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为了这一地安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七章

    为了这一地安危

    ————————————————

    ......

    那冰寒最终阻止了这场色诱的成功。

    陆安康披上衣服,自然是决定离开这里。

    然而,还未打算放弃的李茂贞沿着黑夜竟然一直追到了城外。

    那城是有宵禁的,所以陆安康和李柷只能以遁地的形式钻出了城外,而李茂贞呢?

    她骑着马绕着城狂奔了一圈,最终在往北的方向寻到了陆安康和李柷的足迹。

    她追了上去,质问道:“你本该往南的!”

    “为何?”陆安康反问道:“难道现在你还想阻拦我们?”

    事实上,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可以继续纠缠下去的。

    陆安康从岐王李茂贞口中得知,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同胞姐妹在背地里面隐藏的秘密。

    尤其是有关历史结局的事情。

    她选择了隐瞒。

    这个女人是可悲的,因为她和此刻的李柷一样,一个压根就不存在,一个压根已经死了。

    所以他们都是如此的悲哀。

    然而她似乎还执着她的悲哀。

    她问陆安康:“你当真确定历史足迹无法改变?”

    陆安康道:“若可以,我便不会继续存在这里.......因为一旦改变,也代表着我,甚至于未来整个天下的人都会消失!你可明白?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空隙中生存下来......”

    陆安康瞧着沉思的她,上前一步反问道:“正如你一般,你有身份吗?这世上本没有你,所以,李茂贞的结局与你无关,李茂贞的命运也与你无关。至于你为何不敢跟李柷一样去寻找自己的自由,只因你心中还有羁绊,放不下,也扯不掉!”

    她立在那里,沉默,就跟问到她到底叫什么名字的一样,她无法回答。

    她从生下来就注定成为了自己弟弟的替身,一个永远没有身份的替身。然而替身当得久了,她已然忘记了自己是谁?

    甚至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当她看过了那份资料之后,她开始迷茫,如果她忘记自己一切所换来的一切最终是那样的结局,她又为何要继续执着呢?

    这样一个乱世的开始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她也一样。

    因为她的弟弟李茂贞便是参与这乱世中的一员......

    但她并非没有自己不能吐露的原因。

    所以当她瞧见陆安康带着李柷往北的时候,她便感觉到陆安康也注意到这一点。

    “你为何要往北?明明往南的日子更好!”她问道。

    陆安康道:“往北?柷儿,你告诉她为何往北?”

    李柷言道:“我做了三年的皇帝,这一生最荣耀的并非是在过去那个九五之位上。而是在将来我真的能为天下黎民做出一些贡献的时候......乱世将起,北方之民必然会落入疾苦中,妖魔必然会现世,祸乱凡间。我虽然力量微薄,却愿意近自己一臂之力!争取做一点什么?”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或许他对皇位没有那么多的好感,所以他看得很开,所以他有理想,所以他敢去追求所谓的自由。

    那一大一小的儿郎就那样一步步往北寒之地渐行渐远。

    她该如何?

    她的追求在哪?

    迟疑或许会困扰她一生,但以她的聪明应该早晚会找到的。

    当两人已经间隔千里之时,陆安康禁不住回头瞧了瞧这个一直在迷失中的女子,默默祈祷:期望你真的能找到你该去走的那条路......

    ......

    ......

    龙头金藏消失的半年后。

    经过了半年的修养,失去了不少精血的温韬身体方才有了一些起色。

    他在温弘的帮助下,躲避了半年有余。

    眼下,也是该去寻找新落脚之处的时候了。

    在温韬的建议下,他们打算去加入朱友文那边的势力。相信有了和朱友文的合作之后,他们应该可以找到相关的路子加入刚刚成立的后梁。

    只是,一切的意外都发生在他们敢夜路的时候,闯进了一家漆黑的野店开始。

    那野店里空无一人,温弘修道,本能感觉到了威胁,但温韬一时却执意要进去。

    便是这次执意,他的命运再度开始转变了。

    那野店大门打开了那一刻、一个似乎早就等在那里的黑衣身影极不耐烦的问道:“那把刀在哪儿?”

    温韬疑惑的看着那黑衣身影:“什么刀?”

    他本欲转身,野店的门自动关上,再也拉不开,他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那黑衣身影又一句:“你从乾陵带出来的那把刀?”

    说起来那把刀似乎在龙头金藏,温弘被控制之后,与陆安康一战之后便丢失了。

    所以温韬和温弘当时并没有去深究此事,然而此刻面前这黑衣人却冷声道:“看来还是给他拿去了......”

    温韬紧张的看着那黑衣身影:“他是谁?”

    那人冷笑道:“你这么聪明,会不晓得他是谁?”

    温韬脱口道:“陆安康?”

    “算了!从盗取昭陵的时候,我便打算杀了你,可当你从乾陵带出来那把匕首时,我本想留你一命。现在那把匕首丢了......我便没有继续留着你的理由!”

    只是顷刻,他人便已经到了温韬的身边。

    “等等......”

    再然后,毫不犹豫,干净利落的出手。

    一代盗墓大师最终在这糊里糊涂,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死在了这样一个陌生黑衣人手中。

    这个曾让陆安康都头疼的家伙,就这样死了,恐怕连陆安康本人都未必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而一边,失去了法力温弘瞧着地上温韬冰冷的尸体,惊恐的缩在了角落里面。

    那黑衣人冷声道:“好像杀他杀得有点早了,他貌似应该还要多活几年的!”

    冰冷的目光转而落到了温弘的身上:“你好像懂易容术,对吧?”

    温弘紧张的点点头,他感觉到一股瞬间就能灭杀掉自己的杀气,在这杀气跟前,他不得不俯首称臣。

    “那就好!”黑衣人冷声道:“打今儿起,你便是温韬......”

    “我便是温韬?”温弘疑惑的看着那黑衣人。

    “对!这世上再没有温弘只有温韬!”黑衣人再度说道:“他温韬以后该有的待遇,我都会帮你嫁接过来......但你必须要记住,打今儿起,你便是温韬!”

    “是!......”

    温弘起身朝着那黑衣人拜了拜:“小的明白!”

    等到他再抬起头的时候,那身影早已消失.....

    若非温韬的尸体还在那里,那身影或许压根就没有出现过。

    不!

    这尸体不是温韬。

    温弘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温韬!从现在起,我才是温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