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突如其来的艳遇
    “亲爱的,快过来嘛”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制服的女人面带春意的看着陈升,向他勾了勾手指。

    陈升大口的咽了几下口水,快步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上下其手。

    女人盈盈一握的腰肢不停扭动着,陈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胸前的两座山峰。却被她用手指挑住了下巴。

    “死鬼,人家不好看吗?就只会盯着人家的身体。”陈升看着她的脸蛋,如若牛奶般白嫩的皮肤,深邃的眼睛和因混血而显得极具异国风情的五官。

    不由得傻傻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好看。咋能不好看呢。快来亲一个。”

    说着就将自己的嘴唇靠了上去,然而就当他终于要一亲芳泽的时候。

    “啪!流氓!”

    陈升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耳光猛然惊醒,他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正死死的抱着自己刚刚在梦中见到的女神。

    而女神却面带愠色一脸英气的看着自己。

    “嘿嘿嘿,做梦了做梦了,不好意思。”陈升讪讪的缩回手,坐直了身体。

    一旁的女神扫了一眼他的制服。没好气的嘟囔道。“你也算个军人?”

    陈升自觉理亏,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偷偷搓了搓手指,心想道。“可真软啊。”

    女神看他一脸猪哥相,皱着眉头,向旁边坐远了一点。就在这时,火车上的广播响了起来。“下一站,r城火车站,请各位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陈升闻言连忙站了起来,从座位下面拿出自己的背包。

    而他身旁的女神也站了起立,想要拿下头顶的行李。陈升见状殷勤的凑上前,帮她拿了下来。

    然后搭话道,“嘿嘿,美女,你也是这站下车啊,真巧。咱俩是不是老乡啊?”

    然而女人却从他手中抢过行李,然后白了他一眼。“谁跟你是老乡,我来是工作的。”

    陈升还想在说些什么,可对方却不由分说的拿着行李走到了出口。陈升只能撇了撇嘴,嘟囔道,“人长得这么好看,脾气怎么这么差。”

    但到久违的回家之行很快就冲淡了他那点不开心,陈升拎着自己的包裹兴高采烈的下了车。

    走出车站,看着和自己印象中截然不同的r城。陈宇有些茫然,多年的军伍生活让他对曾经的故土有些陌生。

    “这他妈老周在哪啊?”陈升挠了挠头,左顾右盼的找寻着说好来接自己的人。“这王八蛋多半又是喝多了在家睡过了头,等我见到他我非把他牙给打掉了不可。”

    正念叨着,他便闻到迎面而来的熟悉香味。

    陈升一抬头,就看到之前在火车上坐在他身旁的女人正快步向他走来,之前坐着还看不清,

    这迎面而来。女人修长而洁白的大腿无比显眼。

    “娘咧,这要是能睡上一觉。我可是能跟老周吹上一年。”

    陈升正兀自的在那意淫着,女人已走到了身前。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脚尖微微踮起,把头靠在了陈升的肩上。

    “抱住我!”

    陈升瞪大了双眼,“这什么鬼!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女神作态,这就钻到怀里来了?!

    “抱住我!”

    见陈升没有动作,女人语调提高再说了一次。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陈升再不想前因后果,毫不犹豫的抱紧了怀中的女人。

    好香!

    好软!

    即便是隔着两层衣服,陈升也能感受到女人胸前的两座山峰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

    而女人靠在自己耳边的小嘴接连不断的呼出阵阵热气,吹得陈升只觉得神游天外。

    就在陈升以为这就是幸福的极限的时候,女人向后微微撤出一点身体,然后对着陈升说道,“吻我!”

    “这,嘿嘿嘿,这不太好吧。咱俩这才认识多久,是不是进展有点快?”陈升挠了挠头,一本正经的问道。

    女人白了他一眼,“费什么话!臭流氓装什么正经人!”

    陈升闻言有些不乐意了,好啊,叫我流氓,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流氓!

    陈升两手分开,一只扣住女人的颈子,另一只则攀上了她的翘臀。嘴唇则紧紧的印在她那张樱红性感的小嘴之上。

    尤甚之下,更是用舌头挑开了女人的牙关。女人显然是没想到陈升如此大胆,身体顿时僵住。气息也变得紊乱。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陈升。

    陈升一脸得意,不理会她的表情,而是用右手狠狠地捏了几下她的翘臀。

    “王八蛋!”

    女人含糊不清的骂道,但却没有挣扎。任由陈升上下其手。

    足足亲了好一会,女人猛地挣开陈宇的怀抱。双手用力地抹了几下嘴唇,恶狠狠的对着陈升骂道,“真没看错你!臭流氓!”言罢匆匆离去。

    陈升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起来“诶嘿,明明是自己投怀送抱,还说老子是流氓,我看你才是流氓。”

    就当他心满意足的想要离去时,却敏锐地看到,在女人的身后两个身着黑色西服带着墨镜的光头大汉紧随其后。

    “哦,原来拿我当道具用了。”

    陈升摇了摇头,抿起嘴角邪魅一笑的跟了上去。

    ……..

    在车站外的一条小巷里,两个黑衣男将唐婉夹在中间。

    “你的身份是什么?”脸上一道刀疤的男人恶狠狠的问道。

    “你们是谁?!为谁么抓我!我就是个普通游客!”唐婉一脸紧张的回到。

    “呵呵呵,普通游客为什么要跟踪我老板?上火车之前就发现你了。别挣扎了,你逃不了的。我们两兄弟对付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可是很厉害的。”

    “哈哈哈…”

    两个黑衣男相视一笑。

    “哦?那你们对付帅气男人厉害吗?”

    一声轻佻的问话在巷子入口响了起来。刀疤男眉头一皱回过头来。陈升歪着脑袋叼着根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你是谁?这没你的事,快点滚。”

    陈升挠了挠头,怎么滚?横着还是侧着?要不你给我演示一下?

    唐婉气的咬着牙喊道,“你在这逞什么英雄,这不是你能对付的!你快走!”

    刀疤男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指着陈升的脑袋咧着嘴说道。“唉,刚才让你滚你不滚,现在你滚不了了。”

    “哦?”

    陈升站在原地,看着枪口毫不颤抖。站在原地一记鞭腿抽了过去。

    “噗!”刀疤男甚至没有看清他的举动,鞭腿已经狠狠的甩在胸口。众人只听见“嗖”的一声。他便被横着踹了出去。

    “彭”伴着一阵尘土飞扬。长毛实实在在的摔了个狗啃屎。另一个黑衣男顿时懵了,刀疤男的反应有多快他是知道的,可一个照面就被陈升打趴下了。

    这家伙他妈,强的。

    “简直不是人!”

    陈升不屑的笑了笑,“是这么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