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混乱都市(二)
    

    布莱特.马霍尼开着警车,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到底发生了什么?

    副驾驶上的搭档还在不停诅咒着:“这些该死的疯子,先是疯狂杀戮,然后又是连续爆炸,他们想毁了纽约吗?一群该下地狱的杂种…”

    警车伴着刺耳的警笛声行驶在大街上,沿途的车辆纷纷避让,不时能看见赶往其他方向救援的救护车和消防车。

    来到了地狱厨房俄罗斯黑帮所在的仓库,这里早已一片狼藉,到处是崩裂的碎玻璃,房顶破了个大洞还在滚滚冒着浓烟。几条从消防车上喷射出的水龙还在奋力的扑灭着残存的明火。

    警方早已拉开了警戒线,远处还站着一些看热闹的市民。一些破烂焦黑的尸体被抬出来摆放在那里,偶尔有一两个还存有生命体征的被拉上救护车迅速离去。

    布莱特下了警车和几个同事打了声招呼,就观察起了现场。

    “有什么线索吗?”

    “还没有,现场被严重破坏,摄像头也没有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能等医院的伤者抢救后再问口供。”

    “该死!”

    “听说哈莱姆区那边已经查明爆炸案是由毒蛇帮做的,时代广场那边则是一个发疯的神经病干的。”

    “真惨!”布莱特摇了摇头。

    “这里不算什么,听同事说时代广场那边简直是人间地狱!”

    “唉…先干活吧,看看有没有目击证人,再找找各自的线人…”

    ……

    不远处的高楼顶阴暗处,马特和李莫正站在那里望着下方。

    “真是疯狂的一夜,纽约简直成了战场。”李莫摇了摇头说道。

    马特没有说话,紧握着双拳,愤怒的全身都在颤抖。

    这是生他养他的城市,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而这座城市正在受到那些混蛋的毒害,他甚至能清晰的听到楼下居民恐惧的呼吸声和小孩压抑的哭泣声。

    或许弗兰克的做法是对的?

    突然萌生的想法让马特猛的一惊,他甚至有了一些迷茫,对自己长久以来坚持不杀人的做法有了一些怀疑…

    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他知道有些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李莫没有马特那么深的感触,他毕竟是个外来者。不过他也不是看到别人痛苦就幸灾乐祸的那类人,身处灾难现场其实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他有点想回家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李莫拿起一看是克莱尔.坦普,这时候她不是应该很忙吗?

    “喂,克莱尔,什么事?”

    “嘿,李,从哈莱姆那边送来一个重伤病人叫特克.巴雷特。我记得你住院时他来看过你,是你的朋友吗?”

    “**!他去那里干什么,他现在怎么样?”

    “还在昏迷中,他的一只手臂受伤较重,医生正在给他截肢。”

    ………………

    时代广场。

    在无数巨大的广告牌的光芒下,这里依然清晰可见,但却没有往日的繁华,只有一片狼藉。

    街上飘撒着许多碎纸片,仅剩一只的鞋子,扔在一旁没人管的购物袋…

    一排蒙着白布的尸体躺在那里,对面的一排打开后门救护车上,还坐着一个个头破血流的伤者。

    有的人一脸的恍惚后怕,有的人在放声哭泣,有的人哆嗦着嘴不停的在胸前画着十字架…

    有许多警察在问着幸存者的口供,还有一些警察在牵着狼狗排查可能存在的其他炸弹,几个身穿西服的f正在激烈的争论着。

    伴随着强烈的破空声,一道金红色的身影拖着长长的尾焰呼啸而来,铿锵一声降落在路面。

    是钢铁侠托尼斯塔克。

    然而,这里没有了往日为他欢呼的人群,现场的人都只是麻木的看了他一眼。

    面甲弹起,露出了托尼斯塔克紧皱眉头的脸。走到几个正在争论的f身前,问道:“你们知道是谁做的吗?”

    “比利.莫伦斯,一名退役的陆军士兵,从阿富汗战场回来后被查出患有ptsd,这是我们在他家里找到的遗。”一名f将手中的平板电脑给托尼看了看。

    合上面甲,贾维斯开始迅速调集比利既往的所有资料、接触人群、银行账户…

    调查结果:没有内部的种种阴谋,没有外部的敌人指示,只是一个被逼疯了的美国大兵。

    托尼一瞬间有些迷茫,他有着最先进强大的武器,但是敌人呢,

    在哪儿?

    他应该向谁开火?

    迷茫之后又是愤怒,托尼忍不住开始冷嘲热讽:“哈,发疯的士兵,自杀式炸弹袭击,又是伟大美国的作。”

    现场的几个f面面相觑没有说话。托尼还在那发着牢骚,一个人终于忍不住问了句:“那么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哪呢?钢铁侠先生。”

    托尼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他刚从阿富汗回来,在那里打击了一伙恐怖分子。

    广场一面大广告牌上,斯塔克集团的产广告播放到了尾声。托尼的面孔出现了,自信的挥舞着手势说道:

    我是钢铁侠,

    我是美国的守护者!

    ………………

    曼哈顿,克洛大街。

    纽约警察局总部。

    这里正在举办着临时记者招待会,闪光灯伴着咔嚓咔嚓声不时发出刺目的亮光。

    面容刚毅的第一副局长乔治.史黛西站在台上,感觉自己就像面对着一堆饿狼。

    警察局长年事已高,受不了压力递交辞呈提前退休。乔治.史黛西临时行使局长权力。但台下的记者可不管你是谁,一个个尖锐的问题不断响起。

    “乔治局长,先是两次大规模屠杀,然后又是连环爆炸案,你对于纽约现在的治安情况有什么感想?”

    “乔治局长,你之前的诺言呢?有议员抨击警察部门纪律败坏,你有什么看法?”

    “……”

    坐在台下的本.尤里克看了看四周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的同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理解同行的想要大新闻的渴求,但现在这个时候这样做真的很不合适。

    想到这里,本.尤里克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乔治局长,对于现在的情况,我想请问警察部门有没有什么相应的应对方案?”

    已经被问得有些恼火的乔治欣赏的看了眼本.尤里克。他知道这个记者,曾经的普利策奖得主,后来却默默无闻。

    借着本.尤里克给的台阶,乔治.史黛西对着话筒沉稳的说道:“这是个令人悲伤的一天,连续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惨案。关于地狱厨房和哈莱姆区的爆炸案我们已经查出了是纽约市的黑帮所为,他们已经严重干扰了纽约的社会治安。我们将对他们开展前所未有的严厉打击。”

    “东方的那个国家也实施过类似的行动,治安情况得到了根本扭转,我非常欣赏。因此,我将这次行动给予了相同的命名,那就是,”

    “第一次纽约严打!”

    ………………

    哈莱姆区。

    看着电视上纽约警察局记者招待会的直播。在乔治.史黛西说出严打后,黑人女议员玛利亚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朝着自己的弟弟康奈儿吼了起来。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现在不是50年代的纽约!你是黑帮份子,你应该像老鼠一样躲在下水道,而不是玩恐怖袭击!”

    康奈尔有些无奈:“那不是我下令做的,是一个脑子有毛病的家伙自己干的。而且谁能想到会同时发生三起爆炸?我计划消失一段时间。”

    “那我该怎么办?许多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弟弟,挪用竞选基金的事还没摆平,又发生了这种事。已经有议员提出了质询!”

    康奈尔头痛的按住了眉头。

    …

    唐人街。

    高夫人拄着拐杖看完了直播,嘴角漏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愚蠢的人,当你决定搅动深潭,就要做好面对鳄鱼的准备。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对于这个老人来说,权力与金钱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她决定舍弃一部分力量留在这里陪警察玩,自己去做更重要的事。

    高夫人不知想到了什么,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了回忆,“昆仑…”

    伴随着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这个驼着背,佝偻着双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

    中央公园附近一座大厦。

    威尔逊.菲斯克面无表情的看着直播,虽然连续的三起爆炸让他有些意外,但都与他无关,不是吗?

    有人会承担这一切。

    而他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詹姆斯.韦斯利抬了抬眼镜,仰慕的看着眼前这个雄伟的身影,多么完美的首领啊!他很清楚自己不具备成为首领的资质,但他将会辅佐这个人成为纽约的黑道帝王。

    一个婀娜的身影走了过来,环抱住了威尔逊.菲斯克。

    “亲爱的瓦妮莎,我的目标就要实现了。到时候我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菲斯克看着怀中的女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柔情。

    自从和母亲一起将虐待狂父亲分尸后,他就一直处于黑暗的孤独中,直到遇见了眼前的女人。

    “亲爱的。”瓦妮莎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我为你骄傲,但是这有什么用呢,我们始终处在黑暗中。”

    “你不懂,亲爱的,只有……”

    “我怀孕了!”瓦妮莎打断了菲斯克的话语,“我希望我们的儿子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世人面前!我们还有其他的方法,不是吗?”

    菲斯克的脸上露出了欣喜,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西装袖口处的一枚陈旧的袖扣。那是他从父亲的尸体上摸来的,为了提醒自己不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沉默了许久,菲斯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听你的,亲爱的!”

    “切瑞议员,是我,菲斯克。”威尔逊.菲斯克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我会支持你赶走布隆伯格,登上市长宝座。我需要你为我组织一个慈善晚宴。”

    “是的,我决定了,我需要所有的纽约人都认识我,威尔逊.菲斯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