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米歇尔餐厅
    “什么破玩意儿!”

    李莫使劲拍了拍好像中了病毒一般疯狂的gps。

    在经过城乡结合部,jin ru芝加哥市区后,gps就开始不断无休止的重新定位,在纽约的时候他就没用过这玩意儿,没想到这么不靠谱。

    兜兜转转了一个多小时,李莫他们才从高楼林立的芝加哥市区出来,转上密西根大道,西行上了亚当路,一块巨大的褐色牌子横跨在路南。

    66号公路由此开始。

    因为早晨没吃饭,李莫强烈建议去亚当路上的“卢.米歇尔”餐厅就餐,因为旅行手册上诸多媒体将它夸上了天。

    来到餐厅四处打量后,李莫撇了撇嘴,这家餐厅或许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会吹牛逼的。

    门外的破旧大招牌上用不同的颜色分别写着,

    “入选全美第一名的早、午餐馆”

    “我们提供最高品质的烘培食物”

    “我们提供世界上最优雅的咖啡”

    连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上都写着,

    “世界上最好的饭!”

    饭店厅堂很深,沿着后厨、收银台和大厅,错落有致的白色桌椅一直排到了露天大街上。

    后厨开放的窗口上,厨师边操作边与等待的侍者说笑。

    四周枣红色的墙上框表着各个年代杂志和报纸关于66号公路的海报。整个餐厅弥漫着烘烤面包、肉类、咖啡、混杂的甜腻气味…

    李莫他们随便选了一张桌子坐下。

    漂亮的黑人女侍者立刻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纸和笔,嚼着口香糖问道:“先生们,你们想要点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还将一份炸牛奶球放在了伊丽莎白面前,“免费提供女士一份。”

    那玩意儿一看就很香甜,李莫吞了吞口水,“为什么没有我们的?”

    “仅限于妇女和儿童。”

    “你这是歧视。”

    伊丽莎白看着有些油腻,就推到了李莫旁边,“王先生,这份送给你。”

    李莫拿起一个尝了后大失所望,嘟囔了一句,“人黑又黑不愣,(法语:这玩意儿像屎一样难吃。)”

    “嘿,你怎么说话的,以为我听不懂法语吗,每年都有一大堆过来旅游的法国佬这样说。”黑人女侍者放下了手中的纸和笔,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又对着正盯着菜单做白日梦的沃特说道,“那上面研究不出什么玩意儿来,还有你…”

    她指了指正在盯着她胸口的丰满流口水的塞斯,“回家吃你妈妈的奶去!”

    声音有些大,餐厅内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愣住了。

    另一边的棕发白人女侍者听到后连忙过来将她拉走,另一名白人小伙子过来微笑的说道:“先生们不好意思,现在由我为你们服务,请原谅克里丝,她的家人刚刚去世。”

    看到黑人女侍者脱了制服离开,小伙子就用一种惊悚混杂着兴奋的语气对着李莫他们小声说道:

    “听说她的家人是被天蛾人袭击致死!”

    李莫一脸懵逼,是本地的超级坏蛋吗?

    这时,紧邻桌子上的一个客人凑了过来问道:“又一个吗?这是本月第五起了吧…”

    桌子上的人都兴奋的讨论了起来,李莫渐渐的听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原来天娥人是美国本土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以前也有人声称见过,但都没留下什么证据。

    然而就在最近,芝加哥市出现了好几起目击事件,有人拍下了模糊的照片,并且已经出现了受害者。

    时间就在吃饭和恐怖故事闲聊中慢慢度过。

    紧邻的那桌有三个人,他们自称是芝加哥本地一个灵异社团的成员,有两个人积极的参与了讨论。而一个叫亚当斯的,脸色苍白的长发年轻人却在那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

    李莫这边也有一个不说话的,那就是小胖子塞斯。

    埃文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好基友,“塞斯,你怎么了,有人目睹到了天娥人呀,你不好奇吗?”

    小胖子塞斯刚才被女服务员训的有些下不来台,再加上一路上的欲求不满,闻言之后顿时爆发了。

    “什么天娥人,我不关心那些,就算有,我也只关心它是不是女的,能不能让我干!”

    声音如此之大,整个餐厅顿时一静,随后爆发出了哄堂的笑声,口哨声不断响起…

    “好样的,是个汉子!”

    “就靠你为民除害了!”

    各种各样的调笑声不断响起。

    小胖子塞斯低下了头。

    伊丽莎白笑着打趣道,“嘿,男孩,你这样急色可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no,no,no”李莫摇了摇手指,“伊丽莎白,你应该理解,荷尔蒙的威力是十分强大的,青春期的男孩看到任何洞洞都会引起丰富的联想…”

    小胖子的头埋得更低了。

    这时,餐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来伴随着轰鸣的发动机声,一大帮哈雷骑士从远处而来,停下车后一一走进了餐厅。

    这帮人个个膀大腰圆,戴着头巾墨镜,留着长长的胡子,穿着皮衣皮夹克,裸露的胳膊外满是纹身。

    李莫看到埃文和塞斯两个高中生有些紧张,就打趣的对他们说道:“没关系,这帮人只是表面上凶而已,实际上都是软蛋,那些纹身都是贴纸贴上去的。”

    “是真的吗?”埃文紧张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李莫挑了挑眉毛,“不信你上去蘸点唾沫擦一擦就知道了。”

    看着埃文和塞斯一脸你当我白痴的表情,在场的三个中年人忍不住喝呵呵笑了起来。

    之前这个小团队的人都不怎么说话,经过这一番玩笑后,气氛渐渐融洽了起来。

    有时候,人们对于不熟的人反而更能吐露心声,团队的人各自聊起了来参加汽车旅行的原因和愿望。

    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李莫感觉到有些惊喜,看来这个旅途不会那么无聊了,他貌似找到了些有趣的事情。

    李莫对着沃特说道:“容易出神作白日梦不是什么问题,我也有过。你的问题在于拥有**,却缺乏付诸行动的自信和决心。这样吧,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只要记住一点:我说冲的时候你就毫不犹豫的往前冲…”

    对于伊丽莎白,他则说道:“你感觉到不快乐和迷茫,是因为你的思想仍然在被过去的规则所束缚。人一生只有在儿童时代才能感觉到单纯的快乐。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抛却所有世俗观点,想吃就吃,想玩儿就玩儿,如果一件事不知道怎么办,可以问我!”

    他又看了看两个高中生,笑着说道:“至于你们更简单,青春性旅行,那玩意儿年轻时我早玩够了,听我安排就行!”

    “伙计们。”

    李莫看了看几个同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准备上车,现在由我把控方向盘!”

    ……

    埃文的66号公路探险:

    魔幻的旅行故事正在展开,

    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天娥人,

    而那个神秘的中国人,

    竟然是个心灵master(大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