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孙女婿?
    陈升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抖着腿,他没想到那个傻大个铁柱直接带着他进了r城的部队大院。在联想到之前铁柱说的“首长”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他不停地向坐在他对面的唐婉使者眼色,想问她些问题。可唐婉却只是低着头,一直咬牙切齿的念叨着什么。

    并没有等待太久,陈升便听见了一阵沉稳而有力的步伐。他抬头望去,看见一个身材矮小却昂首挺胸的老人披着一件军大衣走了过来。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唐婉看见老人立刻站起身,有些生气的走了过去。

    “我怎么能这样?!我不这样我是岂不是永远都不知道这件事了!铁柱都和我说了!这还没结婚就跑到一起了,成何体统!”老人的语气没能镇住唐婉,倒是把陈升吓了一跳。

    在部队多年,他早就养成了看见上级就紧张的习惯。更何况这老人的声音浑厚有力,气势更是极强。不等唐婉插话他就连忙张嘴,“首长!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老人闻言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面带愠怒的说道,“我想象的是什么样啊?!看你样子也是部队出来的。什么作风!”

    陈升被老人劈头盖脸一顿猛批愈发的紧张起来,他刚要继续解释。就听见老人对他说道,“哼!跟我来书房!我要好好问问你!”

    唐婉见状连忙说道“爷爷!”

    然而老人却没有理会她,只是示意陈升跟上他的脚步。

    陈升紧张的甚至路过唐婉身边时都没敢多看一眼,只是小心的跟着老人走了书房。

    唐婉的爷爷站在书桌前,示意陈升关上门。陈升惴惴不安的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像对方解释发生的事情,可就在他关上门的同时。

    “快快快!快说说你和她处了多久了?!”

    恩?陈升一脸茫然的看着表情和神态与刚才完全不同的老人。“您说什么?”

    老人一脸焦急,“哎呀,你咋这么墨迹啊!我是说,你和我孙女处朋友处了多久啦?我还以为这小丫头让我带的太老实了,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不是看不上就是不喜欢,没想到啊,嘿嘿嘿嘿。”

    陈升觉得自己大脑回路似乎有些不够用,在他记忆中的那些老首长。似乎都是一板一眼一本正经,好像没有这么,这么脱线的。

    “您是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陈升犹豫的问道。

    “小王八蛋,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看不上我们家小婉?!”老人的语调猛然拔高。

    陈升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呢?唐婉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华都那么出类拔萃,我怎么可能看不上她?她看不上我还差不多。”

    老人挥了挥手,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娘咧个屁的,都睡到一张床上去了咋还能看不上你?虽然你们现在这些小娃娃的事情我不太懂,但是我们家小婉可不是那种女娃。”

    陈升连连挠头,“首长,我们……”

    “停停停,叫什么首长,叫爷爷。”老人对他说道。

    陈升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他轻舒了口气,慢慢的说道。“爷爷,我们没睡在一起,我们就是…..”

    “就是在一个屋子里,‘恰巧’都睡着了是吧?我们那年头都不用这个借口了。小王八蛋,你就承认了吧。哈哈哈,啥时候能给我生个玄孙啊?”唐婉爷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接连打断陈升说道。

    陈升默默地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爷爷,我们是处朋友了。处了大概有三个月了。但是唐婉现在主要还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所以感情就,顺其自然了。”陈升毫不犹豫的编出一套谎话。

    老人同情的拍了拍陈升的肩膀。“唉,这娃啥都好。就是这个好胜心太强。不过这点随我。但是爷爷和你说,小婉毕竟是个女娃,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陈升连连点头称是。忽的他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情不自禁的问道。“爷爷,你从进来就一直要我承认我和唐婉的关系,可是你也不了解我。您就不怕我是个别有用心的人?”

    老人闻言笑了笑,然后坐在了凳子上。他看着陈升的眼睛笑眯眯的说道,“爷爷我这么多年阅历,看人还是准的,行坐有气,错不得。”

    陈升刚要谢谢老人的夸奖,却猛地感到一阵无比强烈的危机感。宛如生物在遇到危险时所能触发的第六感一般。他在面前的这个矮小枯干的老头身上,感受到了这种压力。

    老人依旧面带笑容,但在笑容之下却仿佛藏着一只猛虎一般。他慢慢的对着陈升说道“更何况,就算你是颗歪苗子,我唐肃也能把你,掰过来。”

    老人的话说完的一瞬间,所有强大的压力与威胁顷刻间荡然无存,如果不是自己后背的冷汗,他都会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哈哈哈,别紧张。我看你很像颗好苗子嘛。好好和小婉交朋友,爷爷支持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陈升。”陈升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然而当老人听见陈升的答案时,却猛地一愣。

    “你叫陈升?和那个蓝盾安保公司的老板是朋友?”

    陈升显然没想到老人能知道这些,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人见状却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有意思。去吧。出去找小婉去吧。别走啊,留下来。晚上一起吃饭。”

    待陈升出去后关上了门,老人开心的自言自语起来。“吴老狗啊吴老狗,看来你这条老野狗还是比不过我这只大老虎。哈哈哈,生孙子有啥用啊,我这大孙女可给我拐回来个宝贝。”

    “爷爷跟你说的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见陈升出来唐婉连忙上前说道。

    然而陈升却只是表情诡异的盯着她。

    “你看我干什么啊?爷爷打你了?不能吧?”唐婉疑惑的问道。

    陈升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走到沙发旁。就在唐婉想追上去问个究竟的时候,爷爷却在书房里大声的喊了起来。“铁柱子,把我藏的那两瓶老酒给我拿出来,今天晚上我要和我孙女婿喝两杯。”

    “孙女婿?!”唐婉一脸惊愕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