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云极的逆鳞
    ,精彩小说免费!

    云极有钱,他有一千七百万的现金。

    但是俞常山不会要,如果直接给钱,是在碾压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要替俞常山去赢来比赛的奖金。

    不仅要赢来三百万的奖金,云极还要替俞常山报仇。

    那位擂主铁鹰,下手太狠,以云极的眼力能轻易看得出来,如果俞常山躲晚一步,他这辈子都别想从病床趴下来。

    轻则终身残废,重则毙命当场!

    正如云极的推算,俞常山所经历的黑拳比赛,就是一次亡命之搏。

    想要拿到三百万的高额奖金,不拼命怎么能行。

    地下拳赛,打的不是技巧,而是生死。

    即便俞常山躲过了危险的重击,他依旧受了内伤,如果情况真如俞常山说言,他只是断了两截肋骨,云极还不会动怒。

    刚才的搭脉,云极发现俞常山浑身的经脉充满了一种霸道的气息。

    这股气息与内家拳的内劲类似,会逐渐摧毁着俞常山的经脉,如果不尽快驱除,俞常山即便肋骨好了,也会留下可怕的后遗症,时间一长,甚至有瘫痪的危险!

    “银山拳馆也敢去啊,年年死人的地方,我进去都觉得瘆得慌……”秦小川老实的坐在一边,小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他最近无精打采,一想起不修炼会死,他就觉得人生已经暗淡无光。

    “你知道银山拳馆?你是谁啊。”俞常山这时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位。

    “我是他侄子。”

    秦小川一指云极,对俞常山说:“他是你侄子。”

    又指向自己的鼻子,秦小川苦着脸说:“所以,我是你侄孙。”

    侄子的侄子,的确是侄孙,这辈分倒是没弄错。

    面对多出来的侄孙,俞常山也是一脸尴尬,看了看云极又看了看秦小川,想不通怎么云极多了个侄子。

    “帮过他父亲两次。”云极没多解释,简单说过一句,听得俞常山云里雾里。

    闲谈了不久,俞母和俞韵菲带着晚饭回来了。

    云极没在医院吃,而是告辞离开,至于他承诺的夺来三百万奖金和报仇,俞常山只当是气话,并没相信。

    连他这个曾经的职业拳手都被差点被打死,云极那么弱的身子骨哪能去斗黑拳高手。

    俞常山不相信云极会去打黑拳,秦小川可信。

    “二叔,你不会真要去银山拳馆吧?”路上,秦小川问道。

    “言之必行,我何时说话不算了。”云极的语气依旧平淡。

    “银山拳馆也是银山娱乐城里的一个娱乐项目,但是比较特殊,外表是一处普通的拳馆,有一些学徒练拳健身,实际上却是一处地下擂台,专门用来打黑拳的地方,不仅打黑拳,庄家还会设局,有钱人经常在那豪赌,是真正的销金窟!”

    秦小川的讲述,道出了银山拳馆的真相,听闻之后,云极点了点头。

    “那拳馆,是谁开的。”云极问。

    “开拳馆的二叔也认得,就是那个肖潘奇,我爸的死对头!”秦小川提及肖潘奇,顿时咬牙切齿。

    原来拳馆是肖潘奇的,怪不得敢在银山开设这种地下拳馆,私设擂台打黑拳,看来是吴半城在撑腰。

    “拳馆什么时候开场。”云极又问。

    “每逢周末都有场,后天周六就有比赛。”秦小川如实答道。

    “好,后天去一趟银山拳馆。”

    “去是没问题,我得告诉我爸一声,我自己不太敢去肖潘奇的地盘。”

    秦小川又不傻,明知道肖潘奇那家伙不是善茬,还是他老子的死对头,他岂能自己送上门去,就算不出意外,被人家欺负一顿也划不来啊。

    秦小川的心思云极不管,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会一会所谓的铁鹰。

    返回第十宿舍之前,云极去了趟扁鹊药局,从陈无惑的手里要来了价值数十万的药草。

    拿到药材,云极用了一晚的时间熬制出一副汤药。

    汤药被分成三份,分别是三天的药量,第二天带到了医院。

    “还得喝中药啊,这东西好苦。”俞常山一闻中药的味道就直皱眉。

    他最吃不惯中药,可是没办法,云极拿来的药,他不能不吃。

    于是这个中年汉子像个孩子一样闭着眼睛,一口将一份中药喝完。

    “剩下的两份,明后天各一次,俞叔,别动,我要给你施针。”

    喝完药还不算,云极特意带来了一套银针,吓得俞常山眼角直跳。

    “云极啊,这又是什么地方学来的?别吓唬你俞叔啊,你俞叔不怕打拳,就怕针尖,我晕针!”

    “医学课上学的,放心吧,一点不疼。”

    不由分说,云极施展出三针除疾的绝学,顷刻间将银针布满俞常山的浑身经脉,又耗时了整整半天时间,才将俞常山经脉里的内劲尽数逼出。

    不同于日蚀盲,俞常山经脉的内劲实在太多,半天的施针,连云极都感到吃不消。

    好在俞常山的体格极好,这才能在半天时间将内劲驱除,只要再吃下三幅汤药,静养几月,等肋骨恢复也就无碍了。

    药到病除,看似简单,实际上那是仙君的经验。

    如果不是云极,谁也救不了俞常山。

    俞常山没事了,云极也算放下了一桩心事,接下来他要走一趟银山拳馆。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亲情,永远是云极最为看重的东西,哪怕用命,也要去守护。

    这是一份执念,也是一份执着。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

    云极的逆鳞,便是稀少得需要百世轮回才能遇到一丝的亲情。

    夜里,从医院回来的云极恢复了真气之后,再次提笔,以兽皮为纸,绘制起一张张符箓。

    银山拳馆不是善地,而且云极与吴半城肖潘奇结仇颇深,不做万全准备怎能擅闯险地。

    三千年修炼,云极又不是莽撞的年轻人,他这种堪称老怪的仙君强者,必然会谋而后动。

    如果单单是肖潘奇吴半城这些凡人,云极还不会在乎,是那拳手铁鹰,让他觉得略有兴趣。

    “铁鹰,古老的名号,希望不会是你们……”

    一边绘制着符箓,云极一边轻声低语。

    笔尖停顿了下来,眼前仿佛浮现出三千年前,铁马长刀的古时岁月。

    大漠无边,战马飞驰,两军相对之际,只有名为铁鹰的强者,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那不单单是一种称号,铁鹰,更是一种荣耀。

    战神般的荣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