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嘴没了
    ,精彩小说免费!

    若隐若现的隔阂,出现在俞常山的心头。

    他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云极变得与所有人都有些不同。

    那是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就好像一条真龙,心不在焉的游动在无数小鱼当中,偶尔一瞥,就能让海天倒转。

    俞常山所感觉的疏远,其实没错。

    他毕竟是凡人,无法融入修行者的世界,所以看云极有种越行越远的错觉。

    一次医院之行,云极将拳赛得来的三百万奖金尽数留给了俞家,先前俞韵菲还不信,等她拿着百元大钞到医院的超市小心翼翼的验证了之后,这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直接尖叫了起来。

    三百万现金,对普通人可不是个小数目。

    有了这些钱,俞家的生活将得到极大的改善,至少足够俞常山夫妻顾养天年,连着俞韵菲的嫁妆都不用愁了。

    “三百万呐,都给人了,真大方,也不说给我留点。”

    秦小川小声的嘀咕着,他认为自己也有功劳,好歹那条魔蝌还灭杀了几个锐士。

    在医院的时候,秦小川顺便去探望了同样住在这里的天哥。

    天哥用手臂挡了子弹,骨头被贯穿,好在没什么大碍,休息几个月也就没事了,只是被吓昏过去的胆子,被秦小川一顿鄙夷。

    秦小川很想吹嘘一番自己连魔兽都不怕,可惜这些超自然现象他不能多说。

    不说隐龙部有着严厉的规矩,一旦说出来,他二叔非得把他胖揍一顿。

    “原来世界这么可怕,又是锐士又是铁鹰的,还有觉醒者异能者,看来我也得好好修炼了,要不然防身都难呐。”

    想起自己在打斗事件中的狼狈模样,秦小川终于体会到一技之长的重要了。

    “二叔,你说那什么炼气期要怎么修炼来着,教教我呗,我一定好好学,二叔,二叔?”

    秦小川发现云极始终不说话,回头一看原来人家在看着车外的风景出神。

    “肖潘奇不会自杀,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不可能轻生。”云极自语出声。

    肖潘奇事关重要,这个人关乎铁鹰方天虎的由来,关乎锐士的由来。

    云极还打算顺着肖潘奇这条线,抓住更大的鱼,不料没出一天,这条线就断了。

    “难道是他杀?不会是被人从楼上推下去了吧!”秦小川也觉得有这种可能。

    “谁知道呢,如果有人推他,那么推他的人,一定有着更大的隐秘,不错,很有趣。”

    眉峰舒展,云极淡淡的笑着,深冬,窗外无聊的风景仿佛也变得精彩了几分。

    断掉的线索,虽然暂时让云极看不到铁鹰与锐士的真相,但幕后的人却始终存在。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肖潘奇死了,吴半城还活得好好的。

    没回宿舍,云极去了趟扁鹊药局。

    经历昨晚的打斗,让他本体受创不轻,需要大量的药材疗伤,至于本该粉碎的手臂,已经被真魔之力恢复如初。

    既然重生昊阳,这副本体又避免不了脆骨病的弊端,留给云极的机会就只有一个。

    这个机会,是他曾经说过的重走老路。

    那便是入魔。

    以人身,入魔途。

    只有借助真魔之力来改换身躯,云极才能获得真正的强大肉身,否则这副本体撑不了多久。

    修士修仙,最忌魔字,不说身入魔途,就算生出心魔都是一场生死劫难,若是连本体都成魔,更将回头无岸。

    别人畏魔如蛇蝎,云极却拿魔当知己,因为他无路可走。

    三千年前的云无骨,如果不入魔,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云仙君才创出了倾世绝学魔剑魔武魔炼,更可在人与魔之间转换如常,达到一念仙魔的可怕境界。

    入魔难,不亚于成仙。

    若非有前世经历,磐石般的心境,换做旁人,绝难做到人魔互转。

    即便是云极自己动用魔化之法,也极其容易迷失其中。

    魔化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魔骨,魔躯,与魔血。

    三个阶段中的第一阶段魔骨,是以魔气转换骨骼,达到强化骨骸的效果,若能修至大成,脆骨病的弊端也就迎刃而解了。

    至于第二阶段的魔躯与第三阶段的魔血,分别是魔化躯体,与魔化血液。

    一旦连血液都被魔化,那整个人将彻底成为魔族,到时候能不能转换回修士之躯,连云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只有冲破桎梏,方可驾驭魔躯。

    这是魔化之法的关键所在,否则这种法门修炼下去的结果,将是真正的修成魔。

    云极在抓药的时候,秦小川留在木楼里昏昏欲睡,却被陈无惑三言两语挑拨得兴致勃勃,大侃特侃起来。

    “你是没看到啊,昨晚打得那叫一个精彩!铁鹰一双铁拳能把路灯砸弯!砸墙上就是两个大洞!”

    “真的假的?铁鹰那么可怕!那你二叔怎么能安然无恙,不会是有高人相助吧?”

    陈无惑是个老狐狸,对付秦小川轻而易举,一边装作惊讶好奇,一边套着对方的话茬。

    “用什么高人相助,我二叔就是高人!我跟你说啊,打到最后,我二叔的手上呜呜呜……呜呜呜!”

    秦小川说得正起劲呢,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巴说不出话来,吓得他一摸脸,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上下嘴唇居然长在了一起。

    嘴没了!

    秦小川惊慌失措,被吓得魂不附体,不过很快他发现自己又能张嘴了。

    一口大气呼出来,却没有气息出现,原来嘴里多了个大气球,而且是嘴唇的形状,好像两根腊肠。

    呼呼呼的拼力吹了起来,秦小川不吹不行,他发现不吹气球自己就无法呼吸。

    嘭的一声!

    气球被吹爆,炸成了一条条七彩的飘带,这些飘带彷如活了过来,扭曲着裹住了秦小川,将其包裹成一个七彩的圆蛋,令其动弹不得。

    “啊!!”

    觉得自己即将窒息在圆蛋里的时候,秦小川一声大喊,清醒了过来。

    “做梦了?”

    大口喘着气,秦小川连冷汗都下来了,那噩梦也太真实了。

    看了看四周,发现陈无惑在泡茶,秦小川狐疑的问道:“陈老,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他是想打听打听陈无惑,看看自己刚才是清醒还是做梦。

    “什么也没问啊,我能问你什么,我老人家是那种有很多问题的人么!”陈无惑一瞪眼,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没问。

    “有劳陈老,又拿了些免费的药材。”云极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要是好奇可以找我打听,套话也不嫌累。”

    说着,云极看了眼身边一脸惊悚的秦小川,道:“以后再敢多嘴,还会做噩梦,而且比这次的要可怕得多。”

    ps:到月末这几天暂时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