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个答案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章

    一个答案

    ————————————————————

    ......

    “我这边有一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帮忙给出一个答案!”

    云高远郑重的说道。

    然而这些对于陆安康几人来说是有点蒙的。

    秋明直接笑道:“我们这里可不是解忧杂货店,那地方你得去岛国去找。”

    云高远则是认真的注视着陆安康:“有人告诉我,只要找到这家店的老板,便能得到所谓的答案!”

    “那这人可是把你给蒙了!”陆安康笑道:“我们这里不仅没开业,就算是开业了也只是打算干一家便利店而已。”

    云高远观察着四人,片刻后:“我刚才听到你们好像在讨论本金的问题?”

    随即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通了就联系我。我给的价钱足够你开十家便利店的!”

    云高远没做多留便开着他的车离开了。

    秋明凑过来瞧着那名片:“云氏集团总经理云高远!我去,这单生意接了。”

    “为啥?”李坤好奇的问道。

    秋明言道:“云氏集团啊!整个城南市有几个不知道云氏集团的!更何况这小子叫云高远,还有这么高的职位,明显是云家的什么公子啊!少爷啊!帮了他的忙知道是什么概念不?”

    小说的套路。

    卖给了一个富家少爷的人情,无疑是给他们增加了一个强大的人脉,必要的时候能帮助自己完成任务,或者装装逼。

    但问题是......

    让陆安康疑虑的是:“是谁让云高远来这里找答案的呢?”

    毕竟这只是一家还没有开业的杂货店而已。

    或者是陆安康从一开始就想错了.......

    这家店从来都不简单,即使它虽然换了一个主人却依旧不简单。

    “这单生意,我接了!”

    在云高远前脚刚离开的时候,陆安康便做出了决定。

    秋明没有反驳,因为他喜欢钱。

    李坤没有反驳,因为他不懂这些。

    至于陈刃心,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是小心一些微妙,可别是什么骗子。”

    即使骗子的可能性很小,陆安康和云高远约完之后,便带着秋明去赴约了。

    有了之前遭贼的经历,杂货店里面至少也得留下两个人看守。

    李坤不用说,而正在帮唐横刀和苗长刀升级的陈刃心自然没有时间脱身。

    秋明和陆安康一路开车到了聚丰楼那里。

    后由秋明调查方知这聚丰楼也是云家的产业,此刻到了云高远的地盘,他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没有谁能清楚,那云高远找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聚丰楼顶楼,早已摆好的宴席在陆安康和秋明到了之后,也开始了。

    “云先生客气啊!”

    陆安康坐下后,淡淡的说道:“我此次前来,是想先打听一下你有什么问题?可没有说一定能帮你解答!”

    说着,他注意到自己的座位旁边,放着一本射雕。

    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并未去多加留意。

    云高远坐在陆安康对面:“我相信那个人,他点名你们店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便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我就更加好奇是谁这么有把握的推荐我来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陆安康的这个问题,云高远选择了刻意的回避。

    等到这边的饭局结束之后,陆安康和秋明开车一路跟着云高远往富丽区去了。

    那是城南市有钱人的地盘,在那里的人非富即贵,要么就是有特殊身份的人。陆安康的父母便住在这里,他们靠得不是所谓的富贵,而是他的一位身份特殊的长辈,在那里得到了一片住宅。

    云家本来有独立的庄园,而眼下这里只是云高远一人的居所,好在两边是不同的方向,所以陆安康的行踪并不会被家里人发现。更何况,此刻自己的父母多半正在忙工作,也不可能呆在家里面。

    到了云高远私人住所后,那是一个气派的三楼复古别墅,前后院的占地面积不可谓不大。

    开着车在里面溜圈子都是没有问题的。

    两人在云高远带领下进入了这个别墅。

    陆安康瞧见了门口的鞋柜,晓得这换鞋的规矩,然而今天的云高远明显是破了例,他第一个穿着鞋子走进去,并未换鞋。

    此举让陆安康明白,今儿他不打算讲究这些让人尴尬的问题。

    秋明倒是喜色一脸:“不换鞋最好,其实我脚挺臭的!”

    云高远淡淡的笑了笑,带着二楼往三楼的书房去了。

    在那里,云高远将所有的随从都遣走之后,便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书柜后面,打开机关,书柜后面的一个暗格在书柜挪开之后,亮出来。

    从云高远的动作上来看,他遣走下人自然是因为里面东西贵重,但当着陆安康和秋明的面敢直接打开,可见他所求之事应该和这里面的东西有关。

    等到暗格打开,里面当真只有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古朴却又普通的匣子,对刀极为敏感的陆安康一眼便认出那是一个刀匣。

    打开之后,那里面一把刀柄和岛挡有有着鎏金条纹的弯刀。

    “这应该是蒙古刀!”

    陆安康言道,这半个月里面他没少研究历史,对刀极为喜爱的陆安康自然也没少有关刀的历史。

    陆安康介绍道:“蒙古刀是牧民们随身携带的生产生活工具,也是男子佩带的一种装饰品。不戴蒙古刀的男子汉,妇女多看不起,但蒙古刀并不是械斗的工具,而是蒙古人赠送尊贵朋友最珍贵的礼品。鲜少有用它当作兵器的!”

    一旁的秋明对古董认知更深,也在观察两眼后断定:“从材质上来看,应该是嘉定年间的,也就是铁木真活着的时候,这是那个时期的标志.......”

    陆安康看着秋明所指之处是鎏金条纹装饰上有一段不太明显的标记。

    秋明认识这些,陆安康并不惊奇。倒是云高远满意的笑了笑:“看来找两位是找对了。”

    “单单拿一把刀就说找对人了,你下结论太早了!”

    陆安康指着那把刀,得到了云高远允许后,拿起那把刀,然后问道:“你的问题应该不是这把刀是什么年代产物那么简单吧?”

    云高远摇摇头:“自然不是!我的问题是......想确定这把刀的来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