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原委 二
    “哈哈哈哈!可笑,只要不是自己下的手,那就不是罪犯了。这世间的规则竟成了这样吗?他明知道自己会给那些无辜者带来危险。

    却仍旧一意孤行,只为了所谓的‘作战目标’就可以无视他人的生死吗?!”哑巴梗着脖子满脸怒火的大声吼着。

    唐老爷子见他的样子不由得怒火冲天,想要上去斥责他的言论。然而却被一旁的吴青山轻轻拦住。

    “不用在说了,我自己的责任,我自己担起来就好了。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错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心怀愧疚惴惴不安。”

    “老狗,你?”唐老爷子听着吴青山的话语满脸的不可置信。在他看来,无论当初吴青山是用怎样的心思做出的那些决定。

    都是上一代的事情了,而哑巴却是吴青山实打实抚养成人的。因为两个不着边际,甚至未曾见面的人而去仇恨一个抚养了自己的‘父亲’。岂不荒唐?

    可很明显的,吴青山并不这样觉得。他缓缓的叹了口气,对着哑巴悠悠的说道。“你说的对,我因为作战目标而刻意忽略可能的附加伤害,这就是我的错。

    甚至可以说,我才是害死你父母的真凶。这份罪责,我理应承担,也理应让你知晓。可我畏惧了这么多年,都用逃避来解决。

    导致你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这也是我的错。你的一举一动其实早有预兆,你自幼便是我一手抚养长大,你有异常我应当察觉。

    可我却因为内心的惶恐而忽略了这一切,装作天下太平的模样。以至于我们最终兵戎相见。这同样,是我的错。”

    哑巴听着吴青山缓缓的说着,呼吸却愈发的沉重起来。他想过无数次当自己失败后,吴青山会用怎样的态度面对自己。

    或悲或喜,或怒或癫。可他没有想到,这个一头银丝的老人,这是么,淡然。

    的确,吴青山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可在说出口时,却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情绪。仿佛只是在简单的陈述一件事实罢了。

    哑巴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不由得大声的喊道。“别在那里惺惺作态了!”

    吴青山听了他的声音,忽然抬起了头。对着他微微一笑,哑巴却因他这一个简单的笑容,而了楞在原地,因为他在吴青山的双眼之中看不到一丝的动摇。全部都是,满满的,坚定。

    “我没有惺惺作态,我承认,我做错了。但这不是说我后悔了。

    我没有后悔因你的优秀而将你作为我遗嘱中的主要继承人。

    我也没有后悔因愧疚将你从战场上带回,却因为喜爱而将你抚养长大。

    我更没有后悔为了完成作战计划而从你父母的村庄附近穿行。

    我只是在说,我错了,理应受到惩罚。所以在之前我选择了躺下,放弃所有抵抗。任由你进行复仇,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并不像我一样坚定。

    你不想弄脏自己的双手,背上弑父的罪名。你也怕像我一样,会因为愧疚而虚度半生。所以在那些杀手统统失败后,你才被迫选择亲自出手。

    我本以为你是最像我的那个孩子,却没想到你只学了皮罢了。我的确是想的多一点,看的远一点。做事周全一点。可你以为,我到今天这个地步,靠的是这些么?

    不,我靠的是。坚定,和果决。以及永不后悔的信念。所以,既然你都没有想好你的目标究竟是什么,那么我不能如你的愿。我还会继续活下去。”

    哑巴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吴青山会如此坦然的说出这样一番话,也没想到他的每一句话说的都如此精准。

    的确自己迟迟没有亲自下手的原因,的确是因为自己的怯懦。他害怕在自己双手染上鲜血后一样会因愧疚而痛苦终生。

    可即便如此,即便吴青山说的都是对的。他也不能让他就这样简单的赢了。哑巴缓缓的站起身。

    一旁的唐老爷子见状不由得加强了警惕,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意识也有些游离,但毕竟是有了反击之力。

    然而哑巴却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摇了摇,举起双手轻轻的鼓起了掌。“不愧是凶狼,这么坦然。境界这么高,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想杀你的不止我一个。你还会这么坦然么?”

    吴青山听着哑巴的话,神色不由得微微一沉。“什么意思?”

    哑巴指了指旁侧的陈升和王探员,“你可以问问他们。”

    看见哑巴指向自己,陈升不由得顿时尴尬了起来。在见到吴青山审视的目光之时,他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思量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一旁的王探员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了,开口打破了尴尬。“您的孙子,吴林。其实也参与了刺杀。我们就是在他藏身处的监视器里看到了你们遇险。所以才来支援的。”

    吴青山听了王探员的话,神色却丝毫没有变化。仿佛早已料到一般,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那你们抓到他了么?”

    陈升摇了摇头,“他有整条船每个角落的监控信号,所以在我们抓他去之前跑掉了。不过他走之前特意把监控调到了这个舱室。我想也许是…….”

    吴青山听懂了陈升话中的意思,却只是自嘲的摇了摇头。“为什么我的孩子们,就没有一个像我的呢?做事优柔寡断,瞻前顾后。我哪里是这个样子。”

    哑巴见吴青山如此淡然的神色不由得有些慌张起来,他歇斯底里的大喊道,“吴青山!你还要继续装高人下去吗?你大儿子死了,二儿子叛逃了,我和吴林要杀你。

    你已经没有任何亲人或者继承人了!只要你一死,你们偌大的吴氏集团顷刻间就会崩塌。你一生的心血即将付诸东流!你就一点触动都没有吗?!”

    吴青山耐心的听完了哑巴全部的吼叫,然后轻轻地笑了笑。“我为什么要有触动?我这一生奋斗不过是为了追求那种成就和喜悦罢了。待我死后,吴氏集团就算是天崩地裂。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