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一个奇妙的晚上
    陆遇安并没有拘泥于迈克杰克逊的形式,自己还独创了一些,看起来有些滑稽,换作平时,封潇潇早会捧腹大笑。

    但是现在她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给她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父母亲离开的画面依然在她脑海里萦绕,忧伤的情绪暂时没办法化开。

    另外一个方面是她突然有些心疼陆遇安。

    明明可以长成一个很开朗的阳光男孩,却因为家庭的原因活生生地把自己变成一个心里阴郁,每时每刻都要逼着自己变强大的人。

    足足跳了半个小时,支撑陆遇安这样做除了取悦封潇潇之外,他其实也是真心想跳舞。

    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放松过,而且还有一个观众,这也是陆遇安情绪的释放。

    易寒来到陆遇安病房的时候,他还在跳着。

    他看到易寒,也没有停止舞步,对易寒招手说:“过来一起跳,因为你把这个丫头弄哭了,咱们的一起逗她开心吧!”

    易寒看着陆遇安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智障,“你怎么了也有这么疯癫的时候!”

    “过来,看看我们谁跳得好!”陆遇安也不管易寒是否乐意,一把将他拉了过来。

    易寒为了让陆遇安死心,也没有再推脱,直接跟他斗舞。

    同样是太空漫步,易寒的身体显得有些僵硬,看起来像是一个机器人。

    这一幕终于把封潇潇给逗笑了。

    看到她笑,这两个男人同时停住了身体动作。

    陆遇安很郁闷的说:“搞什么嘛!这也太不给面子了!我在这里跳了大半个小时,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易寒跳了不到1分钟,你笑脸如花!痛苦来自于较呀!明天我要跟医生申请,我得再住一个星期,好好疗伤!”

    易寒说:“那是因为你跳得太好,没有笑点。”

    陆遇安眼神里闪过一道惊讶之色,看来今天晚还真是一个挺妙的晚,和封潇潇的关系变得舒服,和易寒的也变得缓和了许多,虽然还谈不很舒服,不过似乎有这方面的趋势。

    “行了行了!赶紧带着这个哭哭啼啼的丫头走吧!省得在这里虐我这个单身狗!”

    易寒说:“谢了!”

    “别口头的呀!要以实际行动来表达谢意才够真诚!下次还有类似于东站选址这样的内部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得赚钱,赚好多的钱,以后让别人给我跳舞,我不用给别人跳舞了!”

    陆遇安突然有点害怕自己会改变,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没有被任何感情牵绊住,所以努力的让易寒和封潇潇记住他奸商的形象。

    易寒送封潇潇到楼下,对她说:“丫头,对不起今天晚吓到你了。而且因为我让你想到过去不愉快的经历,真的很抱歉。”

    “你怎么知道我想到了过去的事情?”

    易寒当然知道,因为封爸爸和封妈妈宣布去世的时候,他也在医院,站在她身边,但是她过度悲伤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封潇潇当时抱着苏翠翠,哭得肝肠寸断,而那个女人看起来很悲伤,但是她的眼神却平静得吓人。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