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人去楼空
    崇祯皇帝穿越之前,一直觉得康麻子微服私访记里面的麻子哥拿玉佩调兵纯属扯蛋。

    可是轮到自己了,崇祯皇帝发现居然也得这么干才行没有一个自己的信物,京城之中谁敢直接调拨一万骑兵交给一个死太监?

    皇后敢?还是张惟贤敢?

    不管是这两个人缺了哪一个人用印,最终的结果就是京营加上新军二十余万的大军,一个人都调不动!

    搞不好,王承恩会被人判定为矫诏而干掉。

    崇祯皇帝这回往四川跑,实际上是带了兵的,可是偏偏就只带上了锡伯部的三千骑兵,步兵根本就没带。

    理论上来说,这三千骑兵足以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护送崇祯皇帝到达任何一个附近的卫所或者回到京城。

    实际上来说也确实如此。

    但是用三千骑兵去围剿这个所谓的孔雀明王,崇祯皇帝觉得不太靠谱。

    叫住了王承恩,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命许显纯带京中锦衣卫一起过来。”

    崇祯皇帝觉得麻子哥私访记里面的麻子动不动就玩什么深入虎穴一类的招数,以前看的时候是他娘的有点儿意思。

    但是轮到自己当了皇帝,崇祯皇帝才知道那就纯属于无聊文人的臆想。

    一国之君总是跑出去浪什么的倒是正常,强汉之时的老刘家就是这样儿皇帝还好一些,可是那些个老刘家的太子就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

    到了老朱家的时候,其实也没强哪儿去。

    被称之为一代明君的朱瞻基那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到了正德皇帝的时候更是被民间编排成了段子,有了什么正德下江南,游龙戏凤的说法。

    当然,主体力量是那些个不要脸的文人,而老朱家的皇帝还都比较要脸,或者说有点儿傻缺的意思,居然不闻不问,就这么任凭编排。

    但是关键在于,不管是谁这么出去浪,护卫的力量总是带的足足的。

    老刘家的皇帝出门是带兵的,太子出门是带着虎符随时可以调兵的,老朱家的以前很少有人出宫,或者说不敢出去浪。

    但是只要是出门了,护卫的力度就不可能小。

    在这种情况下搞什么皇帝深入虎穴智擒某某不轨分子的桥段,根本就他娘的扯蛋谁敢让皇帝深入险境?

    脑袋不要了?

    反正崇祯皇帝不觉得连水都嫌凉的货色们要是有这个胆子,那大明朝的凉凉就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再说了,就算是官员们拦不住,皇帝自己就不怕死?

    死在战场上的皇帝跟莫名其妙死了的皇帝,那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最起码,一个是武帝,一个是灵帝,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至于河南府的锦衣卫,崇祯皇帝也不打算用了,甚至于连河南府的东厂西厂都不打算用了。

    出了孔雀明王这么号人物,而京中到现在都没有接到任何的信息,如果说河南府的厂卫没有出问题,估计傻子才会相信。

    接下来的时间里,崇祯皇帝干脆就在河南府的洛阳城里住了下来,平日里就在城中闲逛,不发一言,不出一语,该买的买,该逛的逛,总之和一个游学的士子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难得清闲的崇祯皇帝好好的见识了一翻大明此时的景色和气象,尤其是那些个小娘子。

    就崇祯皇帝这模样,放后世,估计一上街就会有无数的妹纸冲过来要微信要电话,毕竟什么明星男模一类的跟崇祯皇帝这种十几代基因优化下来的皇帝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但是大明的妹纸们就没有这样儿的了,胆子最大的也不过是偷偷瞧上几眼,等到崇祯皇帝的目光望过去之后,妹纸们就害羞的低下了头。

    崇祯皇帝觉得徐志摩那一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用来形容大明的妹纸们简直是太恰当不过了。

    虽然徐志摩匪号云中鹤,品行上面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恶趣味发作的崇祯皇帝在洛阳城中闲逛,时不时的就展开手中的折扇上面可是绘着春宫图的,然后再邪邪的向着那些个妹纸们一笑。

    等到妹子们脸色大变,呸一声后脸色微愠再转身走掉的样子,崇祯皇帝觉得这才是人生多好玩啊,比当皇帝有意思多了。

    当然,不当皇帝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就必须得把这个皇帝当到底才行。

    但是崇祯皇帝扮演浪荡公子的好心情很快就没了孔雀明王在城南显圣了。

    崇祯皇帝觉得显圣不显圣的,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手段而已,怎么这城中的百姓就那么喜欢看这种热闹?

    尤其是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的也在往城南而去,这就让崇祯皇帝的心里更不高兴了。

    什么玩意显圣能比本公子还帅还神圣?

    孔雀明王?

    你丫等着,朕早晚把你丫毛都给扒光,然后剁成块再下锅炖喽!

    恶狠狠的想着,崇祯皇帝便招呼一声道:“走,随公子爷去瞧瞧热闹。”

    跟在崇祯皇帝身后的方正化等人自忖就算是有什么风险,也能护的住崇祯皇帝的安全,当下便没有提出反对,直接随着崇祯皇帝往城南而去。

    等到了城南之后,崇祯皇帝才发现果然是孔雀明王显圣了南边厚载门外偏东边的位置,土里拱出来一尊玉制孔雀的雕像。

    当然,仅仅是拱出来一个头而已。

    冷笑一声后,崇祯皇帝就回到了城中。

    麻卖批的,就这么简单的小手段还想瞒得过朕的眼睛?不知道朕在穿越之前可是看过很多教材的?

    按照著名穿越者培训手册《极品家丁》里面所记载的资料来看,这孔雀雕像的下面要是没有豆芽一类的玩意,算朕输!

    左右不过是些装神弄鬼的玩意罢了,崇祯皇帝倒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其后更是没有再去看过孔雀雕像,只是专心的等着张之极带兵前来。

    崇祯皇帝自觉得自己知识面挺广,根本就没有再去看过城南的雕像,但是其他的老百姓可就喜欢看的很了。

    不光是看,对于土里长出孔雀这种事儿,被认为神迹也很正常所以现在已经有人在焚香膜拜了。

    人群之中,一个说不清是少妇还是少女的女子一袭白衣,宜嗔宜喜的脸上神色似笑非笑,对着旁边的红衣女子道:“咱们走吧。”

    红衣女子应了后,两人便转身离去,径直向着城内淳化坊而去。

    等回到了一间民居之后,白衣女子才开口道:“估计再有个几天,明王就能现世,该准备的,也要开始准备了。”

    红衣女子面带忧色的道:“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明王出世,又能改变什么?家人已经没有了,小姐你?”

    白衣女子却冷笑道:“反正都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左右不过一死罢了,反正那狗皇帝是别想就这么算了。”

    红衣女子叹息了一声,也不再劝说反正劝了也没有用,小姐如今已经走火入魔了。

    不过也正常,换成谁满门上下就只有自己因为在外而逃过一劫,剩下的都被砍了脑袋,这事儿都得在心里扎根刺。

    只不过有的人骨头软一些,会选择苟且偷生,而有人的会选择报复。

    小姐如今做出的选择,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只是选择的道路可能是错误的。

    从来就没有听说有哪个教派能靠着造反起家最后成功的。

    尤其是小姐弄出来的这个孔雀明王,明显就是承袭了无生老母的那一套说法。

    而自从白莲教创立以来,官府就从来没有一刻的放松,无时无刻不想着彻底将之打压下去。

    除了乱世之时,白莲教还能有点儿活力,剩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潜伏,或者小小的搞点事情,向来也不能成气候。

    如今小姐却搞出来这一套,明显也没有什么希望。

    只是自己毕竟是个被小姐收留的丫鬟,哪怕明知是死也要跟着自家小姐,如今就先让小姐多开心一下罢。

    城外发生的一切,崇祯皇帝并不清楚,也懒得去搞清楚。

    在崇祯皇帝看来,只要张之极的大军一到,挟万骑之威再加上周边卫所的步卒,想要剿灭了这什么孔雀明王也不过是反手之间的事儿,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儿破事儿去头疼。

    匆匆十余天的时间过去,张之极也带着一万京营的骑兵到了洛阳城外。

    崇祯皇帝则干脆选择了出城。

    洛阳府的屁事儿太多,从文到武就没有一个能完全相信的,这个时候还敢学习麻子哥留在城中才是找死的行为。

    极为痛快的命令万骑之中分出来一个千户所进城接管了城防之后,崇祯皇帝才摆明了自己的身份,大鸣大放的住进了宫城之中。

    顺便把河南巡抚,洛阳知府给召进了宫中。

    同时,新安,偃师,孟津各地的驻军也被调集了过来。

    淳化坊中,红衣女子满面忧色的对白衣女子道:“小姐,皇帝突然到了洛阳,咱们?”

    白衣女子却冷笑道:“那又如何?先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掉,告诉咱们的人都放弃行动,那狗皇帝总不可能一直留在洛阳城中。”

    等红衣女子应了后,白衣女子又接着道:“敬菡,你说我模样如何?”

    名字叫敬菡的红衣女子虽然好奇白衣女子突然间问出来的问题,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小姐自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天下间再找不出这般漂亮的女子了。”

    白衣女子轻笑道:“那你说,若是有人把我进献给了那狗皇帝会怎么样儿?”

    红衣女子却是干脆的拒绝道:“不怎么样!小姐,您把这事儿想的太容易了。

    那皇帝自从登基之后就没有大选秀女以充实后宫,这时候如果有人把小姐献上去,那皇帝岂能不起疑心?”

    白衣女子恍然道:“不错,这时候确实不宜轻举妄动,而且那些人也未必有那个胆子让我涉险。

    既然这样儿,你让人去通知一下,安排一下那狗皇帝与我偶遇的机会,就说去要看看那狗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妖魔鬼怪下凡祸乱人间来了。”

    红衣女子无奈的劝道:“小姐,那狗皇帝住在宫中,又怎么可能出来?而且他又调了周卫的卫所军前来洛阳,摆明了是对我们有些了解,这种关键时刻他还会出宫不成?”

    白衣女子笑道:“怎么不敢?似这种狂妄自大之徒,只要在城中大索教徒而不得,必然就会放心的出来,到时候机会且有的是。我家满门上下老小的仇,也就有机会得报了。”

    红衣女子劝道:“小姐,这么一来,您可就要**给那狗皇帝了?”

    白衣女子道:“那又如何,人早晚都是要死的,能大仇得报,我心愿便了了,区区一副皮囊罢了。”

    说完之后,白衣女子又接着道:“你直接按我的吩咐去做吧,就等那狗皇帝出宫的时候与他偶遇了。”

    白衣女子想的没错,却也没对。

    大索全城是肯定的,崇祯皇帝对于这种装神弄鬼的玩意一向是敬谢不敏历史上搞事情的大多是这些个玩意,趁着现在还没有出现苗头,必然是趁早处置才是。

    但是想要创造偶遇的机会却是不可能了。

    洛阳知府已经被许显纯带走炮制去了许显纯不相信有人能在自己的手底下死抗着不说。

    至于洛阳本地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也是该清理的清理了一番知情不报,是为死罪。

    更何况这些家伙跟这什么孔雀明王还勾搭到一起去了,打算搞事情,那就更不可能原谅了。

    一番锦衣卫的家法执行过后,结合这些有问题的厂卫所招供的内容和洛阳知府陈耘的口供,最后的目标都指向了一处,淳化坊。

    虽然根本就不知道孔雀明王到底是个什么人,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但是淳化坊做为孔雀明王的大本营肯定是没错的。

    只不过等许显纯带过来的锦衣卫扑向了淳化坊时,最为可疑的那一间院子已经是人去楼空,连个影子都没有抓到。

    ps:推荐《三国之无赖兵王》《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还有本书读者的作品:《撼鼎》简介:京城国贼作乱,九州战火纷起,官民士子无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恰恰是这天下大乱,你我才能立下不世功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