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活着的人
    

    哧——!

    一辆黑色的suv 甩出个漂亮的弧线漂移过了一个弯道,轮胎冒着烟在地上划出了道黑色的弧线。

    车子猛的向前一冲,继续飞驰在空旷的街道上。

    此时已是深夜,不知什么时候一片乌云就飘了过来,遮挡住了纽约上空明亮的月光。

    suv行驶的街道一侧楼顶上,一道暗红色的身影在急速飞奔着,飞身越过高低不平的建筑物,以高超的平衡技巧在狭小的过道上穿行,眼睛死死地盯着这辆车。

    马特.默多克心里一阵焦急,威尔逊.菲斯克那家伙居然越狱了!你们这帮混蛋不知道这家伙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吗?

    纽约警方那帮笨蛋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想到这里,马特咬牙加快了速度。

    终于等到了机会,在一个拐弯处车辆速度放慢时,马特先是跳到了广告牌上,又顺势跳到了路灯上,一个空翻趴到了车顶。

    注意到了车顶剧烈的响动,司机开始左右扭着方向盘想要将马特摔下去。车内的另一个人也拿出了一把英格拉姆拉动保险栓朝着车顶扫射起来。

    马特听到枪栓的声音立刻侧身躲避,从车顶左侧翻滚下的同时一拳捣碎了车窗玻璃,将司机打晕了过去。

    一个巧妙的翻滚卸力,马特毫发无伤的站了起来,而失去控制的suv则一头撞到了路边的消防栓上。

    强劲的水柱冲天而起,之后又如同倾盆大雨一般洒落。一个穿着白西服的庞大身躯打开车门滚了出来,被水打湿了西服,显得有些狼狈。爬起来踉踉跄跄的想要逃跑。

    “束手就擒吧,菲斯克,你跑不了的!”马特喊了一声,迅速追了上去。

    那道身影眼看无法逃脱,抽出一把匕首朝马特冲了过来。

    马特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轻松的制伏后揪起了这个人的领子,“该死!你是假冒的,菲斯克在哪儿?”

    这个身高、体型、外貌都与菲斯克极为相像的人也不说话,只是嘲弄的看着马特,裂开嘴嘿嘿直笑。

    “你这混蛋,快说话!”焦急与愤怒冲昏了马特的头脑,不停的逼问着,同时对这个人进行着殴打。

    “你永远找不到他的,但他会来找你,无处不在,无处不在,哈哈哈…”这个假冒菲斯克满头是血疯狂的大笑着。

    愤怒的马特一拳打昏了这个人,喘着粗气站了起来。左右打量后,却慢慢变得有些茫然,握紧了拳头站在那里,任凭落下的水珠不断洒落在身上…

    ……

    某座大厦高层。

    菲斯克已经换了一身合体的西服,围着餐巾坐在高大的落地窗前享用着出狱后的第一顿菲力牛排。

    刀叉极为精细优雅的分割着仍带着血丝的牛排,菲斯克切下一块放入口中细嚼了一会儿后,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

    詹姆斯.韦斯利带着一幅文质彬彬的笑容,手里拿着一叠文件,恭敬的站在旁边。

    菲斯克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的点点灯光,低沉的声音响起,“养在鱼缸里的食人鱼会认为自己是最强大的,他永远不知道海洋里会有着怎样的怪物。詹姆斯,我们需要改变方式了。”

    詹姆斯点了点头,“老板,有一伙神秘的人一直想要与我们接触,我查不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菲斯克摇了摇头,“不用理会他们,世界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组织,在没有获得强大的力量前贸然接触只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手合会需要的那块地皮转交给他们了吗?”

    “已经做了妥善处理。”詹姆斯点头回答道。

    “很好,切断与他们的联系。今后我们隐于地下,注意收集一切超凡力量的资料。”菲斯克看着远方,眼角不自然的跳了跳,“我的父亲只有一句话是对的。”

    “拥有了力量,才拥有选择权。”

    …………

    两日后,

    纽约皇后区。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宽敞的教室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严肃的气氛。

    李莫罕见的穿了一身合体的西装,带着一副金丝平光眼镜站在讲台上。

    他用一种低沉浑厚的声音讲述道:“阴阳学说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我们认为万事万物都存在着对立制约与平衡。追求万物平衡以达到一种阴平阳秘的境界,道法自然而至天人合一!”

    讲完后,李莫背着双手,用一种深邃的目光看着台下的听众,“大家都知道了吗?”

    台下坐着一帮已经彻底懵逼了的萝莉和正太,一个卷头发的黑人小孩忍不住举手大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是霍格沃茨的魔法课程。李先生,你会阿瓦达索命咒吗?”

    李莫苦苦维持的形象绷不住了,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有些干涩的说道:“抱歉,我…我不会。”

    一旁戴着眼镜的年轻女老师忍不住摇了摇头,“李先生,您讲的这些孩子们根本听不懂,你应该讲一讲中国的美食和大熊猫。”

    “好的,好的。”李莫尴尬的挠了挠头,“就讲滚滚,就讲滚滚…”

    熊猫的力量是可以穿越国界与位面的,李莫的熊猫故事很快就吸引了学生们的注意力,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

    事情要从前天说起,正在街上溜达的李莫突然接到了小萝莉蕾欧的电话。她们学校要组织一次文化活动,蕾欧想到了这个善良的中国大叔,所以邀请他去给她的同学讲一讲中国文化。

    对这个十分懂事的小萝莉好感十足的李莫欣然接受。但一想到推广中国文化的重任李莫就压力十足,在家整整备了两天课。

    结果就出现了现在的场面。

    结束了课程,同学们还意犹未尽,缠着李莫问东问西。李莫被一个个古怪的问题搞得头大无比,连忙拿出了自己的礼物转移注意力。

    一箱熊猫玩偶。

    教室里一片欢呼,李莫也欣慰的擦擦额头的冷汗。

    课后,在学校组织的冷餐会上,蕾欧的母亲莎拉专门过来表示感谢,“李先生,非常感谢您能答应蕾欧的请求。还有,上次的事十分抱歉。”

    李莫喝了口橙汁,摇摇头说道:“没关系,我能理解,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处。”

    “对了,可以问你件事吗?”李莫有些迟疑的问道:“小蕾欧的父亲怎么去世的?如果不方便当我没说。”

    莎拉喝了口手中的饮料,双眼渐渐有些湿润,“我的丈夫叫大卫.李伯曼,是一名国安局的工作人员。他做了一件很勇敢但是很愚蠢的事。具体的我不能多说。”

    李莫没有再问,还用多说嘛,无非就是个可怜的牺牲而已。

    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不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李莫认为有些事情值得,有些事情真的不值得。

    成为英雄,留下眼前的孤儿寡母,不知道莎拉的丈夫再有一次机会的话,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有时候活着的人比死去的更凄惨。

    ……

    深夜,

    长岛,

    一个高档私人别墅。

    客厅中间的地板上,一个满头银发的高大中年男人斜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正在痛苦的呻吟着。他的四肢已经被敲碎,扭曲的不成样子,鲜血流了一地。

    弗兰克.卡索尔拿着一把沾满了鲜血的锤子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他的衣服和脸上都是喷溅的血迹。

    “为什么,你是我的上司,我救过你的命,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家人?”弗兰克.卡索尔看着眼前的男人,双眼充满了怒火。

    在那天被李莫提醒后,弗兰克就展开了暗中的调查。尽管许多证据已经被毁灭,弗兰克还是找到了眼前的这个人。

    雷.斯库诺弗,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自己在伊拉克战场时的上司。战后化名“铁匠”,依靠军队的便利从中东走私的大量毒统治了纽约的毒市场。

    中央公园事件,自己的家人被杀害的幕后黑手。

    “为什么?哈哈…哈。”自知难逃一死的雷.斯库诺弗已经有些疯狂,“经历了那场战争后,我什么也没得到,只留下了一身的伤病。我弄点钱养老有什么不对?你也是军队出来的,我教过你什么忘了吗?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我已经退出了,我只是想回家而已,你们却害死了我的家人。”弗兰克.卡索尔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的女儿喜欢看,我已经答应她带她去纽约图馆。我的儿子喜欢棒球,他真的很有天赋,那天还带着我送给他的洋基队的帽子。我的妻子那天烤了好吃的饼干…”

    “你拒绝我们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有这种结果。”看到弗兰克提着锤子起身走了过来,雷.斯库诺弗垂死挣扎起来,“等一下,等一下,你不想知道背后还有谁吗?”

    “我会查出来一一干掉他们,现在到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弗兰克面无表情的双手举起了锤子,一下子将雷的脑袋砸成了烂西瓜。

    和家人在一起的一幕幕不时在脑海中回放着,弗兰克茫然的举着锤子使劲砸着雷的尸体

    一下,

    一下,

    直到把尸体砸成了肉泥…

    弗兰克丢掉了锤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的眼里充满了茫然与痛苦。

    即使再血腥的复仇也丝毫不能减轻他心里的痛苦。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不断的震动起来。弗兰克拿起后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快离开那里!”

    一个焦急的男子声音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