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他居然这么浪漫
    封潇潇睁大眼睛看着易寒,简直觉得不可思议,易寒看起来是一个糙汉子,他居然会这么浪漫?

    该不会是请教了什么高人吧?

    不管是自带的浪漫,还是请教过高人,都说明他有这份心。

    在家族墓地痛哭的时候,封潇潇感觉自己是孤零零地一个人活在这世,这一刻她再也没有那种孤独的感觉。

    以前心里给自己制定的那些条条框框,现在也都被她抛弃。

    她需要温暖需要爱,需要慰藉需要一个坚实可靠的肩膀,易寒都能给她,为什么还要坚持那些条条框框?

    长,缠绵,又热烈的吻再一次降临……

    ——

    苏翠翠的别墅再一次被刘慕山砸得稀巴烂,苏翠翠刚刚消肿的脸,又被打了一个巴掌印。

    “苏翠翠!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居然还请了私家侦探来偷拍我!没错,我在外面是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你以为你偷偷骗的那几个钱可以左右得了我!”

    几十个亿的钱不翼而飞,至今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陆遇安的阴谋诡计,还是他和封潇潇联合唱得的一出戏,现在又被刘慕山家暴,苏翠翠几乎有一种要垮下的感觉。

    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这么灰飞烟灭,难道真的要此告别流社会的生活?

    苏翠翠不甘心!

    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只有眼前这个家暴她的男人了!

    怎么样才能重新获得刘慕山的信任呢?

    当然是坦白,当然这个坦白也是有个度的。

    苏翠翠对那些躲在门后面的佣人说:“你们都出去!”

    刘慕山看了一眼那些快速跑出去的佣人,又将目光落到苏翠翠那张因为憔悴而苍老了不少的脸。

    “苏翠翠,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慕山,瞧你说的,都这个时候了,我还能跟你耍什么花招,当然是跟你坦白了。本来我想所有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但是你逼得这么紧,我也只能告诉你了。”

    刘慕山拿起沙发的靠枕砸到苏翠翠身,说:“我这辈子最讨厌是被人欺骗,特别是你这种女人!别忘了,之所以现在会被人称之为刘太太,能够穿名牌住别墅,吃我的住我的,居然还敢欺骗我!”

    苏翠翠心里冷哼——刘慕山,你现在拥有的这些,都是我帮你从封家骗来的,你以为没有我给你铺路,你能够来京城?

    当然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苏翠翠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慕山,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只想告诉你,我是这个世界最爱你的女人,一个可以愿意为你承担任何事情的女人。请你心平气和的听我解释。”

    刘慕山翘起二郎腿,白了苏翠翠一眼,说:“好,你说,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半年前,我收拾封家的房子的时候,意外的看到封家老头留下了一些东西,一本四合院的房产证,还有一些古董和字画。”

    刘慕山睁大眼睛,一下子从沙发站起来,说:“什么?这么值钱的东西你居然给我独吞了!”

    巴掌再次扬起,苏翠翠连忙捂住脸,同时说:“我之所以不告诉你,私下里来处理,是因为这些东西涉及到命案,万一被牵扯进来,会有性命之忧。”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