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真相
    京城,五星级酒店的顶楼。

    “人不可貌相!太蛇蝎心肠!太令人发指了!”

    “封先生一世英名被这么个恶毒的女儿给毁了!”

    封潇潇打开门,看到她,那几个议论她的工作人员脸上却毫无尴尬之意,只有鄙视。

    这时,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从电梯里走出来,她一边将封潇潇推回房间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潇潇,再怎么说今天也是你的生日宴会,你看不惯韩小姐也不应该往她身上泼硫酸啊——”

    “不!不是我干的!有人故意整我!”

    封潇潇苍白的辩解,她也说不上来刚才在宴会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一个服务员模样的人递给她一个酒杯,她端着酒杯走了没几步,韩小姐就绊倒在她跟前。

    封潇潇下意识的上前扶起韩小姐,有人撞到她的胳膊,接着杯子里的液体撒到韩小姐的腿上。

    韩小姐随即发出一阵刺耳又痛苦的哀吼声,周围的人也闻到刺鼻的被腐蚀的味道——

    “好了,你喝杯水冷静一下。”表姐刘晓笛的声音比刚才温柔了许多,一下就抚平了封潇潇不安的心。

    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水,封潇潇突然感觉胸闷,倒地,张大嘴巴大口呼吸依然喘不过气来。

    “表姐……我难受……救我……”

    刘晓笛一改往日的温柔,用阴毒的目光瞪着封潇潇的同时踹了她一脚,冷笑说:“五年了,我终于等到让你死的这一天!救你?做梦吧!封潇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封潇潇难以置信的看着刘晓笛,顿了几秒钟,嘶吼道:“刘晓笛你疯了!舅舅舅妈知道了不会饶了你的!”

    “哈哈哈!封潇潇你真的是蠢死的!都死到临头了还以为我的爸爸妈妈将你视如己出!”

    封潇潇这才感觉不对劲儿,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几年的事情是你们一家三口——”

    刘晓笛撩了撩耳边的长发,得意地说:“是的,没错!让你染上毒瘾,让你一次次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包括刚才韩小姐被泼硫酸的事,那都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完美计划!”

    封潇潇的心像被利剑劈开,疼得无法呼吸。

    过去的五年,封潇潇一直很感激舅舅刘慕山和舅妈苏翠翠让她这个孤儿重新体会到家庭的温暖,也很感激表姐刘晓笛总是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可真相却是——

    封潇潇挣扎的抬起头看向刘晓笛,说:“你们知道我根本不在乎钱,我甚至把封氏集团拱手相送,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哼,为什么?”刘晓笛蹲下来扯着封潇潇的长发,说:“因为你姓封!不管我们一家三口在京城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封家的阴影!只有姓封的都死绝了,我们一家三口才能在京城权贵圈子里找到位置!”

    封潇潇彻底僵住了——

    刘晓笛更加有恃无恐,说:“我明明比你长得漂亮,可是每次在宴会上那些权贵公子哥首先注意到的总是你!就连顾晨知道你在国外期间染上过毒瘾还滥一交,都愿意在今天你的生日宴会上向你求婚!我不介意告诉你,昨天我还和顾晨上过床,可你姓封,京城那些老家伙们都愿意给你面子,不管我怎么求他,他都坚持要跟你求婚,因为只有和你结婚才能让他的家族企业得到那些老家伙们的关照!”

    “你知道的,我根本不喜欢顾晨,我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

    封潇潇淡然的样子让刘晓笛彻底抓狂,她细长的鞋跟在封潇潇的手掌上转动,一副恨不得要把封潇潇的手掌踩穿的架势,恶狠狠的说:“封潇潇,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跟我炫耀!”

    原来刘晓笛的心理已经扭曲成这样——

    封潇潇恢复了五年前高傲的状态,冷冷的看着刘晓笛说:“你孜孜以求得不到的,我却唾手可得,就算我死了,你也依然是个心理阴暗的毒妇!可怜虫!”

    “你——”刘晓笛一把拽着已经瘫软的封潇潇往窗户边拖,说:“明天京城的头条新闻就是你在生日宴会上毒瘾发作,就因为准备要跟你求婚的顾公子跟韩小姐和颜悦色的说了几句话,你就往她身上泼硫酸,最后负罪跳楼身亡的消息!你才是心理阴暗的毒妇!”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