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不按套路出牌
    郭允厚觉得很正常。

    陛下您老人家花钱如流水,说怼人就怼人,说要在陕西搞河道桥梁就搞河道桥梁,说要把常平仓堆满就得堆满。

    可是钱难赚屎难吃,您老人家现在要用钱的时候爽了吧?

    反正国库没钱,想打是不是?

    用您老人家的内帑啊,内帑有钱啊!

    那福寿膏,那掺了私货的盐,那烈酒,那福王家的财产,那唐王,庆王,秦王给上贡的好东西,哪儿不是来钱的?

    反正就一句话,打不打的,跟郭某区区一个户部尚书没啥太大的关系,咱老郭也不关心。

    只要不让国库出钱,您老人家赶明儿个就把全天下都给推平了,那也由得您开心。

    崇祯皇帝就这么被郭允厚的四个字给噎了回去,温体仁心中那个爽就不用说了。

    太爽了!

    你丫也有今天啊狗皇帝!

    当然,心中吐槽归心中吐槽,这种话要是当着崇祯皇帝的面说出来,满大明有这个胆量的估计都找不出来一个。

    大不敬,可是要诛九族的!

    温体仁躬身道:“陛下,如今已经是秋收之季,等准备完成之后,估计就入冬了。

    冬季征战实在是兵家之大忌,不如先开始着手准备兵器火药甚么的,等到来年开春之后再征伐辽东?”

    张惟贤却突然间开口道:“温大人过虑了。五军都督府准备征战辽东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只要陛下一声令下,随时可以集结出征。

    至于冬季用兵,张某也知道是兵家之大忌。可是如今我大明上下士卒皆有配发的棉衣,并不多么畏惧辽东之寒。”

    温体仁简直想把张惟贤的胡子一根根的拔掉算了,要不然都不解恨!

    你说的这些,老子也是知道的啊混蛋!

    知道归知道,最后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没钱。

    皇帝的内帑倒是有钱,可是你没看郭允厚说国库没钱时,皇帝陛下的那张臭脸?

    陛下摆明了就是不打算出内帑的银子了。

    你丫的现在还来煽阴风点鬼火,到底居心何在?

    张惟贤就是故意的。

    现在都几十岁的年纪了,身体又不好,如果不是御医三天两头的过来给自己调理身体,估计这时候都该准备往土里埋的事儿了。

    现在皇帝突然间就决定了掀了桌子征伐辽东,那等于就是在自己担任五军都督府大都督期间把辽东搞定。

    名存实亡的五军大都督府如今抖了起来,不管是怎么着把辽东搞定的,总之是在自己任内搞定的,后世史书上不管怎么写,都绕不过自己去。

    人这一辈子不就图个名利么。

    利,自己身为大名的英国公,不缺这个。

    现在就图个青史留名了。

    所以温体仁摆事实讲道理,对于张惟贤来说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自己这破身体,还能撑几年?

    崇祯皇帝现在不太高兴。

    别管是张惟贤想着征伐辽东,还是温体仁在这里讲道理,总之自己面临的情况没有任何的改变。

    国库没钱。

    至于内帑,可能其他人都觉得内帑里边有的是钱。

    可是实际上,内帑里的钱是不少,可是花起来也如同流水一般。

    皇家学院那边,老徐他们玩蒸汽机也好,弄其他的实验也好,反正花钱跟流水一般,一年下来就是上千万甚至于几千万两的银子。

    但是这笔钱,崇祯皇帝一点儿节省的意思都没有。

    在这上面节约,是给自己找麻烦——掌中雷,也就是简易版的手雷就是皇家学院弄出来的。

    也幸好有着毒盐和福寿膏的利润源源不断的流入内帑,崇祯皇帝才有底气让老徐他们不断的实验,包括火铳方面也一直在改进。

    甚至于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建奴拿钱买福寿膏,然后这些钱被拿来制造杀死建奴的武器。

    还有就是对于大明百姓的各项补贴什么的,尤其是崇祯皇帝现在动不动的就免赋——反正民间的田赋在崇祯四年以前是不用指望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