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晚宴
    “这小子干什么去了?说好的六点半,这都六点四十了!一会他要是来了我一定要狠狠地骂他两句”唐婉穿着一条白色的床裙拄着下巴靠在桌上,烦躁的敲着自己的手表。等待着陈升的到来。

    就在她在心里第三次提起离开这里的念头时,一个令她熟悉却又有些讨厌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小婉,你怎么在这?”

    唐婉回过头,看着面前这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衣着光鲜,脸上却挂着一副令人恶心的笑容。但令人奇怪的是他的手臂挂在胸前。绑着一层厚厚的石膏。

    “吴少爷,我说过多少次了。请你不要叫我小婉,我们之前没那么亲近。我在这等我的朋友,如果没事的话请您离开。”

    吴少爷的眉毛微微跳动了两下,但神色却没什么变化。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婉,咱们两家是世交。你我又是青梅竹马,为什么总是那么疏远?”

    唐婉皱着眉头说道,“世交也是你我祖辈之间的事情,和咱俩有什么关系。我说了,我对你没兴趣,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吴少爷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但唐婉却并没有注意到。她低下头看了看表,发现指针已挪到六点五十。暗暗打定了主意,决定离开这里。

    然而吴少爷却抓住了她的胳膊,“小婉,我看你朋友可能是不会来了,不如和我一起吃吧。”

    唐婉内心怒火大作,想要挣开吴少的纠缠。然而抖了一下,却没有抖开。就在她犹豫着是不是要动手的时候。一个轻佻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哟,真巧啊。”

    就在听见声音的瞬间,吴少爷猛地撒开手。在周围的桌子上随便捡起一把餐刀持在胸前,一脸慌张的看着陈升。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他嘚嘚瑟瑟的颤抖着。

    陈升泛起一阵坏笑,慢慢的走向吴少爷。他那诡异的笑容此刻在吴少爷的心里仿佛恶魔一般,终于。他忍不住内心的恐惧,丢下餐刀转身向门口跑去。

    唐婉一脸震惊的看着吴少爷跑出去的背影,然后转过头对着陈升迟疑的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陈升毫不客气的坐在座位上,随手扯起一张餐巾擦了擦手。“没什么情况啊?他可能是有病吧?恐惧陈升症?”

    “鬼扯!”唐婉见他又没正形翻了个白眼坐了下来。“你干嘛去了?来得这么晚?”

    “咳咳咳咳,那个什么。我堵车,堵车。”陈升有点心虚的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东西。其实他早就到了餐馆,但是到了楼下之后不知道是精虫上脑还是昨晚春梦做多了。鬼使神差的跑到周边的无人售货店买了一盒套套。

    当他恢复理智之后连忙赶了过来,结果一上来就看到刚被自己收拾过一通的吴林正在那纠缠着唐婉。

    唐婉疑惑的打量着陈升,但见他抱着菜单一幅认真点菜的模样只能作罢。轻轻地拍了拍手,召唤侍者。

    “先生,女士。您好,请问您要点些什么?”

    唐婉看了看菜单说道,“博古斯海皇塔配鹅肝松露,勃艮第香草汁焗蜗牛,法国栗茸南瓜汤,再要一份西冷牛扒。就这些了。”

    陈升一脸茫然的听着唐婉点的单。就看到侍者对着他问道,“那先生您呢?”

    “恩……”陈升沉吟了一会。

    “肉,熟的,先来十份。”

    “噗,正在喝水的唐婉听见陈升的话忍不住喷了出来。哈哈哈哈,你要不要这么实在啊。”

    陈升送了耸肩,“你说请我的嘛!当然要吃喜欢的了!”

    “哈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在唐婉的印象里,男人要么是油头粉面挂着恶心笑容的跟屁虫,要么是因为自己女性身份而总是轻视自己的人。还从没见过陈升这种。复杂的人。想到这,她不由得笑的更开心了。

    坐在她对面的陈升被她笑的一脸茫然,有那么搞笑么?这女人笑点真低,果然长得好看脑子就不好使。陈升暗搓搓在心里念叨着。

    然而相谈甚欢的两人却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一双眼睛正充满怒火的盯着他们。“呵呵呵,婊子,刚才还跟我一本正经的。这会笑的这么贱。老爷子都不让我动那个陈升,那家伙身份肯定不一般。呵呵,这婊子肯定是为了他的背景才和他在一起的!”

    吴林阴仄仄的嘟囔着,在他身边站着的。正是那日在周明家被陈升踹断胳膊的长毛。长毛见吴林心情不悦,连忙凑上前,低声说道。

    “吴少爷,咱们要不要。搞那个姓陈的小子一下,给您解解气?”

    吴林闻言反手就是一巴掌,“你他妈是聋子啊?我刚才不是说了么,老爷子不让动他!傻逼!”

    长毛挨了一巴掌,但脸上谄媚的笑容却依旧不变,“那吴少爷,我们搞一下那个娘们?”

    吴林没有回头,直接又一巴掌扇过去,“你他妈知道她爷爷是谁吗?让我动她,你是要害死我?”

    长毛一连挨了两巴掌,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但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吴少爷,我有个主意。咱们给那个娘们下点药。然后我给那个姓陈的支开,等药效发作了你就趁机下手。接着咱们再把这事推给那个姓陈的,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你他妈!”吴林下意识的抬起手,长毛连忙闭上了眼睛。然而他却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巴掌。吴林阴仄仄的笑了起来,“你他妈的很聪明嘛,那就按你说的办,今天晚上老子就要弄了这个娘们。哈哈哈哈”

    长毛见状连忙附和起来,跟着吴林一同开始大笑。

    ….

    陈升和唐婉在一番交流后发现彼此十分投机。聊得很是开心。

    “就是说,你其实是在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服役?”唐婉饶有兴致的问道。

    “抱歉,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一个军人,其他的没办法告诉你”陈升坏笑着重复了一遍唐婉曾说过的话。

    唐婉捂着嘴笑了起来,“你啊你啊,永远没个正形。”

    陈升拿餐巾抹了抹嘴,站起身笑呵呵的说道。“要是永远一板一眼的不是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了么?我去上下厕所,一会回来。”

    唐婉点了点头,拿起酒杯自己慢慢的喝了起来。

    陈升微笑着走进厕所,给镜子里的自己竖了个大拇指,自言自语的说道。“陈升你可真是撩妹大师。”然而就在这时,他透过镜子的反光看到,在自己的身后长毛的身影一闪而过。

    “恩?”因为打断了那小子的胳膊,所以陈升对他印象很深。见他出现在这里觉得有些异样,随即追了出去。他慢慢的跟在长毛的身后,走了好一会,直到长毛下了楼。走进一家药店买下一包感冒药。

    “是我多心了?”陈升自问道。然而接下来,一阵强烈的不安感猛地袭来。

    “不好,唐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