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原委 三
    哑巴看着淡然若定的吴青山,身体颤抖了许久。嘴角不停地闪动着,片刻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颓唐下去。“我隐忍了数十年,可最终却连你的心绪都不能动摇,我输了。”

    吴青山看着他的眼睛,久久不语。其实这个纵横一世的老者。也并没有完全如他所说。丝毫触动都没有。

    在失去了所有的挚爱亲人之后,他感觉道一种难以言喻的萧瑟之感。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自己一人般。空虚异常。

    在看完了这一出大戏之后,一旁的陈升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狼爷。虽然我知道你们有很多恩怨纠葛,你也不怕死。但是,我们能不能先把精力放在寻找吴林身上。

    这小子做了两手准备,他在整条船上安装了大量的炸药。以防止刺杀失败之后,被你发现他参与了这件事。

    这条船上可不止有咱们几个,还有大量的r城精英,他国情报人员。船只一旦发生爆炸,我们是来不及疏散这些人的。很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外交危机。“

    唐老爷子听后不由得点了点头,上前扯了扯吴青山的胳膊。“我孙女婿说的没错,你的事先搁置到一边。我们目前首要的问题还是要把船安全的开回去。”

    吴青山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走到哑巴身前问道,“既然你已经失败了,就没必要在继续下去了,

    我知道你的目标只是我一个人。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如果你还有怨怼我们可以在回去之后解决。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的协助。”

    哑巴抬起头看了看吴青山,不由得笑了起来。“你未免太小看我了,输了就是输了。我吴廷礼输的起。数十年的苦工却没有料到你的本性。

    你施舍给我的胜利,我怎么可能会去要。帮你的确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在上岸以后,我会离开r城,就此我们分道扬镳。你不能对我阻拦。”

    吴青山点了点头,“那是自然,我留你在身边是因为将你视若我儿,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我也不可能毫无芥蒂的继续相信你。你若要走便走罢。”

    哑巴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真的理性到,完全不会受情感干扰呢。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吴林的去向我也并不知晓,其实这小子才是真的像你。

    他做任何事都会百般计划,给自己留下很多余地。我和他合作的时候他一向谨慎,从不出面。甚至都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所以,我其实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但是据他所说,炸掉邮轮会是他最后的手段,因为一个人逃回陆地,而且毫发无损。即便是他也需要复杂的解释。

    因此,他将炸弹更改成了计时模式,并且会一直呆着船上。直到爆炸前的短时间内才会撤出。

    在回道陆地后,如果后续人员前来检查,会发现他也是临时逃跑。这样自然会洗掉他的嫌疑。”

    陈升闻言不由得眼神一亮,“也就是说,他轻易不会主动按下起爆器,而是会等待计时结束,炸弹自动爆炸?”

    哑巴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陈升微微笑了起来,然后对着一旁发呆的王探员说道,“我想我知道他在哪了。”

    “在哪里?”王探员不由得问道。

    陈升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来对身后的吴青山等人说道,“请各位坐好。”

    众人不由得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陈升突然从王探员腰间抽出他的手枪。不由分说的对着舱室顶部猛地射击起来。

    “砰砰砰!”

    子弹的声音撞击在舱室顶部,发出阵阵巨大的回响。即便是一直板着脸的吴青山也不由得吓了一跳。“小友你在干什么?”

    然而话音未落,他就目瞪口呆的看到。在陈升枪击的弹痕中央,一块铁板重重落下。而吴林则随着铁板,狠狠的摔落在地。并发出阵阵惨叫。

    “这……”唐老爷子看着突然出现的吴林不由得顿时失语。

    陈升把手枪插回道王探员腰间的皮带里。然后拎起一副手铐,笑眯眯的走上前,一把铐住不停喊痛的吴林。看着他流血的右腿一脸坏笑的对他说道,“不好意思,有一枪好像打歪了。”

    然后转过头,对众人解释起来。“其实在刚进到这间舱室的时候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进行刺杀。明明有很多短,掩体更少的走廊。

    选择那些地方无疑会将刺杀的阻碍降低。可杀手们却选择了这样一条不但路径狭长,而且掩体众多的走廊。也就是说,这里肯定有特殊的地方。

    通过刚才吴廷礼的话,我发现。原来他并不是暗杀的主脑。他说‘吴林才是最像狼爷的人’。虽然你不承认,但是即便到了现在,你对狼爷的态度也是敬仰。

    所以你说吴林像狼爷,也就是无形的告诉了我,吴林其实才是这次暗杀的主脑。而他选择了这条走廊。也就是说,这条走廊对他有一些特殊的意义。”

    “可是特殊意图也有很多种啊,也许是这个走廊的灯光更好熄灭,更隐蔽之类的呢?”王探员不由得接话问道。

    是的,所以我并没有多想。直到吴廷礼说,吴林会留在船上直到爆炸计时结束前。并且不会轻易按下起爆器。因为那样会加重他的嫌疑。

    这也就是在说,吴林必须留在一个便于撤离,而且可以始终监控我们动向的位置。因为我们之前在监控区域找到了他一次。

    以他那样谨慎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再一次藏在监控区域内了。他会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观察动向。也就是,亲眼看。

    而且,在因为监控区域已经被我们掌握,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藏在有摄像的位置。

    再加上这个船舱的正上方,正好是甲班上。逃生船的位置。把这些细节一联系,自然就可以知道他其实一直趴在我们的头顶上。默默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