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0章 他是个绅士
    绅士,是所有认识林子均的人想起他的时候都会带入的名词。

    这么一个好人,一个几乎没有瑕疵的人,却用这样的方式离开,让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

    所以,那天晚上的事情被彻查。

    看似富二代之间的闹剧,其实是上一辈的权力斗争。

    那晚,易寒从封潇潇身边暂时离开,是因为有人把那些碰到就会上瘾的白色粉末带到会所里,有人想让肖昂栽跟头,顺便把他的父亲拖下水。

    还有人利用硫酸大做文章,有人毁容就可以写一些煽动性的报道,诸如富二代生日派对前任没有带着硫酸来砸场子之类的报道。

    拿着硫酸的人选择的目标是韩佳妮,因为她在这些人里边最没钱没权没家世,充其量就是有一个男朋友,只要她毁容,男朋友也会成为过去式。

    绅士林子均意识到危险的发生,奋不顾身地挡住了韩佳妮,所有的伤害他一个人承受。

    林子均的离开让很多人陷入了无尽的悲伤,特别是被他救下的韩佳妮,以及认为自己有一定责任的封潇潇。

    林子均离开的第七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头七。

    那天易寒让林子均生前比较亲密的朋友还有韩佳妮一起去了墓地。

    易寒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事情的组织者,这是第一次。

    他半蹲在林子均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那张帅气的脸,说:“子均,你用这样的方式离开,留下了很多伤心的人。有人自责有人内疚有人惋惜,还有人注定会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我想你在那个世界肯定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景象,对吧?”

    肖昂说:“子均,我就是那个会自责,很有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的人……如果不是我那么自大,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全场,不把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叫过来,你就不会出事……”

    这七天,肖昂做了认识他的人怎么也想不到的决定,他把名下的所有会所都关了,可以转让的转让了,剩下的关门大吉,从一个专注于男人夜生活开发的人变成了无业游民。

    不经意间发生的悲剧,已经悄无声息地影响到经历到那个晚上的人的生活轨迹。

    韩佳妮已经泣不成声,她哭着说:“肖先生,其实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让林先生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短暂的人生。是我………”

    叶晟心疼地抱住韩佳妮,向来不会安慰人的叶晟在过去的这些天,已经把自己会说的安慰的话翻来覆去的说了很多很多遍,但是韩佳妮依然没有从那自责的情绪中走出来。

    封潇潇早就已经哭不出来,所有的悲伤都堆积在心里,或许堆积的情绪总有一天会像火山爆发,让她彻底崩溃。

    她摇头说:“不是的……这不是你的错佳妮姐,真要追究的话也是我的错……”

    因为林子均的死,大家都暂时忽略了那天封潇潇奇怪的行为,就好像她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的。

    这个时候听到她这样说,大家又想起那天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