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宁夜
    ..极斗诸天

    幽狸出现的同时,站在云极身后的秦小川也出现了异样。

    不止眼底浮现出诡异的蓝芒,秦小川还做出了奇怪的举动,他举起双手,忽地抓向云极的脖子。

    嘭!!

    胖乎乎的大手好似铁钳,死死的钳住了云极的后颈,猛然用力,能感受到骨骼在手里的错动。

    嘎吱嘎吱。

    本该发出的骨节响动,变成了木头般的声响,当秦小川诧异的仔细看去,他掐住的竟然不是云极,而是一个木头傀儡!

    “幻术,好玩么。”

    一旁,云极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不等秦小川回头,五行之力迸溅,形成更大的牢笼,将他困在其中。

    笼子里,秦小川的模样已经改变,竟是本该走掉的夜羽首领,宁夜!

    “银山赛道上是你看破的幻术!”宁夜用力的砸着五行牢笼,发现牢笼极其坚固。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在死亡弯道比赛的时候,不是龙小祈自行破开的幻术,而是面前的年轻人将他拿手的幻术破掉。

    本想用幻术迷惑对方,从而救走幽狸,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幽狸没救出来不说,自己搭了进去。

    云极重新坐回沙发,摇摇头,道:“你已经看到幽狸被困在阵里,居然还不逃,自大,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宁夜已经无法反驳,不过他毫不畏惧,眼里的两圈蓝芒开始旋转了起来。

    “你说得对,我不该自大,我该第一时间杀掉你,在妖物面前,单独的练气士没有活路。”宁夜的语气变得森然。

    妖物凌驾于妖兽之上,等阶对应的可不是炼气修士,而是筑基修士。

    这也是为何宁夜敢单枪匹马出现在第十宿舍,而让龙晗尹龙声包括金斤教授所有隐龙部的人都如临大敌的缘由所在。

    “你可以试一试,在我的法阵里,到底是妖物强大,还是我这个练气士更强。”云极的笑容还是那么清淡,看不出得意还是心虚,目光平静如水。

    一丝忌惮,在宁夜心头出现。

    他不怕对面的云极,让他忌惮的,是对方那稳如泰山的气势。

    犹豫了一下,宁夜没有出手,而是沉声道:“你想要什么材料。”

    这里毕竟是隐龙部的老巢,宁夜再自大,对上隐龙部的人马,他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既然对方有心谈判,云极挥手撤去阵法,这番大方的举动更让宁夜目光一动,原本就升起的忌惮又重了三分。

    “庚金,重木,离火,弱水,息壤。”

    道出五种材料,云极扫了眼对方,道:“线索即可。”

    物有所值,幽狸的价值在云极眼里不值一提,所以他不会强人所难,只需要一些线索就够了。

    宁夜没说话,默念着几种奇异的材料,半晌后抬头道:“你要的东西很奇怪,我没听说过,线索现在也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查一查,如果你信得过我……”

    话没说完,云极点手撤走了困住幽狸的笼子,幽狸喵呜一声扑进宁夜的怀里,恶狠狠的盯着云极。

    “有线索告诉我,不送。”

    起身,云极走上二楼,对宁夜与幽狸不在过问。

    愣怔了一瞬,看着云极的身影消失在楼上,宁夜眨了眨眼睛,自语道:“古怪的家伙,他居然信我,我又不是人类。”

    “不是人?那你是个啥呀。”

    一张大脸不知何时从后面探出来,惊得宁夜差点现出原形,回头一看竟是之前他幻化的那个胖子。

    “你想知道?”宁夜目光渐冷,怀里的幽狸发出低吼。

    “不想!”秦小川摇了摇头,抱着他的小白狗急匆匆上楼了。

    最后看了眼这座七号楼,宁夜推门走了出去,也没理睬尹龙声和金斤教授,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第十宿舍消失在夜幕里。

    宁夜觉得那个名叫云极的年轻人很是古怪,而且很强,更为自己得到的信任有些沾沾自喜。

    七号楼的卧室里,秦小川看着宁夜消失的背影,撇着嘴说道:“那家伙什么来头啊,连金斤教授和尹龙声都好像有点怕他。”

    “发生过异变的妖物,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能力,那小家伙有点意思。”云极平淡的说道。

    “大狸猫就这么给他了?我们是不是有点吃亏啊。”秦小川开始鸣不平。

    “用一只幽狸,换一位夜羽首领帮我全力搜集材料的线索,这笔买卖稳赚不赔,不吃亏。”

    “他要是不帮忙呢?人心隔肚皮啊二叔。”

    “他又不是人,妖族的自傲,有时更在人族之上,既然他是夜羽的首领,自然不会放弃这份自傲。”

    “也对哦,自傲等于臭屁,这种人最傻了……”

    月落西山,日出东方。

    大年夜的这一天,整个银山市显得热闹万分。

    鞭炮阵阵,噼啪的脆响驱散了冬日的严寒,仿佛那炸开的烟花里,蕴含着春天的气息。

    作为华夏最热闹的节日,大年夜代表了团圆,然而也有很多人为了繁忙的工作或者学业,无法与家人团聚。

    中午的时候,从第十宿舍开出了一辆客车,离开长秦学院直奔银山。

    作为守年的第一拨香客,云极与陈无惑乘车抵达了银山最著名的古刹,千银寺。

    千银寺是旅游胜地,高大的庙门古朴庄严,整座庙宇占地极大,灰砖黑瓦,宏伟而凝重。

    寺庙里能见到无数古树,在冬季依旧青翠的松柏,为这座庄严的古寺带来了一些灵动的色彩。

    入得大门,能看到天井两侧挂着千银寺闻名天下的对联。

    鸦池通玉井,镜石照金峰。

    庙里有着专门供香客住宿的房间,修建得和旅馆相差无几,当然费用一样不低。

    包下了几间客房,留下了过万的香火钱,一行人被奉为上宾。

    这次同行的除了陈无惑之外,还有尹龙声和金斤教授,连龙英杰也亲自到了千银寺。

    金斤教授身体不算太好,一次雪山之行被折腾得够呛,这次不会下井,主要来协助调试一些仪器,他的老伴小花则被留在了隐龙部。

    毕竟是尸鬼,见不得佛家气息,在寺庙里会受到损坏。

    客房里,别人都在准备着今晚的行动,唯独秦小川抱着小白迷茫不已。

    “二叔,你们来冒险,怎么又带着我啊?”秦小川愁眉苦脸。

    “没想带你来。”

    云极也很无奈,道:“这次入井要带着雪獒,既然你现在和它一起吃一起睡,谁也离不开谁,只好把你也带来了。”

    ps:五更求订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