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 我的前半生
    1994年……

    某市一座老式居民小区的胡同里。

    一个穿着破旧蓝色中山装的老头提着自制的小木箱,高声吆喝着:“射芝麻糖!射芝麻糖喽!三毛钱一次,五毛两次!”

    芝麻糖是一种长条形的麦芽糖,外面裹着一层芝麻,吃起来酥脆香甜,是当时老少皆宜的零嘴。

    而老头的小木箱两侧提杠上各安装了一个轮盘和一组弹力箭。那边拨动轮盘,这边敲下弹力箭,碰运气射中几根算几根。轮盘上大部分都是一至三根的格子,仅有的几个超过5根往上的格子都非常细小很难射中。当然,如果运气射中了,够向小伙伴吹好几天的。

    (本人亲身经历:小时候射中了一次50根的,正在兴喜若狂时老头却提起箱子一溜烟跑了!年幼的我愣了半天,差点崩溃。这件事我记了一辈子!)

    几个熊孩子围了过来,凑钱射了两次都只有两根,发现还没直接买的合算,于是不干了,跟在老头屁股后非要补上一根。

    可说了半天,老头都不同意。熊孩子们气坏了,齐声吆喝道:“芝麻糖,棍棍糖,射的老头屁股疼!”

    老头赶了半天也没用,直到最后威胁要叫家长来才把熊孩子们打发走。其实他也就吓唬一下罢了,真要是把大人们招来,肯定会掰扯着再补上两根!

    下班后的王淑兰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胡同口。看见后连忙叫住老头,买了几根儿子最爱吃的芝麻糖。

    刚想回家,就被邻居赵大姐拦住了。“小王刚买菜回来呀,哟挺丰盛的嘛!什么好日子呀?”

    “小莫又拿了个三好学生,给孩子做顿好的奖励一下!”

    赵大姐摇了摇头,羡慕的说道:“你们小两口都是正式职工,孩子学习又争气!这日子过得真是红红火火。哎,再看我家那口子,整天不务正业。孩子不好好学习,跟野猴子一样也不说管一管!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

    王淑兰劝道:“慢慢都会好起来的,再说张大哥现在干个体户也不少挣钱……”

    安慰了半天,又拉了一会儿家常,王淑兰才回到了自家的小院。

    已经下班的丈夫接过菜篮准备摘菜,而王淑兰则提着芝麻糖走进了儿子的房间。

    “小莫,看妈给你拿了什么?”

    “芝麻糖!”李莫放下了手中的小学奥数题解,欣喜的接过袋子,拿起一根香甜地吃了起来。

    “妈,张凯叫我一会儿吃完饭去去他家玩,他爸给他买了台小霸王。”

    听了小李莫的话,王淑兰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玩什么游戏机!那就不是个好东西!还有李莫我警告你,今后少和张凯来往!不看看你赵阿姨愁成什么样子了!就张凯那样,长大肯定是个二流子!”

    年幼的李莫不敢说话,默默的吃着芝麻糖,只觉得嘴里都是苦的。

    ………………

    四年后……

    “李海军!你和你们单位那小狐狸精到底怎么回事!”

    “就那么回事!王淑兰你这个泼妇,整天数落我,我受够了!”

    “你是不是个男人!人家隔壁的张哥是大款才找小三,你有什么资格?就凭你那么点工资,养活我们娘俩都困难!”

    “看看!看看!说着说着又说到钱上了!王淑兰你怎么变得这么庸俗!是,我没本事!老张那么有钱你怎么不去找他呀!”

    “你混蛋!”

    ……

    吵闹声,摔东西的声音不断响起。

    李莫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无神的看着电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家里的气氛一年比一年紧张,直到变成了战场。人心竟然如此善变,是因为钱的问题吗?

    电视上,神奇的外星人罗纳尔多如同被阉割了一般,突然间雄风不再,法国队神奇夺冠!

    李莫面无表情的点上一根烟,今晚家里是不能待了,该去哪儿呢?对了听张凯说最近有种叫网吧的地方挺不错,还可以包夜。就去那里呆着吧……

    ………………

    某个大学城网吧内。

    烟雾缭绕,味道惊人。

    “李莫你干啥呢!快,跟我去刷死亡矿井!”

    “你另找人!这本叫升龙道的挺不错,以前怎么没发现?”

    “你才发现呀!我早tm看完了,行了你看吧,我找公会其他人!”

    ……

    凌晨四五点,张凯精力有些不济,退出游戏后坐在李莫旁边,点了根烟:“莫子,马上毕业了,想清楚要干啥了吗?”

    李莫看着,面无表情:“就咱们这野鸡大学,出来能干什么?你还好,能去你爸公司接班。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干啥!”

    张凯拍了拍李莫的肩膀,安慰道:“愁什么呀!你家拆迁了分的那好几套房,你爸妈离婚后不是都留给你了吗!光收租金也能养活你了!”

    李莫转头望了望戴着眼镜,已经有些痴肥的张凯,心里默默说道:“妈你错了,张凯没有变成二流子,他成了一个死肥宅!”

    ………………

    某个小区内。

    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起。

    在一堆朋友的哄笑声中,张凯挺着巨大的肚子如山大王一般拦住了李莫和徐丽一对新人,调笑道:“我说,你俩才认识了多长时间呀!这算是一见钟情吗?给大伙讲讲呗!”

    李莫上前一脚踢开了张凯,转身望着和朋友们笑成一堆的徐丽,穿着白色婚纱的她今天有种圣洁的美。

    “我结婚了,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我会幸福的!”

    李莫开心的笑了起来。

    ……

    徐丽正在看着芒果台的天天向上,被逗得呵呵直笑。

    李莫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将一个粉色的药盒扔在了茶几上,“我说这几年你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为什么瞒着我偷偷吃药!”

    徐丽关掉了电视,脸色十分平淡,“我觉得不幸福,我不想我的孩子以后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

    “不幸福?咱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事事依着你,不赌不嫖,连饭都不让你做!你跟我说你不幸福?!”

    “不愁吃不愁穿不意味着有钱!再看看你,以前还是眉清目秀的,结婚后越长越胖,连头发都秃了!每天玩个手串,喝着养生茶,还爱穿唐装!我比你小七岁,出去后别人都以为你是我叔叔呢!”

    李莫无语的坐在沙发上,觉得心好累。

    ………………

    大富豪会所。

    一个金碧辉煌,格调低俗的包间内。

    张凯和李莫两个油腻中年人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用挑剔的眼光看着站成一排的各色美女。

    张凯的表情有些猥琐:“我说莫子,开眼了吧!女人嘛就那么一回事!丢了一棵树,眼前却是整片森林!”

    李莫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父母拥有各自的家庭几年不搭理他,老婆离他而去,孩子也没有。他觉得人生就是一个笑话,索性彻底放飞自我!

    两人不一会儿就各自挑好了技师,张凯找了一个烈焰红唇、丰乳肥臀,作为老司机他有自己的判断标准。而李莫找了一个青涩的学生妹,以前他也喜欢性感的,现在却喜欢年轻的。可能是年纪大了吧,李莫自嘲道。

    青涩的女孩却是个老手,走过来右手直接摸到了李莫大腿根,“老板贵姓啊?”

    李莫嘴角一歪:“叫我李叔叔!”

    …………

    几年没羞没躁的放荡生活后。

    李莫和张凯都有些厌倦了。

    终于在东莞丢了一次人后彻底告别了欢场。

    张凯又喜欢上了养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爱看网文的李莫则研究起了神秘学。

    李莫开了一间花鸟鱼虫店,经常通过地下渠道帮张凯搞一些捕鸟蛛、巨型蜈蚣之类的东西。而张凯则利用出差的时间帮李莫淘些稀奇古怪的护身符和书籍,虽然都是些假玩意。

    一天,刚从欧洲出差回来的张凯被李莫神神秘秘的叫到了仓库。

    “干啥呀!好基友可不搞基啊!”

    “去你的!给你开开眼!”

    “这是什么东西?”张凯奇怪的问道。

    眼前是一棵半米高的小树,被放在一个巨大的玻璃景观箱内。深黄色的树干长满了黑色的瘤子,树顶却是密密麻麻垂下的绿色藤条。

    “睁大眼睛看着!”李莫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只小白鼠,在张凯惊奇的目光中扔向了小树。

    小白鼠有些懵,四处乱嗅着,准备爬过小树。然而小树的藤条却纷纷动了起来,如同蛇一般将小白鼠卷曲缠绕起来。在小白鼠吱吱的惨叫声中越缠越紧,藤条上的倒刺深深的扎进小白鼠体内。随着青绿色的藤条渐渐发红,小白鼠彻底没了动静。

    “我x!这是什么鬼!”张凯失声惊叫起来。

    “传说中的吸血藤!”李莫有些得意:“之前就有传说英军在阿富汗那边因为这玩意死了不少人,前段时间一伙雇佣兵发现后倒腾了出来,我花了50万通过黑市抢到了一颗小树苗。”

    张凯眼都红了,“给你80万!这比那什么食人鱼牛x多了!”

    “50万就行了,过两天不是你生日么,这是生日礼物!”李莫笑了笑。

    “够意思!”张凯拍了拍李莫,正准备上前仔细观赏。呲…的一声,景观箱内一片漆黑。

    “咋啦?”

    “灯管坏了,我去换一根!”李莫无奈的戴上了橡胶手套。

    “换个灯管而已,戴啥橡胶手套!”张凯撇了撇嘴。

    “万一中电穿越了咋办?我对现在生活挺满意的!”李莫一边说笑一边将手伸进了景观箱。

    然而就在此时,景观箱一侧的空间突然震荡起来,直径三米的黑洞凭空出现。接着,一道蓝白色的能量流猛地喷发出来,将李莫及景观箱瞬间化为粒子,又冲进另一侧突然出现的黑洞中……

    张凯瞪大了眼睛,彻底懵了。

    半晌,花鸟鱼虫店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声音,“李莫!你不够意思!穿越了也不带上我!”

    d看小说 就来  . c wem s.手打\s*更新更 快更稳定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