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人魔斗铁鹰
    ,精彩小说免费!

    方天虎这个名字,云极很陌生。

    但是对方的招式,他并不陌生。

    身形不动,云极的身边,木人魔直接迎了上去。

    第二次的交手,铁鹰方天虎所动用的古武技,的确来自秦时。

    那双大手不仅抓如铁钳,砸如铁锤,更是上下翻飞,精准的格挡住对手的出招。

    一拳轰出,木人魔同样以拳相迎。

    轰!!!

    咔嚓!!

    铁鹰拳头上的皮肤开裂,看起来触目惊心,只是没有鲜血流下,就好像铁鹰方天虎的身上没有血液存在。

    木人魔的拳头更是骨节移位,弹起一蓬木屑。

    虽然是战斗傀儡,木人魔的本体毕竟是木头,龙血木再坚固,也比不得钢铁。

    铁鹰方天虎彷如真正的钢筋铁骨,面对木人魔居然不落下风!

    守在方天虎身后的两个锐士,在此时发动了冲锋。

    秦小川在一边刚吐完,一抬头看到两个壮汉扑来他顿时吓得吗呀一声,想要继续用他的魔唤之法,只可惜任凭他如何念咒,左手的印记根本无法出现。

    秦小川并不知道,他所耗费的真气是平常时候这副灵根之体自行吸纳而来,在催动一次魔唤之后已经尽数用尽。

    “跑吧二叔!”秦小川惊呼出声。

    面对着冲来的两个锐士,云极动都没动,更没退一步。

    等锐士冲到近前,与铁鹰交手的木人魔忽然一脚踏出,踢开了铁鹰方天虎,借着反震的力道跃回了云极身边。

    嘭嘭两声,木人魔抓住了两个锐士轰出的手臂,浑身一震发出嘎嘎怪响,竟是将两个锐士抡了起来。

    嘭!!!

    两个锐士在空中被撞在一处,头眼歪斜的同时,一人一脚甩了下来,直接踢在木人魔的双肋。

    咔嚓两声,被锐士濒死反击的两脚击中,木人魔的双肋凹陷了下去。

    本就盈握的腰肢,此时变得更细了。

    手臂上满是裂痕,肩头扭曲,腿部重创,连头部的后侧都开裂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扑簌簌陶土落下,洒了木人魔一身,让这具人魔傀儡变得更加陈旧。

    亦如被唤醒之前,木人魔静静的站在主人身边,虽然破裂得浑身伤口,唯独唇红依旧。

    依旧如血!

    喝!!!

    铁鹰方天虎扭回头发出一声沙哑的闷吼,手里一闪,竟是握住了两柄短刀。

    再次扑来的铁鹰,不再是赤手空拳,而是多了凶器。

    短刀锋利,犹如两只尖锐的鹰爪,刀风霍霍,在昏暗的街巷里斩出一道道锋利的光影。

    滋滋。

    老旧的街灯传出响动,啪的一声,灯丝断裂,光源消失。

    整个街巷里顿时暗淡无光。

    嗖!嗖!

    光亮刚刚消失,两道破空声立刻出现,两柄飞刀利箭般斩向云极。

    脚下发力,身形一转,避开了第一柄飞刀的同时,第二柄飞刀也被啮镞法接了下来。

    嗡……

    刀刃还在颤动。

    牙齿无碍。

    以真气覆盖,云极才能再次动用啮镞法,不过真气所剩无几,连这种真气覆盖的手段也即将动用不出。

    被飞刀险些伤到主人而惹怒,木人魔的进攻速度突然变快。

    黑裙一摆,木人魔震开了方天虎的右臂,紧接着身形飞掠而起,瞬间转到对手身后,抬脚踢开了对手反砸而来的左手。

    探双臂,木人魔猛地抓住了方天虎的脑袋,浑身再次发出木头扭曲的咔咔响动。

    咔嚓一声!

    方天虎的脑袋被拧了半圈,从前边直接转到了后面,后脑勺对着前脚尖,下巴颏对着后脚跟。

    磨牙般的转动声,听得秦小川直冒酸水,他这下放心了,长出着大气。

    连脑袋都转到后边,人还能活么,没听说谁脊椎转半圈还能继续活动的。

    “可算打完了,这家伙太抗打了吧,会不会出人命啊……”

    秦小川想要上前看看,被云极抬手拦住,道:“没有人命,因为他本来就是死物。”

    呼!!!

    一句死物刚刚出口,就见那脑袋转了半圈的方天虎居然还能动。

    同样展开双臂,嘭嘭两声抓住了木人魔的脑袋,方天虎狞笑着用出浑身巨力,以对方之前的办法一转双臂,将木人魔的脑袋直接转了一圈!

    秦小川眼睁睁看着木人魔的头在腔子上转了一圈,而后晃了晃,自己伸手稳了稳,居然再次出拳恶战。

    一缩脖子,秦小川心说我还是离远点吧,这俩怪物原来没一个活人。

    好歹之前的魔蝌虽然恐怖,至少还是活的,这二位根本是两个没有生命的怪物在殊死搏杀。

    恶战中,铁鹰的右臂被扭成了麻花,木人魔的左手被生生掐断。

    月光下,方天虎的嘶吼宛如野兽,一记重拳将木人魔的肩头砸塌,同时他自己的膝盖被踢爆。

    人魔的脸,越发残破,直至剩下一半,连着半截残破的身躯,还有一只残破的脚,轰隆一声被轰出了巷子,砸进马路对面的橱窗里,再也不动了。

    路边,破碎的橱窗里摆着一双秀气的黑色皮靴,玻璃碎了一地,那双皮靴也从架子上掉了下来。

    远远看去,木人魔好似一个破碎的人偶,光着脚,想要穿上那双好看的皮靴。

    它虽然拥有了人形,拥有了裙衣,却没有鞋子。

    它始终光着脚在战斗,战斗到自身破裂的那一刻。

    昏暗的巷子里,传来铁鹰得意又疯癫的低吼。

    他赢了,赢了人魔傀儡。

    如今只剩下傀儡的主人,再无还手之力。

    只要轻轻一掐,铁鹰足以杀掉任何人类。

    对于强大的对手,云极始终神态淡然。

    淡漠的目光,落在残破的木人魔身上,云极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无人察觉的悲意。

    仿佛又一次别离……

    午夜的街头,昏暗的街灯,破裂的橱窗里,残破的人魔傀儡轻微的动了一下。

    只剩两根手指的手臂,抬了起来,伸向不远处的橱窗角落。

    角落里,是那双秀气的黑皮靴。

    仅剩的独眼,空洞而无神,不知是什么力量,让这具并不存在生命的傀儡人魔,生出了一丝渴望。

    她渴望穿上那双好看的皮靴。

    远处,云极静静的看着傀儡的动作,直至那两根手指缓缓垂下。

    残破的身躯,在一阵流光里散落成一地木屑。

    木屑飞舞,犹如萤火,落了一地悲秋,溅起谁人思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