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争执
    “快快快!动起来!”陈升看着面前缓慢移动着的人群内心已然焦急不堪。距离船上的炸弹自动引爆只剩下了十五分钟,而那个叫谢利的小疯子很明显不会在最后一秒才启动引爆程序。

    所以看起来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是面前的人群只疏散了一半还不到。因为怕慌乱会降低疏散效率,所以陈升对这些人说的礼厅的空调失灵。所以需要大家转移。

    可他却没想到,这些人的确是没有失去秩序变得慌乱。但是却也没有产生应有的紧迫感。甚至他还能看到,在队列之中。还有几个中年人正拿着酒杯,慢慢悠悠的踱步着。

    正在陈升心急如焚的当口,队伍之中好死不死的产生了一阵慌乱。在礼厅的出口处似乎发生了一起争吵,甚至堵住了大门。

    “这群混蛋!”陈升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快步的走了过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陈升一边走近混乱发生的地点,一边出生询问道。才一挤进人群,他就看到了一个正蹲在地上抱着一条小狗的女人正在不停的哭泣着。

    而在这女人的身前,两个男人正在不停的撕扯着。陈升看的一头雾水,但还是上前拉住正在打架的两人。“你们这是做什么?咱们正在撤离这里。怎么还打起来了?”

    听见了陈升的话后,右侧那个一脸横肉看起来像个土匪的中年男人不由得愤愤的说道。“他们都是一群神经病!”

    在听见了中年男人的话语后,左侧那个皮肤白皙,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青年顿时不乐意了,“谁神经病!你才是神经病把!暴发户!”

    原本就不了解事情原委的陈升此时听的更蒙了,“停停停,你们两个先住嘴,一个一个说。”他说着走向那一脸横肉的男人问道,“你说,怎么回事?”

    “我隔这好好走着,完了人多。我也没太注意,就走到了这个女的身边,完了那条狗伸头就咬了我一口,我一顺手就把她推倒了。

    我一看见她摔倒了,立马我直接就道歉了啊,结果这俩精神病不依不饶的。

    还让我给那个狗道歉,完了还骂我说我畜生不如。大兄弟,你给评评理,这事是我不对,我把人家推倒了,但是因为那狗咬我啊!

    你说谁被咬了能不顺手杵一下子啊,再说了啥玩意就让我给狗道歉啊,还骂我畜生,我一生气。就跟他干起来了。”

    那男人才说完,那个斯文的小青年便顿时破口大骂起来,“我骂你怎么了啊?你就是畜生不如!凭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们狗狗道歉啊,我告诉你,我们狗狗也是生命。和你一样,没准比你还高贵呢,暴发户。”

    那中年男子顿时怒火中烧,就要上去锤他。结果被陈升拉住了。陈升走到那小青年身边皱着眉头说道,“这事我差不多也清楚了,他的确是不对,把这位女士。

    但是人家也给你们赔礼道歉了呀。更何况人家也没追究你们狗咬人的事情,这已经是人家让步了啊。

    这样吧就算这个事你们扯平了。各退一步,我们现在正在撤离。不要因为这点琐事耽误事。”

    陈升原本以为自己一番话便能大事化小,却没成想,那青年听了自己的话后。竟顿时火冒三丈,梗着脖子跟自己喊了起来。

    “小事?!你管这叫小事?狗狗咬人那是天性,他控制不了的。再说了,哦,人被撞了就有赔偿。狗就没有,凭什么?狗也是生命啊!”

    旁边的中年男子指着撒泼的小青年对陈升说道,“老弟,你看到了吧。这俩家伙就这么跟我耍无赖的。”

    陈升按了按中年男子的肩膀,“消消火,消消火。”然后一脸黑线的看着小青年问道,“你刚才这个话里的意思是。你说你女朋友,和那个狗一样呗?”

    那青年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我们都是生命。狗也是,没区别。”

    陈升撇过头,看到那蹲着的女人也是一脸赞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现在这个人都这样了么?

    他转过身来,对着那个中年男人低声说道,“老哥,这个事我听明白了,的确是委屈你了。你也是正常反应。结果还得受这俩玩意的骂。

    但是你说咱们现在正在撤离,我实话跟你说。咱们换舱室不是因为什么空调坏了,是因为这屋子里有炸弹,随时会爆炸。所以要让大家到安全的地方。

    咱们这么堵着不是一回事,委屈你一下。你给他那个狗道个歉,你没听明白么。他俩觉得自己跟狗是一个品种,你都给他俩道歉了。再给狗道一个也不吃亏。没准那条狗是他俩亲戚呢你说是不?”

    那一脸横肉的中年人看起来不是善茬,但却意外的好说话,在听到礼厅里有炸弹的时候,便已经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在听到后来陈升对于那两个青年的描述时,不由得笑了起来。

    见中年人同意了自己的计划,他转过身来,对两个小青年说道。“行了,大哥说给你们狗道歉。这事解决了咱们继续走……”

    然而陈升的话还没说完,那青年却又插话道。“什么就这事解决了?他一个口头道歉就算了?他得专门给我们狗狗和我未婚妻办一个道歉会!”

    这次没等中年男子发飙,陈升便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你说什么?别太过分。后面的人还在等着撤离。你….”

    “我什么我?我还没说你,你算个什么玩意?就跑到这里来和稀泥。我都没见过你,说不准你就是和这个暴发户一伙的,我刚才还看你俩在那嘟囔什么东西呢。”

    陈升气到极点,反而笑了起来,他一脸笑意的看着那青年。缓缓的问道,“在你眼里,是不是狗的命和你的命一样重要?”

    那青年见他诡异笑容不由得有些后背发毛,但还是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了,狗也是生…….”

    “啊啊啊啊!”青年的话顿时被顶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枪憋了回去,变成了尖叫。

    陈升端着手枪指在他的脑袋上,一字一顿的问道。“那我现在问问你,是你死,还是它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