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窸窸窣窣的声音
    京城的那座房子位于几十年前的繁华街区,现在看起来并不起眼,这里有很多在这里居住的本地居民,祖孙三代挤在三十多平米的空间里的情况皆是。

    )

    用奸商陆遇安的话来说:“虽然这些地方非常有开发的价值,但是开发不起,因为这样的房子挂着几十个户口,拆下来得补很多钱。”

    不过封爷爷的那座房子和其他的房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有区别的,那座房子不像其他的那样,窗台架着晾衣架,或者挂着两个月后春节用的腊肉。

    这座四层楼的房子几乎所有的窗户都关着,顶楼的窗户开了一扇,证明这里应该有人住。

    易寒前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看起来有些年代久远的木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只苍老得有些浑浊的眼睛出现在门缝里。

    “你们找谁?”

    易寒说:“老人家你好,我想问一下,这座房子是封老先生的吗?”

    虽然门缝只打开了5厘米左右的距离,不过易寒还是看到老人家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的肌肉僵硬了一些。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封潇潇从侧面走过来,指着自己说:“我叫封潇潇,我看到我爷爷有一本房产证,房产证的地址是这里。我能进去看看吗?”

    刚说完,门被打开了。

    映入封潇潇和易寒眼帘的是一个头发花白,脸爬满了皱纹,已经驼背的老人。

    他用感恩的目光看着封潇潇说:“原来是封小姐,快进来。”

    进去之后,封潇潇和易寒都闻到了一些怪的味道,因为窗户都关着,还拉了窗帘,所以房子里的景象看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易寒还是得出了自己的判断,他问老人家说:“老人家,这里的家具和摆设应该是很多年前的样子吧?你从来都没有变过?”

    老人家说:“是呀,封老先生说了,希望我能够按照原来的样子摆放,不用刻意去管,不用去保养,该腐朽的东西都腐朽了。我能够做的是把窗户都关起来,窗帘拉,不让阳光照到不让外面受到污染的空气飞进来。但是这些东西还是腐朽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人家看起来特别伤感。

    封潇潇问:“这个房子原来是我爷爷住过的吗?”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大概是40年前,我无家可归,封老先生给我提供了这个住处,让我住在这里,算是看家。每个月还给我钱,这一住是40年……”

    易寒问:“那你最后一次见到封老先生是什么时候?”

    老人家说:“他去世之前的半年吧!以前他身体好的时候,几乎每隔两个月都会来这里跟我坐坐,聊聊天。”

    “那我爷爷从来没有说过这个房子原来是谁住的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说过。他是让我住在这里,一楼到三楼的东西不要动,最开始是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我只是扫扫灰。”

    易寒说:“这些年一直都是你自己住在这里?”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