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神秘事件(下)
    

    任务:**的女尸!

    任务描述:在远古的神话时代,女巫凯斯站在了深海巨人一方意图颠覆伟大的米德加尔特。然而邪恶必将失败,在神王奥丁的率领下,阿萨神族击败了邪恶的巨人,女巫凯斯也被击碎了灵魂。多少年过去了,女巫凯斯的尸体仍然在米德加尔特兴风作浪,妄图复活。如果让它成功,米德加尔特的人民将迎来巨大的威胁!

    地点:地狱厨房殡仪馆

    目标:消灭女巫凯斯尸体(0/1)

    任务奖励:未知?

    如果接受任务,请点击驱魔人马库斯头上的黄色感叹…

    不接呀!混蛋!

    当我脑子秀逗了吗?

    “乔治,我们走,将情况上报,让科尔森另找人来。”李莫扭头就准备离开,然而…

    李莫没有听到回应,转头看见低着头站在那里不肯走的乔治,当然明白怎么一回事,顿时火冒三丈,“你这混蛋,脑子有病吗?快跟我走。”

    看到乔治仍然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李莫直接冲了上去先是踹了乔治屁股一脚,然后扇着脑袋说道:“逞能是吧,英雄是吧,拯救世界是吧,你tm不想想你死了你家人怎么办?”

    “boss。”

    “呼-呼-,什么事?”李莫打的手都疼了,一个劲儿在那喘气。

    “我所有的家人都在那场超自然事件中死去了,我是孤儿,跟着姑姑住了没两年就参军了。”乔治低着头说道。

    “我…我…尼玛…哼!”李莫看了乔治半天,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有些烦躁的问马库斯,“你tm到底有没有把握?”

    马库斯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危险,我们快速冲进去,什么都不要理会,直接拿破魔锥插到女尸心脏上就没问题了。”

    “我看过恐怖片里作死的人都是你这么说的!”李莫没好气的怼了一句,接着说道:“就进去转一圈,能行就做,不行马上撤!”

    ……

    殡仪馆门口。

    兰顿神父年老体弱被安排在外接应,参加行动的有两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驱魔人和两个半吊子神盾局人员。

    李莫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路线都记清楚了吗?”

    众人齐齐点头。

    “ok,我再重复一遍!”李莫严肃认真的说道:“进去以后,1、不许看镜子,2、不许看奇怪的小洞、床下和衣柜,3、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不要开无关紧要的门,4、不许单独行动。我们一路跑到集合点,不用多嘴直接插死她!听明白了吗?”

    众人齐齐点头。

    “好,行动!”

    李莫一声令下,四个人撒腿跑进了殡仪馆。

    殡仪馆其实并没有多大,通过一个小礼堂,再穿过一个不长的走廊,就能到达放置尸体的地方。

    进入小礼堂后,众人明显感觉到了一股阴寒,但没有其他异常。李莫没有犹豫,带着大家迅速跑到了礼堂的一侧,打开门冲进了走廊。

    走廊两侧的墙壁上可以看到子弹射击的弹孔,地上还能看到一些喷溅的血迹。看到乔治准备观察一番,李莫大吼了一声:“别去管这些,跟我走!”

    到了走廊底部,李莫心头一阵窃喜。看来自己的策略是对的,像恐怖片的主角一样犹犹豫豫磨磨蹭蹭不是找死吗?

    咣!李莫一脚踹开了门。

    然而,

    门后还是走廊…

    李莫脸上阴晴不定,迅速将门关上又打开,咣当咣当连续折腾了十几下,门后依然是走廊没有任何变化。

    “**,中招了,撤!”李莫不敢犹豫,领着众人迅速返回进走廊的门,然而打开后,还是走廊!

    “你tm不是说拿着那根玩意儿就不会中招吗?”李莫一把揪住了马库斯的领子吼道。

    “我没有受到任何侵袭,这里的环境受到了改变。对不起,我低估了那具尸体的能耐。”马库斯一脸的忧心重重。

    “你tm肯定是哪部恐怖片里的角色!”李莫一把推开了马库斯,往地下啐了一口,狠狠的说道。

    托马斯赶忙扶住了马库斯,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哼哼”

    李莫在两个驱魔人惊恐的目光中伸出了七八条藤蔓,“暴力拆迁!我看那玩意儿能坚持多久?”

    李莫也发了狠,驱使着藤蔓轰的一声击在墙壁上打出了个大洞,洞后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李莫犹豫了一下,没有管洞的后面是什么,转身破坏其他地方。很快,走廊的墙壁就变得坑坑洼洼,摇摇欲坠。

    “走,下一个地方!”

    李莫带领着众人来到了下一条走廊,继续开始了拆迁破坏…

    连续破坏了七八条走廊后,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这是一个公共厕所。

    洗手池里的水龙头还在一下一下的滴着水,水溅在洗手池上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内显得清晰可闻。

    突然,水龙头滴出来的水慢慢变成了血红色,并且流量越来越大…

    吱!

    李莫用触手直接将水龙头扭曲捏扁,啥玩意儿也流不出来了。

    “快看!”托马斯惊恐的指着镜子,镜子中有一个白衣长发女人正背对着他们,并且开始慢慢转身。

    咣!

    李莫用触手拆下了另一面镜子,怼在了这面镜子前。

    镜中的女人转身露出了血红的瞳孔,却发现对面也是一对血红的瞳孔。

    啊~!

    众人脑海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声。

    镜子,碎了。

    哗哗哗,一个厕所的间隔内传来了马桶冲水的声音。

    李莫直接打开了门,发现一只沾满了大便的手正在从马桶里伸出来。

    “真tm恶心!”李莫嫌弃的摇了摇头。合上了马桶盖子,又用触手在地上挖了一大块石头压在了上面。

    公共厕所空间内一阵恍惚,

    又出现了一扇门。

    李莫领着众人打开门后,许多耳熟能详的怪物向他们冲了过来。

    李莫撇了撇嘴,

    没有环绕立体音效,差评!

    没有高超的悬疑镜头,差评!

    没有创意只顾抄袭,大差评!

    “就不能来点儿新鲜的吗?”李莫挥舞着触手,怒吼着冲了上去。

    捏碎了一个满脸伤疤的布娃娃,

    甩飞了一个黑袍白面具,

    打烂了一个戴着冰球面具的壮汉,

    将一个从电视机里钻出来的脑袋按了回去,

    把一个满头钉子的sm狂扭成了麻花…

    李莫已经杀到了癫狂,揪过了一个混蛋的电锯左右乱劈,屋子里血肉肢体乱飞。

    慢慢的,屋子里安静下来。乔治和两个驱魔人都惊呆了。

    李莫用满是鲜血的手掏出一根烟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幽幽的说道:“还有谁?”

    咔嚓!

    旁边的一扇门被一柄斧头劈开了个大洞,杰克.尼克尔森瞪着双眼从里面钻出了脑袋。

    “你tm来迟了!”李莫用触手揪下了这个脑袋。

    空间内恍惚、恍惚、再恍惚。

    露出了一扇门。

    打开门后,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四周放着几个柜子,屋子正中是一个钢制平台车。车子上陈放着一具雪白的女性尸体。

    胜利就在眼前!

    四个男人看着那具雪白的赤**性尸体,跃跃欲试。

    似乎感觉到了李莫就是最大的威胁,许多手术刀和尖锐的笔慢慢悬浮起来对准了李莫。

    其他人大吃一惊,刚要上前就被李莫组止了。张开了巨大的菊花盾护住了自己和乔治,李莫对着两个驱魔人吼道:“别管我,你们快上,”

    “插死她!”

    托马斯和马库斯互相看了一眼,咬着牙冲到了尸体前。马库斯高高举起破魔锥照着尸体的心脏狠狠插了进去。

    成功了!

    众人心里一阵暗喜。

    然而,

    一双手突然握住了马库斯的手腕,将插进一半的破魔锥又慢慢往出拔…

    是年轻的托马斯。

    马库斯大吃一惊,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同伴,“托马斯,你tm在干什么?”

    托马斯慢慢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没有眼白纯黑色的眼睛,用一种怪异的腔调说道:“马库斯,好久不见,我又来看你们了…哈哈哈…”

    “希亚拉波斯!是你这个混蛋。”马库斯焦急万分。

    希亚拉波斯是他们曾经从费城一个小女孩身上驱走的恶魔,这个恶魔狡诈无比并且非常记仇。总是在暗中觑窥着他们伺机报仇。

    因为他们非常注意,几次都没有让这个恶魔得逞,所以希亚拉波斯很长时间没有出现。没想到却在这个关键时刻出来捣乱。

    马库斯头大无比,看到眼前的破魔锥突然计上心头。猛的一下双手放开,向后使劲一拉,将托马斯的脸贴到了破魔锥上。

    “啊!…”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和滚滚浓烟,托马斯的眼神恢复了正常。

    “该死!”托马斯清楚自己刚才被附身了,不过现在可没时间跟那个恶魔算账,最重要的是先毁了女巫凯斯的尸体。

    托马斯没有犹豫,立刻握住了眼前的破魔锥努力向下插。

    然而,插到了一半,又是一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慢慢往上拔。

    是马库斯…

    马库斯瞪着漆黑的眼珠笑道:“哔哩哔哩,惊喜吧,我又回来了!”

    “尼玛!”

    托马斯脑袋都炸了,用了相同的方法将马库斯的脸贴到了破魔追上驱走了恶魔。

    清醒的马库斯赶忙握住了破魔锥往下插,然而又被托马斯的手握住了往上拔。

    “大家一起做游戏!”

    “尼玛!”

    反反复复,

    插进拔出…

    女巫尸体的眼睛慢慢睁的越来越大,嘴巴变得有些扭曲…

    哗啦啦!

    躲在菊花盾后的李莫发现浮在空中的刀具全部落了下来。看到平台上的情形顿时大怒,都这种时候了还玩这种羞耻的游戏,

    你们是有多饥渴啊,混蛋!

    不清楚情况的李莫猛的冲了上去,伸出一根触手一下子将破魔锥钉到了底。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托马斯和马库斯连忙各自灌了一大口圣水,又将一个十字架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喘着粗气滑坐到了地上。

    “结束了吗?”李莫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问道。

    然而还没等到回应,李莫就发现眼前的尸体开始不断的抖动起来…

    “这tm怎么回事?”李莫急了,什么狗屁神器,一点儿都不管用。

    “破魔锥止住它的行动,还需要彻底烧毁它!”马库斯一边说一边艰难的爬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一瓶圣油洒在了尸体上。

    扔下火柴点燃后,尸体上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应该完事了吧?”李莫刚问了一句就又瞪大了眼睛。

    火焰似乎在某种力量作用下,有越来越小的趋势。

    “**!火力不够,我的圣油用完了!”马库斯摸遍了全身上下脸色惨白的说道。

    “你tm就不能靠谱点吗?这是什么 tm三流恐怖片呀?”李莫脑袋都快要炸了,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和卢克凯奇喝酒时不是凝结了一颗酒丸吗?那玩意儿烧起来绝对猛啊!

    幸亏自己有带着害人药丸的习惯!

    想到这里,李莫一刻都不敢犹豫,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药丸直接扔到了女巫尸体张开的嘴里。

    然而,

    火势还在慢慢减小,并且比刚才速度更快。

    “怎么回事,没有用啊?”马库斯焦急的问道。

    李莫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怀里的几颗药丸核对后脸色变得惨白。

    “我可能扔错了!”

    “你扔的是什么?”

    李莫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黯然**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