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 非常意外
    ,!

    封潇潇噗之以鼻,说:“国王先生,你很适合写剧本,这么狗腿的情节你都能想得出来。”

    国王却非常认真的说:“潇潇!我是认真的!这不是有过先例吗?遇安之前不是也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因为原生家庭和儿童经历的影响,他就算是长大成人之后,也不敢住在类似于家的地方,一直住在酒店。最后还不是因为你的出现,让他愿意接受改变,愿意从酒店里搬出来。”

    封潇潇陷入了沉思。

    不过她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程天泽那样的心理疾病为什么要靠她?

    封潇潇对自己的颜值还是非常自信的,至少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她都会身心愉悦,非常满意自己这张脸。

    不过她也很清楚,这世上比她漂亮的人多的是。

    像程天泽这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漂亮的女人都能得到,根本不需要惦记别人的老婆。

    国王又继续说:“潇潇,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宝贝,有些话以前我没脸说,但是今天我必须厚着脸皮说出来。在我心里把你当成女儿,我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被人欺。程天泽是个危险人物,你不能再见他了。”

    封潇潇说:“海岛怎么办?你难道真的要把海岛让给程天泽吗?那里对于国王你来说,不仅仅是爱的家,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意义。”

    国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活到这个岁数,我早就已经接受一些事实。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有些东西注定跟自己没有缘分,该放手的时候也要放手。海岛对于我来说确实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但是活着的人更重要。”

    回到房间,易寒刚好加班回来。

    封潇潇上前帮易寒把军装的扣子解开,同时把刚才在国王那里听到的事情全部告诉易寒。

    听完这些,易寒有些感慨地说:“原来这一切都是缘分……”

    易寒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无意间在爷爷的书房看到当年在海岛上的那称劫发生的状况,他才下定决心要考军校,进入特种部队,执行反恐任务。

    说完这些,易寒还告诉封潇潇,当年她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其实也在那个海岛上,他们是华国游客在那里的幸存者,其他来自华国的游客全部都死了。

    听到这个信息,封潇潇非常意外。

    “是吗?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爷爷他们说过。”

    “傻丫头,这个经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愉快的经历。爷爷他们把你保护得这么好,怎么会跟你说那些让人有心理阴影的事情。”

    封潇潇说:“可是以前我也没有听其他人说过呀……”

    经历过很多次恐怖事件的易寒说:“灾难,有时候就是一个伤疤,揭开之后就很难愈合的伤疤。如果我没有记错的,以前有过纪录片的导演想要采访那称劫之后的幸存者,最后也没有做成。为什么?因为没有人愿意面对镜头说出自己曾经的伤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