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行者
    啊!~~

    塞斯吓得一阵哆嗦,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地上有些滑。

    碰的一下,又摔了下去。

    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冲到了门口又转身对着一脸懵逼的玛莉焦急惊恐的连连挥手示意离开。

    玛莉也有些不爽,自己的十八般武艺还没使出来,箱子里带的道具一件都还没用呢。

    这就吓住了?

    是不是应该温柔一点?

    塞斯一看玛莉的样子,也顾不上管她了,打开门光着身子就冲了出去。

    在这个深夜的小镇汽车旅馆,楼道里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

    宁静的夜被打破,好事的旅客们纷纷走了出来。

    李莫穿着睡衣叼着烟晃悠着过来,先是看了看浑身**神不守舍的赛斯,又转头向正在不紧不慢穿着衣服的玛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床底下有具尸体。”玛莉耸了耸肩回答道。

    “呦,撞彩了呀,真是幸运的小孩儿。”李莫笑了笑说道。

    其实不怪他们不当回事,床底下发现尸体在沿途的汽车旅馆里并不是件新鲜事。

    有些人杀人后只是随便往床底下一塞就转身开车离开,老板们更不会去仔细去收拾屋子。有时候这个房间甚至数天无人居住,直到味儿大了才会被人发现。

    围观的旅客们明白怎么一回事后就开始不断的议论着。

    “可怜的小孩,希望没留下阴影,不知他爽完了没有。”

    “上回在堪萨斯我也遇见过一次。”

    “话说好久没找玛莉姐妹两了…”

    ……

    当地警局接到报警,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后才来了两辆警车,警灯的光在汽车旅馆院子里闪烁不定。

    尸体被抬了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皮质情趣衣,如木乃伊般脱水干枯,浑身粘满了白色粉末,棕色的长发如干草堆一般…

    是个女人。

    “该死,这不是凯丽么,我早晨才见过她。”玛莉姐妹中的一个突然惊呼了起来。

    这时,正站在出租屋门口的两名警察转过了身。

    “都已经成这样了,你还能认识,玛莉,请随我回警局调查!”一个小卷发的高大白人警察说道。

    “呃…为避免搞错,最好双胞胎一起来。”另一个稍矮的棕黑发白人警察笑了笑说道。

    “法克和迪克,你们两个混蛋别开玩笑了。”姐妹俩中的一个不爽的哼了一声,“我能认出来是因为凯丽这婊子今早刚和我借的那件皮衣!”

    两名警察互相笑了笑,随后来到了一脸苍白的塞斯面前。

    法克摇了摇头,“孩子,你麻烦大了!”

    迪克:“非常大的麻烦!”

    “伊利诺伊州**违法。”

    “还牵涉到了凶杀案。”

    “州监狱是个不错的地方。”

    “希望你会捡肥皂。”

    “这样能好过一点。”

    这俩人一唱一和的把塞斯下了个不轻。

    李莫在一旁笑着摇了摇头,“好了,警察先生们,别吓唬这个可怜的孩子了,快点录口供吧,我们还要休息呢。”

    两名警察耸了耸肩,开始正经录取起了口供。

    在询问了所有人,并且从老板娘那里得知这间房这几日并没有租出去时,法克摇了摇头说道:“看来这并不是第一现场。”

    迪克叹了口气:“又是一件悬案。”

    法克想了想说道:“这好像和通报的天娥人袭击受害者尸体很像。”

    迪克:“那不正好吗,直接交给上面,省得我们费事。”

    法克:“说的太对了,反正也没事,要不我们出去喝一杯吧。”

    迪克:“好的,把你老婆叫出来吧,别让她一个人在家孤单。”

    法克:“你那么关心我老婆干什么?”

    迪克:“因为她漂亮啊。”

    两人一边说一边离开了…

    这件事乱糟糟的闹到了半夜。

    所有警察离开后,埃文走到了李莫旁边,有些担心的说道:“老板给塞斯新开了一个房间,不过他好像受的打击不轻,一个人躲在房里。”

    “放心吧,没事的。”李莫拍拍埃文的肩膀,扭头对着玛莉姐妹说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想,这时候他需要一场狂暴的欢愉来忘却恐惧。”

    玛莉姐妹笑了笑,拉着手一起走进了塞斯的房间。

    慢慢关上了房门。

    ……

    原计划的行程被打断。

    第二天,在接到当地警察局的通知后,李莫他们才驱车出发。

    他们原计划今天傍晚的时候到达伊利诺伊州的首府春田,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先是凶杀案的耽误,接着李莫又在路边的小镇发现了一家有趣的店。

    店名old school(守旧派),老板是从纽约回归故乡的人,曾经做过伍迪.艾伦的摄影师。

    这家店风格奇特,大门是西部片中常见的那种半扇木门,店内是全木质结构,看得出经历过岁月的沉淀。

    两侧的墙壁上放满了各种古旧的影集和黑白照片,鲍勃.迪伦、詹姆斯·迪恩、猫王、梦露…许多老爷汽车模型相互挨挤,胶木唱片摆满了一墙。

    吧台侧面放着那种老式的弹子游戏机和唱片机,李莫兴致勃勃的要了硬币,听了一会儿甲壳虫,打了一会儿弹子游戏,奖品是几颗彩色糖球。

    这家店既是酒吧又是饭店,大厨的手艺还算不错,几人各点了一份牛排、奶油炖蘑菇和肉沫土豆泥。

    饭后几人又和老板聊了一会儿,才又踏上了行程。

    离春田还有一半路程时,天色暗了下来,李莫干脆提议就地野营。

    搭建起事先买好的帐篷,几个人围着篝火堆喝起了啤酒。

    沃特兴致勃勃的拿出了一把吉它,就在众人安心准备当听众时,这家伙却问了句:“你们谁会弹?”

    篝火音乐会就此作罢。

    塞斯一整天都没精打采,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帐篷,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

    沃特拿着一张世界地图不停的描来描去,这家伙已经有了野心。

    埃文和伊丽莎白都拿出笔记本写起了东西,李莫无聊的凑过去看了起来。

    埃文有些卡文,他实在编不下去了,征询起了李莫的意见。

    李莫拍拍他的肩膀,“小子,有些东西不是那么简单,你写的文章美则美矣,实际上空洞无物,没有灵魂。”他摇了摇头说道,

    “骗读者钱没有那么容易的!”

    “可是我该怎么办?”埃文有些发愁,“我们的预算只够旅行费用,嫖j的钱凑不够呀。”

    “你应该写一些你们同龄人喜欢的东西。”李莫想了想说道,“女孩喜欢高大帅气的男生,男孩则会把自己当成主角。再加上学校的各种撕逼打脸,妥妥的能吸引人,再加点魔幻元素就更好了!”

    “要不就来点儿吸血鬼和狼人?我们极客的东西一般人搞不定。”埃文兴奋的说道。

    “看好你呦!”李莫指了指他。

    旁边的伊丽莎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嗯,说吧。”李莫喝了口啤酒,有点自得,自己也能指点文化人了。

    “我现在正写的这本书叫《美食、祈祷与恋爱》,但我感觉不会那么畅销,估计有许多人骂我矫情,但我会坚持写下去。”

    伊丽莎白喝了口啤酒,“但是,你知道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也想要挣点钱生活。”

    “这个更简单了!”

    李莫点燃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来一个霸道总裁的故事,女主角要各种玛丽苏,各种傻白甜,被霸道总裁爱得不要不要的。”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伊丽莎白摇了摇头,“我只见过阴险狡猾的总裁,没见过你说的那种。”

    “你不让读者爽,他会给你掏钱?”李莫不屑的说了一句,“最好来点能挑动人**的东西!”

    “好吧,我试试看。”伊丽莎白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来点s-m怎么样?该起个什么名字呢?”

    “霸道总裁与玛丽苏怎么样?”李莫问道。

    “有点太直白了,这种文章需要文艺点的名字。”伊丽莎白摇了摇头,“就叫格雷的50度黑吧。”

    “随便,你喜欢就行。”李莫撇了撇嘴,仰天躺了下来。

    柴木在篝火堆中不断发出噼啪的声音,周围是静谧的夜,偶尔有虫鸣声传来。

    天空,是璀璨的星河,

    真是奇妙的感觉,

    好久没有看过星空了。

    前世,星空代表着一个个的未知。

    而在这个漫威世界,

    那里有着无数的文明。

    李莫痴痴的望着天空,

    伸出了手掌,

    星空好像,触手可及…

    …………

    埃文的66号公路探险:

    旅途中,我遇到了一名叫伊莎贝拉的女孩,她为我讲述了一个隐藏在暮色中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