朱倬纮叽笑道:“你秦王是不怕死,可是别忘了,如果不是陛下让咱们出海建国,咱们此时不是好好的在大明当一个藩王?”

    朱聿键瞪了朱倬纮一眼,怒道:“胡说八道些什么?留在大明安稳?咱们陛下的性子你还摸不透么?”

    朱倬纮心中一凛,便讪讪的道:“王叔息怒,是小侄失言了。”

    崇祯皇帝什么性子,朱倬纮自问也能摸到一些——藩王想要安安稳稳的在大明当猪混吃等死,估计以后是没有这等好事儿了。

    就算是有,估计慢慢的什么降爵,罚俸,甚至于缩减封地一类的招数就该跟着招呼过来了。

    总之是不会养些没有用的米虫。

    朱聿键道:“把你的小心思都收起来,现在不比往日,正是咱们齐心协力打江山的时候,战阵之上刀枪无眼,贪生怕死只会死的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